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悍然反杀(24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三章 悍然反杀(24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从杀人变劫财,殷血歌不觉得这里面有太大的差别。

    玉红色的本命蝠翼张开,代表‘风,和‘速,的太古妖突然亮起刺目的血光,殷血歌呼哨一声,让血鹦鹉飞到了自己肩膀上,带起一道血光就朝墨珠岛逃去。百忙之,逃窜的血鹦鹉也没忘记将那块极品仙石一口吞进了肚里。

    马脸修士周身气息含而不吐,给殷血歌极大的威慑感,这绝对是一个元婴境甚至更高境界的修士。殷血歌自己心知肚明,他能够战胜金丹巅峰的修士,这是他如今的极限。元婴境,那已经是另外一个层次的怪物,根本不是他现在能招惹的对象。

    幸好血妖一族的天赋摆在这里,打不过,可以逃。他不惜燃烧体内精血,本命蝠翼连带着血影术一起施展出来,数十条血影带着茫茫血光向前疾飞,一眨眼的功夫就是十几里地掠过。

    马脸修士冷笑了一声,他低声念叨道:“跑也没用,道爷能深入琼雪崖腹地袭杀你,这是有琼雪崖的核心大人物要你死,难道你还活得下去么?”

    一声狞笑,马脸修士不紧不慢的掏出两张猩红色的竹马甲往小腿上一拍,他的双腿突然被一团风火包裹。就听得‘嗖,的一声破风响处,马脸修士快若闪电般向殷血歌追了过来。他飞行的速度极快,比起殷血歌也慢不到哪里去,同样一眨眼就掠出了十几里远。

    那块礁石距离墨珠岛也就是二十里的距离,殷血歌只是耗费了两个弹指的功夫就回到了墨珠岛。他强忍着体内精血燃烧带来的不适感·厉声呼喝起来:“所有岛民听令,速速躲藏起来,不要抛头露面。”

    话音未落,马脸修士已经追到了墨珠岛上,他看着依旧在熊熊燃烧的小城,看着那些被大大小小的海妖满地里追杀的平民·突然放声的笑了起来。

    “你很紧张这些蝼蚁?这些贱民,一辈都没有出头的希望·只能在这里做牛做马·你居然紧张他们?”伴随着不屑的笑声,马脸修士双手一搓,无数拇指大小带着淡淡黑烟的阴雷脱手飞出,乱杂杂的向着小城四周的山林落了下去。

    低沉的爆鸣声不绝于耳,到处都闪烁出夺目的火光。拇指大小的阴雷体积渺小,但是元婴境修士放出的阴雷威力极大,虽然只是马脸修士轻轻一击·但是对那些平民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

    每一颗阴雷爆炸开·都有大片黑气迅速弥漫方圆数十丈的范围。大群大群逃跑的平民,以及在他们身后衔尾追杀的海妖被炸得粉身碎骨。而这些黑气所过之处,无论是平民还是海妖都惨嚎着倒在了地上,黑气蕴藏剧毒,他们的身体在黑气迅速的腐蚀糜烂,最终变成了一滩滩黑水。

    百多颗阴雷随手丢下,却造成了过万平民的伤亡。随后黑气四处弥散·更不断的击杀那些逃窜的岛民。殷血歌的眼珠都变成了赤红色,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无辜的岛民在黑气化为脓水。

    “姓马的,你要杀的是我,你何苦对他们下手?”殷血歌的长发几乎笔直的竖起,他的眸里闪烁着疯狂的血光,他很想转过身和马脸修士拼一个死活。幸好有殷族稚殿锻炼出来的隐忍维持着他心底最后一丝清明,让他继续向前逃窜。

    马脸修士‘嗤嗤,的笑着,他不以为然的一边追杀殷血歌·一边随手将阴雷到处乱丢。

    “走在路上踩死一群蝼蚁,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这小娃娃倒也有趣·你居然会为这些猪狗不如的卑贱之人动怒?稀奇,真稀奇,想不到琼雪崖那群冷脸女人堆里,居然出了个圣人。”

    说到圣人‘圣人,这个词,马脸修士不由得再次大笑了起来,好似他说了多大的一个笑话一样。

    墨珠岛上一团一团的黑气弥漫开,这座岛本来就不大,马脸修士放出的阴雷爆炸造成的伤害也就普通寻常,但是阴雷蕴藏的黑气却是剧毒无比,每一团黑气都能轻松覆盖方圆近百丈的范围。一时间墨珠岛的岛民死伤狼藉,数万平民只有寥寥数千人遁入深山逃得了性命。

    殷血歌已经逃到了墨珠岛的传送仙阵前,他回头怒视了马脸修士一眼,随手丢出了十几块品灵石镶嵌在了传送仙阵上,双手结成印诀重重的往仙阵上一拍。

    ‘嗡,的一声响,一道可怕的反震之力从仙阵内弹了出来。仙阵纹丝不动,半点儿闪光都没有,恐怖的反震之力震得殷血歌双臂断折,两条手臂的骨骼断成了起码十七八段,宛如死蛇一样扭曲起来。

    胸口好似被闷雷轰了一记,殷血歌五脏腑一阵翻滚,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被仙阵内的反震之力弹飞了超过一里。眼前金星乱闪,殷血歌一头撞在了远处一株数人合抱的古书上,在粗大的树干上撞开了一个人形的窟窿,整个身体都镶嵌在了树干,这才停下了向后飞的势头。

    “该死!”殷血歌心头一阵阵的抽搐,头皮一阵阵发麻,他看着那座好似冰封一样纹丝不动,半点光华都没有的传送仙阵,一时间乱了阵脚。

    “果然不出道爷所料,你最后的退路都被断掉了。”马脸修士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来:“让我想想,那些势必要杀你而后快的们会用什么借口解释这座传送阵关闭的理由呢?”

    “嗯,我想到了。墨珠岛附近的虚空突然爆发了一次罡风潮汐,霄罡风扰乱了虚空,乘坐传送阵会带来不可测的危机,所以他们暂时关闭了传送阵。”马脸修士身形一闪,迅速逼近到了殷血歌面前′他狞声笑道:“这种借口,道爷轻轻松松就能想出数十条来。”

    双手一挥,数十柄黑漆漆的弯刀打着旋儿,带着凄厉的破空声和大片黑烟向殷血歌劈了过来。马脸修士目光炽热的看着血鹦鹉,厉声喝道:“不要抵抗了,让道爷砍下你们的脑袋拿去换赏金。顺便·你们身上有多少好东西,都是道爷的了。”

    长啸一声·殷血歌体内血雾迅速的向双手蔓延了过去·他断裂的骨骼轻盈的跳动着,正自如的接驳妥当,骨头裂缝也在用惊人的速度修复。一时间手臂还无法动弹,但是三阳开泰斧已经从他袖里自如飞出,带起一团方圆丈许的烈火向那些弯刀迎了上去。

    ‘当当当,三声巨响,殷血歌的身体剧烈的弹动起来,眼前又是一阵阵金星乱闪。

    三阳开泰斧震退了三柄弯刀·但是更多的弯刀呼啸而来·将三阳开泰斧逼得节节后退。殷血歌丹田内骤然一阵空穴,他的血元仅仅是和对方硬碰了三记就已经消耗一空。

    虽然修炼血海浮屠经,以第一世家无名法诀淬炼血元,所得的血元堪比元婴修士的婴元那般精纯强大,但是殷血歌的修为境界太低,他毕竟只是练气期的修士。血元的品质再高,殷血歌的境界不够·他体内的血元数量非常有限。

    和金丹境的修士对敌,殷血歌自然是无往而不利,借助血元的强横霸道,他能够碾压对方。

    但是碰到真正的元婴境修士,仅仅三次对撞,三次不落下风的对撞,殷血歌体内血元就已经消耗一空。重浮屠小塔发出低沉的轰鸣声,殷血歌的大量精血被小塔吞噬进去·不断转化为粘稠的血元涌入周身经络,他的脸色一阵阵的发白·身形也干瘪了下去。

    三阳开泰斧借助殷血歌用自身精血转化而成的血元,再次和那些弯刀硬碰了五次,连续五声轰鸣,殷血歌的双眼眼角炸开,两行血泪已经流淌了出来。他的浑身精血已经被小塔转化了一半有余,他的身体一阵阵的虚弱,就连双臂恢复的速度都放慢了下来。

    幸好殷血歌体内还有巨量海妖的精血,重浮屠小塔宛如黑洞一样疯狂抽取他体内的海妖精血,根本来不及用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提纯,就直接将其转化为血元,注入了三阳开泰斧。

    小巧的斧头喷吐着烈焰,伴随着低沉的呼啸声,在体内庞大的海妖精血消耗一空前,三阳开泰斧艰难的将所有扑面袭来的弯刀全部震飞了出去。

    不仅如此,三阳开泰斧还鼓起余力,狠狠的向马脸修士劈出了沉重的一击。马脸修士吓得脸色惨变,他尖叫了一声,袖里飞出了一张用不知名动物的筋皮制成的大网,化为一张绿油油的光网勉强挡了三阳开泰斧一击。

    这也是殷血歌的最后一击,他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力气,刚刚斩杀过万海妖抽取的精血已经全部化为血元挥霍一空。他艰难的从树干上的窟窿里走了出来,踉跄着好容易才站稳了身体。

    马脸修士一时间不敢上前,他万分警惕的用那张绿色光网护住了周身,严防殷血歌可能的突袭。距离百丈开外,他死死的盯着殷血歌,咬牙冷笑道:“难怪杀你区区一个练气期的修士,居然悬赏五十块上品灵石。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你的真气,居然比道爷的婴元还要凝实纯净。”

    长长的丑陋的马脸上闪过一缕贪婪,马脸修士阴声道:“想不到,居然是这么一桩美事。其实这一次,不用任何报酬,只要知道你的真气是怎么回事,道爷就值了这回冒险了。”

    练气期的时候,真气的性质就和元婴境修士的婴元相当,那么到了元婴境的时候,岂不是婴元就能和化神境甚至是三灾三劫境的大修士的法力相提并论?有了如此纯净浑厚的法力,度过各种灾劫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邪魔修士最怕的就是法力驳杂不纯,导致在渡劫的时候抵挡不住灾劫的侵袭功亏一篑。殷血歌能够在练气期将自身真气淬炼得和元婴境的修士相当,这根本就是直通仙人正果的金光大道。

    “小,乖乖跟道爷走吧·你若是乖乖听话,道爷可以留下你的性命,甚至收你为徒。”马脸修士大言不惭的笑了起来:“你还有余力和我争斗么?哪怕你真气再纯净,再精纯,你毕竟境界放在这里,你没有多少力气了吧?”

    殷血歌深深的呼吸着·他眯着眼看着马脸修士,只当他是天字第一号的蠢猪。

    残留在心脏的血圣精血宛如海啸一样涌入重浮屠小塔′连带着本命蝠翼的神灵神血也在急速的消耗。大量新生的·更加纯净,更加精纯的血液不断涌入全身;宛如水银一样粘稠厚重的血元迅速从重浮屠小塔内喷出,顺着经络急速流转全身。

    双臂的骨骼急速恢复,伴随着怪异的‘咔咔,声,也就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两条折断的手臂骨已经完全复原。不仅如此,随着新生血雾的不断●养两条手臂都已经隐隐带上了一层浓郁的血色发生了某些奇异的变化。

    “你会后悔的,今日,我定杀你!”不知道为什么,殷血歌心头突然滋生了无穷无尽的勇气。

    被元婴境修士追杀,面临如此绝境,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却又自行运转起来。四周的山川河流,远处的天空大海都有无形的天地大势隐隐汇聚过来,加持在了殷血歌身上。他的每一次呼吸都会带动四周天地灵气的波动,渐渐地他每一次吸气,都能在他身边看到大片的流光急速飞舞。

    这是天地灵气流动的速度太快,导致灵气相互摩擦迸射出的奇异光芒。

    马脸修士的脸色骤然惨变,他厉声喝道:“你身上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不管你是什么来路,道爷既然已经得罪了你今天你身上的所有好处,都必须是道爷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马脸修士根本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只是大袖一挥,那些被三阳开泰斧震飞的弯刀再次急速的旋转着,带着凄厉的鸣叫声和滚滚毒烟向殷血歌劈砍了过来。

    天地大势加持于身,浩然正气充斥心头。殷血歌毫不畏惧的看着四面八方急速袭来的弯刀,他的灵台此刻无比的清明,某种血脉的奇异本能被唤醒,他好似手掌亿万雄兵的统帅,在这一刻,他综合考虑了他手头的所有资源,做出了最恰当的应变。

    张开嘴,一道茫茫血雾喷出,血海灵宝大禁宝全力激发,血雾急速笼罩了袭来的弯刀,一时间就听得‘嗤嗤,声不绝于耳。马脸修士骤然觉得灵魂一阵刺痛,他和他飞刀之间的心神链接凭空减弱了三成。

    “这是什么邪魔妖法?”马脸修士自己身为万蛊教邪道魔头的一员,却因为殷血歌施展的大禁宝过于邪异,以至于骂出了‘邪魔妖法,一类的词句。

    看着数十柄弯刀在血雾飞行的速度都变慢了一倍有余,马脸修士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立刻掏出了一柄一尺多长形如黑蛇的飞剑,狠狠的向着自己的肩头插了下去。短剑深深的没入了他的肩膀,大量鲜血被短剑吞噬,他口诵一声咒语,短剑化为一条活灵活现的黑色毒蛇腾空飞起,喷吐着毒焰向殷血歌飞来。

    冷冷的瞥了那黑蛇一眼,殷血歌只是冷笑了一声:“尿!”

    ‘尿,?

    马脸修士一阵茫然,‘尿,?什么是‘尿,?

    血鹦鹉已经从殷血歌肩膀上站了起来,他挺起胸膛,肥硕的屁股向前一挺,一道淡红色的尿液喷薄而出,正好命了激射而来的黑蛇。就听得一阵‘嗤嗤,声不断响起,黑蛇冒出了浓浓黑烟,马脸修士的脸色惨变,七窍当即喷出了大量粘稠的鲜血。

    黑蛇飞剑是马脸修士的本命飞剑,一旦受创就连累他的灵魂也受到重创。

    他做梦都没想到血鹦鹉居然有如此狠辣的怪招,问题是这柄黑蛇飞剑自身就**异常,最擅长污染其他人的飞剑法宝。能够让他这柄**的毒剑受不了那等污染,差点被变成废铁的尿水,那得是有多脏?

    大口大口的吐着血,马脸修士气急败坏的从袖里掏出了一柄长有三尺二寸的黑色骨矛,咬了咬牙,向着殷血歌描了又描,正准备咬破舌尖将一口本命精血喷在骨矛上,殷血歌已经祭出了幽冥十八禁囵塔。

    小小的一座黑色宝塔悬浮在殷血歌的眉心前,伴随着凄厉的鬼啸声,三条鬼影从宝塔内急速冲出。

    那是三条生得瘦骨嶙峋,通体闪耀着金属光泽宛如黑铁铸成,头生尖角,背生双翼,手持三齿钢叉的狰狞恶鬼。三头恶鬼高达一丈左右,周身笼罩着蒙蒙黑气,身形介于实体和阴影之间,飞行之时快捷异常,身形闪烁近乎瞬移般就到了马脸修士面前。

    这是鬼狱的镇狱鬼卒,是幽冥道人在上古之时诛杀后镇压在塔狱的凶残鬼物。

    这三头恶鬼正是其的夜叉,能飞行绝迹,最擅长穿梭虚空,杀人于无形之间。

    马脸修士根本没想到殷血歌居然会祭出这样的凶残鬼物,他的心思正放在黑色骨矛身上,哪里想到区区一个练气期的殷血歌,居然有如此层出不穷的手段?

    三柄钢叉几乎是同时刺进了马脸修士的胸膛,黑色的幽冥鬼火熊熊燃烧,疯狂的灼烧他的身体和灵魂。马脸修士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他急匆匆的掏出一颗拇指大小的灵丹塞进嘴里,然后身体一晃,架起一道恶风就要逃跑。

    夜叉恶鬼发出尖锐的鸣叫声,他们带起阵阵阴风环绕着马脸修士,不断的在他身边穿梭飞舞,任凭马脸修士如何吐血血遁,始终摆脱不了这三头夜叉的追杀。

    三齿钢叉不断的穿透马脸修士的身体,如此数百击之后,终于有一叉狠狠的贯穿了他的丹田,将他的元婴从丹田逼了出来。

    一道黑红光流激射而来,牢牢地定住了马脸修士的元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