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坏血身(1800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坏血身(1800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墨珠岛,雪狼道兵营地内,三名全副武装的雪狼道兵正趴在一株大树上,静静的眺望着数里外海滩上大开杀戒的殷血歌。一道道血光在空气此起彼伏,每一剑劈下都有大量虾兵被撕成两段,一道又一道幽蓝色虾兵血液不断注入殷血歌嘴里,现场满地血腥惨不忍睹。

    “大哥,我们真的这么做?”过了许久,死在殷血歌手下的海妖数量已经超过两千了,一位雪狼人道兵头目终于哆哆嗦嗦的开口了:“按照战仙殿的规矩,如果这位仙师死了,我们都要被处死。”

    另外一个看上去老成了不少,眸里精光四射的雪狼道兵头目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紧握佩刀刀柄,咬牙冷声道:“你们怕死了?你们忘了么?我们这次来,就是来死的。”

    “我们部落,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奴兵小部落,但是只要这次我们坑死这位仙师,我们部落就能成为乔家的附庸。

    我们的兄弟,我们的族人,我们的孙后代,都能得到乔家仙师们传授的道书道籍。”

    用力握紧了拳头,这个雪狼道兵头目嘶声道:“只要有了道书道籍,我们就不用再依靠一篇残缺不全的练气诀来修炼,我们部落内也会出现金丹境甚至元婴境的将领和统领,我们的孙后代就能摆脱奴兵的身份。”

    另外两个雪狼道兵同时喘了一口粗气,他们绿色的眸里凶光闪烁,死死地盯着殷血歌急速闪烁的身影。听了自己大哥的话他们同时低声的念叨起来:“那,就让他快点死吧。我们一百个兄弟陪着他一起死。只要我们部落能够兴旺壮大,我们陪着他一起死。”

    “他是一定要死的,他不仅仅得罪了花家,花副殿主将他派到这里;更有乔家的长老安排我们陪他一起死,这是花家和乔家联手要弄死他他就必死无疑。”

    被称之为大哥的雪狼道兵咬着牙冷笑道:“叫兄弟们准备,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冲出去拉着他一起死。老二,那张望月灭魔弩在你手上,你一定要射他的要害才行。”

    另外一个身躯略微矮小一点,看上去毛发有点发青的雪狼道兵哆哆嗦嗦的点了点头。他从袖里掏出了一张一尺长短,通体成青绿色的小巧手弩,慢慢的将一支精致的弩矢扣在了弩弦上。

    沙滩上,殷血歌手持血歌剑仰天长啸烈烈海风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长发衣袂飞舞,一股凌厉的战意冲天而起。海滩上的沙粒纷纷飞起,被他身上的血炎一烧,不断发出‘嗤嗤,脆响被烧成青烟。

    数千具海龟和虾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沙滩上,他们的体液染得沙滩花花绿绿的,看上去好不狰狞。殷血歌体内不断传来低沉的雷鸣声,体表不断有大量**杂质喷出然后被血炎化为乌有。

    小城内大火熊熊,海风吹动大火向着其他的房屋卷去。李一、李二哭天喊地的带着小城的居民在那里救火,火光人影闪烁,宛如无数恶魔在舞动。更有孩童和老人的哭喊声不断传来,这座原本宁静、安详、衣食无忧的小岛,突然变成了人间地狱。

    殷血歌没有回头望一眼,他不会呼风唤雨的法术,所以他无法帮这些平民救火。就算他会这样的法术他也没有时间去救援他们。几个身躯高大,浓烈妖气直逼金丹巅峰境的海妖扛着粗大的兵器正一步步的走上沙滩,在他们身后,是上万名稀奇古怪的海妖。

    一眼望去,虾兵蟹将龟力士,蛇卒鲨尉鲛美人,形形色色数百种海妖乱杂杂的拎着各色兵器,叽叽喳喳的向着沙滩上涌了上来。这些海妖绝大部分肢体都保留着原形模样,周身妖气淡薄而散乱,手上兵器更多的是一些鱼骨和珊瑚之类,个体实力低微得可怜。

    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多了,一万多头海妖,换了其他正儿八经的正教门人,任凭谁也不敢放手杀戮过万的生灵。这等杀孽罪恶滔天,引发的心魔足以让那些正教门人万劫不复。

    “我可是妖孽啊!”殷血歌举起血歌剑放声大笑:“所谓修行道,就是杀戮道。弱肉强食,恒古如是。”

    长啸一声,血影术施展开来,数十条人影带起数百条剑光向着那些走上沙滩的海妖冲杀了过去。‘噗嗤,声不绝于耳,那几个带头冲上沙滩的金丹海妖同时惨嚎,他们的身体几乎是同时被撕成了碎片。

    可怜这些海妖虽然修成了妖丹,但是他们完全是依靠天赋本能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正统传授。他们蛮力无穷,但是也仅仅是蛮力无穷而已。他们甚至连最基本的法术都不会多少,他们唯一的战斗方式,就是拎起自己的兵器乱打乱砸,无非他们的兵器格外沉重而已。

    这样的金丹妖物,来多少都只是给殷血歌送补品!

    张开嘴,几个海妖的精血化为一道长虹没入殷血歌嘴里,滚滚热流流转全身,重浮屠小塔突然剧烈的震荡起来,道道血光喷射而出,殷血歌的身体突然很诡异的干瘪萎缩了下去。

    体内所有血液、血元都被重浮屠小塔吞噬一空,下一瞬间大量提纯进化后的精血从小塔内嘴而出,重浮屠小塔急速的扩张生长,眨眼间一座古朴厚重的重浮屠小塔就在殷血歌丹田逐渐显露。

    大片血雾流转全身,殷血歌干瘪枯萎的身体迅速变得丰腴饱满,他的身体内传来‘咔咔,脆响,浑身的每一寸肌体都在急速的崩解和重铸。八十一团拳头大小的血炎变得更加的粘稠而凝实,高温血炎灼烧着身体·血光透过他的皮肤喷出一丈多远,让他看上去像是一颗血色的小太阳。

    体内血元骤然强盛了三倍有余,殷血歌顺利的踏入了血海浮屠经练气高阶的水准,并且血元正在不断的提纯,不断的积蓄,用一种极高的速度向着练气巅峰境突飞猛进。

    满头长发几乎都变成淡淡的血色·血歌剑发出凄厉的长鸣声,带着一道恢弘浩荡的天地大势向着沙滩上的那些海妖斩了下去。数百名正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人肉,、‘好吃,之类词句的海妖身体骤然一僵·他们惊慌失措的抬起头来·呆滞的看着当头斩下的血光。

    好似有一座大山压制在他们心头,他们甚至忘记了要去躲闪。

    血歌剑宛如从天之上劈下来的雷霆,突然炸成了数百条扭曲的细碎剑光,精准的洞穿了这些海妖的要害。一道道蓝色、绿色的血浆喷出,全部被张开嘴的殷血歌吞入了嘴里。

    一名显然本体是鲸鱼的巨型海妖扭动着高达二十几米的壮硕身躯,拎着一根长有三十几米长的珊瑚柱,大步的冲到了殷血歌面前·狠狠的一柱向他砸了下来。

    这一根珊瑚柱起码有十几万斤重·被这鲸鱼妖用全身的力量砸了下来,这一击的力道怎么也有上百万斤。面对这足以将一个小村夷为平地的沉重一击,殷血歌默运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周身突然喷出一股浩浩荡荡的威严气息,随手一拳向鲸鱼妖打了过去。

    方圆数里的天地骤然一动,那天,那海·那山,还有天空的狂风流云,一应天地万物似乎都化为殷血歌座下臣民,他们释放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沉重巍峨的气息,全部集在了殷血歌的拳头上。

    第一世家淬体境最佳的炼体拳法大力魔龙拳‘龙牙突,轰出,直径超过一米的红珊瑚柱轰然粉碎,鲸鱼妖粗大的双臂轰然碎裂,炸成了无数的碎肉沫喷出数十米远。恐怖的天地大势犹如一台万吨水压机当头砸下·鲸鱼妖的身体突然就变成了一片薄薄的肉饼。

    “杀了他,吃了他!”无数的海妖似乎没看到那些海妖的惨状·他们依旧亡命的向殷血歌冲杀了过来。

    空气那股怪异的香气越发的浓郁,混杂着殷血歌身上血肉的芬芳,所有海妖都被最原始最单纯的食欲所控制,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从殷血歌身上扯下一块肉来。

    “该死。”殷血歌看着那些海妖疯狂的举止,饶是他明知道这些海妖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他依旧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上万海妖,仅仅是他面前就有上万海妖,更不要说后面的海面上还有更多的海妖不断的涌来。

    数十根鱼骨乱杂杂的刺在了殷血歌的身上,‘铛铛,声不绝于耳,这些鱼骨纷纷断裂粉碎。更有几个贪婪的虾兵张开嘴向着殷血歌的身体咬了下去,但是他们还没靠近殷血歌,就被血鹦鹉的大翅膀拍得飞了起来。

    血鹦鹉虽然不过两尺高下,但是他的翅膀很是有力,他围绕着殷血歌打着转儿,翅膀一拍就有十几个虾兵蟹将被拍得惨嚎飞出。但是四周密密麻麻的上万海妖围绕了上来,任凭他如何努力依旧有更多的海妖冲到了殷血歌身边。

    更多的兵器刺在了殷血歌身上,更多的海妖张开嘴向殷血歌咬噬了下去。

    那些鱼骨、珊瑚撞击在殷血歌身上纷纷断裂,张开嘴想要撕下一块嫩肉的海妖更是凄惨,他们的满口大牙都在殷血歌身上撞得粉碎。不时可以看到满口喷血的海妖捂着嘴蹦跳了起来,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嚎声,然后被血鹦鹉一翅膀拍飞了百多米远。

    殷血歌回头向小城看了一眼,他看到半个小城都已经被烈火烧平,李一、李二已经放弃了救火,正在组织那些青壮年掩护着老弱妇孺向小岛的深处撤退。

    但是一支大概两千多头海妖已经绕过了殷血歌,向着小城的居民冲杀了过去。这些海妖嘴里喷吐着点点涎水,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向前狂奔,嘴里疯狂的嘶吼着‘人肉,、‘好吃,之类的话题。

    “该死,全杀了。”殷血歌怒啸一声,他本命蝠翼张开,团太古妖同时闪烁出刺目的光芒。他体内几乎一半的精血同时化为点点血滴喷出·近万柄小小的血色飞刀同时成型,刺耳的撕裂声不绝于耳,万多柄血色飞刀激射而出,化为一团血色风暴席卷了整个沙滩。

    数以千计的海妖在密集的飞刀穿刺化为粉碎,粘稠的海妖血浆喷得满天都是。

    张开本命蝠翼,殷血歌张嘴大口吞咽海妖们流淌出来的精血·宛如地狱魔王一样仰天怒啸:“你们想要吃人?那就全部变成我的补药罢。你们那群狗头,再不出来·灭你满门。”

    殷血歌只有一人·任凭他拥近乎金丹巅峰的实际战力,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人。他法抵挡源源不断的海妖,无法分身去掩护那些平民撤退。如果有那一百名雪狼道兵配合作战,那么情势就不会有这么危急。

    似乎是听到了殷血歌‘灭门,的威胁,一百名雪狼道兵终于发出尖锐的狼啸声,从营地内冲杀了出来。他们的营地距离这一块沙滩也不过两三里地,雪狼道兵奔走的速度又是远超奔马·没多少时间·这些道兵就冲到了沙滩边,径直向殷血歌这里冲了过来。

    皱了皱眉,殷血歌厉声喝道:“我这里不用你们增援,去掩护岛上的……”

    兵荒马乱,借着几头海妖摇晃的身影掩护,一名雪狼道兵头目突然举起了手,他的手腕上架着一张精巧的青绿色手弩·就听得‘砰,的一声脆响,一支巴掌长短的精巧弩箭带起一道寒光,径直向殷血歌射了过来。

    那个雪狼道兵头目和殷血歌之间隔着数十名海妖,但是这些海妖的身体根本无法抵挡弩矢的穿透,数十头海妖几乎是同时被射穿。一股霸道而凌厉的力量在他们体内爆开,所有被射穿的海妖身体骤然膨胀,然后炸成了漫天的碎屑。

    ‘噗嗤,一声,精巧的弩箭命的殷血歌的心口。

    以殷血歌木身境的实力·金丹境修士的攻击对他几乎完全无效,但是这弩弓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居然轻轻松松的齐根没入了他的身体。精致的弩矢一没入他的身体,就立刻化为一团火,一团光,变成了一团狂暴的力量急速膨胀开来。

    “事成了,事成了!”几个雪狼道兵头目眼看着殷血歌被弩矢命,他们当即欢喜的大叫了起来。

    殷血歌双手捂住了胸口,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些雪狼道兵。他原本以为,那十位主动挑衅的白熊道兵才是花巧语用来对付他的主力,没想到杀招居然隐藏在这些雪狼道兵手上。

    一声闷响,殷血歌的胸膛整个炸开,大片血肉被炸得飞起,肉眼可见他好几根肋骨都被炸飞了。殷血歇哼都没哼一声,直接被炸得飞了起来,一头扎进了远处的海水。

    血鹦鹉发出一声凄厉的鸣叫声,带起一道血光就追着殷血歌的身体向海面扎了下去。

    几个雪狼道兵头目同时长啸一声,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拔出了弯刀,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脖颈劈砍了下去。殷血歌死了,他们的任务完成了,他们也就该陪着殷血歌去死。这些海妖会完美的处理他们的尸体,不会有任何的痕迹存留下来。

    血光四溅,几个雪狼道兵头目自尽倒地,其他的那些雪狼道兵发狠的挥刀砍死了几个海妖后,他们也纷纷仰天欢啸一阵,然后举刀重重的劈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无数海妖一拥而上,他们欢喜无限的扑到了那些自尽而死的雪狼道兵身上,大口大口的撕扯起他们的身体。

    实力最强的雪狼道兵首领一时间没死,他呆呆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天空的三轮明月。海妖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身体,剧痛让他的意识一阵阵的模糊。

    “嘿,嘿嘿。部落会成为乔家的附庸,我们部落的孙后代,再也不用充当炮灰了吧?”

    一尊海龟妖慢的走了过来,他拎着一柄大铁锤,狠狠的一家伙轰在了雪狼道兵首领的脑袋上。这头大海龟慢的举起了铁锤,向着小城的方向大吼了起来:“那里,人,好多人,肉,好多人肉。兄弟们,上。”

    墨珠岛外二十里,礁石上,枯瘦道人眯着眼‘嗤嗤,的笑了起来。

    “哟,这小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居然还有人设了杀招等着他呢?这样也好,省得道爷我亲自动手了。”

    袖一挥,将香炉的三根线香掐灭,枯瘦道人一把抓起香炉,正要御剑飞离此处。猛不丁的海水传来了古怪的声音,下一瞬间一道血光从海水窜了出来,血鹦鹉拎着殷血歌的衣领,将胸前出现一个大窟窿的殷血歌拎上了礁石。

    “干,这里怎么有个死道士?”血鹦鹉看着枯瘦道人,惊讶的大吼了起来。

    枯瘦道人呆呆的看着殷血歌,他惊恐的发现,殷血歌居然一副神智清明的模样,正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而且殷血歌被炸飞的那些肌肉和骨骼,正化为粘稠的血浆从海水飞了起来,慢慢的融入他的身体。他胸口那个海碗大小的伤口正在缓慢的恢复,虽然慢,但是肉眼都能看到伤口愈合的动作。

    “你,你,你的身体,你这是……”枯瘦道人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殷血歌稳稳当当的站在礁石上,他轻轻的抚摸着血鹦鹉的脑袋,眯着眼笑了起来。

    “让大家失望了呵,我的身体有点怪,除非瞬间打得我魂飞魄散,否则想要杀我可不怎么容易呢。”

    大笑了一声,三阳开泰斧突然带起一道热风,呼啸着向枯瘦道人劈了下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