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海妖夜袭(小爆发,第四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九章 海妖夜袭(小爆发,第四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小小爆发一下,今天的第四更了,两万多字不容易咯。

    所以略微休息一会,月票要加更,就等晚上一并补齐。

    战仙殿外,十头身高超过四米的白熊道兵,一百头身高和常人相当的雪狼道兵已经整整齐齐的站在了那里。

    宣勇却不看这些道兵一眼,他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肩膀,拎着他到了战仙殿前广场的角落里,随手一拍就是四道流光落地,一道禁制将四周虚空封禁了起来。

    咬着牙,宣勇盯着殷血歌咆哮道:“小师弟,师尊不在,大师兄他们也都在外有事,我负责坐镇战仙殿,你就得听我的安排。那骚狐狸,她绝对没安好心,你怎么就答应了她?”

    殷血歌当然不会告诉宣勇,他是巴不得出去厮杀征战,方便他收集妖兽或者修士的精血加快自己的修炼。面对宣勇的提问,他只是挺起了胸膛,傲然昂起了头:“二师兄,我殷族弟,从来不会畏缩惧战。不就是一些还没化形的海妖么?我莫非还怕了他们?”

    宣勇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殷血歌看了许久,最终才无奈的摇了摇

    “干他-娘-的骚狐狸,迟早有一天,老要把她的那些骚徒弟全部干得哭天喊地的求饶。”咬着牙,宣勇骂骂咧咧的嘀咕着:“你反正小心,那骚娘们绝对不怀好意,她一门心思把师尊从殿主的位置上赶下来,换她坐上殿主之位呢。”

    冷哼了一声·宣勇飞快的用最简练的话,向殷血歌介绍起秀秀和花巧语之间的纠葛。

    这些东西,在牡丹坞的杂书是没有记载的,殷血歌聚精会神的倾听起宣勇的介绍来。

    说起来也简单,无非是争权夺利;但是追究根底,那就比较麻烦了。

    用最简单的话来说·琼雪崖内部有雪神宫和大雪岭内外两脉,但是无论是雪神宫还是大雪岭·却又分成了师徒嫡传、世家势力和供奉散修等等山头势力。

    秀秀·他出身琼雪崖嫡传正脉,和洛雪华同出一门,代表的是琼雪崖最正统的师徒嫡传势力。

    而花巧语,她出身琼雪崖花家,而花家的老祖是琼雪崖开山祖师的外门弟,这位花家老祖大道无望,修炼到神游境就已经是他的极限·故而他成亲生·繁衍儿女,建立了花家。后来花家的诸多弟,也都纷纷拜入琼雪崖门下,从此琼雪崖就多了花家这一支力量。

    随着琼雪崖的发展壮大,无论是师徒嫡传一脉还是家族世家势力,他们都有更多的修炼资源和权力地位的诉求。在战仙殿内部,如今最大的矛盾就在于秀秀这个正殿主和花巧语这个副殿主的争斗。

    秀秀如今不在战仙殿·花巧语暂代战仙殿大权,她执意让殷血歌带领一支道兵前去墨珠岛执行宗门任务,就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层借刀杀人的阴影。

    宣勇是绝对不同意将练气期的殷血歌派出去执行山门任务的,但是琼雪崖这些日那些可堪驱遣的精英弟居然有数千人同时闭关苦修,战仙殿可供使用的精英弟一时间捉襟见肘,花巧语就找了这么一个由头,找到了殷血歌的头上来。

    “其实你自己不答应,就算她是副殿主·我也不会让她得逞。”宣勇有点愤懑的看着殷血歌:“我带你来战仙殿,本来想着你能聪明一点·用宗门规矩拒绝她的命令。”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宣勇一眼,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粗壮的胳膊:“二师兄放心,出去征战厮杀,这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二师兄或许忘记了,我是血妖啊!”

    本命蝠翼‘哗啦,一下张开,玉红色的蝠翼轻轻拍打了一下,殷血歌将本命蝠翼又收了起来。他笑看着目瞪口呆的宣勇,慢的说道:“我不怕厮杀,只怕没有足够的鲜血呢。只要有足够的鲜血,凝成金丹甚至是修成元婴,对我又有什么困难?”

    宣勇张了张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殷血歌却又向着宣勇深深的抱拳行了一礼,笑着说道:“还请二师兄放心,这次去,我是肯定有把握的。”

    大笑了三声,吹了一声尖锐的唿哨声,将血鹦鹉招了过来,殷血歌向那一百一十名道兵打了个招呼,带着他们向战仙殿广场上的传送仙阵走了过去。琼雪崖山门距离墨珠岛相距何止千万里之遥,不借助传送阵,单纯飞行过去,没有大半年的时间可是到不了地头的。

    宣勇看着殷血歌的背影在传送阵消失,他突然笑了起来:“嘿,师尊这次找了个有趣的小师弟啊。十等十分的真品灵根,如果他能够活下来的话,以后咱们师兄弟几个,又能多一把好手吧?”

    是的,十等十分的真品灵根,这个灵根天赋,已经被大雪岭登记入册。修炼了秋蝉蛰隐术,更有大罗金风蝉护身,大雪岭的那些长老们检测出来的结果,就是十等十分的真品灵根。

    战仙殿内,端坐在条案后的花巧语突然放下毛笔,笑盈盈的向大殿外望了一眼。

    “那小已经出发了?也好,去了墨珠岛,我不希望他再。他和幽泉那贱婢签订了灵魂契约?如果他死了,幽!泉那里,最轻最轻也会灵魂受到重创吧?”

    “那小丫头资质太惊人,不能放任她继续成长下去了。大家都是这么想,那么,大家都得出把力才行。”

    墨珠岛是一座方圆不过百里的小岛,上面只有一座简陋的小城,常驻着数万采珠人。这里附近的海域,特产一种体积硕大的深海贝母,他们吸收天地灵气、癸水精华就能在体内凝结一种漆黑如墨大如拳头的墨珠。

    这些墨珠内蕴精纯的水元之力,更因为是深海贝母体内凝聚出来的,得到贝母灵液滋养,这些水元之力最擅长温养、强壮经络,更能滋养肉身,让皮肤变得雪白细腻有红颜不老的功效。

    琼雪崖雪神宫以女修为主,凡是女哪里有对自己容貌不看重的?

    所以琼雪崖的女修每年都要耗费巨量的深海墨珠她们常年将墨珠碾碎后炼成‘三光柔水润肌丹,,不仅能让自己容颜焕发青春常驻,更能让体内经络越发的坚韧强壮,对修炼大有补益。

    所以墨珠岛在琼雪崖拥有的诸多矿山、灵脉地位极其特殊,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睛盯着这里。

    殷血歌从墨珠岛传送阵走出来的时候,几个皮肤黧黑、面皮上挂着厚厚水锈的老人已经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他们不敢抬头看殷血歌,只是口口声声的高呼‘上仙,二字。

    殷血歌还没来得急开口一名白熊道兵已经大咧咧的走了过去一脚将一个老人踢得连连翻滚。

    “少废话,大爷们来你们这破烂地方,赶紧好酒好肉的送上来!身体强壮的娘们也多送一些过来,好给大爷们晚上暖被窝。啧,屁股要大,胸脯要肥,大腿要足够结实赶紧去选。”

    十个白熊修士趾高气扬的连声狂笑,那些雪狼道兵相对而言则是有纪律得多,他们走出传送阵后就整齐的列队站在一旁。这些雪狼道兵也不吭声,也不叫嚣,他们的眸里闪烁着嗜血却又冷静的幽光,一个个幸灾乐祸的看着殷血歌。

    别人不知道,这些雪狼道兵却清楚,这次被调派到殷血歌手下的白熊修士全都是战仙殿‘死囚营,内的刺头儿。所谓的死囚营,就是犯了战仙殿的清规戒律的死囚组成的敢死队和万蛊教爆发冲突的时候,死囚营的修士向来是冲锋在前,断后再后,阵亡的比例是其他修士的十倍以上。

    血鹦鹉‘哇哦,叫了起来:“喂,这几头狗熊,他们比鸟爷还嚣张吗。”

    血鹦鹉的话引起了那些白熊道兵的注意,他们摇摆着肥硕的身躯,几步就到了殷血歌身边,将他和血鹦鹉包围了起来。刚才出脚踢飞了一个老人的白熊道兵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肩膀,厉声呵斥道:“小,我不管你是谁的徒弟,你的拳头没有大爷的拳头大,你们就必须

    眸里血光闪烁,殷血歌丹田内的血雾突然蒸发,一道狂飙从他嘴里用处,裂魂蝠音冲天而起,滚滚声波向着四周扩散开去,十名白熊道兵同时尖叫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但是裂魂蝠音直接攻击灵魂,白熊道兵们的七窍不断喷出鲜血,他们的双眼变得赤红一片,眼珠差点就从眼眶里透了出来。不等这些白熊道兵反击,殷血歌的十指上分别滴出一滴鲜血,十柄锋利的血刀凝形,带着刺耳的啸声穿透了空气,射穿了这些白熊道兵的眉心。

    十具高大魁梧的身躯沉甸甸的倒地,白熊道兵们眸里的神光骤然消散。

    殷血歌仰天长啸,他张开嘴,滚滚鲜血从这些白熊道兵的眉心伤口内飞射而出,眨眼间就没入了殷血歌体内。

    金丹境的白熊妖修,他们的血气充沛,内蕴庞大的精血能量。殷血歌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一道手腕粗细的血元从心脏内不断滴落,滚滚注入了重浮屠小塔。

    体内血气奔涌,数量惊人的血雾流转全身,殷血歌的皮肤下升腾起一片夺目的血光,他的身体好似在燃烧,肌肉皮肤、经络骨骼重组的声音宛如弓弦断裂,‘碰碰,声不绝于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血歌转过血光四射的双眼向那些面色惨变的雪狼道兵望了一眼。

    “我知道你们这些道兵,都是一些野性未消的妖类。你们只是粗通灵智,基本上都是依循本性行事。”

    “但是我不会歧视你们,因为我自身也有一半血妖一族的血统。我们都是他人眼的妖孽,所以只要你们乖乖的听我的话,你们就能活。如果你们不听,那么血妖一族最喜欢什么?”

    雪狼道兵们相互望了一眼,然后整齐划一的单膝跪倒在地同声高呼‘参见血歌统领,。

    作为战仙殿正式派遣的修士,手持战仙殿的令牌,殷血歌就是这些道兵正儿八经的统领,手握他们的生杀大权。那些白熊道兵想要挑衅殷血歌,结果被无情斩杀,这些雪狼道兵还有不识趣的?

    满意的点了点头殷血歌轻啸了一声。

    血鹦鹉嘴里喷出黑红二色光流向着那些白熊道兵的身体刷,十颗妖丹从他们丹田飞起全部被血鹦鹉吞了下去殷血歌向那些战战兢兢不敢抬头的老人摆了摆手淡然说道:“不要害怕,我只是来负责维护墨珠岛的安全,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只要你们按时按量缴纳墨珠,就没什么好怕的。”

    指了指地上的白熊尸体,殷血歌眯起了眼睛:“把他们拉下去,扒皮抽筋,剁成肉块儿给岛上的人都分发一块儿尝尝鲜。他们想要鱼肉尔等你们自然也有吃他们血肉的资格。”

    那些前来迎接殷血歌的老人一个个吓得呆呆愣愣,不敢有一个人开口应声儿。

    ‘上仙们,鱼肉他们,他们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让他们吃掉上仙,这怎么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啊。这些老人全都畏惧的低下了头,哆哆嗦嗦的吓得额头上冷汗一滴滴的不断落下。

    看着这些噤若寒蝉的百姓,殷血歌也不由得大感无趣。这些人怎么还不如鸿蒙本陆上那些城邦的平民百姓?起码那里的平民百姓还有胆量武装起来和血妖一族拼个死活,这里的人怎么都是这般模样?

    摆了摆手殷血歌冷声道:“罢了,你们把他们拉下去掩埋了吧。顺便给我们安排驻扎的营地。”

    两个衣衫略微华美一点的年男这才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邀请殷血歌带着雪狼道兵们前往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驻地。这两个年男自我介绍姓李,他们是一对儿亲兄弟,一个叫李一,一个叫李二,他们的身份,大致就等同墨珠岛的‘珠头儿,专责调动采珠人采集墨珠。

    从他们嘴里,殷血歌也得知墨珠岛原本有三位金丹高阶的修士和两百道兵坐镇。但是半个月前,墨珠岛南方百万里的一座大岛上爆发了海兽潮汐,这些修士和道兵都被抽调走了。

    几天前,墨珠岛附近也开始有小型的低阶海妖出没,李一和李二不敢怠慢,急忙向琼雪崖求援,没想到花巧语就把殷血歌派了过来。而殷血歌更是一到地头,就斩杀了麾下实力最强的十位白熊道兵,狠辣果断的手段,差点没把李一和李二吓死了过去。

    殷血歌淡淡的听着兄弟两的介绍,不以为然的出言安慰了他们几句。

    从他们的嘴里可以得知,琼雪崖虽然自诩名门正派,但是门下的低阶修士面对这些凡人的时候,态度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不能说鱼肉百姓,但是也少不得各种欺凌和殴打。倒是见到殷血歌这么和蔼和气的模样,李一和李二的心情这才变得轻松了许多。

    原本墨珠岛就驻扎了两百道兵,更有三位金丹高阶的修士坐镇此处,一切营地和居所都是现成的。殷血歌挑选了一座濒临海边,直面深海的三层小楼住了下来,拒绝了李一李二兄弟两的宴会邀请后,屏退了几个战战兢兢的侍女,终于获得了暂时的安宁。

    盘坐在小楼的屋顶上,眺望着远处绿蓝色的海水,殷血歌回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不由得咧嘴一笑。

    “看来,花巧语是真的不安好心了。那几头蠢狗熊,他们就算再蠢,也不敢对琼雪崖的正式弟如此说话吧?看他们赶着趟儿送死,这是想要做什么?”

    血鹦鹉趴在他的肩膀上,懒洋洋的挥动着翅膀:“干嘛想这么多?想太多了,鸟爷头痛。不管他们想要作甚,反正咱们有翅膀,打不赢难道还跑不赢么?那些狗头是怎么回事?他们都驻扎下来了,怎么带头的也不来给咱们磕头行礼啊?”

    扭头看向了雪狼道兵驻扎的营地方向,那一座营地距离这栋小楼只有不到百丈的距离。

    但是正如血鹦鹉所言,那些雪狼道兵驻扎下来后,几个带队的队长居然没有一个人来请示下一步动作的。殷血歌不由得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就怪不得他让这些雪狼道兵都‘英勇战死,了。

    你视我为仇敌,我视你为口粮,修炼一道,就是如此残酷而无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殷血歌盘坐在小楼屋顶,刚刚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状态,两仪星的三轮明月刚刚升上天空,墨珠岛小城内就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喊声。

    架起一道血光冲上高空,殷血歌向着小城的方向眺望了过去,正好看到数十头丈许方圆的大海蟹正在小城内肆虐。他们喷吐着黑色的毒水,巨大的钳宛如重锤一样轰下,将身边的平民砸成了一块块肉饼。

    殷血歌长啸一声,向着雪狼道兵驻扎的营地打出了一道雷火,高声喝道:“所有道兵,随我迎敌!”

    营地内静悄悄的,黑漆漆的营地内没有一个道兵冲杀出来。

    殷血歌不由得嘴角一斜,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嬉笑起来:“看来,还真的是一点儿讲究都不讲究了。

    长叹了一声,殷血歌袖一动,将秀秀赐下的三阳开泰斧握在了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