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两仪星(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两仪星(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又耗费了几天的功夫,洛雪华带着一众琼雪崖门人弟!离开了炎魔沙漠。

    或许是因为神尸被取走的关系,失去了那么一个疯狂抽取水属灵气的祸根,炎魔沙漠的温度突然降低了不少。在返回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的路程上,炎魔沙漠甚至下了两场小雨。

    很显然炎魔沙漠已经开始了某些奇妙-的变化,或许用不了几年,世上就再也不会有炎魔沙漠,曾经的黄沙城,或许也要变个名字了。

    传送仙阵安然无恙,赫伯罗和那些琼雪崖的弟欢天喜地的迎回了洛雪华等人。仙阵位于炎魔沙漠核心处,那些疯狂追杀殷血歌一行人的修士,怎么也没丧心病狂到跑来这里找罪受。

    洛雪华和四大长老在这里清点了一下带来的门人弟的人数,在那一片冰天雪地的一番寻找,琼雪崖付出了三百多名弟死伤的代价。这点死伤和琼雪崖得到的好处相比,简直就不值得一提。

    所以洛雪华等人心满意足的带着门人弟踏上了归途,在万蛊教潜伏了数百年的赫伯罗,也一并回归了琼雪崖。炎魔沙漠核心处,只留下了一座空荡荡的传送仙阵,等得琼雪崖的门人全部消失后,这一处传送仙阵悄无声息的化为大片尘埃,被狂风一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经历了大概一刻钟的头重脚轻、昏天黑地的仙阵传送,不知道跨越了多少亿里的遥远距离·殷血歌眼前突然一亮,他已经来到了琼雪崖的山门所在——两仪星。

    一如星球的名字,两仪星是一个极其神奇的,水火对立的星球。

    这个星球巨大无比,单单直径就有亿万里之巨,偌大的星球以赤道线为边界线·划分为泾渭分明的两大部分:

    两仪星的北方是一片茫茫大海,无边的海域点缀着无数大大小小的陆块和岛屿·其较大的陆地有块·大大小小的岛屿何止百万。其的北极大陆则是一片冰天雪地,这一片方圆数百万里大小的冰雪陆地‘玄冰原,就是琼雪崖的核心重地。

    而两仪星的南方则有三块巨大无比的陆地,密布着火山和沙漠、戈壁的陆地占据了两仪星南方八成以上的面积,和北方的茫茫水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有一块几乎被原始森林完全覆盖的硕大陆地‘莽荒原,,这里盛产各种稀奇古怪的虫豸,万蛊教则是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基业。

    偌大的两仪星就只有琼雪崖和万蛊教两大仙门,在他们之下·是数以千计的大小修炼世家。两大仙门分别占据两仪星的一南一北·万年以来也不知道爆发了多少明里暗里的冲突,死伤了多少修士,双方之间的仇怨早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如果不是两大仙门的实力相当,实在分不出一个高下来,他们之间早就爆发了全面的你死我活的战争。

    从传送仙阵走出的时候,殷血歌见到的就是一片陡峭的雪山冰崖·犹如明镜的冰崖上,密密麻麻的生长了无数冰霜属性的灵药灵草,一些浑身银白的猿猴正在草药之间穿梭着,叽叽喳喳的追逐嬉戏。

    这是群山之间的一片山谷,很明显这里是琼雪崖的某处秘境,山谷四周的冰崖上的空气都呈现出诡异的扭曲状态,那里分明布置了很强大的禁制和阵法。

    数十名眸里闪耀着森森寒光,周身气息强大异常的修士正警惕的站在山谷内传送仙阵的附近·摆出了一副严防死守的架势来。当殷血歌连同洛雪华等人一并走出传送仙阵的时候,这些修士同时露出了欢喜的笑容。

    一名白发道装老人急忙迎了上来·恭谨的向洛雪华打了个稽首:“宫主,老宫主所说的那事情,可真果有其事?此次,本门可是得了好处回来?”

    洛雪华微微一笑,她双手高高举起,一团柔和的蓝色水波就悬浮在她的掌心,不断散发出难以形容的大道气息。山谷内突然有水汽凝成了拳头大小的莲花飘然落下,半透明的晶莹莲花带着淡淡仙音融入四周修士的体内,所有修士突然精神一振,他们感觉自己的法力都提升了一截。

    每一朵莲花蕴藏的力量,几乎都相当于一位元婴修士苦修三月的全部力量。

    这些留守宗门要地的琼雪崖修士感受到这一团蓝色水波的神奇之处,饶是他们都是度过了三劫或者三灾的大修士,其甚至还有两个一劫散仙存在,一颗心早就修炼到了古井不波的境界,但是此刻他们依旧忍不住的雀跃欢呼起来。

    “老,老宫主所说的,果然是真的!”那道装老者喜不自胜的狂呼起来:“苍天有眼,我琼雪崖大盛可期。苍天有眼,我琼雪崖定当覆灭万蛊教,一统两仪星!”

    四周的琼雪崖修士纷纷举起双手大声欢呼起来:“覆灭万蛊教,一统两仪星!”

    一时间‘覆灭万蛊教,一统两仪星,的口号声响彻云霄。洛雪华双手托住那一团大道法则所化的先天神心,矜持的点了点头:“诸位同门所言极是,这是我琼雪崖崛起的机缘,当奠定我琼雪崖万世之基。此事当守口如瓶,万万不能有丝毫风声泄露出去。”

    眯了眯眼睛,修长的双眼一缕寒光闪过,洛雪华厉声喝道:“此番跟随我等前往!炎灵界的门人弟,百年内严禁离开琼雪崖一步。所有雪熊雪狼道兵,全部调来镇守山门内各处殿堂、灵山,同样百年内不许轻易离开。”

    微微一顿,洛雪华沉声道:“交待下去,让我琼雪崖所属势力,未来百年内和万蛊教的争斗可以更加激烈一些,转移万蛊教那些邪魔的视线。只等本门诸位长老从这先天神心参悟出大道奥秘·道行法力都有增进后,就再也不怕他万蛊教知道此事了。”

    一应琼雪崖修士纷纷应诺,同时向洛雪华屈身行礼。这些琼雪崖的修士一个个激动得面红耳赤,无比狂热的看着洛雪华手上的那一团蓝色的水波。

    有这神奇的先天神心在手,用不了多少年,琼雪崖的核心高层的实力将获取突飞猛进的突破·别的也不说,只要洛雪华和几位长老的实力能够超过万蛊教的那些死对头·琼雪崖就能彻底覆灭了万蛊教。

    这是琼雪崖的崛起的机缘·这是琼雪崖一统两仪星,霸占两仪星全部修炼资源的最佳机会。能够在这里驻守的修士,每一个都是对琼雪崖最忠心耿耿的死士,能够亲眼见证琼雪崖的崛起,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最快慰、最欣慰的事情。

    洛雪华反手将先天神心收了起来,然后她一手抓住了幽泉的肩膀·轻声说道:“这是幽泉·我在炎灵界收下的小徒弟,从今天开始,她就住在雪神宫,随我修炼。”

    目光向殷血歌扫了一眼,洛雪华淡然道:“血歌,按照我琼雪崖的规矩,你只能进入大雪岭外门·成为大雪岭的外门弟。我会为你挑选一位修为精湛的长老为师,以后你就在我琼雪崖好生修炼吧。”

    殷血歌向着洛雪华欠身行了一礼,然后他笑着看向了幽泉:“随着宫主,好生修炼,这是难得的机缘。想我了,就来大雪岭外门找我。”

    幽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她看了看洛雪华,差点就没叹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她对成为洛雪华的弟没有半点儿兴趣,但是既然这是殷血歌的安排·他们也的确需要一个暂时落脚的地方,那成为洛雪华的弟,总比成为某个小猫小狗小修士的门人弟来得理想。

    “尊主放心,幽泉会经常去看望尊主的。”幽泉眯着眼睛,很甜很温柔的笑着:“幽泉不在身边,尊主不管做什么一定要小心,尊主千金之体,能不和人动手,就不要和人动手了。”

    深深的看了幽泉一眼,殷血歌明白了这小丫头想要说什么——幽泉不在身边,只有一个不怎么靠谱的血鹦鹉陪伴着,殷血歌手上的战力起码减弱了一半,所以就不要胡乱和人动手了。真的非要下手不可的话,就等幽泉去看望他的时候,三人再联手打闷棍就是。

    不得不说,和幽泉、血鹦鹉在一起这么久,三人的默契已经越来越深,幽泉的嘴角一挑,眉头一动,殷血歌就知道这小丫头心里翻腾的各种鬼念头了。

    大队大队的琼雪崖修士和道兵从仙阵走了出来,在风刀霜剑四位长老的主持下,所有这一次前往炎灵界,参加堕神之地搜索行动的琼雪崖修士,全部都被勒令进入琼雪崖的几处防御森严的密地闭关苦修,严禁他们和外人发生任何的联系。

    而这些雪熊和雪狼道兵,则是一如洛雪华的吩咐,数千道兵都被调去了琼雪崖的核心腹地,负责镇守那些宝库、灵山之类的山门重地。这些地方深处琼雪崖腹地之,同样失去了和外人接触的机会。

    而且所有人都在诸位长老的监视下刺出心头精血,发下了本命心魔血誓。如此一来,他们若是敢对外人提起半句炎灵界的事情,就会立刻被魔头反噬,要么魂飞魄散,最轻也会落一个癫狂疯癫。

    殷血歌显然也不能例外,在洛雪华的亲自监督下,他也不得不刺出一滴心头精血,念诵了一篇诡异复杂的心魔誓言,发下了恶毒的血誓。当誓言完成的时候,他刺出的心头精血当即化为一个血色的小小鬼影,尖啸着没入了他的眉心。

    但是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这外域心魔所化的魔头鬼影刚刚冲进他的识海,想要融入他的灵魂的时候,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汪小小的血池突然喷出了一道血光,将那魔头鬼影一把拉进了血池。

    隐隐有一声凄厉而绝望的惨嚎声在殷血歌的识海响起,然后殷血歌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异常。

    似乎,这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居然吞噬了那心魔血誓?殷血歌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的看着洛雪华,似乎他以后不会受到这心魔血誓的限制?也就是说,他以后可以胡乱的发下心魔血誓,也不用害怕他们的反噬了?

    洛雪华却误会了殷血歌茫然目光代表的涵义,看到那魔头鬼影没入了殷血歌的眉心,洛雪华顿时笑了起来。她向着自己身边的那些修士望了一眼·然后向着一名身穿青色士长衫,生得清癯出尘的年男指了指:“师弟·血歌以后就由你负责教导。他对战斗极有天赋·正是本门战仙殿所需的人才。”

    说完这繁华,洛雪华的眸里闪过一抹异光,她以神念传音,将殷血歌的来历对自家师弟仔细的叮嘱了一番。尤其着重的就,洛雪华也提起了阴长空的事情,日后如果阴长空身上会有什么异变的话,殷血歌毫无疑问将成为抵挡阴长空身后势力的最大依仗。

    那清癯修士笑着点了点头·他身体一晃就来到了殷血歌面前·双眸透出一缕神光,自上而下迅速的扫了殷血歌一眼:“既然师姐这么说了,殷血歌,以后你就跟随我修炼吧。”

    殷血歌也很干脆的直接跪倒在地,向着清癯修士连连磕了几个响头,直接称呼他为‘师尊,。

    既然决定了要以琼雪崖为暂时的落脚点,找一个足够强硬的靠山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身为琼雪崖雪神宫主洛雪华的师弟·成为他的弟,总比被胡乱的指派给一个不入流的修士来得好。

    清癯修士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干脆的从袖里掏出了一柄巴掌大小、通体闪耀着淡淡火光的牛角小斧递给了殷血歌:“好,好,好,为师秀秀,忝为本门战仙殿主,这柄三阳开泰斧·就当是你的拜师礼了。以后你一定要用心修炼,可不能弱了琼雪崖战仙殿的威名。”

    殷血歌接过那柄牛角小斧·却因为秀秀的名字,差点没把这柄小斧头给丢了出去。

    秀秀?这名字可真够静秀气的,一个大男人却有这么一个名字,实在是让殷血歌纠结无语。更让人无法想象的就是,战仙殿是琼雪崖专门负责对外征战,专责和万蛊教的修士厮杀的主力殿堂。战仙殿内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好战如狂的彪悍战士?这秀秀生得和一个教书的老夫一样静,他会是战仙殿主?

    似乎看出了殷血歌的诧异,秀秀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干巴巴的笑了起来:“嘿,嘿嘿,这个名字,都是爹娘给的,由不得我不是?”

    洛雪华轻轻的摆了摆手,打断了秀秀的话:“好了,还请诸位同门迅速将门内的事情安排妥当,然后我们分班轮值坐镇山门,每隔三年一次更迭一次,分出一部分同门在先天神心和神尸边修炼,尽快的提升本门的实力。”

    “按照刚才我所说的,这些日本门的附庸势力,要加大和万蛊教的冲突。这些事情,师弟必须亲自坐镇,所以这头一个三年,还请师弟多多辛苦。”洛雪华深深的看了一眼秀秀:“其的轻重把握,就全由师弟你一人做主了。”

    秀秀肃然向洛雪华稽首一礼,恭谨的说道:“谨遵宫主之命,师弟自当警惕小心。”

    ‘嘻嘻,一笑,秀秀一把抓起了殷血歌,大声说道:“战仙殿所属的几位师弟,跟我走吧。这三年大家可都要受累了,嘿嘿,要撩拨万蛊教的火气,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还不能真的把他们给逼急了,让他们狗急跳墙和本门爆发全面冲突,这里面可要仔细的把握了。”

    长啸一声,秀秀抓着殷血歌冲天飞起,在山谷上空一个盘旋之后,迅速的向着远处一列绵延千里,宛如一座巨型屏风一样横在茫茫雪原的山岭飞去。在高空望去,那一片山岭之间却点缀着红花绿草,内有各色宫殿楼阁,分明就是一处极好的修炼道场。

    几名修士笑着向洛雪华等人行礼之后,纷纷架起遁光跟在了秀秀的身后。

    地面上,幽泉抬起头看着殷血歌急速远去的身影,小嘴微微张开,无声的吐了一口气。要她离开殷血歌身边,她无疑是不愿意的。只不过这琼雪崖的山门内到处都是冰雪,她能轻松的感受到殷血歌的气息,这让幽泉还能勉强接受洛雪华的安排。

    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幽泉已经暗自下定了努力修炼的决心。

    高空,秀秀拉着殷血歌向前急速飞行,他一边飞,一边笑道:“血歌啊,为师给你说,你幸好没有加入雪神宫那一脉,虽然那是本门的嫡传宗脉,但是雪神宫的驻地漫天冰雪,冰天雪地的冷得死人。我大雪岭一脉的道场,那才是真正的洞天福地,在那里修炼才是享福呢。”

    “啧,你是师姐亲自安排给我的徒弟,也就不用遵守外门弟的各种考核规矩,你现在就算是我大雪岭的正式门徒了。”秀秀笑呵呵的看着殷血歌:“为师先带你去测试灵根属性,挑选日常居住的洞府,怎么说为师也是战仙殿主,为师的徒弟,自然也该有几分特权不是?”

    秀秀的正笑着呢,突然斜刺里一道猩红色的火光急速飞来。

    秀秀的脸色骤然一边,他随手掐了一个印诀,一把向那火光抓了过去。一块红色玉符出现在秀秀的手上,从里面传来了急促的叫声。

    “殿主,南黄岛灵石矿脉被万蛊教修士突袭,三百雪狼道兵尽没,开采灵石的三万矿奴被屠杀一空,这个月开采出来的三千极品灵石、四万上品灵石、一百七十万品灵石被抢掠一空。从矿脉开采的伴生金属矿石合计超过三千万斤,也都被那万蛊教的修士夺走了。”

    秀秀一把将那玉符捏得粉碎,双眼突然变成了一片赤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