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突现(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突现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今天的第五更送上,这就是两万千字咯!

    继续投月票吧,让我继续的爆发下去!

    ******

    地面上,那个干净得好似露珠的少女‘死’字刚出口,殷血歌体内的血元就沸腾起来。

    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汪小小血池微光一闪,一篇奇妙的以自身血气凝结纯阳雷种,引动霄之上至刚至阳破邪神雷落下的雷法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融入了殷血歌灵魂深处。

    双手迅速的变幻印诀,口默诵咒语,丹田重浮屠小塔急速的旋转着,天地灵气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向他的丹田内塌缩,殷血歌身体四周十米内的虚空已经变成了一个扭曲的小世界,天地灵气一旦靠近这一方虚空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外人看来,在殷血歌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二十米的黑洞,扭曲的空间让光线发生了奇异的折射,外人根本无法看清殷血歌的身体所在。

    大量天地灵气不断被重浮屠小塔吞噬,然后化为大片血色雾气涌入双手印诀。一种玄而又玄的奇妙领悟在殷血歌心头浮现。他的一滴心头热血飞出,迅速融入了正在成形的印诀。

    这一点心头热血内蕴的一丝先天纯阳之气在血元的滋养下急速膨胀,以一种殷血歌无法理解的奇妙途径,这一滴心头热血迅速变成了一滴蓝红色亮晶晶宛如水银的液汁。不过一弹指的功夫,这一滴液汁就变成了跳跃的雷光。充斥着一丝至阳至刚的纯净气息。

    一枚代表了天雷破邪、除灭一切邪障的蓝色雷纹在雷种急速跳动,不过黄豆粒大小的雷种,却散发出一种让殷血歌头皮发麻的可怕气息。这种纯阳至刚的破邪气息,对血妖一族而言,就好像在一只老鼠的面前放上了十头饿猫,实在是刺激到了极点。

    默诵咒语,体内一道血元瞬间游走全身,训着某个特定的轨迹流转了个小周天。连续三口罡气喷在了这枚跳动着的雷种上,殷血歌轻喝了一声,将那雷种对着地面上的少女和她的两个跟班投掷了过去。

    四面八方虚空突然有恐怖的雷劲聚集。无数条极细的蓝色电光从周遭汇聚而来。很快就汇聚在了雷种。小小的雷种急速膨胀到了拳头大小,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一道拇指粗细的雷光笔直的向着地面激射而去。

    “幽泉,你这不明来路的妖女。你怎敢窃据宫主亲传弟之位?”

    白衣少女倨傲的。用神灵俯瞰芸芸众生的目光俯瞰着幽泉。她背上剑鞘一柄长剑无声无息的飞出,四周的寒风雪光向着长剑汇聚了过来,很快就在她头顶凝成了一团直径丈许的雪光。

    两名蓝衣青年同时惊呼起来:“师妹。暂歇雷霆之怒,这小丫头,怎值得你亲自出手?”

    话音未落,一道拇指粗细的雷光笔直的从高空坠落,正正的命了白衣少女的脑门。一声巨响,四周冰面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白衣少女浑身衣衫炸得粉碎,雪白粉嫩的身躯被雷霆蕴藏的至阳之力烧得一片焦黑,丝丝黑烟从她焦枯的皮肤下不断冒出,她惨嚎了一声仰天就倒。

    两个倒霉的蓝衣青年距离这白衣少女的距离太近,雷光炸开的时候,残留的雷劲化为肉眼可见的电弧向着四周炸裂开,将他们两人的身体也笼罩了过去。

    他们身上显然有护身法器释放的光晕迸射开,但是在纯阳神雷的恐怖攻击力下,不过炼气高阶的他们身上那些可怜的护身法器,那里庇护得了他们?雷光一层层炸开,他们的衣衫粉碎,七窍冒着黑烟仰天倒地,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少女被一道神雷直接轰得魂飞魄散,但是这两个青年的状况就稍微好了一些,他们起码还留下了一条性命,但是也是进气少出气多,眼看着就要断气了。

    天空的雪云裂开,殷血歌浑身喷吐着丝丝电光,张开了硕大的本命蝠翼,慢的从空缓缓降落。狂风吹动着他的长发,他俊俏的面孔上阴云密布,四周天地有一股无形大势加持在他身上,一股让人窒息的威压缠绕在他的周围。

    这一刻,从高空撕开雪云缓缓降落的殷血歌,看上去就好像自天国降临的神王,方圆数里内的天地内一切天地灵气、天地大势,都在第一世家无名法诀的驱动下,化为他的仪仗,为他增加了无穷光彩。

    虽然自身修为只有练气阶,真正的实力也就是和普通金丹高阶修士相当,但是这一刻殷血歌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却堪比元婴高阶甚至是神游境的大修士。

    双手轻轻一按,方圆三里内的狂风骤然停歇,所有雪花都凝固在了半空。

    幽泉和血鹦鹉惊讶的看着殷血歌双手轻轻一按带来的神奇景象,幽泉的嘴角突然有一丝欣喜的笑容流了出来:“尊主神威,果然超乎常理,举手投足控制三里方圆的天象,这是元婴境大修士才能有的力量。”

    血鹦鹉则是摇晃着肥硕的屁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怪胎,怪胎,这便宜老板身上一定有见不得人的秘密。啧啧,能够和这么一个怪胎签订灵魂契约,鸟爷也不亏啊。”

    殷血歌同样惊讶的看着自己造成的异象,半空无数雪花正静静的沉静在空气,一点点雪花闪耀着淡淡的光芒,他能清楚的看清这些雪花最细微的细节。

    在这个被上古陨落大神意志统治的雪原,神念完全没有任何用处。但是在殷血歌的感知,他身边的天地大势控制的三里方圆内,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这三里内的风吹草动。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这三里内的所有活物的存在。

    不是神念,而是天地自然而然的归顺了他,向他反馈回了他所需的一切信息。

    这几乎可以称之为一种神通,比起佛门的法眼,比起道门的天目更加神奇的神通。第一世家的这一门无名法诀,乍一看来只是一门纯粹辅助的功法,但是殷血歌此刻才发现,这门法诀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随着他的不断修炼,将会给与他越来越多的惊喜。

    比如说现在。他就感应到了。两里外一座冰岩后,几个藏在那里一言不发,甚至浑身都在瑟瑟发抖的琼雪崖的弟。他冷笑了一声,张口就是一道血光喷出。血歌剑带着一股让人心魂动摇的强横威势。向着两里外的那一座冰岩就劈了下去。

    在之前的修炼。殷血歌以无名法诀引动的天地大势有一丝半点的融入了血歌剑,此刻这血歌剑一出,淋淋血光凭空就多了一份天地大道的威严。此刻的血歌剑就好像一位代天巡狩的诸侯。带着强烈的威压斩到了那块冰岩上。

    一声脆响,冰岩被血歌剑撕成了两片,五条人影惊慌的从那冰岩后闪了出来。

    一名身材高挑面容俏媚的白衣少女嘶声尖叫起来:“住手,住手,我们并无恶意。”

    “你们肯定有恶意!”血鹦鹉在殷血歌出剑的那一瞬间,就带起了一道狂风向着那边冲了过去。血歌剑劈开那块冰岩的同时,血鹦鹉也已经冲到了这几个青年修士的身边。

    听到那俏媚少女的尖叫声,血鹦鹉挥动强劲有力的翅膀,狠狠的一翅膀拍在了少女挺翘的**上。一声闷响,少女发出惊天动地、又羞又恼的尖叫声,双手抱着屁股,狼狈的向前飞出去了十几米远。

    血鹦鹉这家伙行事荒唐,一举一动都带着几分下流龌龊的气质。他这一翅膀拍在人家的**上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三根红色的鸟毛宛如钢针一样,深深的扎进了人家的翘臀,眼看着白色的衣裙上三点血色沁了出来,那少女羞恼交集,眼圈一红差点没哭了起来。

    幽泉悄无声息的从那少女的身后冒了出来,这里满天飞雪,在雪花笼罩的范围内,幽泉有着近乎瞬移的恐怖神通。她一出现,就一掌按在了少女的身上,依旧是黑蛇锁心咒,依旧是这门来自幽冥界的邪恶秘法,被血鹦鹉打得屁股开花的少女惨嚎一声,双手抱着胸口在地上连连翻滚起来。

    在这几个青年修士,一名面容精悍的雪狼人怒啸了一声,他拔出一柄长刀,一个虎扑跳起来十几米高,当头一刀向着幽泉劈了下来:“兀那小妞,我们只是路过,你们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呢?”

    殷血歌鼓荡本命蝠翼,一个大闪身就到了那个雪狼人的面前,看着那柄散发出淡淡寒光,最多是上品法器,连法宝都算不上的长刀,他身体一挺,任凭这长刀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当啷’巨响,雪狼人的手腕一阵酸麻,长刀被反弹起来七八尺高,差点就被弹飞了出去。雪狼人震惊的看了殷血歌一眼,厉声尖叫道:“好硬的身板,你修炼的是何等天书秘策?”

    懒得回答这雪狼人的问题,殷血歌双手握拳,四周天地隐隐一震,一股无形的天地大势凝聚在了他的双拳上。大概只用了自己半成都没有的力量,殷血歌小心的将这混杂了天地大势的一拳轻轻的对着雪狼人的胸腹平平的砸了下去。

    一声巨响,雪狼人身上的甲胄粉碎,他的胸腹凹陷了下去,雪狼人被打得大口大口的吐血,身体好似被数十头野牛撞上的兔一样,打着滚儿倒飞了出去。

    殷血歌只耗费了半成不到的力量,按照他如今的**实力,大概也就是五千斤的力气。但是在四周天地大势的加持下,他这一拳的力量却实实在在的提升了七八倍,四五万斤的沉重力道将那雪狼人打得重伤吐血,就连他身上的护身甲胄都给打碎了。

    雪狼人吐血重创倒地,被幽泉黑蛇锁心咒命的少女惨嚎着在地上翻滚,另外几个青年修士同时怒啸。他们不再逃走,而是祭起飞剑和法宝向殷血歌当头打了下来。

    三道白色剑光,一颗拳头大小寒气四射的宝珠,一柄缠绕着冰霜的飞刀,五件法器同时落下,殷血歌眉头一挑,血歌剑荡起五条血光就径直迎了上去。

    血光一扫一荡,几件法器同时发出低沉的**声。几个青年修士只觉自己的心头好似被人用重锤狠狠的轰了一记,他们的飞剑法宝和血歌剑对撞了一记,却有一股强大的灵魂震荡顺着他们和自己法器之间的灵魂联系传递了过来。

    几个青年修士眼前一黑。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倒在了地上。

    下一瞬间,他们就永远的失去了他们的法器。血鹦鹉这个恶劣的家伙飞上了天空,下腹一挺,一道淡红色的尿液再次喷了出来。飞剑、宝珠和飞刀同时发出凄厉的鸣叫声。‘咔咔’几声响。这些寒气四射的法器同时变得光泽黯淡,随后同时炸裂了开来。

    还没从血歌剑上附着的天地大势的震荡下回复过来,几个青年的灵魂又是一阵刺痛。一口逆血冲了上来,他们同时吐血倒在了地上。

    被黑蛇锁心咒所困的少女声嘶力竭的在地上哀嚎着:“幽泉,我是想要偷袭你,将你杀死,又怎么样?你敢动姑娘我一根毫毛?我的父亲是大雪岭还丹殿首座,我祖父是大雪岭太上长老,堂堂三劫散仙,你敢动我一根毫毛?”

    殷血歌皱了皱眉眉头,他腾空而起,向着四面八方张望了一阵。

    无形的天地大势向四周扩散开,方圆三里内的一举一动都尽在他的掌控。在这一片冰川雪原,神念无法使用,加之狂风和暴雪的遮挡,就算是洛雪华他们也不可能看出三里之遥。

    确定这附近再无他人,同时也不可能有人看清这里的动静后,殷血歌一言不发的挥起血歌剑,一道血光激射而出,将地上那些琼雪崖的修士全部枭首杀死。

    幽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双手抱在胸前,轻柔的说道:“我是幽泉,常颂我名,入得幽冥,当可解脱!”

    一道淡淡的光芒在幽泉的身上涌了出来,光芒蕴藏着一丝慈悲的神圣和威严,这一道光洒在这些死去的青年修士身上,他们扭曲的面孔突然变得温和了起来,就连他们满是鲜血的头颅都带上了一丝祥和之色。

    殷血歌看了幽泉一眼,他蹲在了那些死去的修士身边,将他们身上有用的东西全部掏了出来。

    无论是飞剑还是法宝,都能用大禁宝箓提炼其的精华之后,融入血歌剑不断的提升血歌剑的威能。那些灵石更是好东西,虽然仙界的天地灵气极其浓郁,但是无论是布阵还是购买各种物资,灵石还是很有用的。

    那些灵丹之类的,更是不能放过。现在殷血歌可是穷得紧,琼雪崖外门弟的福利也不知道有多好,还是多储存一些灵药,以备未来使用的好。

    血鹦鹉则是趾高气扬的挺着一根毛都没有的胸脯,慢的绕着这些死去的修士打着转儿。

    “你们都是自己找死,怪不得鸟爷。幽泉这丫头心软,还超度你们几句,但是鸟爷可不是烂好人。”

    “记住鸟爷的名字,鸟爷叫做罗睺魇摩,你们到了幽冥界,只管报上鸟爷的名号,保证你们会被玩得生不如死、死了又死,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记住了,死了就不要惦记鸟爷了,你们活着的时候斗不过鸟爷,死了更不是鸟爷的对手。想要报复呢,就去给幽泉这丫头托梦,不管是噩梦还是春梦,随便你们。”

    听得血鹦鹉说得不像话,幽泉静静的抬起头向血鹦鹉望了一眼,她手指轻轻一弹,一点玄冥重水激射而出,准确的打在了血鹦鹉挺翘的鸟屁股上。‘啪’的一声脆响,血鹦鹉以屁股为圆心急速的转动着向外飞了出去,几片血色的鸟羽乱杂杂的飞了起来。

    手脚麻利的将这些年轻修士身上有用的、同时没有个人标志的东西洗劫一空,殷血歌跑回篝火旁,将另外两个被黑蛇锁心咒击的女修也全部杀死,同样将她们扒得干干净净。

    所有的尸体都被殷血歌堆在一起,一把血炎烧成了灰烬。最后所有的灰烬都被他丢进了一旁的冰川,从此世间再无这些年轻修士的半点儿痕迹。

    看着那些白色的骨灰慢慢的被冰川内粘稠的寒液卷入深不可测的深渊,殷血歌双手合十,向着冰川欠身行了一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咎由自取,你们是自己找死。下辈,就算你们依旧想要做个坏人,也不要再做我的敌人。”

    幽泉也站在殷血歌身边,慢慢的唱起了一首很舒缓、很幽凉的歌谣。

    血鹦鹉则是飞在空,继续破口谩骂,诅咒这些修士死后也不得安息,谁让他们打扰了伟大的鸟爷进餐的享受呢?

    就在这时,一道凛冽的寒风呼啸而过,白茫茫的寒风隐隐传来万顷水波的浪涛呼啸声。

    一头通体幽蓝的麒麟踏着水波,带起狂风,就这么从殷血歌他们的头顶飞了过去。

    这头麒麟的身躯呈半透明状,分明不是活的麒麟,同样是水属性灵气凝结的精灵。

    在他的胸腔,一团人头大小的幽蓝色水光若隐若现,隐隐有大道纶音从那水光传了出来。

    蓝色麒麟所过之处,四周的水属性灵气都化为巴掌大小的半透明莲花,一朵一朵的轻盈飘落。

    幽泉伸出手碰触了一朵莲花,她身上的气息就骤然飙升了一大截。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幽泉轻呼了一声。(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