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同门如仇(600月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四章 同门如仇(600月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三日后,一片流动的冰川边,殷血歌懒散的蹲在一堆篝旁。

    几块下品的炎灵石被法力点着,熊熊篝火舔舐着一口铜锅,硕大的铜锅内汤水沸腾,大段大段白生生近乎半透明的肉段在汤水翻滚着,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血鹦鹉很威严的在篝火边走来走去,他昂着头,挺着胸膛,长长的尾羽挑起来,就好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一缕口水在他嘴角挂下来有半尺长,他不时的向锅内的汤水望上一眼,然后重重的叹一口气。

    “我讨厌这些雪蛇,他们的肉质太凉,想要炖熟太困难了。”

    “但是我爱死他们了,鸟爷还没吃过这么嫩的蛇肉呢。”

    冰川边,幽泉正在用冰川半凝固状,足以将生铁冻成冰渣的玄阴之水清洗几条蛇皮。银色的蛇皮被雪水清洗之后变得格外的明亮,每一片蛇鳞都好似宝珠一样释放出淡淡的光辉。

    这是几条金丹境雪蛇的蛇皮,无论是用来制成腰带还是软甲,都是极好的材料。他们的妖丹已经进了血鹦鹉的肚皮,至于他们的肉,此刻正在汤水里翻滚呢。

    三天前,在殷血歌的主持下,幽泉拜了洛雪华为师,成为洛雪华第名亲传弟。按照辈分算起来,幽泉现在是琼雪崖绝大部分修士的师祖级的人物,很多度过了三灾三劫的不离境的修士,也得乖乖的叫幽泉一声师伯。

    洛雪华已经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只待回转琼雪崖·进祖师堂祭拜了祖师,幽泉就将正式成为琼雪崖的亲传弟。有了琼雪崖撑腰,殷血歌起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了一个落脚点。

    “一切都还顺利,最大的问题就是,幽泉,你师傅她们到底想要找什么?”殷血歌仲手进沸腾的汤水捞起了一条肉段丢嘴里咀嚼了两下·发现蛇肉依旧是冷冰冰的半生不熟的,他就把这一条蛇肉又丢回了汤锅了。

    这种无耻的行为引来了血鹦鹉无比幽怨的一眼·但是殷血歌可懒得理会这头贪吃的大鸟。

    “不知道。”幽泉将几条清洗干净的蛇皮细细的卷了起来′然后塞进了腰间挂着的一个乾坤袋里。她站起身来,轻轻的拍了拍手,手掌上黏着的冰雪渣滓就‘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都是。

    转过身看着殷血歌,幽泉皱起了眉头:“洛师说,如果我看到了他,就一定知道我们要找的就是他。但是具体那是什么东西,以什么形态存在·洛师和四位长老都不知道。”

    手指向着四周划了一圈·幽泉轻轻的摇了摇头:“包括这一片冰原的存在,洛师她们也只是一番推测而已。她们推测这里会有大机缘,所以就动用了琼雪崖大部分的力量来到这里。至于说这里到底有什么,大机缘是什么样,没人知道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殷血歌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好吧,这纯粹是瞎摸鱼的做法。

    这里有一股洪荒古老的意志笼罩了方圆数万里的冰原·在这里神念完全没有任何用处,想要找什么东西只能依靠肉眼去找。琼雪崖带来了数千修士,但是想要找遍这方圆数万里的雪原,找到那传说的大机缘,天知道这要耗费多少时间?

    不过也好,也好,起码在这里,可以避开阴魂不散的阴长空还有万蛊教的修士。

    而且这里的水系灵气异常充沛·幽泉在这里如鱼得水一般,状态比起在外面沙漠好了不少。殷血歌自己也能吸收这里的水系灵气修炼·这里对他们来说,倒是一片修炼的乐土了。

    而且这冰原广袤数万里,除了那些至阴癸水精华凝成的凶兽,冰原上也有大量冰霜属性的妖兽生存,还有无数冰霜属性的灵草灵药,在这里就算是修炼个数百年,倒也不愁饿死。

    站起身,殷血歌用力的伸了个懒腰,轻轻的给了血鹦鹉一脚:“自己来照料汤水,我去附近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抽了抽鼻,殷血歌向四周望了一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幽泉,你休息一下吧,我就在这方圆几十里地内转转,不会走远,你也不用跟着我。嗯,盯着这吃货,别让他把所有的蛇肉都吃光了。”

    血鹦鹉愤怒的向殷血歌举起了一只爪,麻利的将正的那根爪给伸了出来。

    ‘嗤嗤,一笑,殷血歌纵身跃起,身体轻盈的在一堵冰崖上点了几下,就没入了崖顶的冰风。他张开本命蝠翼,借助着这里恒古不停的暴风雪,带起身体腾空而起,迅速飞上了高空,没入了厚厚的云霭。

    遁入了高空的冰云,殷血歌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这云层的温度比下面更低了几倍,冷得他浑身血液都快冻结了。低声骂了一句这里该死的环境,殷血歌张开双眼,定睛向地面看了过去。

    血鹦鹉偷偷摸摸的窜到了铜锅边,龇牙咧嘴的将爪伸进汤水里,将刚才殷血歌啃了两口的那条蛇肉抓了出来,远远的丢去了一旁。他犹如做贼一样向四周张望了一阵,发现幽泉正呆呆的看着殷血歌离开的方向出神,他急忙将嘴里的口水往痛过里滴了两滴,心满意足的窜到了一旁。

    “让鸟爷吃你的口水?那就试试鸟爷的口水是什么滋味!”血鹦鹉得意洋洋的张开嘴笑着:“鸟爷可不是这么容易吃亏的人,嘿嘿,来而不往非礼也,试试鸟爷的口水吧。”

    吧嗒了一下嘴,血鹦鹉突然惊愕的抬起头来:“不对啊,我这便宜主想要搞什么鬼?他前天出发的时候,还给咱们说,这里风险无数·咱们不能走散了,怎么他今天就主动跑单了?”

    话音未落,斜刺里一道蓝色剑光激射而出,笔直的向着血鹦鹉的脖颈切了过去。

    血鹦鹉的瞳孔内一道血光闪出,他狞笑一声,身体一个大翻身·宛如一片羽毛一样轻盈的借着风力飞了起来。蓝色剑光险而又险的贴着血鹦鹉的羽毛切了过去,血鹦鹉得意的冷笑起来:“我就知道·我这便宜主一抬屁股·可就肯定没好事。”

    张开嘴,一道黑红二色长虹激射而出,蓝色剑光被血鹦鹉喷出的光流定住,蓝色剑光骤然收敛,露出了一柄巴掌长短三指左右宽,表面密布着无数雪花纹路的无柄飞剑。

    轻薄犹如柳的飞剑剧烈的跳动着想要脱离血鹦鹉的禁锢,但是血鹦鹉得意的笑了一声·他突然挺起了肥大的肚皮·一道淡红色的尿液从他下体喷出,就听得‘嗤嗤,一阵脆响,这柄蓝色的飞剑突然冒出了大片黑烟,‘咔擦,几声原本一柄品质极佳富有灵性的飞剑就炸成了碎片。

    好好的一柄飞剑,居然挡不住血鹦鹉的一泡尿水,可见这家伙的肚皮里都存了多少**和毒性。

    一块冰岩后传来一声低沉的怒吼,一个身穿蓝色长袍的青年修士狼狈的从冰岩后抢了出来。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睚眦欲裂的看着地上正在冒黑烟的飞剑残骸。

    “兀那扁毛畜生,那可是师尊赐予我的上品飞剑!”青年修士心痛得眼珠都通红了,他哆哆嗦嗦的指着血鹦鹉厉声喝道:“你该死,我要把你的毛一根根的拔掉,把你做成辣鸡。”

    “辣鸡?”血鹦鹉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仙界也有这道菜么?你喜欢重辣、辣还是微辣的?要加生姜么?葱花呢?蒜头呢?如果要加蒜,是黑蒜头还是独瓣蒜呢?”

    青年修士呆了呆,他被血鹦鹉这一通和刚才的刀光剑影混不沾边的话给弄糊涂了。

    “你,你这扁毛妖孽。”青年修士指着血鹦鹉·脑有点发抽的他掏出了一根寒光四射的短矛,对着血鹦鹉比划了两下·却迟迟没有投掷出去:“你,你说什么呢?”

    斜刺里一道寒风闪过,一滴黄豆粒大小的玄冥重水无声无息的撕开寒风打到了这青年修士的太阳穴上。一声闷响,青年修士的脑袋被玄冥重水洞穿,一股可怖的寒气骤然冻结了他的身体,将他冻成了一座雪白的冰雕。

    “原来有人藏在一旁,想要暗算我们。”幽泉身边悬浮着数十点黑色的玄冥重水,身体离地数尺悬浮在那里,皱着眉头看着被冻成了冰雕的青年修士。她缓缓点头道:“罗,尊主是发现了他们的动静,所以故意离开这里,让他们来暗算我们么?”

    血鹦鹉眼珠一转,他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可不是么?幽泉丫头,不要忘了,这里虽然被某个死鬼的意志笼罩,神念根本没用了,但是咱们米饭老板的鼻可比狗鼻还要灵敏好多倍呢。

    高空,云层内,被冻得鼻涕都快要流出来的殷血歌气恼的握拳向血鹦鹉挥动了几下。

    可不是么,血妖一族的五感比起寻常人灵敏了何止百倍?殷血歌能够嗅到数百里外一点新鲜血液的味道,这可比鲨鱼的嗅觉还要灵敏得多。刚刚他蹲在火堆旁,突然闻到了随风传来的一股脂粉气息,他那时候就知道有琼雪崖的门人在接近。

    但是他蹲在那里,还故意掏了一条蛇肉出来啃了两口,如此做作了一番,那几个正在接近的琼雪崖修士居然硬是不出现。殷血歌顿时知道,这些人心里有鬼,他们是不敢在自己面前出现。

    估计是几天前殷血歌用暴力将那条黑龙的脑袋生生斩下的镜头太惊人了,这些琼雪崖的弟都被殷血歌吓住了,所以他们才躲在了一旁。

    狂风不断将那些人的气味送到殷血歌的鼻里,通过这些人的气味,他能知道他们就藏在了百丈外的一片冰岩后,但是这些人却死活不肯出现,殷血歌又不愿意暴露他嗅觉很灵敏这个事情,所以他只能找借口离开了。

    一如他所料,他刚刚没入高空云层,那个青年修士就立刻出手发难。而且他的飞剑一出手就是朝着血鹦鹉的脖颈要害过去·这分明是想要斩杀血鹦鹉。

    ‘嗖嗖,几声响处,三名生得有八分姿色,都能算是绝色美女的少女从那块冰岩后射了出来。她们的脸色阴冷到了极点,眯着眼看了一眼被冻成冰块的青年修士,然后相互望了一眼,低声念了一声咒语·同时向身后的剑鞘一指。

    ‘吱嘎,一声,三道白色剑光带着蒙蒙寒气冲脱鞘飞出·长有三丈的剑光宛如游龙一样向着幽泉!当绞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从冰岩后面突然窜出了一尊身躯高大的白熊妖修,他迈着沉重的步伐,带起一道狂飙向着血鹦鹉冲了过去。距离血鹦鹉还有数十丈的时候,白熊妖修的大手一张,从他袖里突然飞出了一张方圆百丈的大网,带着森森寒气向血鹦鹉当头罩了下来。

    “哇哦,幽泉丫头当心·这三个小妞是要杀人来呢。”血鹦鹉大惊小怪的叫嚷起来:“这头大笨熊·你当鸟爷是什么?用大网抓鸟?你把鸟爷当什么么?”

    “吃你鸟爷一招,万箭齐发,射穿你妈!”血鹦鹉的眸里闪过一抹诡谲的幽光,他身上的无数血色羽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在血色羽毛,一丝阴邪、晦涩的血光正在急速萦绕。在那血光的环绕下,血鹦鹉的身体都变得近乎幻影·在这一瞬间,他好似并不存在于这个世上。

    大网当头落下,但是血鹦鹉的身体轻轻一晃,就从大网的网眼窜了出去。

    翅膀张开,血鹦鹉盯着那越来越近的白熊妖修厉声尖叫:“万箭齐发,敢问你妈何在?”

    ‘噗嗤,一声,血鹦鹉胸前的无数柔软的羽毛宛如利刀一样射出,这些羽毛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带着深邃的血色火光向前激射,血鹦鹉的整个胸膛瞬间变得空荡荡的·露出了他粉红色的肉皮。

    白熊妖修做梦都没想到血鹦鹉有这么恶劣的一招,起码万多片细细的柔软的羽毛当头落下,白熊妖修根本来不及躲闪,也来不及遮挡,他的身体整个被那一片血光笼罩。

    无数细羽犹如刀片一样在白熊妖修的身体内穿刺、切割、剧烈的撞击、变幻着轨迹四处乱窜。‘噗嗤,声不绝于耳,白熊妖修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骤然间无数道血光从他体内喷出,他偌大的身躯沉甸甸的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体刚刚和地面碰触,就立刻炸成了一团狼藉的碎肉。

    “不要招惹鸟爷!”袒露着光溜溜的胸膛,血鹦鹉志得意满的挥动着翅膀:“尤其是身上还有毛的鸟爷,更加不要招惹!下次想要招惹鸟爷,趁着你家鸟爷换毛的时候再来吧!”

    血鹦鹉出手的同时,幽泉也出动了。

    她身边的大片积雪突然腾空飞起,风雪弥漫了四周方圆百丈的空间,在这一片雪光,幽泉的身影宛如幽灵一样闪烁,根本无法把握住她的身体到底在哪里。

    三道灵动矫健的剑光在雪光一通乱搅乱刺,却没有碰到幽泉的半根头发。

    数十点玄冥重水漫天乱打乱射,三道剑光被玄冥重水打得‘铛铛,作响,每一滴玄冥重水都重于泰山,三两下的功夫,三道剑光就同时断裂。

    冲杀出来的三位琼雪崖的少女同时吐血,她们向前急冲的身形骤然一滞,带着不可相信的惊容,她们狼狈的向后急退,用尽全部的力气向着后方全速退却。

    但是在雪雾弥漫的环境下,幽泉的速度可比她们快了何止十倍?

    身上的长裙闪过一抹水光,幽泉几个闪身就到了三个少女的身后。雪白的小手上一团黑色的水雾弥漫,幽泉轻轻念诵黑蛇锁心咒的咒语,轻描淡写的在三个少女的心口按了一掌。

    凄厉的惨嚎声响起,三个少女同时一头栽倒在地剧烈的抽搐起来。她们窈窕美丽的身躯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扭曲着,白皙的皮肤下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和粉红色的经络在剧烈的扭动蠕动,如花的俏脸则是扭曲得和厉鬼无异。

    古怪的声音响起,少女们的身上传来了刺鼻的臭味。黑蛇锁心咒是如此的歹毒狠戾,她们已经痛得失禁,灵魂都要被那可怕的痛苦给撕裂了。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哪?”血鹦鹉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三个少女面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多漂亮的姑娘们?没事招惹我们做什么?看看,看看,弄得这么难看,你们以后还嫁的出去么?哪个男人会喜欢随地大小便的女人呢?”

    ‘噗嗤,一声笑传来,一个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从另外一块冰岩后响起。

    “小师叔祖果然手段了得,这几位师妹怕是没想到,会在小师叔祖这里吃这么大一个亏吧?”

    一个身穿白色长裙,干干净净宛如夏天清晨的一滴露珠,生得不是很美丽,但是温婉如玉让人望而心喜的少女从冰岩后走了出来。在这少女的身边,亦步亦趋的跟着两个身穿蓝色长袍的青年修士,他们看这少女的目光,简直就犹如宫廷里的太监看待自家侍奉的皇后一般恭敬而沉迷。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幽泉和血鹦鹉,少女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师叔祖,你可知道你多招人恨么?你成了宫主的第位亲传弟,这可是断绝了无数同门的上进之路呀。您若是不死,我们哪里有希望拜入她老人家门下呢?”

    温婉的笑了笑,少女柔声道:“所以,还请您死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