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宗门行动(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二章 宗门行动(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看了一阵不断涌出琼雪崖女修的仙阵,殷血歌又向着那个万蛊教的元婴修士看了过去。

    那修士有着一缕很好玩的山羊胡须,就因为这一缕胡须,殷血歌对他的印象很深刻。几个月前,在黄沙城内,这个山羊胡须的元婴修士就站在易无天身边。

    察觉到殷血歌的目光,这山羊胡须修士扭过头向他笑了笑,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又见面了,小道友。老夫赫伯罗,琼雪崖外门弟,潜身万蛊教,已经有数百年了。”

    一旁的洛雪华向赫伯罗望了一眼,淡然道:“赫师侄此番为本门立下大功,数百年辛苦,这番功劳本门自有赏赐。回归琼雪崖后,你可进入真传弟名录,有资格参悟《金一水母天书》。”

    赫伯罗惊喜的向洛雪华连连稽首行礼,差点就没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殷血歌看看赫伯罗,再看看洛雪华,皱着眉头指了指那挪移仙阵:“所谓立功,就是建立了这座仙阵?”

    赫伯罗没开口,洛雪华则是深深的望了殷血歌一眼:“正是如此。炎灵界通往外界的唯一一座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一直被万蛊教掌控,本门筹划数百年,才让几个得力弟混入万蛊教,这一次才得到机会,由赫师侄在炎魔沙漠内建起了这座仙阵。”

    淡然一笑,洛雪华沉声道:“此次事后,赫师侄你就改头换面,世上再也没有万蛊教的外门执事赫伯罗·只有我琼雪崖的真传弟赫伯罗。”

    赫伯罗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向殷血歌抱了抱拳,笑容可掬的说道:“还是托了小道友的福,如果不是易无天那老鬼一门心思想要生擒活捉小道友,将我们都派了出来满天下的追杀小道友,我也没有这个机会单独行动·潜入这炎魔沙漠深处啊。”

    洛雪华也微微抿嘴一笑,她笑看了殷血歌一眼·淡然道:“所以·殷血歌小友对我琼雪崖,倒也是有几分人情。不知道小友可否愿意加入我琼雪崖?”

    殷血歌蹙起眉头,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就算他给了赫伯罗一个进入炎魔沙漠的机会,但是这也不成为洛雪华见面就招揽自己的理由。但是他转过头向幽泉望了一眼,看到幽泉身上淡淡的水气,再注意一下洛雪华不断落在幽泉身上的炽烈目光·殷血歌顿时明白了其的玄虚。

    感情洛雪华是看了幽泉的资质?

    看看琼雪崖此刻从仙阵走出的修士·清一色都是年轻貌美冷若冰霜的女修,而且她们周身寒气升腾,分明修炼的都是水属性的功法。刚才洛雪华所说的《金一水母天书》,从名头上就知道这是一门转修水系大道的道书。

    幽泉的资质么,自然是不消说的,被洛雪华看上,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沉吟片刻·殷血歌沉声问道:“不知道琼雪崖和万蛊教的关系?”

    洛雪华微微颔首,她柔声说道:“琼雪崖和万蛊教么,万年积怨,生死仇敌,小友可满意了么?你且看我琼雪崖想要混入炎灵界,都要派遣心腹弟潜入万蛊教,耗费数百年时间才有机会在这里重新建立一座传送仙阵,就知道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如何了。”

    眨巴了一下眼睛·殷血歌认真的点了点头:“我和幽泉,现在也没地方立足·加入琼雪崖,倒也可以。”

    洛雪华欣然的笑了起来,眼睛微微眯着,她柔声说道:“如此,甚好,我琼雪崖乃正教仙门,不是藏污纳垢的万蛊教,你只要不触犯门规,其他一应事情都不需担忧得。

    这位小姑娘,不知道你可曾测试过你的灵根?”

    心里叹了一口气,殷血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果然,这就是洛雪华的真正目的了。幽泉才是她的目标呢,殷血歌自己只能从外门弟做起,而洛雪华直接询问幽泉的灵根资质,这分明是想要收录门徒的架势么。

    幽泉微微一愣,然后她一把抱住了殷血歌的胳膊,轻轻的摇了摇头:“尊主在哪里,幽泉就在哪里。”

    赫伯罗呆了呆,洛雪华也是俏脸微微一僵。沉吟了片刻,洛雪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仙阵内再次亮起了一团光芒,一大群七长八短、身穿蓝色长衫,胸口挂着一枚雪山徽章的男女修士纷纷走了出来。

    这些修士一出现,就纷纷向洛雪华稽首行礼,口口声声称呼‘宫主,不迭。

    洛雪华矜持的昂起了头,微微的摆了摆手,没有说话。这些修士乖乖的站在了一旁,一个个口关闭鼻观心,不敢胡乱发出半点儿声音。很明显的,这些修士相比那些身穿白色长裙的女修,地位分明要矮了一大截。

    似乎是看出了殷血歌心的疑惑,站在他身边赫伯罗轻声的开口了:“琼雪崖雪神宫以女弟为主,专门修行各种水系道法。女在外行事多有不便,故而琼雪崖门下又分两脉,雪神宫乃嫡传宗脉,精研《金一水母天书》,而另外一脉大雪岭则为雪神宫外门,包罗万象,诸般传承都有。”

    得意的挺起了胸膛,赫伯罗欣然笑道:“此番为宗门立下了大功劳,我未来也是雪神宫嫡传弟,有资格参悟《金一水母天书》。我赫伯罗乃是真品等的水灵根,如能参悟前水仙留下的天书,未来地仙可期,长生逍遥不是。”

    看着神采飞扬的赫伯罗,殷血歌歪了歪做。

    看洛雪华的心思,他殷血歌未来就会是大雪岭的一员?看看那些身穿蓝色道袍,一个个神气完足,周身隐隐有霞光升腾的修士,殷血歌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

    反正他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去琼雪崖暂居也是一件好事·而且他们是万蛊教的死敌,这就更好不过了。想到阴长空,想到易无天,殷血歌就不由得连连冷笑。

    仙阵又是一道仙光闪过,这一次是四名变体白衣,头发银白如霜·手持拐杖的老妇人四平八稳的从仙光走了出来。这四位老妇人尽是红颜白发,腰杆挺得笔直·如果不是满头的白发和眼角眉梢的那一缕沧桑气息·她们看上去根本就和二八佳人无异。

    看到这四位老太太,就连洛雪华都上前了一步,向她们欠身行了一礼,口称长老不迭。

    一旁的赫伯罗和其他的琼雪崖男女修士更是深深的稽首行礼,同时高呼‘参见四位长老,。随后,赫伯罗又偷偷的给殷血歌传音,这四位长老·就是琼雪崖上一任宫主·也就是洛雪华师尊的四位师妹,她们平日里都不管琼雪崖的诸般俗务,一门心思的闭关清修。

    如果不是这次琼雪崖图谋炎魔沙漠的某处遗迹,她们也不会同时出现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

    这四位长老的道号倒是很有趣,分别叫做雪风、雪刀、雪霜、雪剑,合起来就是‘风刀霜剑,之意。

    听得赫伯罗的传音,殷血歌不由得直翻白眼。从这道号就知道′琼雪崖的这些女修一个个看上去生得娇美可爱水灵灵的,但是她们心里,那可都是一片的冰天雪地、刀光剑影,否则她们怎么会有这样煞气袭人的道号?

    低沉的咆哮声不断从仙阵传来,地面微微颤抖着,十几尊身高四米上下,身躯粗壮强悍,犹如金属铸成的雕像一般的大白熊缓步从仙阵走出。这十几个大家伙通体披挂着银色长毛·身躯看上去和人类无异,但是一颗脑袋却依旧保持着狗熊的形状。

    妖修·而且是实力极其强悍的妖修,这十几个妖修通体煞气弥漫,就好像有一道道凛冽的暴风雪环绕着他们的身体。

    他们就好似飓风的一座座大雪山,慢慢的挪动着身体,带给殷血歌极强的压力。

    在这些白熊妖修身后,数百名雪狼人悄无声息的窜了出来。这些雪狼人比起殷血歌熟悉的乌木那样的银狼一族的狼人要矮小了许多,他们也就是和寻常人差不多高下,但是他们的动作敏捷,奔走的时候甚至能够和血妖一族相比。

    仙阵不断闪过一道道的仙光,接连有白熊妖修和雪狼人不断的从仙阵涌出。

    到了最后,那些块头巨大的白熊妖修一共有两百人上下,而雪狼人则是一共有五千多人。加上那些数量庞大的白衣女弟和蓝衣外门修士,琼雪崖居然一共调动了近万人潜入了炎魔沙漠。

    “这是要开战么?”殷血歌不由得咧了咧嘴,近万修士,而且绝大多数人的实力都远超金丹境,这样的一股实力也太惊人了,莫非他们想要和万蛊教在这炎灵界大打出手不成?

    殷血歌的低声咕哝被一名琼雪崖的女长老听到,她随意的看了殷血歌一眼,淡然问道:“宫主,这位小道友是什么人?”

    洛雪华淡然一笑,凑到了四位长老身边,低声的咕哝了几句。四位长老立刻丢弃了对殷血歌的好奇心,八道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起幽泉来。她们的眼角隐隐有笑意荡漾出来,不由得同时点头赞叹。

    “果然是钟灵琉秀,极品良才。不用测灵根,老身都敢说,这小丫头的灵根起码也是仙品。”一名长老一边笑,一边掏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银色宝珠。她和蔼的向幽泉招了招手:“小丫头,来,让老身测试一下你的水系灵根如何?”

    洛雪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她轻声笑道:“风长老,这里怕是不合适。炎灵界毕竟是万蛊教的地盘,虽然这里是炎魔沙漠的最深处,一般不会有人闯入这里。但是万一泄露了风声,引起万蛊教的注意,对本门大计总归是不妙-的。”

    四位长老顿时端正了脸色,她们深深的看了幽泉一眼,风长老将银色宝珠塞回了袖里,认真的点了点头:“宫主说得有理,等回去了本门山门所在,再给这丫头测试灵根也不晚。”

    一旁的那些琼雪崖白衣女弟见得洛雪华和四位长老如此重视幽泉,她们不由得同时向幽泉打量起来。殷血歌感受到其大部分的白衣女弟的目光只是充满了好奇和惊讶·但是其也有好几道隐晦的眼神充满了嫉妒甚至是仇恨的恶意!

    出身殷族稚殿,殷血歌对于外人的目光包含的各种恶念,那是最熟悉不过的了。

    无奈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殷血歌只能暗自提防。他不想长时间的被困在炎灵界,琼雪崖是他必须要去的下一个落脚点,但是他可不为某些女人的嫉妒和仇恨把自己或者幽泉给坑了进去

    血鹦鹉眯着小眼睛,懒洋洋的趴在殷血歌的肩膀嘴里叽叽咕咕的骂咧着。

    “一群不知道好歹的娘们。不要让鸟爷恢复全部的力量鸟爷绝对会让你们好看。啧,那张大饼脸的小娘们,鸟爷记住你了,看鸟爷做什么?想要扒光鸟爷的毛?迟早鸟爷拔光你的毛!”

    殷血歌只是对那些目光蕴藏恶意的女修起了提防之心,但是血鹦鹉已经在脑里酝酿出了无数个主动出击的恶毒念头。别看他懒洋洋的趴在殷血歌肩膀上,就好像一只肥胖的阉鸡一样懒得动弹,但是千万别忘了这家伙可是从幽冥界召唤来的异域异类。

    洛雪华和四位长老低声商讨了几句随后她挺起胸膛,朗声喝道:“诸位同门,该说的话,在来之前已经说过了。本宫也就不再废话,总而言之,此次若是成功,我琼雪崖雪神宫当能一举压过万蛊教彻底铲除这万年死敌,甚至本门能成为这一方仙域最强盛的仙门。”

    “奠定本门万世不易的基业,成败在此一举,还请诸位同门同心戮力。”

    洛雪华一边说,一边向四周的那些琼雪崖修士和妖修长身稽首行了一礼。

    四周所有修士,包括四个长老都同时还了一礼。琼雪崖的诸多修士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一股惨烈严肃的气息已经澎湃而起,所有人的身上似乎都多了一丝异样的东西。

    目光一闪洛雪华向赫伯罗指了指:“赫师侄,此番你已经为本门立下了大功前往那处遗迹风险极大,你就不用去了。你带领一百熊妖,三千狼妖,负责坐镇仙阵,为本门留下一条退路。”

    微微一顿,洛雪华眸里凶光一闪:“若有外人靠近,不管是谁,全部杀了。”

    赫伯罗肃然向洛雪华行了一礼,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琼雪崖四位长老之一则是从背后解下了一个高有五尺的剑匣,肃然将这通体莹白的剑匣递给了赫伯罗:“记住宫主的交代,若有人敢靠近,一律斩了。若是碰到强敌,就祭起这柄‘三阴玄光剑,,就算是寻常散仙,也当一剑斩了,万万不可让人威胁到我等退路。”

    赫伯罗无比严肃的接过了剑匣,郑重万分的将他背在了身后。

    洛雪华点了点头,然后她看似随意的指派了十几名修为都比赫伯罗强了一截的本门修士,勒令他们辅助赫伯罗坐镇仙阵。

    众人都心知肚明,这是唯恐赫伯罗勾结万蛊教,作出对琼雪崖不利的事情来。

    此番琼雪崖精英弟尽聚于此,如果赫伯罗勾结万蛊教,断了琼雪崖修士的退路,琼雪崖真有灭门的风险。所以将赫伯罗留在这里坐镇仙阵,这是奖赏他这数百年潜伏敌人门下的功劳;但是指派其他那些修士监视他,这是预防他可能对琼雪崖造成威胁。

    殷血歌在一旁不由得连连点头,洛雪华能如此行事,果然不愧是琼雪崖之主,只有这样小心谨慎,才能在残酷的修炼界活下来啊。

    琼雪崖风刀霜剑四位长老同时长啸了一声,她们掌心喷出一道银光,带着刺骨的寒气,一团白雾包裹了在场的所有修士,除开留下坐镇仙阵的那些熊人和狼人道兵以及十几位修士,其他所有修士都随着腾空而起,向着炎魔沙漠的更深处笔直的行去。

    一路前行,四位长老飞遁的速度可是比殷血歌还要快了百倍,短短一刻钟大群修士就向前飞行了万余里。

    到了这里,恐怖的飓风横扫天地,虚空都隐隐有点扭曲。殷血歌顿时明白了,难怪琼雪崖的那座仙阵要布置在炎魔沙漠的边缘,因为到了这里,一股强横得让人惊悚的力量笼罩了天地,琼雪崖的仙阵如果敢布置到这里的话,估计他们最好的下场就是和殷血歌一样,被空间乱流不知道卷去哪里。

    如此向前行进了三天三夜,以四位长老的实力,她们带着数千修士前进了何止百万里?

    此地的炎魔沙漠,已经变成了一片恐怖的绝域。巨大的龙卷风卷着重达万亿吨的黄沙在空相互摩擦撞击,漫天都是刺目的火光和沉闷的巨响,偶尔一道飓风扫过,四位长老联手布置的白雾都被震得剧烈震荡,差一点就要被撕成碎片。

    到了这里,一颗黄沙都拥有恐怖的威力,寻常元婴修士到了这里都难以幸存。

    四位长老已经是浑身冷汗,她们的面色苍白,头顶一道白烟冉冉而起,显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

    洛雪华也变得无比的严肃,她祭起了一盏青蓝色的灯盏,放出一片水光笼罩众人,只待四位长老法力耗尽,她就会立刻发动灯盏的全部威能庇护门下修士。

    就在这时候,漫天黄沙传来了一声低沉的龙吟声,从一道粗有百丈的龙卷风内,一支黑色的龙爪突然拍碎了黄沙,向着众人头顶一爪拍了下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