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琼雪崖女修(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一章 琼雪崖女修(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将一道血光在低空急速掠过,带着凄厉的破空声,血光掠过沙丘的时候,狂风在他身后掀起了一条滚滚黄龙。殷血歌搂着幽泉,抱着血鹦鹉,正在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逃窜。

    前方沙丘上突然窜出了七八个身披皮甲的沙蛇人,他们手持长矛腾空而起,同时将长矛投掷了过来。

    血歌剑带着尖锐的破空声刺出,殷血歌张开嘴,裂魂蝠音响彻天地。那些沙蛇人的身体同时一僵,长矛飞射的势头骤然一滞。血色剑光飞射到他们面前十几米的地方,剑光突然炸裂开,化为七八条血淋淋的光芒绕着他们的脖一旋。

    ‘啪啪,声,几个丑陋的头颅坠落地面,蛇人长长的身体落在地上,生命力绵长的他们身体一时间没有死透,身躯依旧在疯狂的扭打缠绕,又掀起了大片的沙尘。

    几柄长矛所化精光,只有一柄长矛撞击在了殷血歌身上。

    ‘砰,的一声闷响,宛如铁锤轰击铁木,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晃,随手将那柄长矛一把抓住塞进了原本属于龙飞英的乾坤戒内,然后他继续向前飞逃。

    一道黄色狂风卷着大片沙尘紧随在殷血歌身后,那位沙蛇人的女首领司夫人气急败坏的尖叫着:“殷血歌,这是你这些天来击杀我族的第七百五十五到七百十三位族人。你罪大恶极,姑奶奶我要抽干你的精髓,然后把你抽筋扒皮当点心吞掉!”

    血鹦鹉舒舒服服的趴在殷血歌的肩膀上·他伸长了脖,向着身后十几里外的司夫人叹了一口气:“最毒莫过妇人心哪,我说尊主,你可真不能被她追上。被抽筋扒皮吃掉,这也不算什么,但是临死前被她压一顿·这比鬼压床还吓人啦。”

    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将几根长长的尾羽瑟的抖动了几下·血鹦鹉弹动着爪慢的盘算起来。

    “真要被妞儿压·那胡媚媚不错,她姐姐胡娇娇也可以凑合一下。”

    “对了,那个在第一世家的女师范,叫做第一画眉的?画眉鸟儿,这名字就讨人喜欢。

    “当然喽,我们幽泉小妞也是个小美人儿,啧·怎么看都比那凶婆娘来得好嘛。”

    殷血歌翻着白眼没吭声·幽泉只是静静的伸出小手,一把抓住了血鹦鹉的脖,就好像摘玉米棒一样狠狠的扭了一下。‘咔擦,声,血鹦鹉的脖扭成了诡异的十度角,他拼命的吐着舌头,从嗓眼里发出了求饶声。

    收回双手,幽泉舒舒服服的搂着殷血歌的一条胳膊·眸里隐隐闪过一抹厌恶的看了一眼紧追在身后的司夫人。距离殷血歌斩杀了龙人英,这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整整一个月,司夫人就好像吊靴鬼一样紧跟在殷血歌身后,时刻没有放松。

    而且这一片炎魔沙漠似乎就是沙蛇人的领地,司夫人在后方紧追不舍,殷血歌不管往哪里逃跑,前方总会有三五成群的沙蛇人突然蹦出来狙杀他们一行人。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突然窜出来的沙蛇人差点没缠住了殷血歌·让司夫人追上他们。但是三五次之后,殷血歌和幽泉都有了经验·无论前面有多少沙蛇人拦路,他们都会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将对方斩杀,丝毫不耽误的继续向前飞遁。

    司夫人虽然修为强大,但是殷血歌身为半个血妖,他在飞行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以他如今炼气阶的修为,他居然堪堪的能够和司夫人保持一个相差仿佛的飞行速度。

    而且每每司夫人快要追上来的时候,殷血歌总会燃烧一滴本命精血,催动本命蝠翼向前飞掠数十里,这就足以摆脱司夫人,将距离拉开到一个足够安全的水准。

    三番五次只有,司夫人也只能远远的跟在身后,抱着耗尽殷血歌真气的念头,进行这一场暂时看不到尽头的追杀。连续一个月,殷血歌斩杀了七百多个拦路的沙蛇人,司夫人依旧顽强的在后面追踪着他。

    殷血歌逃不脱司夫人的追杀,但是司夫人也无法奈何他。反正殷血歌还没蠢到和一个元婴修士交手,这个女人想要和他比拼耐力的话,那就试试吧。他体内还储存着大量的神灵神血,足够他浪费很长一段时间的了。

    ‘咔擦,一声,血鹦鹉艰难的将自己的脖扳回了原样。他摇晃了一下脖,然后抱怨了一声:“唯女与小人难养也,这话是哪个老家伙说的?不过这话真有道理啊,幽泉是女,我只能做小人了。”

    古怪的阴笑了一声,血鹦鹉抬起头来,向着身后的司夫人厉声尖叫起来。

    “喂,长尾巴的女人,我家少爷那里得罪了你?让你这么紧追不舍?你们已经得罪了黄沙城的龙家,招惹了万蛊教的那些家伙,你就算将我们老板抓回去,你也换不到赏钱了呀!”

    司夫人尖锐的冷笑着,‘咝咝,声,她摆动着长尾,倾尽全力的向前一窜,黄风滚滚,她又将殷血歌和自己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一百多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一颗补充真元的丹药塞进嘴里,司夫人不无得意的笑了起来。

    “没错,姑奶奶是没办法换取赏钱了,但是殷血歌这小白脸,就是活宝贝呢。”

    细长的眸里闪烁着贪婪的幽光,司夫人尖锐的叫嚷了起来。

    “黄沙城龙家和万蛊教的修士,没有好处,他们会平白无故的追杀你?甚至连龙家的少主和龙飞英都派了出来?万蛊教的那些修士,向来无利不起早,他们一个个贪心得很,没有好处,他们眼巴巴的在炎魔沙漠追杀你们好几个月?”

    用力的拍了拍自己峰峦起伏的胸脯,司夫人得意洋洋的笑着:“也就是姑奶奶我心里明白那些蠢蜥蜴估计还没明白这个道理呢。你身上没有天大的好处,他们会眼巴巴的追杀你这么久?炎魔沙漠可是炎灵界最大的禁地,就连我们这些土著都不愿意胡乱深入炎魔沙漠,他们凭什么在这里逗留这么久?”

    殷血歌闻言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司夫人的分析无疑是有道理的,但是天地良心,他身上真心没什么大的利益。

    一切的起因无非是阴长空太记仇更有一个胡娇娇咋一旁煽风点火而已。万蛊教的易无天想要抱住阴长空的大腿,所以才派出了下属的元婴修士护送他在炎魔沙漠追杀殷血歌。

    而殷血歌也真的弄不明白阴长空对自己哪里有这么大的仇怨?这炎魔沙漠白天能够烧熟鸡蛋晚上能够将铁块冻裂开来。这样恶劣的环境,他居然能带着这么多人追杀自己好几个月,也由不得司夫人不怀疑啊。

    郁闷的哼了一声,殷血歌继续向前狂奔。

    一追一逃,如此又是三五天过去,殷血歌带着司夫人,已经离开了沙蛇人的领地踏入了一片陌生的沙漠。这里距离黄沙城也不知道有多远这里的环境比殷血歌曾经经历的沙漠更加的恶劣。

    在这里就连其他地方偶尔可见的各种蝎、毒蛇等毒虫都不见出现,狂风卷着流沙,宛如水波一样在沙地上缓缓流动,甚至有些地方飓风吹动了高达千米的沙峰,伴随着沉闷的摩擦声在地面上向前奔走。

    司夫人终于开始不耐烦,她远远的朝着殷血歌尖叫起来:“蠢货,你乖乖的跟姑奶奶我回去伺候得姑奶奶我舒爽了,你还能活下来。这里已经是炎魔沙漠真正的核心区域,就算是不离境的大能也不敢踏入一步,就算散仙进入也是死一生,你真不要命了?”

    殷血歌一边飞遁,一边回头目光森冷的盯着司夫人。

    “你要追,就一起死吧。

    若是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日后我定然登门拜访以回报这一个多月的追杀之仇。”

    无论是殷血歌还是司夫人,他们对话之时都运足了真气故而在漫天风沙呼啸之,他们的声音依旧能传出十几里地,在风沙煞是清晰。

    前方一座高有千多米的巨型沙峰比飓风推动着缓缓袭来,殷血歌拍打着本命蝠翼,艰难的硬扛着飓风,顺着沙峰的山腰向后饶了过去。狂风卷着沙尘拍打着他的身体,打得他身躯‘啪啪,作响,让他飞行的速度骤然下降了一倍有余。

    但是司夫人追击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不仅如此,她在飞行上的天赋远不如殷血歌,她的速度下降的幅度更大,渐渐的她和殷血歌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远。

    眼看着大肥羊就要从自己的手上溜走,司夫人不由得发出一声尖锐的怒吼声。各种污言秽语不断从她嘴里喷出,从殷血歌的父母一直到他所有的先祖,司夫人都用最下流的词句将他骂了一个遍。

    一边艰难的对抗着狂风绕过沙峰,殷血歌一边回过头,语气森严的向司夫人发下了誓言。

    “今日一字一句,殷血歌都谨记在心。日后但有所成,一定会向贵族报复。你辱我父母,我就灭你亲族,司夫人,日后你杀蛇一族有灭门之祸,都是你今日咎由自取。”

    两人一边相互喝骂一边向前艰难的飞行,堪堪绕过这座方圆数里的沙峰,殷血歌突然愣在了那里。

    就在他前方十几里的地方,一名身穿黑色长袍,胸前挂着万蛊教徽章的修士正静静的悬浮在狂风。在那修士的身边,数百块人头大小的水蓝色仙石静静的悬浮着,正释放出一道柔韧的蓝色水波,覆盖了方圆十几里的沙地,将风沙全部隔绝在了外面。

    在这一重蓝色的水波禁制,一座直径里许的星空大挪移仙阵正喷吐着淡淡的光芒,数十名身穿一水儿白色长裙,眉目之间冷若冰霜的女修正悬浮在仙阵附近。就在殷血歌观望的这一会儿功夫,又有数十名女修从仙阵走了出来,她们迅速的架起剑光飞向四方摆出了一副严阵以待的戒备架势。

    而在那身穿黑色长袍的万蛊教修士身边,一名身材修长,比寻常男还要高出半个头,面容绝美宛如女神的女修,则是带给了殷血歌极其恐怖的压力。

    头上挽着一个简简单单的道髻,身穿一件白色长裙外面罩着一件用黑色鹤羽制成的羽披,这看起来三十岁出头的女修静静的站在那里

    殷血歌视线所及的这一片天地就好像以她为枢纽在静静的旋转着。

    旋转,旋转,天摇地动的旋转。殷血歌看着那女修的身影,只觉眼前一阵阵的发晕,地面都得柔软起来,天地好似变成了一片流水,变成了一个硕大的漩涡·静静的围绕着那个女修旋转着。

    阴柔的、刺骨的寒意笼罩虚空·一切都以那女修为核心旋转,轻盈的旋转。

    先是天和地,随后是漫天黄沙和狂风,渐渐地就是殷血歌的身体和灵魂。他只是看了她一眼,整个人的心智都被她夺取,完全连自控的力量都没有了。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人!

    或者说·她不可能是凡人。能够以自身无形的气息影响天地,这是传说的仙人才能做到的事情。

    殷血歌的膝盖骤然一软,他的身体沉甸甸的跪在了沙地上。他无法抵挡那女修身上气息带给他的震撼,以他如此微薄的力量,他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事情,他就完全成了那女修影响的浩瀚天地微不足道的一点沙尘。

    但是他的膝盖刚刚碰到地面,殷血歌体内的第一世家无名法诀就自行的运转起来。

    一股浩瀚的热流从他身体各处窍穴涌出,殷血歌耳朵边隐隐听到了巨龙吟唱·一股让殷血歌自己都觉得震惊的浩瀚澎湃的天地正气从他心头涌起,他突然双目圆瞪·狠狠的看向了那女修。

    不过是区区一女修,她怎敢用气息影响自己的心境,逼迫自己跪下?

    一种巨龙被撩拨了逆鳞,君王被黎民当面喷了满口吐沫的羞耻感涌了上来,殷血歌的身体突然一跃而起,他的腰杆绷得笔挺的,本命蝠翼突然张开,一团血炎围绕着他的身体熊熊燃烧着。他双眸喷射出持续长的血光,死死地盯着那女修,张口怒啸了起来。

    裂魂蝠音化为无形震波向着四周一圈一圈的扩散开去,殷血歌身边的风沙粉碎,大片沙尘迸射了出去,一时间他身边方圆十丈内再无一点沙尘存在。

    那女修远远的抬起头来,向着殷血歌望了一眼。她寒亮犹如夏夜星辰的双眸内闪过一抹惊讶的幽光,然后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一缕轻柔的声音突然在殷血歌耳朵边响起:“好有趣的小血妖,但是真奇怪,炎灵界可没有血妖族群繁衍生息,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殷血歌只顾着仰天长啸,一股浩浩荡荡的天地大势从冥冥虚空注入他的身体,他识海那枚龙印玺缓缓旋转着,他有一种手握星辰、掌控大地,乾坤八极尽在掌心的快感不断涌上心头。

    此刻的他哪里顾得上去搭理这女修?他只是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四周天地,静静的感悟着这一刻奇妙-的领悟。他对第一世家的这一门神奇法诀又有了新的了解,丹田重浮屠小塔上的血歌剑轻轻的跳动着,一丝玄而又玄的天地大势突然融入了血歌剑,令得血光奔涌的他凭空多了几份威严和肃穆。

    就在这时候,司夫人突然从沙峰后转了出来,她一眼就看到了前面不到百米外的殷血歌,司夫人顿时惊喜得嘶声尖叫:“小白脸,你可逃不掉了。姑奶奶我今天非要把你摆布成十八个小模样儿!”

    双眸带着一丝淫-亵之色,司夫人张开手就向殷血歌抓了过去。

    幽泉微微抬起头,她张开小嘴,正要喷出玄冥重水给司夫人迎头重击,远处那位实力可怕的女修已经厌恶的皱起了眉头:“哪里来的这么一条丑物?灭!”

    轻轻一个‘灭,字,司夫人身边的气温突然下降了不知道多少,她身体附近的空气都被冻成了淡蓝色的雪花,一片一片的轻盈落下。堂堂元婴境的司夫人就连丝毫挣扎都没有,身体在那淡蓝色的雪花悄然冻成了一座冰雕,随后一道狂风吹了过来,她的身体突然崩解,化为无数细小的冰晶随着狂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殷血歌身体微微一颤,身边的低温让他清醒了过来。

    远远的看着那女修,殷血歌向对方抱拳行了一礼:“这位前辈,小殷血歌此番有礼了。小误入此处,若有惊扰之处,还请前辈恕罪。若无其他事情,小这就离开。”

    一边说话,殷血歌一边向后急速退去,幽泉也很谨慎的跟在他身边,眨巴着眼睛看着那女修。

    炎魔沙漠的最深处,一个万蛊教的修士居然在这里架起了这么一座星空大挪移仙阵,而且还有大群的白衣女修不断的出现。这事情怎么看都透着几分邪诡的气息,殷血歌现在不赶紧退走,他就真的脑壳坏掉了。

    但是一道儿凉风吹来,那女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殷血歌身边,一支修长莹白宛如玉石雕成,没有丝毫瑕疵的手掌轻描淡写的按在了他的肩膀上。

    眯着眼,女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殷血歌?我知晓你的名字。万蛊教正在追杀你,想不到你居然能误打误撞跑到这里来。”

    “我是洛雪华,琼雪崖雪神宫之主,小鬼头不要想着逃跑,乖乖的留在这里吧。”

    身体一轻,殷血歌眼前一阵光影闪烁,他已经被洛雪华拎到了那座仙阵面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