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三十章 击杀龙人英(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三十章 击杀龙人英(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顺着一条笔直通往地面的通道飞掠而上,在一块大石后的沙地内,运起了秋蝉蛰隐术,全部气息都藏于体内没有丝毫泄露的殷血歌悄然探出了头来。

    就在这座石山不远的一片沙地上空,阴长空搂着身穿一裘黑色长裙,浑身佩戴着大量华美珠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犹如火炬的胡娇娇,正倨傲的踏在一片灰黄色的土云上。

    在阴长空身边,站着两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万蛊教修士,他们背着手悬浮在半空,目光冷酷而倨傲的向四周扫视着。他们周身气息森冷而邪异,散发出一丝让殷血歌不寒而栗的强大威胁。这两个修士绝对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殷血歌顿时越发小心的收起了气息。

    秋蝉蛰隐术玄妙-无方,周身气息藏而不露,殷血歌藏在大石后,那两个元婴修士的神念好几次扫过,根本没能发现他的存在。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就在他们数里外的大石后面,居然有人正在窥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脸色难看的龙人英站在沙地上,正疯狂的朝着几个衣衫褴褛的蜥蜴人土著破口大骂。

    “你们这群废物,你们已经找了这么多天,居然还没能找到一个大活人?留着你们还有什么用?浪费粮食么?二叔都被那个混蛋干掉了,你们居然找不到他的任何蛛丝马迹?”

    几个蜥蜴人土著相互看了看,混不吝的冷哼了一声。

    一个身躯粗壮,皮肤上密布着无数疤痕有一层厚厚的油脂将大块砂砾附着在身上,形成了一层厚厚甲壳的蜥蜴人壮汉瓮声瓮气的咆哮道:“闭嘴!龙大少爷,你二叔是个什么东西,我们才不关心。如果不是你们悬赏那么大一笔仙石和灵石,我们根本不会给你们卖力。”

    在阴长空的怒吼声,蜥蜴人壮汉一脚踹在了龙人英的小腹上将他一脚踹飞了十几米远。

    龙人英痛得嘶声惨嚎,他两个多月前被殷血歌打碎了丹田和附近的经络好容易在阴长空的帮助下得到了万蛊教的灵药修复**,如今这伤势也只是刚刚痊愈。这一脚沉重无比,差点又将他的丹田踏碎,龙人英只觉五脏腑都纠缠在了一起,剧痛让他差点没哭了出来。

    阴长空愤怒的指着那蜥蜴人壮汉怒吼道:“妖孽,你好大的狗胆。”

    蜥蜴人壮汉双手抱在胸前,不冷不淡的看着阴长空混不以为然的冷笑着:“狗胆?什么是狗?炎灵界可没有这种东西要不你给我弄颗狗胆过来见识见识?”

    冷哼了一声,蜥蜴人壮汉吐了吐长长的黑绿色舌头,向那两个万蛊教的元婴修士冷哼了一声:“外来的修士,记住,这里是炎魔沙漠,这里是我们沙蜥蜴人的地盘。

    我们允许你们大张旗鼓的进来追杀那小,那已经是破例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你们可以无视我们这些地主。”

    阴长空还想要叫骂些什么,但是胡娇娇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袖,制止了他的冲动。

    胡娇娇媚笑着向那蜥蜴人福了一福,柔声说道:“这位前辈说的是,这次想要生擒活捉殷血歌那小贼,还要诸位前辈多多帮忙呢。龙公他也是因为自家二叔被刺杀,过于愤怒了,他其实对诸位前辈是不敢有丝毫不敬的。”

    蜥蜴人壮汉满意的点了点头,长长的舌头舔了舔鼻梁他摊开了一只巴掌:“那么,就说正经事吧。长老们说,因为帮你们追杀那小,前些日我们损失了好几百……不,我们损失了三千多个族人,这笔账,必须算到你们头上。我们死一个族人,十块极品灵石总该有的?”

    阴长空阴沉着脸没吭声,他只是扭头向两个万蛊教的修士看了过去。

    两个万蛊教的修士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虽然阴长空是他们的贵宾,但是如果为了帮阴长空追杀仇敌,让他们自己掏一大笔灵石出来,傻才会这么做。虽然阴长空背景靠山据说很大,但是他们还没见到真章啊,谁知道阴长空背后的幽冥教老祖,是否真的是大罗金仙?

    万蛊教是邪魔一类的教门,他们可不是慈善组织,这些蜥蜴人土著摆明了想要敲诈勒索一大笔抚恤金,这笔冤枉钱,他们是肯定不乐意拿出来的。

    冷哼了一声,一名万蛊教的修士冷笑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你们损失了三千多个族人?你当我们都是傻么?而且我们说好的是,谁能把殷血歌带到我们面前,就能得到我们的悬赏,除此之外,别想我们掏出哪怕一块儿灵石。”

    那个蜥蜴人壮汉的脸色顿时骤然一变,他和他身边的几个蜥蜴人同时大吼了一声,附近的沙地里一阵黄沙沸腾,数百名手持各色飞剑法器的蜥蜴人纷纷从沙地里窜了出来。

    十几道元婴级的庞大气息冲天而起,这些蜥蜴人的身边同时有狂风和黄沙奔涌起来。其他的数百蜥蜴人更是释放出了不弱于金丹期修士的强大气息,这一伙蜥蜴人的实力,实在是让殷血歌都感到了心惊。

    领队的蜥蜴人壮汉冷哼了一声,他挺起了胸膛,看着神色惨变的阴长空、胡娇娇以及两个万蛊教的修士放声笑道:“现在事情就由不得你们决定了。我们不能白白忙活这两个多月,我们也不能白白损失三千……不,我们不能!白白损失八千个族人。”

    另外一个元婴境的蜥蜴人强者干脆的叫嚣了起来:“我们懒得去追杀那个滑溜的小了。现在,打劫!把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留下来,还有这个小妞也留下来,否则全部都得死。”

    数百名蜥蜴人纷纷叫嚣了起来,他们同时踏着风沙腾空而起·将阴长空一行人包围了起来。

    十几名万蛊教的修士紧张的团团围住了阴长空,胡娇娇则是脸色惨变的一把搂住了阴长空的胳膊。她的一张俏脸都变得和紫茄一样,她就算是在噩梦都没想过这样的事情,这些蜥蜴人怎么会对她有兴趣的?蜥蜴人和人类之间的审美观,这应该有着巨大的差异才对!

    看看那些生得狰狞丑恶的蜥蜴人,如果她被这些家伙碰到哪里·她绝对连死的心思都有了。

    “给钱,给钱·还有这小娘们也留下。”

    “不追杀了·打劫,把身上所有的值钱的玩意都留下来。”

    “打劫?大蠢货,绑票。这小是黄沙城龙家的少主,他肯定值不少。绑票来钱最快!”

    蜥蜴人们疯狂的大声嚎叫着,无论是万蛊教的两个元婴修士,还是龙人英带来的两个龙家的元婴修士,他们的脸色都狼狈到了极点。他们知道炎魔沙漠是凶险之地·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些土著蜥蜴人居然敢对他们动脑筋。

    这些该死的妖物,他们脑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一名万蛊教的元婴修士厉声怒喝起来:“一群蠢货,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我们是万蛊教的弟,你们敢对我们下手,你们就不怕我们万蛊教的报复么?我万蛊教睚眦必报,谁敢招惹我们,一定是满门灭绝的下场·你们真不怕死?”

    四周黄沙内一阵翻腾,大群上半身为人,下半身是蛇身的沙蛇人从黄沙冲了出来。这些身长在十米左右的沙蛇人以一名生得颇有几分姿色的美妇为首,这名美妇手持两柄黑色的长矛,喷吐着长长的蛇信

    ‘吱吱,的连声大笑。

    “万蛊教?嘿嘿,我们真的好害怕哟!就算我们对你们下手了,你们万蛊教能出动多少人来报复我们?炎魔沙漠绵延数百万里,我们这些土著随处可去·我们联手做了这一票,你们莫非能屠光整个炎魔沙漠的沙蜥蜴人和沙蛇人来报复么?”

    长矛重重的往地上一敲·就听得一声巨响,沙地裂开了数十条巨大的裂痕。

    蛇人美妇细长的双眼深深的盯了阴长空一眼,她举起长矛嘶声叫道:“那个叫做殷血歌的小家伙太滑溜了,两个多月都不见人,谁耐烦天天追着他的屁股跑?大肥羊就在眼前,孩儿们把他们生擒活捉,找黄沙城要钱去就是。这个小白脸留下,本长老好好的疼爱他几天再送回去。”

    长长的蛇信在脸上轻轻的扫过,蛇人美妇惨绿色的眸里闪过一抹贪婪的欲火。她盯着吓得瑟瑟发抖的阴长空狞笑道:“在炎魔沙漠,可真难找到这么水灵俊俏的小白脸呢。”

    殷血歌趴在大石头后面,差点没笑得背过气去。

    阴长空、龙人英这两个家伙要有多倒霉,才会碰到这种事情?显然他们召集这些蜥蜴人和蛇人,是为了布置如何更好的追杀自己。但是龙人英这家伙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他惹怒了这些沙蜥蜴人,勾起了他们心头最原始的贪婪**,于是事情就演变成这样了。

    看看那蛇人美妇长有十几米的蛇尾,看看她比寻常壮汉还要高大魁伟许多的上半身,殷血歌难以想象阴长空落到她手上后会是什么下场。

    那蜥蜴人壮汉却又指了指胡娇娇:“小白脸归司夫人,这小妞儿就是本首领的。‘咝咝,,都说人类女修士粉白细嫩,就连皮肉都有一股清香,我很想试试这说法是不是对的。”

    阴长空和胡娇娇的脸色骤然惨变,他们同时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

    胡娇娇尖叫的是:“诸位前辈,将这群妖孽全部杀死,姑娘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冒犯本姑娘的下场。”

    阴长空叫嚷的则是:“诸位前辈,全力突围,我们只要找到其他的追杀队伍就安全了!易无天前辈在哪里?快快发传讯令信找易无天前辈,只要前辈来了,我们就不怕这群妖孽了。”

    而一旁的龙人英则是直接架起一道剑光就往外逃,他一边跑,一边嘶声尖叫:“龙家所属,速速护送本公离开这里。只要本公今天能安然离开·你们一个个都有大功。”

    两名龙家的元婴修士当即放出了两块八卦阵盘,数十面旗幡冲天飞起,两座移动的防御大阵顷刻间成型。

    滚滚霞光从两块阵盘喷出,随着大量极品灵石的迅速消耗,两座大阵释放出让人窒息的恐怖法力波动,霞光迅速裹住了一行龙家所属·用极快的速度向远处遁去。

    阴长空目瞪口呆的看着急速逃窜的龙家修士,他突然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龙人英·你这个无情无义的混蛋!你敢丢下本公单独逃走·你,你,你死定了!”

    龙人英一声不吭,只是不断的打手势让两个本家的元婴修士催动大阵用最快的速度逃走。

    龙家的这种可以移动的大阵内蕴玄机,只有明白阵法各种变化妙-理妁,才能随着大阵一起移动。

    这就是一个极其精妙-的机器,龙人英他们在大阵可以自如行走·但是如果让阴长空他们混入大阵·他们一旦扰乱了大阵内灵气的流动,大阵就会即刻崩毁。

    所以龙人英根本不可能携带阴长空一起逃走,面对蜥蜴人和沙蛇人的围攻,龙人英也只能顾自己了。

    殷血歌诧异的看着那一座方圆数十丈,正翻翻滚滚带着漫天瑞气向远处逃遁的大阵。龙家居然还有这么一手?真是让人想不到。这大阵居然还能布置成活动的阵法?这样的话,岂不是到哪里都有一座防御大阵护身,这对修士的安全自然是有了极大的暴涨。

    但是看看那两个元婴修士不断往阵盘内丢极品灵石的速度·这消耗也是极其惊人啊。不是家大业大的修士世家,寻常人哪里有那个身家这么烧灵石玩?

    看看被蜥蜴人重兵包围的阴长空,再看看在大阵庇护下急速逃跑的龙人英,殷血歌皱了皱眉头,越发小心的将自己藏得无比的安全。

    一缕淡淡的宛如清水一样的香气传来,幽泉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殷血歌身边。一把握住幽泉的小手,殷血歌将一缕秋蝉蛰隐术特有的气息传输了过去,幽泉的所有气息也随之收敛。

    幽泉好奇的眯着眼看着逃窜的龙人英·低声感慨道:“这就是人类修士么?他们丢弃朋友逃走的时候,到底心里在想些什么呢?这种事情我见过很多次·但是我始终弄不明白,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怎么能这么做呢?”

    摇了摇头,额前的秀发轻轻的摇摆着,幽泉很不解的看着殷血歌:“没有了朋友,只剩下他们孤零零的一个人,他们不觉得寂寞么?”

    ‘寂寞,?

    殷血歌沉默了一阵,然后他拍了拍幽泉的脑袋:“寂寞?如果他们心只有自己,如果他们认定这个世界都因为他们自身而存在的话,

    ‘朋友,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就太奢侈了。”

    撇嘴一笑,殷血歌讥嘲道:“这两个家伙,他们也算不上朋友吧?幽泉,你可不要对他们用这个词,这真的是太对不起‘朋友,这两个字了。”

    似懂非懂的幽泉叹了一口气,她乖乖的趴在沙地上,静静的看着阴长空和龙人英。

    让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阴长空怒啸了一声,他抖手抓出了一颗拇指大小闪耀着森森绿色磷火的阴雷,倾尽全力的向着逃窜出了百多丈的龙家大阵投掷了过去。

    带着刺耳的鬼啸声,阴雷一出手就化为一道绿色火光撕开虚空,笔直的窜向了龙家那座祥光瑞气笼罩的大阵。‘噗嗤,一声响,很沉闷的一声爆炸声后,大片绿火磷光笼罩住了那座大阵,偌大的一座防御大阵顿时土崩瓦解,两名主控大阵的龙家修士惨嚎一声,同时吐血倒在了地上。

    阴长空嘶声尖啸道:“龙人英,你别想丢下本公一个人逃走!这是老祖跨界送下来的防身至宝,这些阴雷一共三百十颗,公我就是耗费了其三百五十颗,才在空间乱流活了下来。这是最后一颗,专门用来对付你这种背弃朋友的败类!”

    大阵崩解,龙人英同样被炸得吐血倒地不起,听到阴长空的尖叫声,他再次大口大口的吐血,半晌说不出话来。

    幽泉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她伸出手向着那些蜥蜴人和沙蛇人指了指,冷冷说道:“那颗阴雷威力很大,几乎相当于不离境巅峰的修士,也就是快要飞升成仙的修士全力的一击,所以才能将那两座嵌套的大阵一击崩毁。”

    耸耸肩膀,幽泉凑到了殷血歌耳朵边,很不解的问道:“但是有这么威力巨大的阴雷,他若是拿去杀人,这些蜥蜴人和沙蛇人肯定都会被炸死了,他为什么要用来炸那个龙人英呢?”

    听到幽泉的问题,殷血歌只能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他一把抓起幽泉的小手,背后本命蝠翼突然张开。

    龙人英他们逃跑的时候,正好是朝着殷血歌这个方向窜来,此刻被阴雷崩了一记,被炸飞的龙人英等人距离殷血歌只有不到百丈,但是距离阴长空他们却已经有数里之遥。

    本命蝠翼上团妖一闪,殷血歌带起绵绵血影,几个闪身就到了龙人英面前。

    一句废话都懒得说,殷血歌喷出一道血光,刚刚铸造出来的本命飞剑激射而出,一剑将重创的龙人英和两个元婴修士的头颅斩了下来。

    鲜血四溅,两个元婴冲天飞起,但是一道黑红色光芒从后方射来,血鹦鹉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出来,一张嘴就把两个元婴吞了进去。

    “杀人者,殷血歌是也!阴长空,洗干净脖等着!”

    手持本命飞剑,殷血歌厉声高呼:“此剑今日痛饮敌人颈血,痛快痛快!少爷我踏血欢歌,此剑当名之为‘血歌剑,!”

    仰天长笑三声,殷血歌一把抓起血鹦鹉和幽泉,用最快的速度转身就逃。

    ‘霍拉,一下,数十名蜥蜴人和沙蛇人同时向殷血歌追杀了过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