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元铸剑(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元铸剑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面对一个元婴修士和殷血歌联手的追杀,十几位龙家的金丹修士只是惨嚎了几声,就全部被击杀当场。

    血鹦鹉兴致勃勃的喷出了黑红二气,将金丹修士的金丹抽取出来,吃炒蚕豆一样吞进了肚里。有金老人看着血鹦鹉凶光四射的双眸,以及他杀人之后还吞噬金丹的邪魔行径,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位道友,须知道……”

    有金老人的话还没说完,血鹦鹉就翻着白眼向他瞪了一眼:“上天有好生之德嘛,这话谁不会说?但是弱肉强食,这才是天道啊。小老头,你不要说我,说起对天道的领悟,我比你强太多了。”

    歪了歪脑袋,血鹦鹉皱起了眉头,他一边打着饱嗝回味那些金丹的美妙滋味,一边叽叽咕咕的咕哝着:“我以前是什么修为?地仙?不可能。天仙?太低了。难道我是金仙?鸟爷我怎么沦落到现在这地步了?”

    有金老人半晌作声不得,他看了看血鹦鹉,然后摇了摇头。

    对于血鹦鹉的话,他只当做是胡说八道。这么一只红毛大鹦鹉,怎么可能是金仙嘛。金仙,那是多么可怕的大人物啊?万蛊教已经是这一片仙域数一数二的大势力,他们的教主也不过是区区一个三品或者最多四品的地仙,距离金仙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殷血歌已经和幽泉一起,将龙家修士身上的那些乾坤袋、乾坤戒之类的珍贵物事全部收集了起来。将所有战利品都一扫而空后,殷血歌快步来到了有金老人面前。深深的向有金老人抱拳行了一礼。

    有金老人笑着向殷血歌还了一礼,然后一言不发的架起剑光转身就走。

    望着那一道火焰一般急速远去的剑光,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和有金老人之间的配合,真正是丝丝入扣妙不可言。龙飞英的神念刚刚扫过来,他和有金老人立刻同时出手,看似很用力的相互硬碰了一记,实则两人都没使什么力气。

    咬破自己的舌头,殷血歌吐血飞退。龙飞英心急抢功,急忙带着自己的族人冲杀了出来。他盘算着十几个金丹修士足够收拾殷血歌,所以他抢去挡住了有金老人。不让有金老人有斩杀殷血歌的机会。

    谁知道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殷血歌他们的目标就是龙飞英。

    幽泉的玄冥重水攻击力惊人,虽然龙飞英是元婴修士,依旧被打得阵脚大乱。而龙飞英根本就没想到,有金老人会对他心怀杀意。所以双方一配合。龙飞英和龙家修士全部陨落当场。

    “炎家商会。这份人情我们是欠下了。”洒然一笑。殷血歌右手放出一团血炎,将一堆黄沙烧成了一块儿粗糙不平的硕大灰色玻璃。将这块歪歪扭扭品质极差的玻璃杵在了那些龙家修士的尸体边,殷血歌挥动手上银色飞剑。在玻璃上飞快的书写了一行大字。

    ‘杀人者,殷血歌是也,阴长空,我等着你’!

    这一行大字就是一记大耳光,是殷血歌对阴长空以及万蛊教的挑衅。被追杀了一个多月,殷血歌心里早就充满了怒气,如今更有了炎家商会支援的大量修炼材料,殷血歌并不介意给龙家一个狠狠的教训。

    虽然那些元婴境以上的修士他不是对手,但是一个家族的基础是那些金丹、练气和淬体境的修士。如果殷血歌将龙家的这些低阶修士杀死大半的话,龙家的那些高层绝对会心痛得哭出来。

    绕着战场转了一圈,用血炎焚烧了一番刚才有金老人立足过的沙地,彻底消去了有金老人留下的最后一丝气息,殷血歌仰天长啸一声,带着幽泉和血鹦鹉扬长而去,继续向着炎魔沙漠的深处行去。

    半个月后,一路击杀了十几波贪图龙家和万蛊教的悬赏,巴巴的找上门来送死的土著妖物,殷血歌和幽泉在炎魔沙漠深处的一片石山藏匿了下来。

    这一片石山绝大部分都被风沙淹没,只有三五块不大的卧牛石暴露在沙地表面。

    在这沙地的下方,这一片石山绵延有数百里,下面有着十几个连环相套的洞穴,有着好几条蜿蜒的不知道什么虫钻出来的通道通往远处。这里温度阴凉,没有烈日暴晒之苦,洞穴内干净没有尘埃,更有好几条备选的通道可供逃走,的确是藏身的好地方。

    在石山挑选了一个四通八达的洞穴作为藏身所在,殷血歌这才有功夫分拣这些日来的战利品。

    一个多月快两个月的杀戮,殷血歌击杀的低阶修士和土著妖族何止千数。这些低阶修士还有土著妖族的实力不高,最强也就是金丹级的修为,他们也都贫寒得很,被杀死了一千多人,殷血歌也只从他们身上弄到了十几个容量不大的乾坤袋。

    这些乾坤袋内除了一些清水和肉干可以作为食物储备,其他的灵石、灵药、灵符之类简直少得可怜。殷血歌总共就找到了三百多块品和下品灵石,灵药也不过十几瓶,而且品质都差得可以。至于说灵符,这些家伙手上也只有二十几张天雷符、烈焰符之类的普通符箓。

    而这些修士和妖族,他们还给殷血歌留下了一千多柄飞刀、飞剑、飞叉之类的法器,各种防御性的法器和法衣也有七八百件之多。这些法器的炼制手法极其低劣,但是毕竟这里是仙域,这些法器所使用的材质都比鸿蒙本陆的那些法器要强出了何止三五个档次?

    除开这些低阶修士和土著妖族,殷血歌还击杀了近百名龙家的金丹修士,这些人的身家可就很丰富了。大量的灵石灵丹,大量的灵符法宝。法宝级的飞剑就有两百柄左右,各种盾牌、铠甲、法衣之类的防御性法宝也有七八十件,其他的品质优良的飞剑法器更有五百多件。

    而最大的收获,毫无疑问是和有金老人联手斩杀的龙飞英。

    龙飞英是龙飞雄的二弟,换言之他就是龙家当代家主之下的二号人物。而龙家掌控了黄沙城所有的灵符和阵盘的交易,这是一个富得流油的家族,龙飞英的身家也让殷血歌叹为观止。

    别的不说,单说龙飞英的那枚外表看上去简简单单,只是一枚普通黑铁环的乾坤戒,里面的空间就长宽一里左右。高有百丈上下。殷血歌从这枚乾坤戒内。仅仅是下品仙石就找到了一百七十五块,极品灵石有三千块之多,上品灵石几近十万。

    而殷血歌也明白了龙飞英为什么会携带这么多的仙石和灵石,因为龙飞英的乾坤戒内。居然随身携带了整整七套大阵。涵括了迷阵、幻阵、陷阵、杀阵、防阵五类。这些仙石、灵石,都是用来催动这些阵法所用。

    这些阵法都已经被炼制成了阵盘和阵旗,只要按照布阵的方位将阵盘阵旗安置下去。再填充足够的仙石和灵石,就算是一个淬体境的修士都能轻松的使用这些大阵为己所用。

    此刻在殷血歌藏身的洞穴附近,他就按照乾坤戒的一卷阵书内的介绍,布置了一座藏匿气息的‘小**弥天幻阵’。这是一座极其灵巧奇妙的阵法,**旗门生杀幻灭,内蕴无穷灵机,乍一看去大阵笼罩范围内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但是不明就地的人一旦踏入,就立刻会遭遇无穷幻象。

    有了这座大阵护住了藏身洞穴,殷血歌的安全性就得到了极大的保证。

    从那卷阵书可以得知,这一座大阵起码也要两劫散仙才能炼制。有了这座大阵,就算是普通的元婴期或者神游境的大修士前来,殷血歌也有信心和他们周旋一二。

    至于龙飞英的飞剑、法宝等,他堂堂龙家当代的二号人物,所用的无不是精品的精品,他一共有三柄飞剑和好几件攻击性防御性的法宝,每一件都极其出彩,使用的材料更是让殷血歌直流口水。

    总之歼灭了龙飞英带领的十几位龙家修士,殷血歌干瘪的腰包顿时丰满了起来,他有了更多的和龙家周旋下去的信心。但是现在,殷血歌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收获尽快的转化为战斗力才行。

    弥天幻阵笼罩了整个洞府,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殷血歌和幽泉、血鹦鹉藏在洞穴,眨眼间就过去了半个月。

    血鹦鹉前些日吃得太多太撑,他吞噬的金丹、妖丹就有两百有余,所以他一到了这个洞穴,就立刻趴在了地上呼呼大睡。睡梦的血鹦鹉浑身肌肉不断的犹如波涛一样起伏,羽毛上也不断闪过一抹淡淡的血光,他的气息时而汹涌澎湃,时而诡谲阴柔,也是变化个不停。

    幽泉则是安安静静的盘坐在洞府的角落里,藏身在一片黑暗。

    这里没有水汽供她提取玄冥重水,她就静静的坐在那里运转某种不知名的神奇功法。这里是炎魔沙漠的深处,火属性灵气统治了一切。但是幽泉在那个黑暗角落里静坐了三天之后,在那一片黑暗就有丝丝的幽冥之气喷薄而出。

    不知道借用了什么手段,幽泉居然在炎魔沙漠的深处,在这离地近千米的地下洞穴,引来了一脉幽冥气脉。淡淡的幽冥气息环绕着幽泉的身体,她身上那件得自荧惑道宫的水色宫裙散发出淡淡的水蓝色光纹,她的气息也在一丝一丝的增强着。

    半个月后,在幽泉身边已经有一眼方圆数丈的泉眼滋生。这泉眼的泉水漆黑如墨,却又很诡异的清澈见底,那浓郁的黑色好似不存在一样,完全不会阻隔人的视线。而且这泉水阴寒无比,不断有森森寒气从泉水冉冉升起,在洞窟顶部凝结成黑色的冰霜。

    那柄被幽泉命名为‘寒灵’的青色飞剑,就浸泡在这泉水,不断的汲取泉水丝丝缕缕的寒气。原本的青蓝色飞剑,此刻已经变成了深邃的黑色,肉眼望去。眼球都会被那剑锋上的森森寒光冻得生痛。

    而这半个月内,殷血歌一直盘坐在洞府正,周身血气翻滚,这些天他击杀了这么多的修士,所有修士的飞剑、飞刀、飞叉等法器,包括那些护身的法器法宝,也都摆放在他身边。

    滚滚血雾有奇异的血色灵纹闪烁,血海灵宝大禁宝箓被殷血歌低声的念诵着,血色烟雾腐蚀着这数以千计的低阶法器和法宝,将他们侵蚀得光芒黯淡。大量的灰烬和杂质从这些法器法宝飞出。只有点点滴滴最精粹的精华化为点点光芒飞到殷血歌的面前。

    那些土著妖族的飞剑、飞刀品质最差。只是三五天的功夫,数百柄飞剑飞刀都被化为乌有。这些飞剑飞刀的精华在殷血歌面前凝聚成一团拳头大小的五彩液团,隐隐弹动不时反射出淡淡光芒。

    随后是那些贪图悬赏的人类低阶修士的飞剑和法宝,他们使用的飞剑等物都是人类的铸造师精心锻造而成。品质比起那些土著妖族的法器高出了好几等。殷血歌又多耗费了三天功夫。才将这数百柄形形色色的法器全部腐蚀一空。提取出了大概有婴孩头颅大小的一团五彩液团。

    第十天的时候,龙家那些金丹修士的飞剑法宝都被腐蚀溶解。

    第十五天的时候,龙飞英的飞剑法宝都变成了五彩液团悬浮在了殷血歌面前。此刻他面前的五彩液团已经有普通面盆大小。这是数以千计的飞剑和各色法器的所有精华所聚,这一团五彩液团看起来体积不大,但是重量却达到了惊人的十万斤上下。

    低沉的念诵着大禁宝箓,殷血歌举起右手食指,一根半尺长的玉色指甲无声的弹出。他咬破自己的舌头,将一口精血喷在了这枚指甲上,随着大禁宝箓的诵读,这一口精血迅速的在指甲上凝成了一道血色淋淋,看上去邪异万分,却又透着一股洪荒大道、宇宙至理气息的扭曲符箓。

    手指轻轻一晃,这枚指甲齐根脱落,化为一道血光融入了五彩液团。这是大禁宝箓的独特炼器之法,以自身的某一部分融入炼制的法器,就能起到心意相连、如臂使指的奇效。

    身体微微一颤,殷血歌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他张开嘴,一道血箭从嘴里喷出,瞬间融入了那一团五彩液球。粘稠沉重的五彩液团翻滚着,隐隐有血色光芒从透出。殷血歌双手结成法印,继续诵读大禁宝箓,从他嘴里不断有一滴滴鲜血飞出,这些鲜血凝成了清晰的血色符,不断打进这一团液球。

    全身的血色烟雾都翻滚着向那一团五彩液球注入,随着血雾的不断涌入,渐渐地原本五彩的由五金精华组成的液团就变成了淡淡的血色。

    当殷血歌体内的鲜血消耗了一半左右的时候,这一团五彩液球已经彻底化为了殷红的血色。

    与此同时,殷血歌也和这团血色液球之间产生了一种灵魂层面的末期。他觉得这一团液球就好像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分,可以自如的随意驾驭。

    双手不断结印,大禁宝箓专门用来祭炼飞剑的奇门宝箓不断打出。一枚又一枚复杂的血色符不断涌出,以殷血歌如今练气期的真实修为,他艰难的将第一套枚符箓打入后,就再也没有了半点儿力气。

    双手软绵绵的垂在身边,殷血歌浑身汗如雨下,体内空荡荡的,经络再无一丝半点的血元存在。丹田的重浮屠小塔也是光芒黯淡有气无力的悬浮在那里,正贪婪的吞噬着四周的天地灵气。

    深深的一口气吞入腹,殷血歌眯起了眼睛,他的眸里一抹血光闪过,他此刻已经没有了动手的力气,但是起码他可以用念头去想象。

    血色液团急速的蠕动着,释放出刺目的血光,骤然间连续声低沉的雷鸣传来,血色液团骤然一颤,一柄长有四尺二寸的奇形血色长剑就出现在殷血歌面前。

    剑身纤细修长,宽只有一指,薄如蝉翼,甚至薄得近乎透明。浓郁的血光缠绕在剑锋上,这柄剑的光影也隐隐变幻,乍一看去这根本不是一柄有实体的飞剑,而是一柄虚幻的剑影。

    张开嘴深深一吸,长剑化为一道血光飞进嘴里,迅速沉入丹田,悬浮在了重浮屠小塔上空。

    掏出一瓶补充真气的灵药,将三颗药丸倒进嘴里,顿时点点血元滋生,不断的滴入丹田,同时击打在长剑上。随着血元的滋养,每一滴血元浸润过飞剑后,剑锋都变得越发的光芒夺目,血光也就越来越浓郁。

    殷血歌纹丝不动的坐在地上,他静静的吞吐着四周的天地灵气,等得体内的血元全部回复后,他这才重重的一口气吐了出去。血色长剑带起一道血光无声无息的飞出,骤然间随着殷血歌的心念一动,长剑荡起了数十条残影,‘哧溜’一声分解成了数十道血色剑光。

    每一道血色剑光同时又分别带起了数十条残影,一时间漫天都是血光乱闪,整个洞窟都被蒙蒙剑影笼罩。

    殷血歌也不由得惊骇的看向了这柄血色长剑。

    他做梦都没想到,用大禁宝箓这种诡异的祭炼之法淬炼出的本命飞剑,居然拥有了他自身的一切特征。比如说,这柄长剑居然也能化身数十,而且轻而易举的使出了‘血影术’!

    这柄剑,几乎就可以视为是第二个殷血歌,他也拥有殷血歌所拥有的全部天赋神通。

    “妙啊!”辛苦半个月,终于用大禁宝箓炼制出了这么一柄诡异而神奇的本命飞剑,殷血歌不由得放声大笑。

    但是很快他的笑声就骤然一敛,一道强大的神念扫过了弥天幻阵,这座石山附近有外人到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嗯,感冒好难受,更新要继续!

    都感冒了还按时更新,大家多投点推荐票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