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友人和敌人(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友人和敌人(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低空,殷血歌带着幽泉和血鹦鹉顺着沙丘急速逃走。

    后方那一条匹练般的剑光则是紧随在殷血歌身后,但是原本长达二十多米光芒四射的剑光,此刻已经压缩到了数米长短,就连喷薄而出的热气都收敛了许多。

    而且这剑光的速度并不快,只是堪堪的尾随着殷血歌。他不靠近太多,以免给殷血歌太大的压力,但是他也不会落后太远,以免跟丢了殷血歌。两人之间就是相隔着十几里,保持着一种让殷血歌比较心安的距离。

    殷血歌不时回头诧异的向那一道剑光望一眼,这道剑光并不像是来追杀他的。起码那剑光散发出的气息,绝对是元婴期高手的级别。如果真的正面碰上,以殷血歌如今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那剑光逼近,他就立刻燃烧本命精血,哪怕大伤元气也要用最快的速度逃走。但是既然那剑光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他也就不着急发力,只是带着他向炎魔沙漠的深处飞

    一前一后,殷血歌和那剑光向前急速飞行了好几个时辰,起码遁出了万多里地后,殷血歌终于听到了后面那道剑光的传音。

    “血歌小友,老夫并无恶意,还请暂歇片刻,听老夫一言。”

    殷血歌呆了呆,那声音很是熟悉,正是当日将殷血歌带进黄沙城的有金老人。他当天倒是没看出来,有金老人居然也是元婴期的高手?不或许他的实力会更高一些。

    想到有金老人那一路上对自己的照顾,殷血歌略微有点心动。

    但是想到万蛊教对自己发下的追杀令,他又怎么敢停下脚步?现在隔着十几里的距离,他还有逃走的机会,但是如果他让不知实力深浅的有金老人靠近的话,一旦对方发难他就是有死无生的下场。

    他可不指望阴长空和胡娇娇这一对儿能够放过自己。

    但是有金老人的传音再次响起:“以域外天魔起誓,老夫对血歌小友你并无恶意。还请血歌小友你暂停片刻听老夫一言。”

    一丝奇异的灵魂波动涌来幽泉突然抬起头来,向着殷血歌轻声道:“的确是以域外天魔之名发下的心魔誓言,这种誓言对修道人而言不敢有丝毫违逆,否则必定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下场。”

    微微顿了顿,幽泉眯起了眼睛:“域外天魔大誓,这是修仙之人最可怕的三大誓言之一呢。”

    三大誓言是什么殷血歌不了解,但是既然幽泉都这么说了想到这小丫头历次表现出来的神异和不凡殷血歌干脆利落的停下了遁光,落在了几座小沙丘环绕的一个小谷地内。

    那道剑光也迅速放缓了速度,以一种不会让殷血歌紧张和误会的慢速慢的向这边飞了过来。距离小谷地还有一里多地,剑光就落在了沙地上,剑光收敛处,果然是有金老人行了出来。

    小心的向四周张望了一阵,有金老人步伐轻快的向殷血歌这边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边向殷血歌抱拳苦笑:“这些日,苦了血歌小友了。想不到当日老夫一番好心,却让小友遭遇如此磨难。”

    殷血歌警惕的看着有金老人,而有金老人也是很谨慎的站在了距离殷血歌百米以外的一座小沙丘上。他慢慢的举起了双手,然后伸手进袖,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乾坤袋,随手丢在了沙地上。

    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有金老人压低了声音。

    “这是炎家商会对小友的一点点补偿。所谓天道无常经大磨难者方有大成就。这乾坤袋内,是些许小友可能用得上之物就是我炎家的一点点小小心意了。”

    殷血歌的眼睛骤然一亮,这一个月来他虽然诛杀了大群低阶修士,但是那些家伙身上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就算有三五个乾坤袋,那也都是一些容积不过两尺见方的品质极其低劣的货色。而且这些低阶修士都穷苦得很,一点儿他可以利用的物资都没有。

    有金老人送来的这个乾坤袋宝光隐隐,显然是一件品级很不错的宝物,里面的容积应该很是不小。如果里面再有一些清洁的饮水和食物之类,这对殷血歌可是太好的消息了。

    如今殷血歌也好,幽泉也好,他们的实力都还没有达到辟谷的水准,想要在这茫茫沙漠寻找饮水和食物,着实让殷血歌很是烦心。如果不是诛杀了数百个低阶修士,从他们手上找到了一些食物和饮水,殷血歌和幽泉早就无法坚持下去了。

    相反幽泉倒是活得很滋润,这家伙的胃口很杂,真的很容易养活。

    看着那个乾坤袋,殷血歌向有金老人抱拳行了一礼:“炎家盛情,殷血歌记下了。只是我不明白,万蛊教如此势大,甚至可以说掌控着炎家的生死,为何炎家要冒险帮我?”

    沉默了一阵,有金老人向殷血歌抱拳深深的欠身一礼。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坦诚的说道:“若是隐瞒本家的那点小心思,反而要让血歌小友心有芥蒂了。这事说起来倒也简单,只是本家的一点见不得人的小算盘,还请血歌小友不要见笑。”

    有金老人娓娓说来血歌不断点头,然后心有所悟的笑了起来。

    黄沙城四大家族,此番因为阴长空下令追杀殷血歌的事情,和殷血歌结缘的龙人英却和阴长空臭味相投,两人已经成为知己。而如今阴长空却是万蛊教易无天等人的贵宾,在阴长空的影响下,万蛊教对龙家大为青睐,龙家一时间风头大涨,隐隐有压过其他三家、破坏黄沙城平衡的势头。

    黄家、炎家、林家三家人无奈之下,只能透过自己在龙家的眼线·打探出了阴长空的来历。

    说起来倒也不复杂,阴长空、胡娇娇这一对儿,和殷血歌一样被卷入了炎灵界,而他们出现的地方,正好是炎灵界对外的唯一一座大挪移阵的附近。他们被虚空乱流丢进炎灵界的时候,正好易无天等万蛊教的修士从大挪移阵内出现·前来炎灵界收购万蛊教所需的各项物资。

    阴长空身上有他那位大罗金仙老祖赐下的护身灵符,正是借助这一道灵符的帮助·阴长空和胡娇娇才从赤蒙天的大爆炸幸存·并且被时空乱流带到了炎灵界。

    易无天作为万蛊教的长老,他算是见过世面的大人物。他一眼认出了阴长空、胡娇娇身上的那一层护身仙光出自不可思议的大能之手,所以他屁颠屁颠的带人将阴长空二人救了下来。

    而阴长空故意向易无天卖弄,吹嘘自家的老祖是幽冥教当今教主,而幽冥教更是上界鬼仙一脉第一仙宗。

    万蛊教当今的教主只是一位下阶地仙,而阴长空的那位老祖却是堂堂大罗金仙。虽然易无天不知道幽冥教位于仙界的哪一个角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抱住阴长空的大腿·差点就给他舔脚丫了。

    “所以·易无天现在一心向着阴长空,而龙人英和阴长空的交情,破坏了黄沙城的平衡。”殷血歌了然了其的关节,他很认真的看着有金老人:“一家独大,这显然不符合你们三家人的利益。”

    有金老人有点羞赧的看着殷血歌:“阴长空身后有大罗金仙老祖坐镇,哪怕我们这些穷乡僻壤的小家族,并不知道幽冥教身处何方·是何等势力,但是大罗金仙啊,那岂是我们能对抗的?”

    苦涩的摊开双手,有金老人沉声道:“血歌小友能够和阴长空结仇,而且听那阴长空字里行间的意思,他还在小友手吃过大亏,很显然,血歌小友能够对抗阴长空。”

    沉吟了一阵·殷血歌拍了拍血鹦鹉。

    趴在殷血歌肩膀上的血鹦鹉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他慢的飞到了有金老人面前·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起对方。有金老人被血鹦鹉血光四射的小眼睛看得浑身毛骨悚然,他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小老头,你也算是好人了。虽然从鸟爷嘴里蹦出‘好人,这个词显得有点古怪,但是鸟爷记住你了。”落在地上,一把抓起那个宝光流转的乾坤袋,血鹦鹉飞身而起,向着殷血歌飞了回来。

    “好吧,看在你们有这么一片心的份上,等鸟爷神通完全恢复之后,会给你们好处的。”血鹦鹉嘻嘻哈哈的笑着:“鸟爷可是罗太,从指头缝里漏一点,就够你们个个修成大罗金仙的。”

    有金老人就当没听到血鹦鹉的话,什么罗太,他是从来没听说过的。

    至于说从他手指头缝里漏一点东西,就能让炎家人都修成大罗金仙?这怎么可能,简直是开玩笑嘛。

    血鹦鹉飞了回来,殷血歌小心的抓过乾坤袋,仔细的嗅了嗅上面的气息。

    非常安全、非常纯净的法宝气息,血妖的本能告诉他,这个乾坤袋上没有其他的古怪。于是他从指间滴出了一滴鲜血,让他融入了乾坤袋。一丝淡淡的心神联系连上了乾坤袋,殷血歌将神念投入乾坤袋,然后他不由得点了点头。

    二十几瓶疗伤的灵药,一大堆上品灵石和极品灵石,以及三十块下品仙石。

    上品灵石足足有一千块之多,极品灵石也有五百块。炎灵界的灵气充沛异常,比赤蒙天还要浓郁数倍,在这里灵石矿脉容易成型,上品的灵石对修士们而言并不罕见。但是那三十块下品仙石就很珍贵了,对于普通修士而言,仙石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只有不离境的快要飞升的修士,才有资格用仙石修炼。

    这三十块仙石更大的价值是可以用来兑换成极品或者上品灵石,仙石和极品灵石之间的兑换比例,达到了惊人的一比两百以上,对此刻一穷二白的殷血歌而言,三十块下品仙石简直就是一笔横财。

    除此之外,乾坤袋还有两柄飞剑·两块小盾牌,两套护身法衣以及一叠散发出浓郁法力波动的灵符。

    拔出一柄飞剑,手指对着这柄赤红色的飞剑轻轻一敲,顿时一阵清鸣声响起,长不过八寸的小巧飞剑宛如一条小鱼一样灵动的跳跃起来,剑锋在阳光下荡起了点点的涟漪。

    殷血歌不由得赞叹了起来:“好剑!”

    的确是好剑·这柄飞剑虽然没有滋生灵性,但是他绝对是极品法宝级的飞剑·就算是三灾三劫级的大修士·如果他们的身家略微差一点的话,他们使用的飞剑也不如此了。

    炎灵界毕竟是上界所属的修炼世界,这一柄散发出点点银光的飞剑使用的材料极佳,比起殷血歌原来用惯的那柄血灵剑在材质上还要超出好几等。或许他唯一的缺陷就在于,这是一柄纯粹的修炼者使用的飞剑,长仅八寸的他无法握在手进行近身格斗罢了。

    另外一柄飞剑则是通体散发出淡淡的青色寒气,这是一柄变异水属性的飞剑蕴藏了一丝阴柔的水毒在内。殷血歌刚刚将这柄飞剑掏了出来幽泉就伸手将他摘了过去,欣然的放在掌心轻轻的摩挲起来。

    “很有趣的飞剑呢,里面蕴藏了一丝‘窟泠柔水,之毒,幽泉用玄冥重水滋养的话,用不了几天就能将他提升为‘窟极**,,威力会比现在大上数倍呢。”幽泉眯着眼,笑盈盈的看着殷血歌。

    殷血歌当即掏出了一块盾牌一件护身法衣递给了幽泉。和那两柄飞剑一样,这盾牌和护身法衣都是极品法宝级的好货色,每一件都宝光莹莹,分明是着实下了苦功和好材料的祭品。

    一直在静静看着殷血歌的有金老人顿时笑了起来,他连连点头道:“血歌小友满意就好,这几件法宝,都是我炎家秘藏珍品,从未在人前显露过。”

    殷血歌明白有金老人的意思这些飞剑和法宝从来没有在人前显露过,也就是说他只管用这些法宝光明正大和那些追捕他的修士动手。

    沉吟片刻将几滴心头精血滴在了飞剑、盾牌和护身法以上,初步的祭炼了一下这几件法宝,殷血歌向有金老人抱拳行了一礼:“多谢有金前辈,日后殷血歌自有厚报。唔,那黄家和林家的修士,他们该如何处置?”

    有金老人眯了眯眼,轻轻的笑了起来:“小友只管动手就是,若是碰到我们三家修士,打一打也未尝不可,伤几个人也是应该,只要不死,就没有大的问题。”

    有金老人这里的话音刚落,一道强悍的神念就从远处扫了过来,堪堪的扫过了这个小谷地,然后迅速的转了回来。殷血歌和有金老人的脸色同时一变,殷血歌长啸一声,手上飞剑当即带起一道银光向有金老人刺了过去,而有金老人也是怒喝一声,同样一道火光缠绕的剑光向着殷血歌打了过来。

    一道银光一道火光在空轻轻一撞,殷血歌咬破舌尖,一道鲜血喷出老远,身体骤然腾空而起向后飞去。幽泉和血鹦鹉同时惊呼一声,急忙飞向了殷血歌迎向了他向下飞坠的身体。

    震天的狂笑声传来,十几道剑光从远处一座沙丘后激射而来。当先一道金黄色剑光内,一名虬髯大汉厉声大笑着:“有金老头儿,你这一把老骨头就歇歇吧!这份大功劳,我龙飞英接下了。”

    笑声,这虬髯大汉的剑光突然一个转折向着有金老人冲了过去,他一道剑光劈出挡在了有金老人面前,然后向身后的十几个龙家的金丹修士厉声喝道:“尔等联手,速速将那小生擒活捉。尤其是那小妞儿,阴公特别叮嘱,不许伤损她的容貌丝毫,这可是阴公指明要的女人。”

    殷血歌的身体沉甸甸的落地,听到龙飞英的话,他的脸色顿时一阵漆黑。

    幽泉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阴寒,她手指轻轻一点,十几滴黄豆大小的玄冥重水已经悬浮在了身前。这些玄冥重水每一滴都重如泰山,幽泉一口寒气喷出,十几滴玄冥重水鱼贯射出,阴柔无声的射向了龙飞英的后心。

    有金老人嘶声大吼,一道火色剑光和龙飞英的剑光缠绕在一起,他厉声喝道:“龙飞英,这小娃娃是老夫首先发现的,他已经斩杀了本家数十道兵,你横插一杠是什么道理?”

    龙飞英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欢声笑道:“道理?现在黄沙城,我龙家的话就是道理。有金老头儿,看在你这老头儿平日里实在是个好人的份上,龙二爷也不愿意伤你,你且退去!”

    话音未落,龙飞英的脸色骤然惨变,他怒啸一声,驾驭着剑光狠狠的向后一劈。

    ‘当啷,一声巨响,龙飞英的那柄下品灵器级的飞剑被玄冥重水荡开老远,十几滴玄冥重水鱼贯打下,恐怖的力道震得龙飞英体内真气一阵紊乱,虽然他挡住了幽泉的偷袭,但是他也来不及再施展其他的法术,或者祭起其他的法宝御敌。

    一道火光当头落下,有金老人一剑从龙飞英的头顶劈下,将他正正的劈成了两片。

    高温烈焰从龙飞英的体内喷出,他的元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冲天飞起就要遁走。但是血鹦鹉早就飞上了高空,一道黑红二色光流喷出,血鹦鹉张开嘴锁定了龙飞英的元婴,将他的元婴一口吞了下去。

    殷血歌长啸一声,身体突然炸成了数十条血色身影向着那些龙家金丹修士扑了过去。

    龙家修士们脸色惨变,他们纷纷咒骂着有金老人,狼狈的向着四面八方胡乱的逃了出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