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突破和格杀(36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七章 突破和格杀(36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三名赤身露体的蜥蜴人架着狂风,在离地不过十几米的!空向前梭巡。他们背上背着用妖兽骨骼炼制的骨刀,手里拎着一张一尺见方的画像,上面正是殷血歌的面相。

    殷血歌藏身在一个沙丘下的沙洞内,秋蝉蛰隐术发动,周身一点儿气息都没有泄露。

    他冷静的看着这三个炎魔沙漠土著部落的蜥蜴人,冷静的等待着发动进攻的机会。距离阴长空下令追杀他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内,陨落在殷血歌手下的修士已经有数百人之多。

    这些被殷血歌杀死的修士,全部是一些实力低微的练气期甚至是淬体境的修士,他们成群结队的涌入炎魔沙漠,四处寻找殷血歌留下的蛛丝马迹。在他们犹如水银泻地一样无孔不入的搜索下,殷血歌哪怕已经万分小心,依旧有好几次被他们迎头堵上。

    可怜这些修士做梦都没想到,他们围堵的不是让他们大发横财的散财童,而是一个真正的凶神恶煞。在殷血歌、幽泉和血鹦鹉的联手下,数百低阶修士被狙杀,但是他们的痕迹也彻底暴露。

    这几天来,越来越多的高阶修士在这方圆数千里的沙漠出没,基本上每天殷血歌都能碰到两三伙路过的修士。那些来自黄沙城的修士对他的威胁不大,但是这些炎魔沙漠的土著妖族,他们对炎魔沙漠无比熟悉,他们能够清楚的发现沙地上最细微的痕迹。

    对殷血歌威胁最大的,就是这些同样一夜暴富的土著妖族。

    骤然间三个蜥蜴人按下了狂风。他们用力的抽动着鼻,长长的红绿色舌头吐出来有两尺多长。分叉的舌尖在空气略微的抖动了一下,三个蜥蜴人同时欣喜的向一侧的几具沙丘跳兽的骨头架望了过

    白惨惨的沙丘跳兽的骨架已经有大半被风沙掩埋,也不知道这是哪一队倒霉的商队留下的痕迹。跳兽的头颅骨黑漆漆的眼眶看着天空,三轮烈日高照,白骨架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目的亮光。

    “喂小家伙,我们闻到你的味道了。”

    三个蜥蜴人拔出了背后背着的骨刀脚下的砂砾慢慢的顺着他们的皮肤涌了上来很快就在他们皮肤表面织成了一层厚达半寸的砂砾板甲。他们一步步的向着那一堆白骨围了过去,乐呵呵的笑着。

    “不要躲了,乖乖跟我们走吧!活着的你值很多钱,死了的你可就不值钱了。”

    三个蜥蜴人突然脚下一动,他们犹如油锅里穿梭的泥鳅一样突兀的就到了那一堆白骨边,他们举起双手狠狠的向地下一按,‘砰砰砰,的巨响声好几只砂砾组成的大手从一旁的沙地里喷出带着沉闷的呼啸声向着那一堆白骨拍了下去。

    跳兽白骨突然飞起,数十根白骨带着刺耳的啸声向着四周乱射。在迸射的白骨一团血影冲了出来,血鹦鹉宛如一团飞火流星,带着一团森森幽冥鬼气直冲了出来,无比猥亵的血鹦鹉团身撞在了一个蜥蜴人的腰腹部位,两只闪耀着淡淡血光的利爪狠狠的抓向了那蜥蜴人的下体。

    “臭爬虫,吃你鸟爷一招‘根清净、青灯古佛手,!”

    血鹦鹉龇牙咧嘴的放声尖叫着他的利爪深深的陷入了那倒霉的蜥蜴人的下身要害内,甚至抓穿了蜥蜴人的下体。可怜这蜥蜴人虽然有着金丹阶的实力,但是任何一个雄性生物的下身要害,除非修炼了转玄功之类的锻体功法,否则那都是碰一碰就会痛得发晕的要害。

    但是一个炎魔沙漠的土著妖族,就连正儿八经的修炼法门都没有一篇,完全依靠本能吞吐天地灵气进行修炼的蜥蜴人,他可能修炼转玄功么?

    这当然不可能所以这蜥蜴人虽然有着金丹阶的实力,他依旧吐着血翻着白眼,两条腿一抽一抽的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个蜥蜴人的眼珠立刻变成了红绿色,他们愤怒的看着下身成了一团模糊血肉的同伴,同时将手上骨刀丢了出去。狂风卷着黄沙裹住了骨刀,化为两条一丈多长的黄色风沙向血鹦鹉当头砸下。

    愤怒的蜥蜴人完全忽略了身边的动静,他们没发现殷血歌从他们身后不到三丈远的沙丘内窜了出来。带着数十条残影,速度全开的殷血歌宛如鬼魅一样滑过沙地,双手弹动间,宛如玉石雕成的指甲弹出了一尺多长,带着蒙蒙血光的沥血爪犹如切豆腐一样刺进了两个蜥蜴人的后心。

    两个蜥蜴人嘶声惨嚎,他们的飞刀失去了控制,摇摇摆摆的落在了沙地上。

    沥血爪内涌出强劲的吞噬力量,两个金丹境蜥蜴人体内充沛的精血汩汩被殷血歌的指甲吞噬,指甲立刻变成了红绿色。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吞吐着四周的天地灵气,他的脸色也逐渐的变成了淡淡的绿色。

    这些蜥蜴人的血液混杂了某些复杂的草木剧毒,也不知道他们居住在沙漠,血液为什么会有草木毒性。随着他们的血液不断被殷血歌吞噬进去,他们体内的剧毒也都混入了殷血歌的身体。

    眨眼间两个蜥蜴人的血液被抽得干干净净,殷血歌也吞吐了四十口天地灵气,他默运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四周的沙丘突然一震,高空的三轮烈日放出的光芒似乎都炽烈了许多,风沙的声音都变得沉闷了起来,殷血歌默默的感悟着四周的!天地大势,他骤然的挺起了胸膛,双手托向了天空。

    一声巨响从他体内传来,一股无形的天地大势带着至阳至刚、浑厚无匹的宏伟大力当头砸下,狠狠的扫荡过了殷血歌的身体。大片绿色的毒液从殷血歌皮肤上喷射而出·两个蜥蜴人体内的所有毒性都被这一股天地大势驱逐出去,只留下了最精纯的血液精华。

    殷血歌的身体突然痉挛起来,一道宛如小溪的血元带着沉闷的响声滴在了丹田的三重浮屠小塔上。

    三重浮屠小塔迸射出道道血光,一个月前,殷血歌的修为就已经到了临界点,经过这一个月不断的杀伐·经过殷血歌日以继夜的刻苦修炼,他的实力终于迎来了突破。

    ‘咔咔,声不绝于耳·三重浮屠小塔疯狂吞吐着殷血歌体内的所有血气。也就是短短一瞬间的功夫·殷血歌的身体内再无半点儿鲜血,所有的血浆都被那三重浮屠小塔吞了进去。

    幽泉悄无声息的从另外一个藏身处飘了出来,她看到殷血歌惨白如纸的面孔不由得身体微微一抽,她急忙掠到了殷血歌身边,随手一颗玄冥重水飞出,将血鹦鹉抓晕的那个蜥蜴人打得透露爆裂而死。

    血鹦鹉发出一声欢笑,他嘴里一道黑红二色气流喷出笼罩在蜥蜴人的丹田上·三个蜥蜴人的丹田爆裂开·三点黯淡的黄光喷出,他们凝结的妖丹已经被血鹦鹉一口吞了下去。

    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血鹦鹉这才诧异的看向了殷血歌:“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咱们老板昨晚上瞒着咱们去做了什么风流勾当,体内精血都被人吸干了么?这得是多厉害的女妖精,才能把一个血妖的全部精血都给吸干哪?”

    回应血鹦鹉的,是一点芝麻粒大小的玄冥重水。这滴黑漆漆的散发出刺骨寒气的玄冥重水在血鹦鹉的胸脯上轻轻一碰,一道巨力将倒霉的血鹦鹉打飞了数十丈远·令他一头扎进了一个沙丘内,只留下了一个火红色的鸟屁股露在外面。

    下一瞬间,殷血歌体内传来了呼啸的浪涛奔涌声。

    三重浮屠小塔崩解,然后一座重浮屠小塔在他丹田急速成型。这一座重浮屠小塔的造型依旧是那样的古朴而洪荒,通体没有半点儿花纹装饰。但是和原本的三重浮屠小塔相比,这座重小塔不仅仅是体积大了十倍有余,而且散发出的气息也蕴藏了一丝玄而又玄的道韵。

    识海的那一片大慈大悲众生得解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悄然向四周扩张了大概一寸有余,点点玄妙-的血气从血池飘出·幽冥十八禁囵塔无比享受的吞噬着血池散发出的血气,隐约可见幽冥十八禁囵塔表面的无数条裂痕又消失了几条·他散发出的气息也强大了一丝。

    一道又一道不可形容的玄妙-气息涌入殷血歌的灵魂,逐渐的,一门名之为《血海灵宝大禁宝》的祭炼各色飞剑法宝,将其转化为血海灵宝的奇妙-法门深深的烙印在了殷血歌的灵魂。

    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爆鸣声响起,识海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的道果仙种悄然浮现,丝丝血光照耀识海,殷血歌对鸿蒙血神道的掌握却又多了一层了解。

    心脏内一阵灼热的剧痛涌出,八十一点拇指大小的血炎从心脏内喷薄而出,迅速的围绕着殷血歌的身体各处灼烧起来。心脏的血圣精血和本命蝠翼的神灵神血急速的消耗着,伴随着这些精血的消耗,殷血歌的身体强度正在不断的提升。

    皮肤、肌肉、内脏、骨骼、骨髓等等都在血炎的灼烧下急速的崩解然后重组,大量血气不断的融入自身,殷血歌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一丝丝的增强,他的**防御力也在不断的增长。

    大量新生的血液从身体各处涌了出来,新生的血液更加的粘稠,更加的沉重,而且色泽也更加的鲜艳。殷血歌感觉到自己的血液蕴藏的生命气息起码是突破前的一倍以上,对于普通凡人而言,他此刻的血液已经无疑是灵丹妙-药。

    按照他的判断,如果一个凡人此刻寿命耗尽就要死去的话,如果能够服用一小碗殷血歌的鲜血,那么这个凡人起码能够延寿三五年。他血液蕴藏的生命精华太强大了,对于凡人而言,这完全就是肉白骨起死人的至宝。

    飞快的将刚刚得到的那一门血海灵宝大禁宝琢磨了一阵,殷血歌笑着拍了拍幽泉的小脸蛋·沉声说道:“不用担心,我没事!把血鹦鹉拔出来,我看看这三个家伙身上有没有什么好处。”

    听得说殷血歌的身体无恙,幽泉这才浅浅一笑,身形犹如水上白云一样飘过沙地。掠到了血鹦鹉的身边,一把抓着血鹦鹉屁股上的几根长长羽毛·幽泉将正在破口大骂的血鹦鹉一把拔了出来。

    “小妞,我警告你·下次你再敢对鸟爷我······”血鹦鹉正想要对着幽泉咆哮几声·但是看到幽泉作势要将他重新塞进沙里,他急忙闭上了嘴。

    殷血歌已经麻利的在那三个蜥蜴人的尸体上搜寻了一番,很显然,这是三个很穷苦的蜥蜴人。他们除了那三柄破破烂烂的骨刀,也就只有带头的那个手持殷血歌画像的蜥蜴人腰间挂着一!个兽皮制成的包裹。

    这是一个单纯的兽皮包裹,不是乾坤袋。

    人头大小的包裹,包着两三块婴孩拳头大小的品灵石·以及五块大小不等的金属矿石。

    抓起这些暗金色带着银色半点·触手灼热的金属矿石,殷血歌不由得赞叹了一声。好东西,烈日乌金石,这是只有在火属性极其浓郁的金属矿脉才会出现的上好矿石,是用来铸造火属性法宝级飞剑的好材料。

    如果落在手艺足够的宗匠级炼器师的手上,加上其他一些珍稀矿石,烈日乌金石甚至能够铸造出蕴藏灵性的灵器级飞剑。虽然灵器和法宝的威力相差不大·但是蕴藏灵性的灵器有着无穷的发展前途,他的价值可不是普通法宝能比拟的。

    正好殷血歌实力突破,他从血海浮屠经得到了铸造本命血海灵宝的大禁宝,这些矿石正好让他用来铸造一柄适用的兵器。

    毕竟殷血歌现在也是一名炼气期的正儿八经的修士,他总不能老是像野兽一样,用自己的爪和牙齿来解决问题吧?各色飞剑和法宝,各种法术,这才是他未来战斗的根本。至于说沥血爪之类的血技·这只能当做压箱底的拼命招式。

    将三个蜥蜴人身上那点可怜的缴获挂在了腰带上,双手一搓放出一道血炎将三具尸体烧得干干净净·殷血歌正要招呼幽泉和血鹦鹉逃走,数里外一座沙丘后面,突然有七八道青色、白色的剑光冲了出来。

    一名牛高马大的黑面汉远远的看到了殷血歌,顿时欣喜万分的大叫了起来:“就是那小,生擒他,十块上品仙石啊。兄弟们,得了这笔大财,足够咱们修炼到渡劫成仙了。”

    黑面汉身后的七八个男女同时大声欢啸,除开那黑面汉正面向殷血歌冲了过来,其他几个男女远远的饶了一个大弧线,从左右两侧向殷血歌这边包抄了过来。

    显然他们不想让殷血歌逃走,他们对于生擒殷血歌有着十成十的把握。

    向那黑面大汉望了一眼,根据他驾驭的剑光强度,以及他飞行的速度,殷血歌判断出这家伙是一个金丹大成境,甚至可能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元婴境的强大修士。而剩下的那几个男女,他们也都是金丹期的修为,这是这一个月来,殷血歌碰到的实力最强的一支搜寻的队伍。

    但是金丹境,这仅仅是金丹境啊!

    殷血歌冷笑了一声,他向幽泉打了个招呼,干脆的张开了本命蝠翼,带着一团狂风向着黑面大汉当面迎了上去。他一边急速飞行,一边厉声长啸,体内热血一阵阵的翻腾,血妖一族血脉潜藏的诸般奇异神通,一门名之为‘裂魂蝠音,的本命血术突然涌现。

    这是血妖一族的本命神通,殷血歌根本不需要修炼就迅速的掌握了他的全部奥秘。

    一声又一声尖锐的鸣叫声不断传来,朝着殷血歌大吼大叫冲过来的黑面大汉身体骤然一阵阵的颤抖起来,他的脸色变得一阵阵的惨白。被裂魂蝠音震得灵魂剧痛的黑面大汉狼狈的掏出了一根金色的短矛,狠狠的向着殷血歌倾力一掷。

    殷血歌没有闪避,他挺起胸膛向着那一道淡淡的金光迎了上去。

    ‘当啷,一声闷响,就好像一柄铁锤和铁木对撞一般,金色短矛所化的金光撞在了殷血歌袒露的胸膛上,只是在他皮肤上留下了一个半寸深的凹痕,却没能刺进他的身体。

    黑面大汉不可置信的怪叫了一声,殷血歌已经默运血海灵宝大禁宝,双手突然腾起了粘稠的血色烟雾,隐隐可见扭曲的血色灵纹在血雾升腾,他一把抓住了胸前的金色短矛,这柄品级不错的法器顿时发出

    ‘嗤嗤,的鸣叫声,金色的矛身迅速的出现了大块锈迹。

    大禁宝,这是一门用血气污染他人法宝,掠夺他人法宝的精华,以此灌输进自家的本命法宝以增强他本身灵性和威力的奇门秘术。殷血歌双手冒出的血色烟雾对修士没有任何的害处,但是对那些法器法宝而言,却无疑是致命的剧毒。

    黑面大汉的金色短矛只是一件普通的品法器,殷血歌默运大禁宝只是三五秒钟,金色短矛就在血色烟雾彻底溶解,只留下了一滴芝麻粒大小的金色液汁被殷血歌收了起来。

    黑面大汉吐血,飞退,用最快的速度向后急退。

    但是殷血歌哪里肯放过他?本命蝠翼上一道血炎升起,殷血歌的飞行速度骤然暴涨一倍,他几个闪身就到了黑面大汉身边,右手食指一根指甲弹出一尺有余,锋利如刀的玉色指甲轻轻滑过黑面大汉的脖颈,一颗硕大的头颅顿时飞起来七八丈高。

    尖锐的破空声不绝于耳,幽泉放出玄冥重水打得另外几个金丹修士胸腔凹陷而亡,血鹦鹉忙不迭的将这些修士的金丹全部吞了下去。

    远处突然有一条匹练般剑光呼啸而来,一股热风隔着好几里地就逼得殷血歌喘不过气来。

    殷血歌大惊,他急忙窜到了幽泉身边,一把搂着她抓起血鹦鹉冲天飞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