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见阴长空(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再见阴长空(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龙人英重伤倒地,炎池霖大声惊呼,下意识的一手向殷抓了过

    狂风呼啸,黄沙漫天,黄沙城的修士似乎所有的法术都和黄沙、狂风有关,炎池霖的手掌上喷出了一只箩筐大小黄沙和大风凝成的手掌,当头抓向了殷血歌的胸口。

    “黄沙城,不许伤人!”炎池霖看着殷血歌手上的木质令牌,目光满是挣扎。殷血歌是炎家商会的客人,他也知道有金老人在自家商会内位高权重,是为家族效力了数百年、忠心耿耿的老总管。能够被有金老人看的年轻人,自然是家族的贵宾。

    但是现在炎家家主是黄沙城的城主,他炎池霖是黄沙城的卫队长,他就必须维护黄沙城的规矩。

    不管是谁,都不能在黄沙城伤人。

    一点黑光闪烁,幽泉手指一点,一滴黄豆大小的玄冥重水带着刺耳的破空声激射而出。玄冥重水,至阴至纯,芝麻粒大小的一点玄冥重水都重达百万斤。除非修炼水系神通达到了妙-悟自然,明了天地之道的大神通者,其他人想要提炼一丝半点的玄冥重水都不可能。

    但是对幽泉而言,玄冥重水于她,就好像空气于凡人,呼吸只是最自然而然的一种本能。

    黄豆粒大小的一滴玄冥重水重达数千万斤,炎池霖的黄沙大手

    ‘砰,的一下被那一点黑色水点打得粉碎。炎池霖只觉一股天崩地裂的恐怖压力当面袭来,逼得他不由自主的连连倒退了数十步甚至架起了剑光凌空穿梭了十几步,好容易才避开了那一点黑色水珠的锁定。

    玄冥重水悬浮在刚才炎池霖所在的地方纹丝不动,幽泉眯着眼睛,深邃而黝黑的双眸死死地盯着炎池霖。被幽泉用那古怪的眼神盯着,炎池霖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头猛虎盯住的猫儿,浑身肌肉下意识的绷紧一股灭顶之灾即将降临的危险感让他痛苦得差点呕吐出来。

    “你,人不坏!”幽泉点了点头随手一招将那一滴玄冥重水招了回来。

    对于炎池霖她只是轻轻的吐了几个字做了个评价。但是炎池霖却浑身骤然一轻,他双腿一软沉甸甸的坐在了地上,浑身汗流浃背,只觉眼前金星乱闪差点没晕了过去。他惊恐而不敢相信的看着幽泉—有金老总管,你这次从外面捡了多么可怕的怪物回来?

    十几名蜥蜴人道兵同时怒吼一声,他们丢出了手上的弯刀,化为十几道黄光向着殷血歌当头劈了下来。

    殷血歌看了一眼这些驳杂不纯的刀光轻蔑的笑了笑。这些刀光黯淡锋芒之间有点点驳杂暗影存在,按照他在第一世家道院阅读过的《千机秘术》的分析,这分明是锻造弯刀的人功力不深,连铸造弯刀的材料都没有提纯。

    这样的刀光,加上这些蜥蜴人道兵区区金丹期的修为,殷血歌突然挺胸而上,做出了让炎池霖等围观诸人高声惊呼的事情——他挺起胸膛就这么用自己的身体迎向了那些刀光。

    ‘当朗朗,一阵乱响,殷血歌身上的衣物被劈得稀烂,但是弯刀劈砍在他身上,却不像是劈砍在了血肉之躯上,反而像是锈得破破烂烂的斧头硬碰在了铁木上,那沉闷的声音震得人耳膜生痛,甚至还有点点火星溅了起来。

    修成木身道,殷血歌浑身皮肉筋骨坚硬犹如铁木金丹境的攻击完全无视。

    龙人英带来的蜥蜴人道兵纷纷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的突出了红绿色的长舌头‘咝咝,尖叫着。一名显然是头领的蜥蜴人飞快的抓起一道灵符往高空一丢灵符飞起来十几丈高,突然迎风烧成了灰烬。

    很快在黄沙城的一片豪门大宅,数十道剑光激射而出,横跨黄沙城正的那座大湖,向着这条街道涌了过来。

    隔开这里还有十几里地,几道显然超出了金丹期修士的神识已经扫了过来,然后迅速锁定了殷血歌的身体。

    躺在地上不断吐血的龙人英嘶声哀嚎着,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嘴角一边流淌着血沫儿,一边无力的**着:“是这个小白脸,弄死他!把他弄死!这个小美人儿,是我的!”

    “斗胆!”一声怒喝遥遥传来,一道金黄色的剑光原本只有三五米长,骤然间这道剑光拉长了数倍,变成了长达二十几米的一道金黄色匹练,带着沉闷的风沙呼啸声激射了过来。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道剑光就横跨黄沙城正的大湖,带着猎猎热风掠到了街道上空,然后迅速的落在了龙人英的身边。剑光收敛,一名和龙人英生得有七分相似,看上去三十岁出头,下颌有着点点短须的男阴沉着脸蹲了下去,双手迅速的在龙人英身上检查起来。

    殷血歌轻轻一笑,他知道自己刚才那一脚做了什么。

    龙人英的丹田绝对是粉碎了,他的脊椎骨也震成了数百片碎骨,膀胱和大肠小肠也受到了重创,附近的数十处穴道、气脉都被震得七零八碎。确切的说,这家伙已经废掉了。除非有灵丹妙-药,否则他再也无法修炼。

    “爹,救我!”龙人英一把抓住了那个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几岁的男,哆哆嗦嗦的哀嚎起来:“爹,救我啊!把那小白脸杀了,把那小妞抓起来,我要狠狠的弄死她!”‘啪,的一声脆响,龙人英的父亲,黄沙城龙家代理家龙飞雄狠狠的给了自己的独生儿一记耳光。

    龙人英的脑袋剧烈的甩动了一下,半口大牙带着大量血水喷了出来,他凄厉的惨叫了一声,然后乖乖的闭上了嘴,再也不敢吭声。

    “废物,抢个女人·居然还弄成这个样。”龙飞雄冷然望了自己的儿一眼,然后轻轻的摆了摆手:“这些废物,连自家主人都护不住,还留下做什么?”

    数十名身穿黄色长袍,袖口绣了一条云龙图案的修士纷纷架着剑光落下,听到龙飞雄的话·这些修士一言不发的催动剑光,向着那些呆立在一旁的蜥蜴人道兵斩杀了过去。

    这些龙家的修士·实力最弱的不过是练气一二重的水准·也就是勉强能催动品阶不高的下品飞剑。而那些蜥蜴人道兵呢?他们的实力最弱都是金丹境的水准。

    但是面对这些龙家修士斩落的剑光,这些蜥蜴人道兵根本不敢反抗。他们乖乖的伸出了脑袋,将自己的头颅送到了剑光下。‘噗嗤,声,十几道血箭喷出,这些金丹境实力的蜥蜴人道兵被那些修士轻松斩下了头颅,粗壮有力的身体沉甸甸的倒在了地上。

    殷血歌的瞳孔一凝,这个龙飞雄居然是如此不讲理的人物?

    殷族城邦对下属的那些血仆战士也算是苛刻·殷族的家规也是极其森严。但是无数次殷族的对外征战·从来没有因为殷族族人自身的无能战死而迁怒那些血仆战士。最多那些血仆会被鞭挞一顿,可是从来不会有这种无缘无故斩杀自家精锐战士的事情发生。

    “喂,老娘偷人生出来的娃儿!”血鹦鹉站在殷血歌的肩膀上,很是兴奋得拍打着翅膀:“就是你,下巴上有胡的野种,你儿是个混球,鸟爷正奇怪呢·什么混蛋能生出这种儿,感情是你这野种?这就不奇怪了,有娘生没爹教的混蛋,生下来的儿自然也是混球。”

    龙飞雄正摆出一副冷肃的面孔,下令斩杀了自己儿的近身护卫后,他掏出了一个药瓶,正要掏出灵药救治龙人英。猛不丁的听到血鹦鹉的这一通荤素不吝的话,龙飞雄的一张大白脸顿时气得一片铁青。

    手上龙眼大小·有两条丹纹若隐若现的两转灵丹被一把捏碎,龙飞雄顾不上自己的儿·‘呼,的一下站起身来,双眸喷火的看向了血鹦鹉。

    “他没说错!”殷血歌笑着向龙飞雄摇了摇头:“儿当街劫掠民女,做爹的不约束他的行径,教他如何做人,反而训斥他无用?甚至斩杀那些无辜的护卫出气,血鹦鹉说的没错,果然是有娘生没爹教的。”

    血鹦鹉‘嘎嘎,大笑了三声,欣然用翅膀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

    “可不是么?他老娘偷人生下了他,这家伙自然是有娘生但是没爹教的。所以这家伙生出来的儿,才会做这种下流无耻的事情。”

    得意洋洋的扭动着屁股,血鹦鹉向着龙飞雄吐了一口吐沫:“鸟爷,耻于与你共处一片青天之下!”

    幽泉捂住了小嘴轻轻的笑着,她斜了血鹦鹉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两条秀眉微微蹙起,幽泉又开心的笑了笑,她似乎想到了某些和血鹦鹉有关的很好笑的事情。

    龙飞雄目光深沉的看着殷血歌,他手指轻轻弹动,将指尖上的灵丹碎片弹得干干净净。

    “不用看了,是我打伤了你儿。”殷血歌笑道:“但是,你不觉得你儿活该么?”

    龙飞雄的回答是手一举,一道金黄色剑光激射而来,带着刺耳的劈空声斩向了殷血歌胸膛。同时他厉声喝道:“将那女娃擒下,带回去交给人英处置。”

    殷血歌的双眸骤然变成了血色,龙飞雄下令斩杀那些蜥蜴人道兵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没想到,龙飞雄居然不讲理到这种地步。

    自己儿当街强掳少女,他不去教训自己行事荒唐无稽的儿,居然下手帮自己儿抢人?

    望着劈面而来的剑光,感受着其蕴藏的恐怖剑气,殷血歌心脏内一团刚刚成型的血元连同大量鲜血突然燃烧殆尽。他的身体蒙上了一层浓郁的血光,他化身一条粘稠的血影,带起了十几条残影,原地一个闪身避开了龙飞雄的剑光,下一瞬间他已经来到了龙飞雄的面前。

    “血妖?”龙飞雄震惊的瞪大了双眼:“炎灵界,什么时候有血妖了?不过炎灵界·可不是你们这些吸血妖孽能够肆意胡为的地方。斗胆妖孽,胆敢当街袭杀本座爱,你们今日一个都别想逃走。”

    金黄色的剑光一个盘旋,快若闪电般向着殷血歌的后心刺了过来。

    剑光飞射的速度极快,甚至比施展了血影术向前猛冲的殷血歌还要快了三分。但是殷血歌一声长啸,一对儿玉色本命蝠翼‘哗啦,一声张开·宽大的蝠翼上燃起了团血色火焰,他飞扑的速度顿时暴涨了数倍。

    带着一条刺目的血光·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刺耳鸣声·殷血歌的速度又比剑光快了一半有余。在龙飞雄和一众龙家修士不敢置信的目光,他就这么闯到了龙飞雄的面前,双手弹出了十条森森血光,狠狠的向着龙飞雄的心口刺了

    炎灵界并无血妖族群,龙飞雄也是从家族典籍粗略知晓了血妖一族的存在。

    他只知道在极其遥远的其他仙域,血妖一族是一个极其恐怖、极其强盛的妖族,他们甚至建立了统一的仙朝是仙界妖仙一脉最鼎盛的大势力之一。但是他所知道的也仅此而已他根本不知道血妖一族在面对其他修士的时候拥有多大的优势。

    速度,快得让人无法反应的速度,这就是血妖一族纵横肆虐的最大本钱之一。

    殷血歌的速度让结成了元婴的龙飞雄都来不及反应,或者说身居高位,从来没有和人生死搏杀过的龙飞雄,他也没有足够的经验应付这样可怕的高速。

    殷血歌只是一闪就到了他面前,沥血爪带着森森血光呼啸刺下的时候龙飞雄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倒是他腰带上挂着的一枚巴掌大小的金色玉符突然迸射出道道祥光,围绕着龙飞雄的身体化为一层薄薄的护身祥云。

    沉闷的撞击声暴起,殷血歌倾力一击带着足以夷平一座小山的恐怖力道轰打在了护身祥云上。龙飞雄只觉身体一晃,那一层祥云凹陷了大概半寸,殷血歌并没能攻破他的防御。但是殷血歌的力量超乎寻常的巨大,龙飞雄的身体被打得向后倒飞了出去,一连撞飞了好几个龙家的修士。

    尤其是龙飞雄向后连连倒退的时候他一脚踏在了自己儿的小腹上。

    刚刚被殷血歌一脚震碎了丹田和脊椎,龙人英正躺在地上挣命再被自己父亲踏了一脚,他发出一声惨厉的嚎叫,翻着白眼吐着血就昏迷了过去。

    龙飞雄心痛得大吼了一声,他双手结成法印一指,紧随在殷血歌身后的金色剑光突然裂开,化为大片飞舞的金色光点激射而来,宛如沙尘暴的无数点黄沙劈头盖脸的劈向了殷血歌。

    每一点金色光点都锋利无比,每一点金色光点都沉重异常,殷血歌看着头顶笼罩下来的大片剑光,不由得脸色也微微一变。

    他虽然拥有惊人的天赋和潜力,虽然他拥有堪比金丹境的实力,但是他的真正修为不过是练气境而已。虽然他修炼的是大慈大悲众生得解血海浮屠经这样的大罗道藏,可是他的境界实在是太低微了。

    面对龙飞雄的含怒一击,殷血歌完全没有了任何抵挡的信心。实力上绝对的差距,这不是勇气和某些小技巧能够弥补的。

    就在殷血歌想要燃烧自身精血,施展血遁术带着幽泉等人逃离的时候,斜刺里一柄火红色飞剑带着滚滚烈焰刺了过来。在距离殷血歌不到三尺的地方,这柄火红飞剑同样分裂成无数点小小的火苗,带着涛涛热气向着天空的金色砂砾迎了上去。

    火苗、砂砾一一对撞,同时消泯于无形。

    短短一弹指的功夫,空就只有一柄火红飞剑和一柄金黄色飞剑相互纠缠在一起。两柄飞剑相互撞击碰撞,不断发出低沉的‘铛铛,巨响。

    龙飞雄的脸色微微一寒,他一张手,就将自己的飞剑收了回来。

    数十名炎家商会的修士同样御剑飞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殷血歌进城的时候见到过的,炎家当今的家主,身份和龙飞雄相当的元婴境修士炎火麟。

    带着温和的笑容,炎火麟缓步走到了殷血歌身边,斜跨了半步,挡住了龙飞雄怨毒的目光。

    抖了抖袖,炎火麟向龙飞雄拱了拱手:“龙大哥,这位血歌小哥,是我们炎家商会的客人。不知道他有什么地方冒犯了龙大哥,还请看在我们黄沙城四大家同气连枝的情分上,揭过这件事情吧?”

    龙飞雄气得脸色一阵阵的青红不定,他略微有点忌惮的看着炎池霖,咬牙道:“他废了人英。”

    炎火麟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打伤和废掉,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龙人英作为龙飞雄唯一的儿,他被废掉这件事情,显然会是一件大麻烦。

    殷血歌在一旁冷声道:“但是不知道,阁下可敢当着黄沙城无数居民和客人的面说说,您的宝贝儿,是为什么被我一脚废掉的?”

    远远近近的,有数以万计的修士御剑、御气飞上了高空,正向着这边指指点点。

    龙飞雄顿时哑然无语,自己的儿想要强掳幽泉,却被殷血歌一脚重创,这种事情如果传了出去,这对龙家的名声自然没有半点儿好处。虽然龙家在黄沙城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但是很多事情总归是在暗地里做下来的,明面上他们还是要脸的啊!

    就在龙飞雄瞠目结舌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黄沙城正大湖小岛上的宫殿,几道匹练般剑光急速向这边射了过来。远远的传来了一个尖锐而阴柔的声音:“哟,这么热闹?都是什么事情啊?”

    殷血歌定睛向那些剑光望了过去,然后他的心骤然一沉。

    御剑而来的那些修士,他居然一眼就看到了神色略微有点憔悴的阴长空。站在他身边的那个美丽的少女,不是和殷血歌有仇怨的胡娇娇又是谁?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