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骚动的城市(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四章 骚动的城市(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炎家商会的人忙着整理货物,各种事情忙碌着。殷血歌也没有叫人伴随,拿了一块有金老人交给他的,用来证明他身份的木牌塞进了袖里,就带着幽泉和血鹦鹉走进了黄沙城。

    暂时寄人篱下,殷血歌不介意在炎家商会借住几天应应急。但是很显然,他不可能在炎家商会久居。他和炎家商会并没有什么交情,有金老人出于善意让他暂时住下,但是他总不能死皮赖脸的留在人家那里混一辈吧?

    总要琢磨一下,看看怎么在黄沙城能安定下来,然后再做其他的计较。

    幽泉乖乖的跟在殷血歌身边,两只小手拉着他的袖,眯着眼很好奇的看着黄沙城的街景。对幽泉而言,她对任何幽冥界以外的事情都很好奇,尤其黄沙城这种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市,更是让她深深的着迷。

    黄沙城的所有建筑都是用巨大的石块搭建而成,或许是因为绿洲面积有限的缘故,道路两侧的建筑都是能修多高就修建多高,殷血歌甚至见到了好些高达三四百米,纯粹用巨石搭建起来的高楼。

    为了尽可能的节约地皮,这些高楼和高楼之间的间隔也不大,这就导致了一种很压抑的错觉,行走在道路上,就好像走在狭窄的山谷,有一股庞大的压力从两侧的高楼油然传来。

    黄沙城应该是方圆数千里内最大的一座城池,所以黄沙城内的流动人口极大。

    道路两侧的高楼内临街的几层楼面或者贩卖灵丹,或者售卖法器,或者出售灵符、妖兽,还有其他一些贩卖各种稀奇材料的店铺,各色各样数不胜数。而更高的楼层,基本上都改造成了客栈有大量的修士进进出出,修为从淬体境到金丹以上都有。

    大街上人流拥挤但是人类修士大概只占了一半左右其他的都是各色妖族。很多勉强化为人形,但是依旧保留着大量野兽、飞禽特征的妖族堂而皇之的在大街上招摇过市,偶尔他们还会和路边熟悉的店铺老板打一声招呼,看上去他们之间很是熟络。

    偶尔在路边空地上,还有一些风尘仆仆的修士和妖族摊开一块兽皮,将一些稀奇古怪的原材料或者不明所以的物事摆在上面贩卖。一些修士会时不时的在他们面前停下脚步,询问某样物事的价码。

    殷血歌扫过那些材料基本上他都认识这一点他必须感激太平公主,如果不是她的那些辨识图录,他怎么可能认出这些东西?

    但是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就连殷血歌都一时间把握不准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比如说有一个顶着硕大的狼头,浑身都是乱糟糟草黄色长毛的狼妖面前的兽皮上,就整齐的摆放着二十四颗锋利的獠牙。这些獠牙空,呈锥管型的獠牙隐隐散发出一丝血光显然是从某些凶兽嘴里拔出来的利齿。

    一名散发出的气息很是深沉,给了殷血歌极大的压力,显然是元婴境以上实力的老人站在那兽皮上和这个狼妖讨论了几句,就掏出了三块熠熠发光的极品灵石递给了这狼妖,然后取走了所有的獠牙。

    狼妖兴奋的握着灵石转身就走,那元婴老人则是慢条斯理的将那些獠牙逐个的翻弄了一阵,然后欣然笑了起来:“想不到在这里,还能碰到炎魔血沙虫的毒牙。妙-啊老夫小孙的那一套儿本命飞剑,看来是有指望炼成了。”

    殷血歌看着那些獠牙点了点头原来是炎魔血沙虫的毒牙?

    看来在黄沙城猎杀妖兽,收集他们身上的珍稀材料,会是一件很来钱的路。炎魔血沙虫的凶名,殷血歌是知道的。这种通体血色的剧毒杀虫藏身在茫茫沙漠,他们身躯巨大,毒性极其歹毒,但是他们的实力却不是很强,任何一个金丹期的修士都能轻松灭杀了他。

    唯一的麻烦就在于,怎么样才能从厚厚的砂层下找到这些剧毒的虫。

    一套血沙虫的毒牙就能贩卖出三块极品灵石,这价钱算是很不错的了。

    一路闲逛了过去,殷血歌也注意到,在黄沙城的主要路口附近,都有身穿皮甲的蜥蜴人道兵驻守。这些道兵的胸甲上都挂着一枚银质的徽章,上面雕刻了一枚古朴的符印。殷血歌向路边的一个摆摊的练气境修士打探了一下,知道那枚徽章代表着黄沙城的城主府。

    黄沙城内能够做主的大势力,除了炎家,还有黄家、龙家和林家三个大家族。

    炎家主要掌控了黄沙城丹药、药草的交易;黄家控制着黄沙城飞剑法器的贸易;龙家以制造灵符和各种阵盘著称,黄沙城的城防大阵就是出自龙家之手;而林家则是在黄沙城周边的几条灵石矿脉占了大头,他们的财势最是强大不过。

    四大家族联手掌控黄沙城,四家的家主轮流担任黄沙城的城主一职,统辖一万蜥蜴人道兵和五千人类修士组成的道兵队伍。这一万五千名道兵,平日里就负责维护黄沙城的治安,据说里面甚至有度过了三灾三劫的大能存在,所以外来修士根本不敢在黄沙城胡来。

    这些蜥蜴人道兵三五成群的在黄沙城的大街小巷游走,一旦碰到有修士相互之间争执吵闹,他们会立刻出现强迫双方分开。在他们的强力压制下,黄沙城虽然人流熙攘但是街面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乱。

    如今黄沙城的城主,正好轮到炎家的家主担任。炎家行事公正、讲道义,从来不做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所以黄沙城最近些年发展得蒸蒸日上,各家实力都有了不小的发展。

    血鹦鹉趴在殷血歌的肩膀上,神色诡谲的向四周张望着。

    一路逛遍了小半个黄沙城血鹦鹉低声问道:“亲爱的少爷啊,您缺钱了,是不是?”

    殷血歌深深的点了点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钱了,一块灵石都没有了。不要说灵石,就连世俗使用的金银珠宝都一丁点儿不剩了。我们想要在黄沙城落户没有灵石也不成。”

    幽泉急忙点头,她看着路边一个水果摊上摆放着的大量水灵灵的瓜果小心的吞了一口吐沫:“没有灵石就连好吃的瓜果都吃不到了。幽泉还从来没吃过这些看起来很奇怪的果呢。”

    仲出手拍了拍幽泉的脑袋,殷血歌向那一摊的瓜果望了一眼。可不是么,都是一些很奇特的,大概是黄沙城特产的果实。这些果一个个新鲜肥美,上面还带着大量的水珠,在这炎热的黄沙城,单纯是看就让人很有食欲。

    “这些到处乱走的蜥蜴很讨厌啊!”血鹦鹉阴狠的咕哝了起来:“不然的话以我们的实力洗劫三五百个小修士那是轻轻松松的。知道什么东西来钱最快么?没本钱的买卖来钱最快,打劫才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选择。”

    打劫么?殷血歌很认真的开始思考这个提议。

    以殷族稚殿的传授,殷血歌对于打劫没有任何的抗拒心理。但是黄沙城的警卫森严,到处都有蜥蜴人道兵往来游走。这些蜥蜴人道兵虽然不擅长什么神通法术,但是他们当不乏金丹级的存在,就算他们掌控的神通法术再少,那也不是轻松能对付的。

    “有点难度得想其他的办法!”殷血歌皱起了眉头。

    在黄沙城内想要动手打劫,那显然是很困难的。但是在城外的话,如果都是炎家商会那样的大队伍,那么打劫的成功概率也不会很大。

    皱着眉头,殷血歌阴沉着脸在大街上漫无目标的一通乱走。

    他没注意到路边已经有人盯上了他,确切的说,是有人盯上了他身边的幽泉。

    个娇小柔弱,生得粉嫩精致秀美绝伦的幽泉对某些人很有诱惑力。虽然她看上去只是十一二岁的少女,但是对于某些口味特殊的人来说十一二岁的少女正是他们亵玩的最好目标。

    殷血歌正在大街上走着,猛不丁的两个身躯高大,散发出的气息分明达到了金丹巅峰的蜥蜴人道兵从路边一条小巷里冲了出来。一名道兵张开大手就朝幽泉抓了下去,他厉声喝道:“该死的小贱人,你居然敢逃走?你已经签了卖身契,你就是少爷的奴婢了,你居然敢勾结这个小白脸逃走?”

    幽泉吓得向后一缩,本能的躲到了殷血歌的身后。

    殷血歌怒喝一声,一拳就向道兵的大手砸了上去。

    蜥蜴人道兵看到殷血歌居然还手,他顿时兴奋的狞笑了一声,手掌上突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沙尘,带着一道刺耳的破空声向殷血歌的拳头砸了下来。

    “小白脸,这小妞儿,你是护不住的!”蜥蜴人道兵得意的狞笑着,在他看来,生得一张俊俏的小白脸,看起来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殷血歌,哪里可能是他的对手?

    ‘砰,的一声巨响,殷血歌小小的拳头和道兵巨大的手掌对碰在了一起。殷血歌的拳头纹丝不动,那道兵的手掌却整个炸开,使用了天赋神通,调动了风沙之力增强力量的道兵手掌粉碎炸开,无数碎肉喷了他自己一身都是。

    剧痛让这个道兵惨嚎起来,殷血歌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一把抢下了这个道兵腰间的乾坤袋,然后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这一脚又快又狠,殷血歌的力量可比这个道兵大了数倍,大街上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那道兵体内传来的古怪炸裂声,很显然他的五脏腑都被这一脚给踹爆了。

    大量鲜血从道兵的嘴里喷出,不时还有一块块的碎肉内脏喷了出来。

    另外一个金丹巅峰的道兵不可置信的看着殷血歌,他回过头向倒在地上抽搐挣命的同伴望了一眼,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然后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我们是龙人英少爷的贴身护卫!这个外来的修士打死了少爷的护卫,来人啊来人啊,这里有人违反禁令,在黄沙城内杀人!”

    看着这个蜥蜴人道兵张开大嘴,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殷血歌厌恶的皱起了眉头。说实话,这些蜥蜴人的那张脸蛋长得实在是太寒碜了一点。

    出手如电一把将大吼大叫的道兵腰间乾坤袋扯了下来,殷血歌双手结了一个印诀重重的吐了一声‘三宵雷火急急如律令,的咒语丹田的三重浮屠小塔轻轻的一抖,大片血元弥漫开,迅速融入了他手上的印诀。

    ‘嗤嗤,几声响,四周天地灵气在印诀的驱动下迅速凝成了一方雷印,殷血歌双手往外一放,就听得‘轰隆,一声巨响,一道血色雷光喷出殷族秘传最是阴狠毒辣的血煞阴雷在那道兵的胸腹处爆开,将他整个人打飞了数十米远。

    道兵胸前的软甲炸开,他的胸膛上被炸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鲜血不断的流淌了出来。

    低沉的脚步声响起,二十几头沙丘跳兽快速的蹦跳着向这边奔跑了过来。高空三道驳杂不纯的剑光急速的掠了过来,一个盘旋后迅速俯冲下来,很快就落到了殷血歌的面前。

    三个道装男面色严肃的站在了殷血歌身前·他们胸口同样挂着黄沙城城主府的徽章。

    一名留了短须的道装男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挣扎抽搐的蜥蜴人道兵,愤怒的冲着殷血歌咆哮起来:“你是哪家的娃娃?看你这么面生,你是外来的修士?不管你背后站着谁,你敢在黄沙城杀人,就算你有天大的背景也没人能救得了你。”

    沉闷的蹄声,二十几位蜥蜴人道兵策骑赶到了现场。他们迅速的驱散了四周围观的人流,隔开了一个直径二十几米的圈将殷血歌包围了起来。

    殷血歌将手上拎着的两个乾坤袋往袖里一塞,同样愤怒的看着那道装男咆哮起来:“黄沙城难道是没有道理的地方么?这两个家伙想要强抢我的侍女·我出于自卫将他们击杀,难道有错么?”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路边一座高楼内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呵斥声。

    一名生得有七八分英俊,双眼凹陷,眼袋发黑,显然是酒色过度,大概实力也就是练气期五重境界的年轻男,慢的带着十几个蜥蜴人护卫和几个穿着短衫的随从从高楼内走了出来。

    昂着头,倨傲无比的来到了殷血歌身边,这青年向那道装男点了点头:“炎队长,有些日不见了,听说你前些日请假去炎魔沙漠历练,还斩杀了一头黑纹赤练回来,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冷笑了一声,这青年向幽泉指了指:“这丫头是签了卖身契卖给我的丫鬟,我正准备梳拢她呢,结果这小白脸勾搭她,两人私奔了!我龙人英什么人物?我眼里揉得进沙么?我可是龙家的少主,我看上的美人都能被人勾引逃走,我这脸往哪里放啊?”

    ‘哗啦啦,的一下,龙人英身边的十几个蜥蜴人护卫拔出了弯刀,如狼似虎般冲到了殷血歌身边将他和幽泉团团包围了起来。这些蜥蜴人的身上闪烁着淡淡的沙尘反光,一层狂风包裹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的身形看起来都有点模糊了。

    这是蜥蜴人道兵的种族天赋,他们天生擅长驱动沙尘风暴,环绕着他们身体的狂风和沙尘,可以增快他们的速度,同时为他们提供不弱的防护力。这里还是黄沙城内,如果是在沙漠上的话,这些道兵甚至能依仗天赋神通战胜实力比自己高出一截的人类修士。

    殷血歌毫无畏惧的看着这些道兵,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冷眼看着那炎队长只是冷笑不已。

    “黄沙城,真的没有规矩,没有道理的么?”殷血歌继续问那个炎队长。

    炎队长的脸色一变,他上前了一步正要说话,龙人英已经抢在他前面放声笑了起来。一边笑,龙人英一边伸手去抓幽泉的手:“黄沙城么,对我们几家人来说,当然是有规矩有道理的地方。但是对你们这些外来户来说,黄沙城的规矩和道理?”

    龙人英说出了一番极其经典的负面角色才会有的嚣张词句:“现在,这条大街上,我龙人英的话,才是道理。我龙人英的话,就是规矩。这个丫头是我的逃奴,我这就要带她回去!”

    幽泉的眸里微光闪烁,她身上的水色长裙放出一道柔韧的水光,温柔的挡住了龙人英的手掌。

    龙人英的大手距离幽泉的手掌还有半尺,但是就是这半尺,死活无法再接近幽泉丝毫。

    幽泉深邃的眸向龙人英望了一眼,下一瞬间,一颗黑色水珠从幽泉面前激射而出,重重的打在了龙人英的胸口上。一声巨型,龙人英胸口挂着的一枚玉佩被打得粉碎,他的身体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脸色惨白的一把握住了胸口悬挂那枚玉佩的天蚕丝线。

    殷血歌向炎队长欠身行了一礼,然后掏出了有金老人给他用来代表他炎家商会客人身份的木牌。

    “炎队长么?我是有金老人的客人。”

    炎队长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当即笑着向殷血歌抱拳行了一礼。

    但是一旁龙人英已经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炎池霖,这小敢在黄沙城杀人,你敢包庇他,我一定让你不好过。这个丫头,我一定要带走,你敢阻扰我办事,我一定会想办法做了你!”

    殷血歌冷哼了一声,他突然带起一道恶风向前冲了过去。

    连续三颗赤色血雷在龙人英的身上爆开,他手腕上的挂坠、腰间的玉符纷纷炸开,等他身上所有的护身法器都被血雷爆开后,殷血歌一脚重重的轰在了他小腹上。

    一声惨嚎,龙人英吐着血,打着旋儿被打飞了出去。

    殷血歌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脚尖和对方脊椎骨撞击时的感觉,这一脚打穿了龙人英,彻底粉碎了他的腰椎。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