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蜥蜴道兵(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二章 蜥蜴道兵(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哇哦,哇哦,哇哦!”

    血鹦鹉死死地抓着殷血歌的肩膀,拉长了声音放声尖叫。

    一道道赤红色的毒液几乎是擦着殷血歌的身体掠过,那条黑纹赤练一次喷吐的毒液足足有两三斤,大片毒液从高空坠落,落在了沙地上立刻烧出了大片青黑色的烟雾。

    殷血歌狼狈的在空穿梭,不断闪避黑纹赤练喷吐的毒液。听到血鹦鹉的尖叫声,殷血歌气得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他脑袋上:“闭嘴,给我闭嘴!”

    一边大叫大嚷,殷血歌一边狼狈的在空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弧线。他已经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从太平公主传授的那些天地灵物的典籍,殷血歌可是知道,这黑纹赤练的毒液,就算是元神大成,熬过了三灾三劫的大修士都难得消受的。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黑纹赤练虽然强横,但是他们有天生的弱点,在化龙之前,他们哪怕有着元婴境的实力也不会飞行。他们只能在地上穿梭滑行,这才给了殷血歌逃命的机会。

    如果这条大家伙会飞行的话,那么殷血歌他们逃命的概率不会超过三成。

    一道又一道毒液掠过,到了后来,毒液越来越少,那条在沙地上紧追不舍的黑纹赤练也发出了激烈的喘息声。那些毒液可都是他身体内的精华,对一条毒蛇而言,毒液毫无疑问是极其珍贵的,就算是黑纹赤练·他也不可能无限制的喷吐毒液。

    殷血歌这时候也已经顺利的飞上了千米高空,脱离了黑纹赤练毒液喷射的距离。

    他悬浮在高空,用力的向那条盘绕在地上的大蛇挥动着拳头:“喂,大家伙,赶紧回去你的巢穴吧!小心你其他的蛋,都被人给弄走了。不就是一颗蛋·你不用死追到底吧?”

    黑纹赤练瞪大了阴森的双眼,狠狠的瞪了殷血歌一眼·无力的仰着头发出一声长啸·然后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爬去。一如殷血歌所言,他的巢穴还有更多的蛋,他可不敢长时间离开自己的巢穴。

    看着黑纹赤练远去的背影,殷血歌喘了一口气,然后拍打着蝠翼,迅速的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飞了过去。这一次他倾尽全力的飞出了五百多里地,确定那条黑纹赤练再也无法找到他们了·这才慢慢的降落地面·在一座沙丘的侧面降落了下来。

    “我发誓,我缺一双蛇皮靴!”血鹦鹉从殷血歌身上飞了起来,愤怒的咆哮着:“等鸟爷的实力全部恢复了,我一定要把那条大家伙做成靴。该死,我只是吃了他一个蛋。”

    张开嘴,一道黑红二色气流喷出,一颗人头大小·色泽漆黑,表面点缀着无数银色半点的蛇蛋从血鹦鹉嘴里飞了出来。他得意洋洋的用翅膀捧起这颗蛇蛋递到了殷血歌面前。

    “鸟爷可是讲义气的,我自己吃了一颗,还偷走了一颗。试试这蛇蛋的滋味,真的很不错。”

    幽泉厌恶的瞪大了眼睛,用力的扭过头去。她宁可饿着渴着,也绝对不会碰这颗蛇蛋。如果是一颗凤凰蛋或者孔雀蛋之类的,她倒是有兴趣品尝几口·但是生得那么难看的黑纹赤练的蛋么,她就没有任何的胃口了。

    接过血鹦鹉手上的鸟蛋·向幽泉望了一眼,殷血歌摇摇头,一拳头将蛋壳打碎了一小半,将里面清亮的蛋液倒进了嘴里。清香浓醇,滋味厚重,这黑纹赤练的蛇蛋味道居然很不错。

    更让殷血歌欣喜的就是,这蛇蛋蕴藏了庞大的天地灵气,只是几口蛋液下肚,他浑身就暖了起来。心脏有力的跳动着,蛋液庞大的灵气不断的化为点点血元滴落,全部被那三重浮屠小塔吞了下去,然后释放出淡淡的血雾滋养全身。

    点点血炎从心脏内飘出,得到这颗蛇蛋生命精华的滋养,殷血歌鸿蒙血神道的炼体法门开始全力运转,他的身体正一丝一丝的不断变强。

    将空荡荡的蛋壳丢得远远的,殷血歌站起身来,向着四周打量了一番。

    血鹦鹉趴在沙地上,懒洋洋的用火烫的沙捂着肚皮。他向殷血歌懒声道:“附近没绿洲,没水源,什么都没有,只有沙。这该死的沙漠,也不知道有多大。”

    殷血歌摇了摇头,他仲手拉起了幽泉,指定了一个方向,沉声道:“不管有多大,我们必须走出去。这个沙漠里的天地灵气全部是火属性灵气,幽泉在这里的状况不是很好。”

    幽泉搂着殷血歌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也不是很要紧,很快就有水了。”

    殷血歌诧异的看了幽泉一眼,正想要问水从哪里来,天空突然一阵狂风吹过,大片浓厚的乌云从天边被狂风卷了过来。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天空阴云密布,疯狂的雷霆不断劈下,雷光砸在高高的山丘上,巨量的砂石被雷霆蕴藏的宏大力量劈成了炽热的液体,落下时就变成了拳头大小色泽各异的琉璃。

    狂风带着寒意卷过,倾盆大雨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呼啸落下。

    “真的有水了啊?”殷血歌呆呆的看着电闪雷鸣的天空,刚开始的倾盆大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变成了肆虐的雨瀑。就好像有数万天神拎着巨大的水桶在向下Ng天河之水,恐怖的雨量冲刷着沙漠,就在殷血歌的前方几个沙丘环绕之处,一个巨大的湖泊已经开始形成。

    幽泉的身体轻盈的飞了起来,四面八方的雨幕有淡蓝色的幽光向她飞了过来,不断涌入她的身体。幽泉的身体被淡淡的蓝光环绕,就好像被裹在了一块硕大的蓝色水晶。充沛的水元力被她的身体吸收转化,原本惨白的面色迅速好转。

    看到幽泉的状态越来越好·殷血歌放下了一件心事,然后皱着眉头看向了天空。

    这雨来得太快,来得太古怪,在沙漠,怎么会有这样的大雨?

    这大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短短两刻钟的功夫·突然风云流散,高空依旧是三轮烈日高照·四周的气温急速的升高·远近的沙地上水汽升腾,偌大的沙漠就变得好似一口巨大的蒸锅被白雾笼罩。

    四周沙地下同时响起了‘簌簌,的响声,被那条黑纹赤练弄得吓了一大跳的殷血歌急忙飞身而起,悬浮在了离地数米的地方。他警惕的向四周张望着,就看到四周的沙地都剧烈的蠕动着,好似下面有什么东西正要窜出来。

    ‘啪啪,声不绝于耳,好似某些种发芽破壳而出·大量拇指粗细的嫩芽绿苗从沙地下钻了出来。以一种让人不能理解的速度·这些芽苗急速的生长,疯狂的吞吐着四周的天地灵气,迅速抽出新的枝条和片,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他们就长成了高有数米的小树。

    在这些小树下,更有大片的绿草、苔藓、藤蔓等等稀奇古怪的植物生长了出来。

    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这一片黄沙漫漫的沙漠·就迅速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森林。所有的植被都在疯狂的吸收附近的天地灵气,同时喷吐出浓郁的木系灵气。四周灼热的空气就混杂了浓郁的生机,甚至有花香不知道从哪里飘了过来。

    前方那一个巨大的湖泊,片片莲在水面上张开,数千朵巴掌大小娇嫩可爱的粉色莲花已经在莲间羞羞答答的绽放开来。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快,殷血歌很茫然的看着四周,他不知道在这些沙的下面,居然还蕴藏了这么恐怖的生命力·只要一场大雨,这个沙漠就突然变了模样。

    被蓝色水光包裹的幽泉突然张开了眼睛·她轻盈的落在了殷血歌身边,伸手拉住了他的袖。伸手向远处指了指,幽泉眯着眼说道:“那边的水汽里面有活物的气息,是一些很奇怪的,‘人,?”

    只要有了足够的水源,幽泉就能发挥出让人惊讶的神通。殷血歌对此已经有足够的了解,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带着幽泉和血鹦鹉,向着幽泉所说的方向飞去。

    沿途殷血歌看到有大量的虫豸从地下钻了出来,各色蝎,各种毒蛇,各种蜥蜴和其他的甲虫等等。他们在茂密的树林繁衍后代,尽情的享受这一场大雨带来的生气勃勃的世界。

    同时殷血歌也发现,这些树木和地上的植被,他们也在快速的结出种。一部分种被那些虫豸吃掉,还有一部分种就落在了地上,和那些沙混在了一块儿。好奇的殷血歌还捡起了几颗种,他发现这些种里蕴藏了强大的灵气和生命力,远比寻常种的生命力强悍得多。

    这样的种,这样充沛的灵气,只要有足够的水源,他们就能迅速的完成一次繁殖的轮回。殷血歌算是明白了,这么庞大的沙漠,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一片绿原。

    按照幽泉从水感应到的信息,殷血歌三人耗费了五天的时间,向前飞行了两万多里。在这五天,因为那三轮烈日的暴晒,暴雨带来的湖泊已经全部蒸发干净。那些树木已经干得和柴火没什么两样,树下的野草、苔藓和藤蔓等等,也已经全部枯萎焦黄。

    有无数拳头大小的黑色甲虫在这些枯萎的植被上忙碌着,他们咬断这些干燥的植物,将他们带进了自己的巢穴。血鹦鹉曾经好奇的抓起几只甲虫,仔细的分析了他们的身体结构,发现这种甲虫能够用坚硬的木头纤维做食物。这无边无际的枯萎干燥的植被,正好是他们最好的食物储备。

    当殷血歌他们来到幽泉所说的地点附近的时候,曾经郁郁葱葱绵延数万里的植被,已经被那些辛勤的甲虫搜刮得干干净净。黄沙漫漫的沙漠再次恢复了原样,炽热的火灵气统治了一切。

    小心的降落在一处沙坡后面,视力极好的殷血歌已经在百多里外就发现了这里的异状。

    借着小沙坡的掩护,殷血歌小心的爬到了沙坡的顶部·向着十几里外一处风蚀的石林望了过去。

    那是一片外形狰狞的石林,数千根大大小小的石柱矗立在沙地上。百多头形如袋鼠,有着强大壮硕的后腿和粗大有力的尾巴,身上生满了鳞甲的奇异动物正懒洋洋的趴在一根石柱下面,咀嚼着面前大堆的枯草。

    这些古怪家伙的背上有着齐全的鞍鞯,显然他们是某种坐骑。

    殷血歌仔细的回想了好一阵·才想起了这些古怪家伙的名字——沙丘跳兽,一种生活在沙漠地带·性格温顺的下等妖兽。他们和骆驼一样·能够在体内储存巨量营养,只要四周有充沛的火属性灵气,他们可以不吃不,喝的在沙漠地带行走半年以上。

    这是一种在沙漠地带极其好用的坐骑。

    目光掠过这些沙丘跳兽,殷血歌看向了石林两个斜靠在石柱上,正看守着这群沙丘跳兽的‘人,。

    说他们是人,他们倒是人形生物。但是看他们的外形,他们根本就是两条人立行走的大蜥蜴。灰黄色的皮肤上密布着稀稀拉拉的肉疙瘩

    锋利的爪宽阔的大嘴,寒光四射的眸里充斥着血腥杀戮的气息。他们屁股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有力的尾巴,此刻这两个家伙的尾巴正慢的在沙地上拍打着。

    这两个蜥蜴人身高不过一米五,但是他们的四肢格外的粗壮,肌肉异常的发达。

    他们身上披挂着造工精良的皮甲,以殷血歌的眼力,他无法辨识这些皮甲的材料但是起码他能看出这些皮甲的做工很精细、而且耗费不小,每一件皮甲上都密密麻麻的附着了大量的阵法纹路,在法阵的核心处,更镶嵌了闪闪发亮的晶石。

    在石林的深处,有大量的声音传来。有大群的生物聚集在石林内,起码殷血歌就看到了数十条人影在石林晃来晃去。

    “这些家伙长得可真寒碜。”血鹦鹉很恶毒的评论起这些蜥蜴人的长相:“寒碜到鸟爷对他们没有半点儿食欲。丑八怪我见多了,但是长得这么寒碜的东西,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几道巨大的黑影从殷血歌的头顶掠过有细微的破空声传来。

    殷血歌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他心里就‘咯噔,一下抽紧了。

    三头通体漆黑的大鹰正掠过他们头顶大鹰的背上骑乘者几个全副武装的蜥蜴人,此刻个蜥蜴人已经从大鹰的背上跳了下来。殷血歌刚刚一跃而起,这几个蜥蜴人已经落在了他身边,飞快的拔出了造型奇异,其薄如纸,刃口散发出森森寒气带着一丝儿青色的弯刀。

    殷血歌的脸抽了一下,他狠狠的责怪自己,他居然忽略了观察头顶的情形。

    但是这些黑色的大鹰飞行的时候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他们完全是张开了翅膀,借着风力滑翔了过来,并没有发出任何的破空声。如果不是他们的影惊动了殷血歌,怕是这些蜥蜴人将他们包围住了,他才会发现这些蜥蜴人的存在。

    一个比同伴略高一点,大概能有一米上下的蜥蜴人紧握着弯刀,缓缓的向殷血歌走进了两步。

    警惕的看着殷血歌,蜥蜴人瓮声瓮气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窥视我们的营地?如果你们是敌人,我们会砍下你们的脑袋;如果你们是朋友,就让我们相信你们是朋友。”

    刚才隔着远,殷血歌没注意到这些蜥蜴人的胸甲上镶嵌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纹章,此刻离得近了,他才看到这块用古朴的花藤缠绕的,用两柄交叉的长剑拱卫的古篆字‘炎,字徽章。

    看着无比警惕的蜥蜴人们,殷血歌摊开了双手。

    “我们只是过路的。”

    脑里迅速的回想着太平公主传授的那些典籍各种稀奇古怪的知识,殷血歌沉声道:“我们乘坐传送阵的时候,碰到了空间乱流,被卷到了这里。我们身上所有的法宝都被破坏,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请问,这里是哪里?”

    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殷血歌将自己的左边袖扯了下来,露出了被剖开了好几条裂痕的千机麒麟臂。原本流光溢彩的千机麒麟臂此刻遍体鳞伤,再也不复昔日的光泽。

    如果不是抱着万一有可能将其修复的想法,他早就将千机麒麟臂丢弃了。

    “传送阵?空间乱流?”几个蜥蜴人的表情略微放松了一点儿,他们看了看殷血歌,再看看幽泉和血鹦鹉,用一种很古怪的语言相互嘀咕了起来。很显然他们现在使用的语言,是他们的本族话语,他们不想让殷血歌他们听到自己的对话。

    过了一会儿,那蜥蜴人首领点了点头,将弯刀收回了刀鞘,然后向石林的方向指了指。

    “看起来,你们也不像是坏人。你们可真够倒霉的,乘坐传送阵能碰到空间乱流,这种事情几百年都难得听到一次。”感慨了一声,这个蜥蜴人沉声道:“这里是炎灵界,也有人叫这里炎灵星或者炎妖界,炎妖星。这里就是炎灵界最大的沙漠‘炎魔沙漠,,你们被丢到了这里,真够命苦的。”

    感慨了一阵,蜥蜴人说道:“我们是黄沙城炎家商会的护卫队,我们都是沙蜥蜴族的道兵,世代为炎家商会效力。如果你们没地方去的话,去我们那里暂时歇歇脚也不错。”

    殷血歌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向那蜥蜴人抱拳行了一礼。

    他从这蜥蜴人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恶意,这个生得丑陋的家伙,倒是真心实意的邀请他去歇歇脚的。

    半刻钟后,殷血歌已经站在了石林内炎家商会的商队队长面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