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初来贵地(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初来贵地(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无数道说不出名字,分不清属性的能量洪流向着殷血歌行人冲刷了过来。

    大罗金风蝉化为一团蒙蒙金光裹住了殷血歌,同时护住了他身边的幽泉、血鹦鹉、乌木、小杰数人。这几个人是殷血歌最亲近的心腹,他们在帐篷距离殷血歌的位置最近,所以才一并被金光裹了进来。

    至于帐篷里的其他人,殷天砾、殷天朔等人,包括那些殷血歌下了大力气调教的血妖和狼人,此刻早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形了。整个赤蒙天都被一击粉碎,他们还能有个好儿?

    虚空的能量洪流相互摩擦着,迸射出夺目的火光,发出恐怖的巨

    茫茫虚空,只剩下殷血歌他们这一点儿金光,无比艰难却又顽强的,好似飓风大洋上的一小舟,正努力的向着某个特定的方向挣扎着。在那些能量洪流的冲刷下,这一团淡淡的金光变得越来越黯淡,越来越纤薄。

    前方看不到这一片恐怖虚空的尽头,当大罗金风蝉所化的金光快要崩解的时候,幽泉突然轻啸了一声,她双手按在了殷血歌的胸前,顿时有大片黑色光芒从她体内喷涌而出,不断注入了大罗金风蝉。

    原本黯淡的金光顿时变得炽烈起来,幽泉的脸色则是骤然变得惨白一片。

    血鹦鹉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幽泉的动作,叽里咕噜的抱怨了起来:“疯了,这丫头疯了。这么雄厚的本源之力她到底是什么来头啊?鸟爷到底招惹了谁?只不过,这种本源之力损耗一丝都不得了,你把这当不值钱的泉水,就这么全部投进去了?”

    一道长达数千万里,不知道多宽的银白色洪流呼啸而来。

    由纯粹的庚金之气凝集而成,内部有无数拳头大小锋利如刀的碎片乱打乱撞的银白色洪流剧烈的摩擦着大罗金风蝉所化的金光。幽泉的脸色变得近乎透明大罗金风蝉的金光骤然黯淡,眼看就要破裂。

    殷血歌早就因为剧烈的震荡昏迷了过去此刻所有人当也只有幽泉和血鹦鹉依旧清醒。

    幽泉漆黑的双眸深深的望了血鹦鹉一眼,她冷声喝道:“尊主如果出事,你也活不下去。罗魇摩,你不想死,就必须保住尊主的性命。”

    血鹦鹉呆了呆,他犹豫了一阵,小心的说道:“我有亿万分神魔功就算他死了我最多牺牲一部分魔魂。但是损耗这么多本源之力,以后我修炼起来可就困难无比了。”

    幽泉冷然看着血鹦鹉,她冷声喝道:“亿万分神的魔功?是《罗灭世亿万血魔经》么?想要破你这魔功也很简单,你分魂之时,以天地至纯五行之力刺你天灵,就能将你所有分魂全部斩杀!”

    血鹦鹉的身体骤然一哆嗦,他惊恐的看着幽泉低声骂道:“你知道?”

    幽泉冷冷的看着血鹦鹉,毫不含糊的说道:“我就是知道!”

    沉默了一阵,血鹦鹉张开嘴,一道黑红二色的洪流喷薄而出,同样注入了殷血歌胸口的金光内。他身上的血色羽毛逐渐的黯淡无光,逐渐的枯萎起皱,很快血鹦鹉就从一头油光水滑的大鹦鹉,变得好似连续斗败了三十场的斗鸡一样狼狈难看。

    大量本源之力不断注入大罗金风蝉浓郁的金光裹着殷血歌他们在茫茫虚空急速穿梭。庚金丙火、癸水甲木,各色本源之力所化的能量洪流在虚空疯狂的冲撞金光一层层的被削走,被金光裹着的殷血歌他们也被震得遍体鳞伤,不断的吐出血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一片浩浩荡荡不知道多宽多广的光芒,隐隐可见无数流云飞龙在光芒盘旋起舞,更有曼妙-仙音从不断传来。丝丝金光从那一片祥光喷射出来,逼得那无穷无尽的毁灭洪流丝毫不能前进。

    偶尔有天地精华凝成的大山呼啸着撞向这一层光芒,就有一道金光一闪而过,这些大山就被轻松的撕成粉碎,然后被无穷无尽的能量洪流卷得无影无踪。

    殷血歌一行人被大罗金风蝉所化金光包裹着,一头撞向了这一层祥光,同样一丝极细的金光急速闪过,就听得一声巨响,大罗金风蝉所化金光被彻底击碎,殷血歌等人顿时狼狈的撞进了祥光。

    幽泉四肢死死的缠在了殷血歌身上,一道淡淡的黑色水波从她身上扩散开来,勉强护住了殷血歌的胸口要害。血鹦鹉则是将两只爪变得有磨盘大小,将自己的身体牢牢地固定在了殷血歌身上。

    剧烈的震荡之后,殷血歌在祥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乌木和小杰被巨大的震荡抛飞,同样在那一片无边无际的祥光急速消失,不知道被卷去了哪里。原本挂在殷血歌腰间,里面存放着金尸、火尸、土尸三具夜叉的藏尸袋,同样被震得炸裂开来,三具夜叉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她们想要抓住殷血歌,但是很快被恐怖的巨力卷走。

    一路飘飘荡荡,不知道飘出去了多远,突然间殷血歌身体一轻,他已经从那一片祥光飘了出来,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从高空笔直的坠落。

    浑身是伤,通体血迹斑斑的殷血歌骤然!了眼睛,他瞪大眼,惊恐的看着扑面而来的一片土黄色妁沙漠。他正在以远超寻常剑光数十倍的速度坠落地面,如果他真的以这样的速度坠落下去的话,哪怕他的**已经踏入了木身境,并且经过了第一世家无名法诀的淬炼,他依旧会摔得粉身碎骨。

    ‘哗啦,一下本命蝠翼张开,巨大的双翼瞬间兜满了狂风,殷血歌的身体骤然凝滞在了半空。

    刺耳的骨折声响起·殷血歌下坠的速度太快,他的本命蝠翼张开后根本无法抵消扑面而来的飓风。他的两只蝠翼同时断裂,软绵绵的挂在了他身后。剧痛让殷血歌惨嚎了一声,他艰难的收起蝠翼,咬破舌尖发动了血影术,纵起一道血光想要止住自己下坠的势头。

    一道长有数米的血光带着一溜儿火焰·斜斜的擦着地面坠落。殷血歌带着幽泉和血鹦鹉重重的撞上了一连串高耸的沙丘,连续撞碎了七座沙丘·这才一头撞在了地上。

    漫天黄沙飞舞·浑身骨骼几乎全部碎裂的殷血歌低沉的喘息着,狼狈的躺在地上怔怔的发呆。

    四周都是黄沙,高空悬挂着三颗硕大的红日,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一溜儿十几颗月亮在大白天看起来依旧是那样的清晰。这些月亮的体积格外硕大,每一颗都几乎近在眼前,殷血歌甚至能看到最近的一颗月亮上巨大的山脉和海洋。

    这里的天地灵气格外的浓郁·比赤蒙天的天地灵气还要浓郁数倍。

    殷血歌很不习惯的呼吸了几口这里的空气·浓郁的灵气几乎是灌进了他的身体,丹田的三重浮屠小塔贪婪无比的吞噬着涌入的天地灵气,然后释放出了一片浓郁的血雾。

    血雾所过之处,殷血歌的身体内传来了骨骼愈合的‘咔擦,声响。生命力逐渐的恢复,一丝一缕的力量重新回到了殷血歌身上,过了大概一个时辰的功夫,伤得不成人形的他就已经初步恢复了行动力。

    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殷血歌艰难的直起身体。

    血鹦鹉正趴在他脑袋上,两只硕大的爪死死地抱着他的脑袋,锋利的爪已经陷入了殷血歌的皮肉半寸深。强忍着剧痛,殷血歌将血鹦鹉的爪从自己的脑袋上拔了出来,爪和皮肉摩擦时发出‘咔咔,的声响,殷血歌痛得眼前金星乱闪,差点没晕了过去。

    浑身僵硬的血鹦鹉张开嘴,吐着舌头·被殷血歌随手丢在了身边的沙堆里。

    喘了几口气,殷血歌小心的将死死缠住自己的幽泉从自己身上解了下来。幽泉的小脸蛋白得吓人·嘴唇上更是没有丝毫的血气。她浑身软绵绵的,浑身骨头好似全部碎裂了一样,手臂和腿就这么随着殷血歌的动作无力的甩动着。

    “幽泉,幽泉!”顾不上查看四周的环境,殷血歌小心的呼喊着幽泉的名字。

    幽泉的双眼突然睁开,她深邃的双眸向着殷血歌望了一眼,咧嘴笑了起来:“尊主你没事就好。幽泉没关系,只是耗力过度。找个有水的地方,把幽泉浸在水吸收一点水灵之气,幽泉很快就能恢复了。”

    “干他老母!”一声愤怒的咆哮从一旁传来,‘咔擦,声,血鹦鹉艰难的蠕动着身体,慢吞吞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气急败坏的挥动着软绵绵的翅膀厉声尖叫:“幽泉丫头只要泡泡水就能养活,鸟爷可不行!大鱼大肉,大把的姑娘,给我弄一口大池塘,杀他十万八万活人放血,不然鸟爷可没这么容易恢复。”

    翅膀狠狠的向地上一拍,就听到一声闷响,血鹦鹉的翅膀只是掀起了地上一片砂砾,这一击最多只有数百斤的力量,和他平日里轻轻一拍就有数万斤,能轻松扇平一座小山的威势完全没得比。

    血鹦鹉的脸顿时耷拉了下来,他很狼狈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天喊地的哀嚎起来。

    “亏本了,亏血本了。鸟爷的生命本源亏损七成,本来绝世的天才,现在变成普通的天才了。天哪,天哪,我不活了,七成的生命本源,七成啊!”

    幽泉深深的看了血鹦鹉一眼,冷声轻喝道:“够了,罗一族的本源之力有这么重要么?多吃点人,多吞噬一些妖丹、舍利、元婴、元神,如果能碰到什么万年仙草,几颗药下去你就能恢复,不要给尊主添乱了。”

    血鹦鹉的哭喊声戛然而止,他歪着脑袋向幽泉望了一眼,然后很没趣的转过身体腾空飞了起来。拍打着翅膀,血鹦鹉慢的随便选了个方向飞了出去。

    “我忘了这个茬儿了,幽泉这小妞对幽冥界的事情似乎没有不知道的。好吧·鸟爷任劳任怨,去四周查探一下地形,看看能不能碰到几个人,打探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边飞,血鹦鹉一边骂骂咧咧的抱怨着:“这么浓郁的天地灵气,比赤蒙天的灵气还要充沛好几倍·起码浓郁了五倍!该死的,这是什么鬼地方?我讨厌这种活人才能用的天地灵气·给我幽冥鬼气或者混沌魔气都可以啊·我讨厌天地灵气。”

    血鹦鹉骂骂咧咧的飞远了,殷血歌向着四周望了望,然后无奈的向幽泉摊开了双手。们在沙漠里,想要找到水源,估计不容易。唉哟,该死

    殷血歌一把抓住了千机麒麟臂,想要从里面掏出一点备用的饮水给幽泉应应急但是他一抹千机麒麟臂才发现这件来自玉华小界天的储物法宝,居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撕开了好几条又深又长的痕迹,里面的储物空间已经彻底崩坏了。

    储物空间崩溃,殷血歌放在里面的所有身家,要么随之化为粉碎,要么就是不知道被抛去了哪里。就连血灵剑都不知去向,殷血歌身上现在什么法宝法器都没有了。

    幽泉瞪大了眼看了看千机麒麟臂她急忙低头向着自己腰间挂着的乾坤袋望了过去。

    小巧精致的乾坤袋上同样裂开了几个缺口,里面的东西显然是不复存在了。

    幽泉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向殷血歌点了点头:“尊主,幽泉的乾坤袋也毁掉了。”

    殷血歌仲出手,拉着幽泉的小手,朝着血鹦鹉飞去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沉声道:“毁掉了就毁掉了吧,没有了那些身外之物,莫非我们还会被困死在这里不成?这样浓郁的天地灵气我就不信这里会是一片死地。”

    幽泉认真的点了点头,她紧握着殷血歌的手掌乖乖的跟在他身边。一边走,她精致的鼻翼轻轻的动了动,然后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里是沙漠,高空三轮红日高照,炽烈的火属性灵气统治了一切。任凭幽泉如何努力,她都无法从空气感受到半点儿水属性气息的存在,没有了水属性的气息,她的所有天赋神通都无法施展,这个大沙漠对幽泉的负面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一边走,殷血歌一边向四周眺望着。他不时的跳上附近的大沙丘观察四周。但是行走了数十里地,他没有能发现任何其他人的痕迹。

    乌木不见了,小杰也不见了,其他的那些殷族族人,更是在赤蒙天的大爆炸被炸得粉碎。

    “不管这么多了,吉人天相,如果真要死了,我以后为他们报仇就是。”殷血歌皱着眉头,冷哼了一声:“不管是谁下手做了这件事情,以后追查出来后,一定不会放过他。”

    用力的甩了甩脑袋,他将心里对乌木、小杰的记挂,对殷天砾、殷天朔的担心,对那些血妖和狼人的担心全部丢去了霄云外。他甚至不愿意想起第一至尊和殷凰舞,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有多担心自己,这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时候。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带着幽泉和血鹦鹉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活下去。

    摸了摸腰间一条孤零零的绳索,原本系在腰间的藏尸袋也不知去向。但是对于那三具夜叉,殷血歌反而没什么需要担心的地方。她们又不需要吃喝,身体又坚固无比,她们生存下来的概率,会是所有人当最高的。

    向前继续行走了几里地,前面一个巨大的沙坡后面,突然传来了血鹦鹉凄厉的叫声。

    “救命啊,鸟爷只是干掉了你一颗蛋而已,一颗蛋,仅仅是一颗蛋!”

    “太小气了,不过是一颗蛋,你就想要干掉鸟爷,鸟爷最讨厌你们这些长长的、软绵绵的东西。”

    一道恶风当面袭来,血鹦鹉身上挂着一些粘稠的蛋液,狼狈的扑腾着翅膀向殷血歌这边冲了过来。

    在血鹦鹉的身后,一条长有十几米,通体乌黑发亮带着古怪的菱形白色斑纹的大蛇,正张开大嘴喷吐着毒液,发出震怒的‘咝咝,声衔尾追杀。

    看着那条漆黑带白斑点的大蛇,看着他嘴里弧度夸张的四颗赤红色毒牙,殷血歌突然想到了太平公主在前往荧惑道场的路上,让殷血歌等人背诵下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灵物图鉴的一种妖蛇——黑纹赤练。

    这是一种只有在火属性灵气极度浓郁的地方才能生存的妖蛇,在上古之时,这种妖蛇最受那些擅长蓄养妖兽的修士欢喜。因为体内有龙族血脉,黑纹赤练只要能渡过化形雷劫,就有三成概率褪去蛇体,化为蛟龙,而且是龙族实力很是强大的火龙一族。

    化身为火龙后,无论是抽筋扒皮炼器,还是抽取龙魂作为器灵,黑纹赤练都有极大的价值。

    但是想要擒拿一条黑纹赤练,那也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任何一条成年的黑纹赤练,他们最弱都有元婴期的实力。而眼前这条长有十几米的黑纹赤练,毫无疑问他已经达到了成年期的标准。

    元婴期的妖蛇?

    殷血歌突然被自己的发现吓得头皮发炸,他一言不发的张开本命蝠翼,一把抓起幽泉抱在怀里,然后笔直的冲天而起,用最快的速度向远处逃去。

    “救我啊,鸟爷可不想死啊!”

    血鹦鹉凄厉的哀嚎着,化为一道血光冲了过来,紧紧地扣住了殷血歌的身体,让他带着自己逃走。

    那条黑纹赤练张口喷出一道火红色的毒液,险而又险的擦着殷血歌的身体掠了过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