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二十章 引爆赤蒙天(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二十章 引爆赤蒙天(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个月后。

    乌木身穿重甲,狞笑着一斧头将一名修士从头劈成了两片,将那修士手的一柄闪耀着淡淡光芒的飞剑一把抢了过来。伴随着凄厉的呼喊声,被杀死修士的同伴胡乱的驾驭着飞剑向乌木劈了几剑,随后抱着一个通体流光溢彩的金色匣,狼狈的向着远处逃去。

    一边用最快的速度飞遁逃走,这名被吓得脸色发青的修士一边回过头愤怒的咒骂着。

    “狼妖,我一定会给师叔报仇!我青阳和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殷血歌站在远处一个小山坡上,冷冷的看着那逃窜的修士。

    他逃出了不到三里地,一团烈火冲天而起,全身包裹在火焰的小杰宛如一颗流星飞掠到了那修士面前,数十团人头大小的火焰带着沉闷的呼啸声射出,打得那个修士惨嚎连连,急忙换了一个方向逃走。

    他正好就向着殷血歌所在的方向逃窜了过来,殷血歌看着那面露仓皇之色的修士,反手一把抓起了身边一块巨石,狠狠的向着对方投掷了过去。

    惊慌逃命的修士一头撞在了巨石上,高速遁走的他所有护身法宝都在刚才的厮杀被乌木破坏,此刻他一头撞了上去,当即撞得粉身碎骨。

    ‘啪嗒,一下,金色匣掉落在地,血鹦鹉腾空而起,一把抓住了那匣,然后一爪将盖打开了来。一道淡淡的光霞冲出来,匣里一枚滴溜溜乱转拳头大小的金丹放出浓郁的清香‘嗖,的一下飞出,绕着血鹦鹉盘旋了一阵,化为一道长虹就要遁走。

    殷血歌纵身跃起,一把抓住了那颗随风遁走的金丹,将他紧握在了手。

    拳头大小的金丹滚烫,散发出淡淡清香握在手,他就好像一颗心脏一样有力的跳动着甚至还能听到类似于心跳的声音。血鹦鹉歪着脑袋凑了过来仔细的嗅嗅这颗金丹,然后不满的摇了摇头。

    “拿来糊弄人的玩意儿,上面的那群老家伙没一个好人。这颗龙虎大金丹里被混进了一丝魔气,谁要是服用了,要么走火入魔爆体而亡,要么就神智错乱亲不认。总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松开手任凭这颗龙虎大金丹化为虹光遁走殷血歌摇了摇头。

    这一个月来,赤蒙天内众多修士已经因为那些上界大能随手丢下来的道书和各种飞剑法宝、灵丹妙-药,上演了无数血淋淋的剧目。师徒反目,兄弟阋墙,至于盟友之间更是杀得人头滚滚,各种丑陋的场景层出不穷,真的让人瞠目结舌大有目不暇接之感。

    就在殷血歌眼前,那颗金丹刚刚飞走不到十里地,一道白光已经急速的迎了上去,一把将那颗金丹抓了下来。抓住金丹的,赫然是一名邪骨道的邪修,他一把抓住金丹,就立刻张开嘴想要将金丹吞下。

    “师弟,你的福缘不够这颗仙丹不是你能消受的。”

    一道黑气缠绕的人影犹如鬼影一样从那邪修身边冒了出来,手一柄招魂幡朝着那邪修的脑袋一晃一条灰蒙蒙的灵魂就尖叫着从他脑袋里飞出,被招魂幡吞了下去。新冒出来的邪修一把抓过金丹,突然转过头来向着殷血歌狞笑了一声。

    隔着十里地,殷血歌笑着向那黑气缠绕的修士打了个招呼:“阴兄,好久不见,看来你过得不错?”

    手持金丹的邪修,正是当天没有进入赤蒙天的时候,来到殷血歌面前向他挑衅的阴长空。一个月不见,阴长空周身都散发出浓郁的鬼气,一张面孔变得惨白如纸,看上去就和活鬼没什么两样。他散发出来的气息,可比当日见到殷血歌的时候强大了数倍。

    “本公气运惊天,到了这赤蒙天,也是天地之宠儿。”阴长空倨傲的看着殷血歌,不无得意的大笑了几声,将那颗金丹一口吞了下去:“本公距离凝结元婴,只剩下半步功夫,这颗金丹乃是上天注定助我成功的神丹妙-药。”

    殷血歌向着阴长空欠身行了一礼,然后迅速的吹了一声唿哨,召集了身边人等,就向着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下的水洼窜了过去。

    服下金丹的阴长空周身气息突然暴涨,恐怖的气息从他体内扩散开来,翻滚着的黑色鬼气迅速弥漫四周,眨眼间就覆盖了周边数里的范围。这样强盛的气息,分明已经超过了金丹巅峰修士应有的力量,达到了另外一个不可测的层次。

    殷血歌用最快的速度向那水洼窜了过去,金丹内有一丝魔气,血鹦鹉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不会错。

    半个月前,他曾经亲眼目睹一枚被血鹦鹉鉴定蕴藏魔气的仙丹,被一名金佛寺的大和尚服下之后,那大和尚突然狂性大发,将身边十几位同门砸成肉饼,自身最终在一片心魔业火烧成灰烬的惨状。

    “希望你真的气运逆天吧!”百忙之,殷血歌还不忘回头望了一眼阴长空,向他挥了挥手。

    幽泉从水洼冒出头来,看着向这边急速冲来的殷血歌等人,她手掌一合,数十条水绳呼啸射出,眨眼间窜出了好几里远,缠绕在了殷血歌他们身上,拖着他们用更快妁度向水洼掠去。

    “这颗仙丹,不对劲!”气息暴涨的阴长空突然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声,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膨胀开来,眨眼间就膨胀到了十几米高下。身体怪异的膨胀撕开了他身上的皮肤,大量鲜血立刻泉水一样喷了出来。

    “殷血歌,你敢坑我?”阴长空狼狈的惨号着,他哆嗦着掏出了一枚青色灵符一把捏碎,顿时一团青光喷薄而出,迅速裹住了他的身体。这张显然来自上界的灵符妙-用无穷·一颗黑气缠绕的金丹顿时被那青光从阴长空的体内强行拉了出来,伴随着刺耳的鬼啸声悬浮在空急速旋转。

    青光闪烁,阴长空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

    但是远处数十道遁光从四面八方同时向这边急速掠来,一个道装老人厉声喝道:“动静就是这里传来的,一定有上界重宝被发现了!徂徕山东方世家在此行事,本家老祖乃上界法华界天之主·大罗金仙妙-莲仙翁,还请各方道友不要和我东方世家抢夺此宝。”

    一声巨响·黑气缠绕的金丹轰然爆开·方圆百里内万物尽成齑粉。无论是东方世家的族人,还是其他几方势力的修士,他们都还没看清所谓的宝物是什么,就同时化为一缕青烟。

    殷血歌等人已经顺着地下水道逃出去了百里之外,但是地面剧烈的震荡依旧传了下来。地下水道的水流速度突然飙升了数倍,恐怖的水流冲击着他们的身体,带着他们急速向前奔驰了数十里这才缓缓停歇下来。

    “上界那些老家伙·简直丧心病狂!”血鹦鹉气急败坏的趴在殷血歌头顶咆哮着:“他们这么玩·根本没把这些修士的性命当做一回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不就是一个破烂周天万界盘么?”

    “他们当然那不会把这些小修士的性命当做一回事。”殷血歌面色阴沉的悬浮在水道,若有所思的看着头顶厚重的岩层:“周天万界盘的控制权,其实已经归仙庭所有,这一场赌斗,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次小小的游戏,让他们欣赏取乐吧?”

    顺带着·让这些修士血淋淋的杀戮和决斗,来决定鸿蒙本陆某些利益的划分。

    看着厚厚的岩层,想着在那天之上,有无数实力可怕的非人存在,正高高在上的俯瞰赤蒙天数万修士的浴血厮杀,殷血歌就觉得很荒唐、很滑稽。

    天地为铜炉,自身为薪柴,自己的命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由自己掌控?

    意兴阑珊的殷血歌带着一行人顺着地下水道,慢的返回了他们藏身之所。无论是殷族的族人·还是那些狼人战士,他们都在按照殷血歌传授的法门从头修炼。

    殷族的族人正在修炼太平公主传授的仙蝠秘法,用万劫血神经淬炼体内的血妖之力,驱除体内的杂质,净化自己的身体,为真正的修炼奠定基础。

    而那些狼人战士,则是在很努力的修炼殷血歌传授给他们的大力魔龙拳。这是第一世家藏经阁内的一部淬体功法,寻常修士修炼完成之后,周身能有万斤巨力。以狼人战士的资质,他们专门走的是**锻炼的法门,这门功法让他们修炼之后,他们的力量应该比普通人类修士强出数倍。

    殷天砾、殷天朔两个老家伙正神色诡秘的蹲在一旁,低声的交流着他们刚刚在外面查探到的情报。

    见到殷血歌回来了,他们急忙迎了上来,将外界的情况一一汇报给了殷血歌。

    一个月的时间,赤蒙天已经是乱成了一团,上界那些仙人制定了三十年的赌斗时间,但是现在看来,估计两三个月的功夫,这些修士就会决出最后的胜负。

    一如殷血歌所说的,第一世家为首的五大仙族,受到了乾元宗等大仙门和其他十几支赌斗队伍的联手攻击。

    就在三天前,第一世家布置的三重防护阵法,被大仙门的修士联手祭起一件地仙器一击攻破。

    但是杨辜显然早就有了应对的手段,那座防御森严的营地内居然空无一人,大仙门耗费了巨大的力气,却没有伤到第一世家修士的一根头发。更让人惊骇的就是,这一次反而是大仙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为了祭起那件地仙器,大仙门参加赌斗的众多金丹修士耗尽了所有的法力,并且精血也亏损极大。就在他们处于虚弱期的时候,大仙门的门人弟,有将近两成的弟反戈一击,几乎全歼了大仙门的金丹修士,而且对那些普通门人弟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就在大仙门的门人弟乱成一团的时候,杨辜率领的第一世家和血妖、狼人的联军突兀杀出·一通乱杀乱砍,大仙门两千多名参加赌斗的修士,只有不到一百人逃出生天,但是他们已经算是彻底出局,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

    而其他十几支联手攻击第一世家的赌斗队伍,他们见势不妙-立刻舍弃大仙门的修士逃走·却被其他众多小宗门、小家族联合组成的赌斗队伍迎头重击,一通乱打乱杀·又是数千修士陨落当场。

    确切的说·短短的一个月的功夫,踏入赤蒙天的修士死伤了超过成。那些上界的大能们,还希望这一场赌持续三十年,现在看来估计是有点太低估这些修士的杀伤力了。

    盘坐在帐篷里,殷血歌听着两位元老回报的情报,不由得点了点

    “多盯着第一世家的人,他们居然在大仙门安插了这么多的人手·难怪他们笃定能够取胜。”

    “其他的事情·我们不管,还是和这一个月一样,我们全心全意的修炼,抢夺那些上界丢下来的宝物。”殷血歌看了一眼站在帐篷里的血妖和狼人,沉声道:“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毕竟都是重宝啊。”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赤蒙天的赌斗依旧在持续。每天都有修士陨落,每天也都有修士一步登天,得到了真正的灵丹妙-药、道书法宝。有这种大机缘的修士,他们无不和殷血歌一样,立刻挑选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潜心修炼,再也不管外界的是非。

    就在众人不知不觉,在赤蒙天庞大的地下水网内,第一画眉送给殷血歌·却被殷血歌进入赤蒙天后第一时间丢弃的符囊,正发生着诡异的变化。

    小小的符囊不过婴孩巴掌大小·此刻这符囊正悬浮在极深处的一条水道,静静的吞吐着四周浓郁的天地灵气。这里深处赤蒙天极深的地下,这里的地脉灵气已经有千万年没有散失分毫,这里的灵气已经完成凝成了液体,和四周的地下水混成了一体。

    已经变成了淡金色的符囊散发出幽幽金光,一个清朗的声音轻轻的笑着,正从那符囊传了出来。

    “这小鬼头倒也有几分心机,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好容易送下来的宝贝,就这么一手丢开了。”

    “可惜的是,你就不该带着他进入赤蒙天!毕竟只是没什么见识阅历的小鬼头,能脱得了本尊的手掌?”

    ‘嗤嗤,一笑,那符囊突然膨胀开来,符囊外层炸开,露出了里面一张卷起来的符。这张符急速的吞吐着天地灵气,随着灵气的不断输入,他的体积也变得越来越大,很快这张符就膨胀到了有十几里长短。

    如此巨大的张符悬浮在水,突然有大量的血水从四面八方涌来。

    这些天来,被击杀的修士流出的鲜血以及残破的魂灵儿,纷纷被这张灵符从赤蒙天各地强行吸纳了过来。那声音低声笑道:“没想到,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就凑齐了所需的残破魂力。这赌斗,看来很被那些老家伙看重么?”

    “依靠各方势力击杀的修士人数和修为高低,划分未来鸿蒙本陆的势力范围?”

    “一群老不死的,给你们添点麻烦也不错。

    赤蒙天被彻底摧毁,你们到底会怀疑谁呢?不管你们怀疑谁,都会有大热闹吧?我就最喜欢热闹了。”

    大量的血水和灵魂碎片被吸入灵符,这张灵符突然迸射出万张金光,上面扭曲的纹路骤然变成了一片血色。整个赤蒙天剧烈的震荡起来,赤蒙天地下的灵脉规模庞大的灵气被不断的抽进符,这张灵符的威能简直大得可怕,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偌大的赤蒙天几乎一半的天地灵气都被这张灵符吞噬。

    殷血歌等人也感受到了四周灵气的变化,他们身边浓郁的天地灵气正在急速消散。而且他们无端端的感到一丝心悸,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突然压在了他们的心头。

    幽泉、血鹦鹉几乎是本能的凑到了殷血歌的身边,幽泉放出了一道水幕,紧紧的裹住了殷血歌的身体。血鹦鹉则是用爪扣住了殷血歌的头发,浑身羽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幽泉紧张得看着四周,但是这一次,地下水流没有给她反馈任何信息。

    高空,俯瞰整个赤蒙天的那团金光内传来了数以千计的惊呼声。

    随后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是谁胆敢破坏此番赌斗?是谁敢与仙庭为敌?”

    一团散发出恐怖光和热的金色强光从赤蒙天的地下涌出,赤蒙天的所有灵脉同时熊熊燃烧,数量恐怖的天地灵气化为最强力的燃料,烧得赤蒙天的大地一块块的碎裂融化,烧得赤蒙天本身就残破不堪的天空更是粉碎破裂。

    一只紫气升腾方圆数百万里的大手从高空一掌拍下,正要将那一团从地下升腾起来的金光扑灭,骤然间那团金光猛烈的爆炸开来,将整个赤蒙天都猛地炸开。

    殷血歌只觉眼前一片金光刺目,他的胸前突然传来了一声尖锐的蝉鸣声,一团柔韧有力的金光飞腾而起,滴溜溜的旋转着,一把护住了殷血歌和他身边的几个人,然后笔直的化为一道金色流光向上飞起。

    虚空崩解,赤蒙天彻底化为虚无,无数道愤怒的神念从虚空扫荡了下来,却被爆炸的赤蒙天全部击毁。

    没有人发现一道极细的金光裹着几条人影,迅速的没入了虚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