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杀(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一十九章 初杀(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内外三重大阵,将第一世家的营地裹得结结实实。

    一座用蟒蛟皮制成,附加了十二重防御禁制,冬暖夏凉、防火防盗、不怕洪水地震、外带空气净化的豪华帐篷内,杨辜高坐正帅位上,殷血歌、姜入圣等重要人物分坐两侧。

    一张精细的方圆五百里内的地形图就挂在杨辜身后,这是殷血歌带着人忙活了一整天,这才用专门绘制地图的法宝制造出来的。这张地图详细到了附近五百里内的每一块岩石、每一根草的位置,加上殷血歌丢在外面的各种预警法阵,方圆五百里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

    那团金光依旧悬浮在赤蒙天上空,虽然不复那样的光芒万丈,同样也没有恐怖的神念从金光释放出来,但是殷血歌他们都心知肚明,上界的大能,还有鸿蒙本陆的自家族人都在关注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赤蒙天本来就是周天万界一个被打得残破不堪的世界,他的空间屏障极其脆弱,无论是鸿蒙本陆还是上界,都能很轻松的动用各种秘术插手这里的事情。

    所以赤蒙天现在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演武场,来自百多个大小势力的数万名修士是演武场里的角斗士和野兽。上界大能们正在欣然等待观赏一场流血的视觉盛宴,同时用来决定一些利益划分;而鸿蒙本陆的各方势力的首脑们,他们则是期待着自己的族人和门人能有一个好的表现。

    众多上界大能虎视眈眈,在这里表现优异的门人弟他们未来肯定能获得更多的青睐和资源。

    “我们有百人!”杨辜开口了。

    第一世家为首的五大仙族,还有血妖家族和狼人王族的三百战士,百人的实力在赤蒙天算是极其的雄厚。

    “但是,我们也是很多人的敌人!”杨辜眯起了眼睛:“按照本家诸多长老的估算,大仙门无论道门佛门,他们首先要对付的人肯定是我们。”

    殷血歌点了点头,他沉声道:“荧惑道宫被你们掌握着所以你们肯定是那些人的首选目标。”

    杨辜和姜入圣有点无奈的看了殷血歌一眼他们同时咳嗽了一声,杨辜摇头道:“血歌贤侄,你应该说荧惑道宫被‘我们,掌握着。你是至尊少主的嫡长,你未来就是第一世家的少主。”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笑着摇了摇头:“先不说这些,我们先说应该如何应付那些敌人吧!三重大阵,每一重都能应付三劫散仙的攻击这大阵肯定不是出自鸿蒙本陆吧?”

    杨辜点了点头他指了指帐篷的入口,沉声道:“三重大阵,都来自上界,所有阵旗、阵器,都是上界制作后以跨界神通传送下来。毕竟末法之末,周天界门重开,如今从上界向下传送东西越发的容易了!”

    听了杨辜的话,殷血歌拍拍袖就站了起来。

    他一边往帐篷外走,一边淡然道:“那就好说了,既然这种防御大阵能送下来,就难免会有人送点威力更大的东西下来。比如说,一击威力堪比劫散仙的雷火?”

    冷笑一声,他已经挑开了帐篷的门帘,大步走了出去。

    “所以谁爱留在这营地里,就蹲在这里吧。这营地按照我的意见

    拿来吸引人的眼球就可以,别指望他真能保住大家的性命。谁也不傻啊?”

    看着殷血歌的背影,杨辜和姜入圣同时摊开手,无奈的笑了起来。

    一刻钟后,殷血歌已经带着自己身边人,连同乌木召集的二十名银狼一族的精英战将,两名殷族的元老,两名殷族的公爵,和十名殷族侯爵,一行人悄然离开了营地。

    小心的避开了各方的耳目,在荒芜的戈壁滩上前进了数十里地,一行人在幽泉的指点下,来到了一株大树下一个占地不过一亩多地的水洼。小心的搜索了一阵四周,发现四下里都没有人活动过的痕迹,幽泉来到了水洼边,低声念起了咒语。

    茫茫水汽从水洼升腾而起,很快就裹住了殷血歌一行人。四十几个人被一层薄薄的水膜包裹着,所有人在殷血歌的带领下,慢慢的潜入了水洼。

    这个水洼深不过二十几米,在水洼的正,是一个直径两米左右的地下泉眼。在幽泉的带领下,无数道无形的水流在众人身边往来游走,将水洼的一些凶猛鱼类和一些奇形水虫驱散开,他们很顺利的潜入了泉眼,进入了一条深邃的地下水道。

    直径十几米的水道水流平缓,光滑的水道上镶嵌着一些天然的晶石,这些没有什么灵气波动的晶石散发出淡淡的光辉,照亮了这长长的水道。

    在这样的地下水道居然生长了一些纤长柔韧同时光滑的水藻,长长的水藻密密麻麻的覆盖在水道上,随着水流轻盈的起伏着。在这些水藻有大群细小的磷虾,这些身形透明的虾米闪烁着点点磷光,在水藻轻盈的穿梭着,瑰丽绝伦犹如一场流星雨。

    跟随殷血歌进入地下水道的两名殷族元老,一名殷天砾、一名殷天朔。他们并非殷族地粗最高的那位元老人,他们是殷天绝等位元老转化为血后,赐予他们自身心头精血转化而成的血妖。

    从地位上,他们比不过殷天绝等人。但是他们同样活过了数百年,有着亲王级,也就是金丹巅峰级的力量。这一次殷族受血轮法王和太平公主的命令参加赌斗,殷族就派出了以他们为首的二十名精锐族

    “血歌,我们不和那些五大仙族的人在一起,倒是情有可原。但是我们为何不跟其他血妖家族和狼人王族的人在一块儿?”殷天砾一边在水下游动·一边不解的询问殷血歌。

    幽泉制造的水膜神奇无比,他隔绝了外界的液体,并且还能抽取地下水的氧气供给众人呼吸。隔着一层水膜,却丝毫不妨碍他们相互传音交流。

    摇了摇头,殷血歌沉声道:“临行前,母亲特意交代我·不要相信任何人。不仅仅是五大仙族的人,他们当·谁知道会否有人和第一天骄他们有牵连?至于其他的血妖家族和狼人王族的人么·万妖盟的那位血轮法王,他估计对我也不怀好意。

    苦笑了一声,殷血歌无奈的摇了摇头。

    殷凰舞对他的警告,显然是来自于太平公主。既然有这样的警告,那就证明太平公主和血轮法王之间,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那些事情距离殷血歌太遥远,他只能相信自己敢相信的人。

    这些殷族的族人·是可靠的。

    那些银狼一族的战士·都是乌木当年的铁杆心腹。如今殷血歌能相信的,也只有这点人手了。

    “那我们为什么来这里?”殷天朔有点不解的看着四周阴暗幽深的环境。哪怕血妖一族是黑夜生物,他们也只是喜欢夜晚,并不代表他们就喜欢没事泡在深深的地下水。就算是妖孽,这地下水道的环境也实在是太压抑了,让殷天朔都感到有点不适应。

    “这里最安全。”殷血歌淡然道:“幽泉掌握了复杂的地下水道的路线图,他们在地表建立营地·任何人都能轻松的攻击想要攻击的任何人。但是我们借助地下水道的帮助,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人能够把握我们的行踪。我们会很安全!”

    殷天砾和殷天朔同时闭上了嘴。

    一个‘安全,就足以打消他们所有的疑问。在这种有上界大能的意志插手的赌斗,他们都是最不起眼的蝼蚁,能够活下去,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虽然我那个不靠谱的父亲对我保证,第一世家的队伍肯定会胜利。”殷血歌冷哼了一声·他向着前方全力的游了出去,然后他突然转入了一条水道岔道。一条通体闪烁着美丽银色磷光的水蛇惊恐的从岔道游了出来·带着一溜儿闪烁的光芒向着另外一条岔道逃了出去。

    “但是我不会将我和我身边人的安全放在第一世家的那些人身上。”

    摇摇头,殷血歌看了一眼手腕上第一画眉为他系上的符囊,他冷哼一声,将那符囊一把扯了下来丢去了水道。幽泉笑吟吟的看了一眼那个小巧的符囊,轻轻一口气吹了出去,一个小小的漩涡就卷起符囊,将他远远的顺着地下水流送得无影无踪。

    “不觉得奇怪么?一个我没有打过什么交道,没有任何交情的女人,借着师范和学徒的名义,给我送一个护身符过来?”殷血歌讥嘲的咧咧嘴,不屑的摇了摇头:“我没有这样人见人爱的天赋,她也不像是一个滥情的蠢女人,那么她送我这符囊做什么?”

    殷天砾、殷天朔满意的点了点头,很是欣慰的笑了起来。

    血鹦鹉懒洋洋的趴在殷血歌的脑袋上,两只翅膀耷拉在他的面颊边,就好像给殷血歌戴上了一顶大帽。他慵懒的扭动着身体,懒散的说道:“这就是人心么?这么多鬼心思,难怪幽冥界的那些老家伙玩不过你们。”

    幽泉紧跟在殷血歌身边,也不断的点着小脑袋。她看了看殷血歌的侧脸,小心的说道:“人心,真可怕!所以我要学着做一个人。”

    惊讶的看了幽泉一眼,殷血歌‘嘿嘿,的笑了起来:“你的是学着做人?这件事情可不容易。血鹦鹉,你的是什么?”

    血鹦鹉懒洋洋的翘了翘尾巴,几个小小的气泡从他的尾巴羽毛内喷了出来。他得意的吧嗒了一下嘴,很深沉的说道:“不说,那种事情太累了。我的人生目标么,就是混吃等死。吃最好的,喝最好的,玩最好的姑娘,横行霸道肆无忌惮,想干嘛就干嘛,谁敢冲我瞪眼我就打死他。”

    认真的点了点头,血鹦鹉沉声道:“请叫我罗魇摩,或者叫我罗也行。”

    殷血歌对血鹦鹉的人生目标直翻白眼·他和殷族的两位元老,以及一众狼人,都对血鹦鹉的那个名字没有任何反应。

    顺着长幽深的水道向前行进了数百里,殷血歌沉声道:“白天我之所以服从杨辜的命令,出来探测地图,就是为了找到适合藏身的地方。有幽泉的天赋神通在·这地下水道就是我们最安全的洞府。”!里经深入地下数十里地,寻常金丹修士的神念根本不可能这么深的地方。

    在前方·是一处数十条水道汇聚的硕大地下空间·方圆十几里的椭圆形空间俨然是一个小小的生态圈,大块大块的地下晶石镶嵌在洞府的四周,放射出的光芒滋养着四处肥厚的水藻。

    在水藻有大量的磷虾和浮游生物,一些巴掌大小的带着磷光的鱼在四处穿梭,猎杀这些美味的食物。

    幽泉向众人打了个手势,向着前方指了指。在前方洞穴角落里,几根硕大的石化骨骼撑起了一个方圆两百多丈的空间。幽泉带着众人游到了这几根长有百多米的石化骨骼边·从殷凰舞给她的乾坤袋内掏出了数十面小巧的阵旗在四周布置起来。

    很快的·在这石化骨骼围成的空间内,一个方圆两百多丈,没有一滴儿水的空间就被开辟了出来。

    殷血歌等人也忙活了起来,殷凰舞为他们准备了数十套很实用的阵旗,各种幻阵、迷阵、防御阵法,威力都不算很惊人,但是消耗很小·而且能够自动的吸收四周的天地灵气补充自身,而且所有的阵法组合在一起,也足以抵挡元婴期修士的全力攻击。

    在这里,这样的阵法就足够了。像第一世家那座能够抵挡三劫散仙攻击的大阵,在殷血歌看来就是浪费。要么不可能有敌人攻破这样的阵法,要么敌人同样手持来自上界的仙器,一击之下就能将阵法粉碎。

    怎么看第一世家的那三重大阵,纯粹是没什么实用性的废物?

    等所有的阵法布置妥当了·殷血歌从乾坤袋里掏出了殷凰舞准备的那个精巧的帐篷。

    往巴掌大小的帐篷上喷了一口真气,念诵了一声真言·这帐篷带着大片灵光膨胀开来,眨眼就变成了一个方圆百丈足以容纳近百人起居的大帐篷。一道道符光芒在帐篷光洁的表面闪烁,四周的天地灵气不断的被这些符吸收进去,借以维持这个帐篷的运行。

    “好了,以后的日,我们就在这里修炼。”殷血歌眯了眯眼睛:“隔一段时间,我们再出去寻找那些仙人丢下来的宝物。如果找不到,那也就算了。”

    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殷族族人和狼人战士,严肃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传授你们最正统的修炼法门。真正的修炼之道,而不是你们以前依靠吞噬精血,依靠自身天赋自动增长得来的力量。”

    殷天砾、殷天朔同时瞪大了眼睛,他们正想要追问殷血歌他从哪里弄来的正统修炼的法门,猛不丁的这个巨大的水下空间一条水道出口附近传来了一声巨响。

    众人同时回过头来,就看到在那条水道的外面,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年修士正被一颗阴雷炸得四分五裂,两名身穿灰色道袍,身后跟着僵尸傀儡的生死尸魔宗的修士正带着贪婪的笑容,同时伸出手去抓那白衣修士袖里飞出来的一本散发出淡淡白光的玉册。

    玉册,这应该是一本地仙道书,是那些修成地仙的仙人,记载自己全部天道感悟和修炼经验的道书。

    两个邪道修士几乎是同时抓住了那一卷道书,其面向略老一点的修士厉声尖叫起来:“师弟,这本道书你成全了师兄,日后师兄一定重重酬谢!”

    一道剑光狠狠的劈在了这修士的身上,被他称之为师弟的年轻修士无比狠辣的一剑砍下了自己师兄的手臂,飞快的打出一枚阴雷落在了自家师兄的身上。一声巨响,那位师兄的身体被炸得粉碎,同样受到阴雷剧烈震荡的师弟则是抓着道书用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却。

    他一边退,一边吐着血,血雾不断的在水润开。他的身上有一道淡淡的水光流转,很显然他使用了某种能够在水下呼吸的辅助法宝或者某种水行符之类的法器。

    一把抓着地仙道书,这师弟歇斯底里的大笑了起来。

    “师兄,师兄,不能怪师弟心狠!这等大道机缘,怎么能让?怎么可能让?”

    “白天师伯得到的那份道籍你也见到了,那一卷地仙道书,只能让一个人参悟修炼。师弟怎能将这机缘让给你?怎么能让给你啊?你是被乾元宗的弟杀死的,师弟我一定会给师门如此回复,你就放心的去吧。等师弟修成正果飞升成仙之前,一定灭了乾元宗为你报仇!”

    一滴拳头大小的蓝色水珠突然带着一道美妙-的弧线,从他的身后激射而来。

    一声巨响,水珠洞穿了这修士的身体,将他连同他身上已经发动的护身法衣同时打成了粉碎。

    幽泉俏生生的出现在这死不瞑目的修士身边,一把抓住了那本道书。

    “《大力牛魔经》,这是一门纯粹锻体的地仙道书,倒是少见。”

    回到殷血歌身边,幽泉将这道书递给了殷血歌,然后笑着向乌木等人看了一眼。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