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赤蒙天(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一十七章 赤蒙天(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一个又一个参加赤蒙天赌斗的势力不断赶来,先来的各大势力都各自挑选了一块地盘,或者祭起法宝,或者站在云头上,很好奇、很谨慎的打量正那个巨大的传送阵。

    这座古老的星空大挪移跨界传送阵,毫无疑问是现在的修炼界无法制造、无法维护的。所以这座突兀出现的传送阵的来路就很清晰了,一定是某位上界大能破开虚空,将这座传送阵送到了这里。

    这就是让人惊悚的地方。

    各方势力的首脑一个个神色诡异的打量着传送阵,他们身后的那些后台靠山,那些老祖、祖师级别的大人物,从上界破开虚空,传送几件强大的仙器和其他一些物事下来,都要耗费大量的法力,折损一定的道行。他们无法想象,这么大一座传送阵被送到鸿蒙本陆,要耗费多少?

    殷血歌轻轻的把玩着手腕上的符囊,站在他身边的幽泉好奇的盯着符囊,低声的嘀咕着什么。

    刚刚被殷凰舞下令,从殷族城邦送到殷血歌身边的小杰激动的看着不断到来的各方势力强者,微微的喘着气,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不时的回头看殷血歌一眼,很想大吼大叫的发泄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但是碍于殷血歌一脸沉思的模样,他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

    殷凰舞悄然走到了殷血歌身边,压低了声音,将几颗拳头大小的三色圆珠递了过来。

    这是荧惑道场沧澜宫蜡烛童给殷血歌的礼物。因为殷血歌的帮助,蜡烛童顺利的摆脱了他修炼道路上最大的障碍他的前方已经是一片坦途。接下来,蜡烛童将封闭沧澜宫,一心一意的闭门清修,力求突破天道滞碍,飞升成仙得成正果。

    循着殷血歌留下的气息,摆脱了本体拘束的蜡烛童找到了殷凰舞

    将一部他许诺给殷血歌的道书和几颗火雷送给了殷凰舞,并且赠送了她们一条完好的飞天法器。

    正因为蜡烛童的帮助殷凰舞她们才从荧惑道场这么快就赶了回来否则的话她们现在还在星空漂流呢。

    “这颗火雷,是那根蜡烛用自己本命真火三十三天清净兜率仙火凝结而成,虽然只是一丝火气,但是能够威胁普通的散仙,拿着护身吧。”

    顿了顿殷凰舞继续叮嘱道:“他送过来的那本道书,被太平殿下拿走了。她说那本道书并不适合你修炼,等这次赌斗结束后殿下本尊会跨界传送一些道书过来到时候你从挑选几门修炼就是。”

    点点头,将几颗雷珠收进了怀里,殷血歌向自己母亲笑了笑。

    “放心吧,这一次,我们赢定了,是不是?”

    殷凰舞歪了歪嘴,向殷血歌手腕上绑着的符囊扫了一眼。她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仔细的想了想,摇了摇头,转身向着第一世家那些老祖和长老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边走,她一边低声咕哝着:“那丫头生得眉清目秀的,做正妻是不可能的,但是做个侍妾也不错。”

    殷血歌的眉心跳了几下,一根青筋突然跳了起来。他无奈的向自家母亲望了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第一画眉只是他的专责师范她赠送这枚符囊,也只是出自于很纯粹的师徒关系吧?

    起码在殷血歌本心他是如此想的。

    正在这时候,不远处邪骨道的阵营,一团黑云带着刺耳的阴风呼啸声,急速向这边行了过来。几个第一世家的甲士迅速迎上了这团黑云,但是站在黑云的一名少女低声咕哝了几句,那几个甲士回头向殷血歌这边望了一眼,就干脆的让开了道路。

    阴风呼啸,黑云滚荡,殷血歌在邙山鬼府得罪过的女修胡娇娇趾高气扬的驾云飞了过来。几个月不见,胡娇娇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的诡秘莫测,一张俏丽的小脸蛋上,隐隐有一层淡淡的绿气萦绕,双眸也是绿火森森,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死人,哪里有半点儿青春少女的活力?

    在胡娇娇的身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道袍,胸口用银色丝线绣了一个硕大鬼头,周边点缀以白骨结成的八卦图案的青年修士。这修士周身鬼气萦绕,一身鬼气阴寒袭人,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扑面而来的寒气就让殷血歌等人喷出的气息结成了白色的冰晶。

    “找到好靠山了么。”不等胡娇娇开口,殷血歌已经放声笑了起来:“胡娇娇胡大小姐,你身边的这位护花使者,是你最近勾搭上的?看起来,和你很是登对。”

    胡娇娇的脸一僵,她架着云来到了殷血歌面前,倨傲的上下打量了殷血歌一眼,然后仲出手,轻轻的摆了摆手指:“殷血歌,我只是来给你说一声,这次赤蒙天赌斗,邪骨道和你们是生死对头。就算是师尊,他也不可能包庇你了,这一次,我一定要亲手了结你的性命!”

    殷血歌‘嗤嗤,一笑,对胡娇娇的话不置可否。

    为了荧惑道宫周天万界盘引发的赌斗,上界各方势力纷纷插手,万邪骨王身后自然也有上界的祖师和前辈撑腰。邪骨道自家组成了一支参加赌队伍,这已经能表明邪骨道的态度。

    只不过,殷血歌不认为邪骨道有胜利的把握。邪骨道身后的那些大能再强大,他们也是鬼仙一流,而在上界,真正掌握实权的,是道门和佛门的正教修士。邪骨道身后的那些大能,这一次最多是抱着多捞一些好处的想法,所以才跳了出来让万邪骨王派人参加赌斗。

    和第一世家以及其他的几个仙宗不同,邪骨道参加赌斗的目的就不是最终获胜,殷血歌对胡娇娇他们的命运并不是很看好。他们可能,仅仅是棋而已。

    周身阴气森森的青年修士冷厉的望了殷血歌一眼,他不快的上前了一步,傲然站在了殷血歌面前:“你就是殷血歌?娇娇说,你上次借助你母族的势力,很是欺辱欺凌了她?这一次我会亲自砍下你的脑袋。”

    “你又是谁?”殷血歌打量着这个青年,这家伙有皮有肉显然并非邪骨道的弟。

    “本公阴长空你要记住我的名字!”青年不屑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我阴家老祖,是上界幽冥教当今掌教,幽冥教乃上界鬼道第一仙宗,我家老祖,如今已经是大罗金仙的身份,本公更是老祖亲自收下的隔代弟。”

    一张惨白色的脸蛋凑到了殷血歌面前,阴长空阴声说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三个月前本公才是区区淬体境重的实力。但是有本家老祖跨界传功,以无上鬼力为我洗筋伐髓,遥空灌顶,本公现在已经是金丹转的大乘修为,修炼的更是大罗道籍《太上裂魂万鬼心经》!”

    手指狠狠的指了指殷血歌的鼻,阴长空得意的笑了起来:“公我已经练成了万鬼心经几门杀伤力绝大的奇门鬼术,你胆敢欺辱娇娇妹本公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殷血歌的眉头一跳,无比忌惮的看向了阴长空。

    大罗道籍《太上裂魂万鬼心经》?不管这道籍属于哪一个流派,哪一个教门,任何一门大罗道果都是功参造化、玄妙-无穷的无上秘典。

    哪怕阴长空只是修炼了其几样速成的奇门鬼术,那也足够惊人了。

    而且三个月前阴长空才仅仅是淬体境重的实力,现在他居然就是金丹转的金丹大成修士。鬼道功法固然速成,和正常的道门修炼的途径迥异,但是这样的提升也实在是太惊人了一些。

    强敌,不好招惹!

    殷血歌心里有了自己的判断他认真的打量着阴长空,仔细的将他面孔上的每一个细节都仔细的记在了心底。对于阴长空的挑衅,他并没有做任何的反应,到了赤蒙天,有机会杀了就是!

    殷族稚殿的传授很简单,很多挑衅根本不需要去理睬他,有机会,到了时候,将挑衅者直接干掉,干净利落不留后患,这才是面对叫嚣的疯狗最好的处置办法。

    但是殷血歌没有动怒,站在他身后的小杰还有乌木同时跳了起来

    乌木直接化身为狼人形态,劈面一爪向阴长空抓了过去。小杰则是张开了本命蝠翼,身上燃起了温度惊人的血色烈焰,他张开双臂,直接向着阴长空团身抱去。如果被小杰拥抱上的话,阴长空无疑是受了炮烙之刑,绝对会被烧得皮开肉绽不成人形。

    远远的,殷凰舞、第一至尊等人看到这边的骚动,他们没有一个动弹。

    反而是第一至尊很猖狂的笑了几声,向着远处邪骨道的一众修士大喝道:“小孩的事情,就让小孩自己解决,莫非还要咱们这些大人插手么?”

    鬼气森腾的黑云上,万邪骨王笑吟吟的向殷凰舞欠身行了一礼,没有半点儿要出手为阴长空撑腰的意思。万邪骨王身边的几个同样身穿黑色道袍的阴家族人想要出手,但是看看四周突然出现的大群第一世家的甲士,他们又畏缩的缩回了脚步。

    阴长空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一动不动,乌木和小杰却突然向自己出

    一声闷响,他被乌木一爪拍飞了出去,然后小杰扑到了他身上,血色烈焰熊熊燃烧,烧得阴长空焦头烂额,烧得他满头长发燃烧了起来,伴随着一股刺鼻的焦糊味,他差点被烧成了光头。

    乌木和小杰联手,将阴长空按在地上就是一通毒打。

    阴长空虽然是金丹境的大成修士,但是他的所有修为都是遥空灌顶得来,他根本没有相匹配的战斗经验。面对乌木和小杰的突然袭击,阴长空只能抱着脑袋,在地上嗷嗷惨嚎,就连最基础的鬼术咒语都忘记了,什么万鬼心经内的奇门鬼术,他根本忘了这个茬儿。

    所以阴长空就在殷血歌脚下,被乌木和小杰好似沙包一样暴打。

    殷血歌笑吟吟的低头看着阴长空轻轻的吹着口哨摇着头。

    胡娇娇呆滞的看着自己花费巨大心机和精力,好不容易才攀附上的邪骨道新贵长空公。她呆滞了好一阵,这才尖啸一声,一柄鬼火盈盈的飞剑带着一溜儿绿火,呼啸着从她嘴里喷出,当面向乌木刺了过去。

    殷血歌眉头一!挑!这柄飞剑分明是一件顶级的鬼器,拥有顶级法宝的威能以胡娇娇的身家·她怎么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宝物护身·邪骨道的底蕴也不可能为她提供这样的顶级飞剑。

    这是来自上界的顶级鬼器!看看那飞剑上萦绕的绿色鬼火,殷血歌都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血灵剑发出一声轻鸣,带起一道血光向着胡娇娇的飞剑迎了上去。

    但是两者还没接触,血鹦鹉已经一跃而起,他欢笑着张开大嘴喷出黑红二色气流,对着那柄飞剑只是一绕,就有大量绿色火光从飞剑上飞了起来·被血鹦鹉一口吞得干干净净。达到极品法宝品阶的飞剑·此刻品阶突然下降了一阶,直接跌落到了上品法宝的水准。

    飞剑有灵,发出一声惊恐的鸣叫,转身就朝胡娇娇飞了回去。

    但是血鹦鹉飞得比飞剑更快,他扑腾着翅膀,一个闪身就到了胡娇娇面前,宽大的翅膀狠狠的拍在了胡娇娇的胸脯上。胡娇娇惨嚎一声·胸口被拍得几乎扁平的她打着滚儿向后飞了出去,狼狈的一头摔到了小岛边缘,差点没摔进一旁的雷泽水里。

    就在阴长空和胡娇娉-折戟之时,一声低沉有力的声音传遍整个雷泽。

    “好了,都安静下来,该来的人,也都来了!”

    一轮明月在大白天的出现,逐月真人盘坐在那一轮月光·威严的俯瞰着下方数以万计的修士。

    手持拂尘,向着下方一抖·正被乌木和小杰按在地上殴打的阴长空,以及双手抱在胸前,‘嗷嗷,哭号的胡娇娇同时飞起,打着旋儿飞回了邪骨道的阵营。

    逐月真人慢条斯理的说道:“好了,都管好自己的门人。在赌斗开始之前,严禁私下争斗。有什么私人恩怨,自己去赤蒙天解决。”

    顿了一顿,主角真人沉声道:“此番赌斗,所谓何事,你们都清楚。这次赌斗风险极大,你们的对手不仅仅是这里参加赌斗的修士,更有赤蒙天不可测的风险。所以想要退出的人,可以退出。”

    没人吭声,不管是第一世家还是其他的大小势力,没有一个修士吭声。

    这次赌斗固然风险极大,但是能够得到的收益也是极其巨大的。看看阴长空,他还没有正式参加赌斗,就已经被自家老祖跨界灌顶,从区区淬体境提升到了金丹巅峰境界,而且还被传授了大罗道果万鬼心经。

    这个例就在眼前,各家背后老祖的悬赏足以让人眼珠发绿。

    这样的赌斗,谁敢退出,谁愿意退出?

    逐月真人轻轻地笑了一声,虽然他的面孔被一层月光遮挡,没人能看清他长得什么模样,但是所有人都听出,他的笑声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讥嘲意味。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逐月真人淡然道:“那么,所有参加赌斗的修士,都进来这跨界传送阵罢。”

    逐月真人的语气清清淡淡的,就好像随手赶走了面前的一丝灰尘一样漫不经心。

    虽然是关系着上界巨大利益的赌局,虽然数万名参加赌斗的修士,他们当成以上的人都可能陨落在赤蒙天。但是对于逐月真人这样的上界大能而言,比这赌局更加烟波诡谲的事情他们都见多了,区区几万个元婴都没有修成的低阶修士的生死,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这只是一次微不足道的棋局,一次上界的大人物用来解决末法之末鸿蒙本陆利益划分的小手段而已。

    如果这次赌斗的结局符合各方大势力的心理预期,那么这次的赌斗就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如果这次的赌斗结局让某些大人物不满意了,那么后面还有更大的风波险阻,更高阶的争斗很可能就直接在上界爆发,那就不是死伤几个小修士的事情,很可能有大量的仙人都会牵扯进去,甚至金仙都会陨落。

    所以逐月真人轻描淡写的,也没有多浪费口水,就像是随手将一群蝼蚁丢进了开水锅一样,随手激活了那个巨大的跨界传送阵,让所有参赛的队伍逐次的进入了传送阵。

    代表逐月真人身后的上界仙族联盟的五大仙族,代表血仙朝和万妖盟的以殷族为首的队伍两支队伍百人一齐跨入了传送阵。

    殷血歌紧握着幽泉的小手,一左一右有乌木和小杰护卫,头顶上趴着懒洋洋的血鹦鹉,跟在众人当,同时跨入了跨界传送阵。漫长时间的重压和失重同时传来后,众人脚下同时踏上了实地。

    一股浓郁至极的天地灵气扑面而来,近乎液化的天地灵气让殷血歌他们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好容易才适应了这种灵气浓郁惊人的环境。

    随后是一股灼热的狂风卷着沙尘劈头盖脸的打了过来。

    殷血歌睁开眼睛,这里已经是赤蒙天。而他眼前所见的一切,顿时让殷血歌呆在了那里。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