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冤家见面(3000票加更,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冤家见面(3000票加更,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雷泽,第一世家核心要地,更是东方修炼界五大仙默认的总堂所在。

    被上界大能跨界附体的血鹦鹉偷袭后,第一世家明里暗里的力量同时惊动。那座种满了珍稀药草的小岛刚刚在血光崩解,数千座大小岛屿上的警钟声刚刚响起,雷泽上空就突然出现了三千百朵方圆不过数丈的小小云团。

    这些近乎透明的青色云团悬浮在空,每一云团上都站着一名面容模糊的道装人影。他们分别手持一面霞光四射的旗幡,上面描绘了大量的飞剑、金刀、长枪、长戟之类的兵器,而且每一面旗幡都被水、火、风、雷等自然能量包裹着。

    三千百面旗幡同时摇动,就听得雷泽内一阵雷鸣声传来,五彩云烟呼啸而起,偌大的雷泽整个被五彩云烟裹得结结实实,再也看不到那一片水光,也看不到任何的岛屿和建筑。

    脚踏那枚硕大血色印玺的殷凰舞怒啸一声,她背后突然喷出了两道血色的火焰,长达数百米的火光收敛,在她身后凝成了一对儿翼展超过百米的血色蝠翼。数十枚太古妖在她的本命蝠翼上熊熊燃烧,放出让人无法正视的刺目血光。

    “把殷血歌交出来,否则姑奶奶屠光你满门老小,所有人全部拿去喂狗!”

    怒啸一声,殷凰舞手指轻轻一弹,同样施展出了最基础的血技沥血爪。但是在她手上施展出的沥血爪和其他血妖可是迥然不同,她的指头上弹出了长达米许的十条血光·锋利的指甲就好像宝石雕成,上面密布着无数的细小切面,在阳光下反射出夺目的光华。

    双手一震,十指上的血管同时脱落,化为十柄飞剑呼啸着向下方刺去。

    ‘咔擦,声不绝于耳,五彩云烟喷射出无数飞剑、金刀等兵器·乱杂杂的劈砍在了殷凰舞射出的剑光上。十条血色剑光势如雷霆向下激射数百米,一连粉碎了数千柄四处激射而来的飞剑、金丹·这才在数十团包裹过来的烈焰被炼成了灰烬。

    冷冷一笑·双眸喷火的殷凰舞双手抱在胸前,她默默念诵妖族咒语,四面八方都有滚滚妖气席卷而来,不断注入她双手合抱的那三寸虚空。

    一颗蕴藏了绝大威能的血雷在殷凰舞掌心渐渐成形,血雷隐隐有数十枚盘旋飞舞的血色妖在闪烁,这些妖都是由数量惊人的妖气凝结而成,庞大的妖气压缩得近乎实质·相互撞击时更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附身在血鹦鹉身上的那位上界大能低沉的哼了一声。

    滚滚黑红色妖气包裹着血鹦鹉·这颗体积硕大的金属球体散发出刺目的血光,在四周黑气的衬托下,就真的好像一颗眼眸,冰冷无情的俯瞰着大地。

    “太平,你看的这丫头资质真是不错!身为血妖,却是先天道灵之体,更是顶级的仙品灵根·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的悟性,寻常仙人也没有她这般离谱的悟性。你这次,可是捞到了大好处。”

    悬浮在殷凰舞身后,翼展超过三里的太平公主气喘吁吁的啐了一声。

    “老怪物,没想到殷族居然搭上了你这老不死的关系。少提什么好处不好处的,先帮凰舞这丫头把儿给找回来。

    日行者啊,就算是在上界,我血妖一族的皇族嫡系也极少有日行者诞生。”

    那附身在血鹦鹉上的妖仙古怪的咧嘴一笑:“日行者之躯么?嘿·嘿,先天能抵挡太阳真火的威力·这娃娃修炼成功后,佛门降魔佛光、道门降妖仙光都拿他无可奈何,任何一个日行者,都是血妖一族对抗道门佛门的先锋,我自然知道其的厉害。”

    太平公主轻哼了一声,她举起双爪遥遥的向殷凰舞一按,一股澎湃血气从她双爪喷出,遥空注入了殷凰舞体内。殷凰舞的长发突然一根根笔直的竖起,她双眸喷出的血光足足有数里长,宛如两柄利刀将前方的五彩烟云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口。

    掌心凝聚的血雷本来只有尺许见方,得到太平公主灌入的血气,血雷发出低沉的雷鸣声,骤然间就膨胀到了水缸大小,而且血雷表面无数雷光急速跳动,整个血雷急速的旋转着,殷凰舞的掌心冒出淡淡的黑烟,她已经无法掌控手这颗威力暴涨了近百倍的血雷。

    “去!”一声轻喝,殷凰舞干净利落的将手上血雷射了出去。

    一道雷光闪过,水缸大小的血雷瞬息间突破了数十重五彩烟云的拦截,狠狠的闯进了雷泽上空的护山大阵内。雷光冲出数十里后,这才随着殷凰舞一声轻喝,突然爆炸开来。

    一团血光急速向四周扩散开,伴随着无数道绵绵密密的连贯爆炸声,数千点拇指大小的血光向着四周激射,喷射出十几里地后再次发动了第二波的爆炸。

    方圆二十几里的五彩烟云被雷光炸开,附近的数十团青色云团上的模糊人影手上的旗幡同时炸开,旗面上的飞剑、金刀等武器从旗幡内飞出,化为大量碎片带着荧光犹如萤火虫一样向着四面八方坠落。

    太平公主和那附身在血鹦鹉上的大能同时惊呼了一声。

    第一世家的这座大阵威力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如果仅仅是殷凰舞的血雷攻无法彻底将这座大阵毁掉,这是情有可原的。但是有了太平公主插手,这一击的威力已经达到了地仙一品甚至地仙二品的水准,在末法之末的下界,这一枚血雷还有什么攻不破的大阵么?

    “有趣,这家人身后,又是哪些老不死的呢?”太平公主冷冷的哼了一声。

    血鹦鹉内传来了那上界妖仙低沉沙哑的声音:“不急,不急·我们打上门来,他们迟早会出现!太平,在荧惑道场,和你大打出手的那小家伙,是杨韶么?”

    太平公主轻哼了一声,一问一答的将荧惑道场内发生的事情向那上界妖仙简短的介绍了一番。

    与此同时·在那五彩云烟笼罩下,一团方圆百丈的白云上方·数十名男女正站在那里·面带倨傲之色的看着正在那里不断喷射血雷,炸得漫天云彩乱飞的殷凰舞。

    “把她的儿交出去?”一名身穿淡银色龙闹海袍的青年冷笑了一声:“现在本家里外来的人,和血妖扯得上关系的,不就是那个叫做殷血歌的小么?这个疯婆,就是他母亲?”

    连连冷笑了几声,这青年掏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红色宝珠,用力的将那宝珠一捏·这颗霞光缠绕的宝珠内就喷出了大片光霞覆盖在他身上·很快霞光凝成了一套华美的红色龙鳞锁甲。

    活动了一下手臂,青年右手一抖,一道寒光闪过,一柄喷射着道道火光的火尖枪已经握在了手。他抖了抖这柄长有一丈二尺,通体缠绕着火云的火尖枪,纵起一道火云就朝殷凰舞冲了过去。

    “兀那婆娘,你好大的胆!”距离殷凰舞还有十几里地·这青年就厉声呵斥起来:“这里是我第一世家的领地,你敢来本家山门前闹事,你不想活了么?”

    双手紧握火尖枪狠狠的一抖,三点火光从火尖枪上喷射出来,带着长有数米的黑烟急速向殷凰舞射了过去。这三点火光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破空声,眨眼间就到了殷凰舞身前。

    殷凰舞向那青年望了一眼,她的本命蝠翼轻轻一抖·虚空几条残影闪过,三点火光擦着她的身体掠了过去·就连她一根头发都没碰到。带着一声冷笑,殷凰舞近乎瞬移般到了那青年的面前,修长的右掌已经紧紧的贴住了青年的面孔。

    “你找死,姑奶奶就成全你!”

    青年的脸僵硬成了一团,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那张白嫩细腻的玉手。

    殷凰舞是如何出现在他面前的?他根本没看清殷凰舞的动作。他感受到殷凰舞掌心喷射出的恐怖妖气,更有一团威力惊人的狂暴力量正在殷凰舞的掌心凝聚。

    一枚碗口大小的血雷顷刻间成型,殷凰舞古怪的冷冽一笑,血雷呼啸着炸开,紧贴着那青年的面孔炸开。一道粗达数米的血光向着前方喷射了出去,那青年的半截身体被笼罩在了血光,伴随着凄厉的惨嚎声,他被这一击炸飞了七八里地。

    幸好这青年身上的红色甲胄救了他一命,这套甲胄是一件品级很不错的下品防御法宝,血雷爆炸的时候,甲胄主动开启了防御法阵,三重防御禁制护住了青年的上半身,勉强挡住了这颗血雷爆炸的伤害。

    “斗胆妖女,焉敢来我第一世家生事?”

    一声冷厉的呼喝声远远传来,殷凰舞正要追上被她轰飞的青年给予致命一击,斜刺里一道寒气袭来,一柄赤红色飞剑已经带着三丈长一道剑光呼啸而来,距离她身体只有不到三尺。

    殷凰舞猛地转过头,她眸里两条血炎喷出,狠狠的打在了那柄飞剑上。赤红飞剑发出一声不堪重负的**,剑锋突然化为点点铁水滴落。殷凰舞嘴唇微微张开,一道尖锐的鸣叫声冲天而起,化为密集的震荡声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了开去。

    数十名手持各色法宝,驾驭着数十柄飞剑向殷凰舞冲来的第一世家的青年修士被那尖锐的声音一震,他们只觉眼前一黑,五脏腑都剧烈的翻滚起来。当场有大半人直接昏厥,从云头摔了下去,其他人则是双手捧住胸腹之间,低头大口大口的呕吐着。

    这是血妖一族特有的天赋,他们的先祖是一头远古血蝠,蝙蝠的超声波拥有无穷妙-用,而妖孽级的血蝠么,这种尖锐的鸣叫声,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一种天赋神通。

    恐怖的鸣叫声不仅震荡**,更是直接攻击灵魂,让这些战意昂然的年轻修士瞬间落花流水溃不成军。

    这还是殷凰舞保留了一些手段,否则以她如今和这些练气境的年轻修士之间的实力差·她这一声尖叫可以将他们的灵魂直接撕成碎片。这也是顾忌着殷血歌,如果不是殷血歌落在了第一世家手,殷凰舞又怎么会下手留情?

    “姑奶奶我再说一遍,把姑奶奶儿交出来!”

    殷凰舞尖锐的呵斥着,血妖一族有着独特的秘法,只要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就能在一定距离内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在太平公主的帮助下,殷凰舞隔着数千万里地感应到了殷血歌就在雷泽·所以她立刻求了太平公主·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攻打了过来。

    数十名血妖亲王呼啸着冲了出去,他们一把抓起了那些从空坠落的年轻修士,将他们身上的所有法器宝搜刮一空,然后带着‘桀桀,怪笑,将自己尖锐的牙齿顶住了这些年轻修士的脖。

    “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你们再不把姑奶奶的儿放出来,就不要怪我们下手无情!”

    随着殷凰舞的警告声,几个在漫长的末法时代藏进棺材里·躲避那漫长而无聊的苦闷人生·早就憋得有点疯疯癫癫的万年亲王牙齿稍微用力,锋利的牙齿刺穿了他们手上青年修士的皮肉,点点鲜血就渗了出来。

    一声沉闷的鼓声响起,道道香风扑面而来,大片黄云包裹着祥光从雷泽深处急速涌来。

    上千名身高五米开外的黄巾力士手持各色沉重的兵器,簇拥着一团白云,在黄云祥光冉冉来到了距离殷凰舞不到三百米的地方。身穿金色莽龙袍·披散着长发,手里还拎着一柄白玉梳,梳齿上挂着几丝秀发的第一至尊阴沉着脸站在白云上,一路骂骂咧咧的来到了殷凰舞面前。

    “黄巾力士!”血鹦鹉内那位上界大能冷哼了一声:“黄巾力士共分三十重天,第一重天黄巾力士能扛百万斤重鼎,每上一重天,他们的力量就增加一倍。这些都是三重天的黄巾力士!”

    太平公主的脸色阴沉得很,黄巾力士似人非人·似妖非妖,似怪非怪·由大能点化或者炼化而成,只有极少数才是由仙魂受到严重创伤的仙人抛弃仙业道果,服用大量丹药、矿砂,将自身当做傀儡一般祭炼而成的奇异生灵,这种生灵在下界是极其罕见的,只有上界才有大量的黄巾力士供仙人驱遣。

    三重天的黄巾力士,挥手间就有四百万斤巨力,眼前居然有上千名三重天的黄巾力士,第一世家到底得到了上界哪位大能的青睐,不惜耗费巨大跨界将这些大家伙送了过来?

    “今儿个我是开眼了!”第一至尊吊儿郎当的站在云团上,气急败坏的朝着殷凰舞怒吼起来:“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日里不出事,一出事就是无数的事情。”

    第一至尊红着眼睛,跳着脚的在云团上骂咧着:“你们上个月不来,下个月不来,非要这个月来!不知道这个月是少爷我轮值,负责处理本家大小事务么?你们为什么要在我轮值的时候打上门来?”

    用力的挥动着手上的玉梳,第一至尊歇斯底里的朝着殷凰舞咆哮开来:“就不能等少爷帮刚刚弄上床的小妞梳好头么?非要在这个要命的时候跑来捣乱么?我第一至尊招惹你们了?”

    殷凰舞不屑的望了一眼第一至尊,讥嘲的冷笑道:“原来是个纨绔废物?少废话,把姑奶奶儿放出来!”

    第一至尊将玉梳塞进袖里,他双手插在腰间,上上下下的向殷凰舞打量了一阵,然后他的眼睛骤然一亮,笑吟吟的向殷凰舞的方向靠近了数十米。轻轻的吹了声口哨,第一至尊挑了挑眉头,用力的将额头前垂下的一缕刘海向后用力的一甩,很是风骚的向殷凰舞抛了个媚眼。

    “倾国绝色,最妙-的就是这冷酷劲儿,少爷我最是讨厌那些见了少爷就发痴的风骚女。姑娘,你容貌绝艳!就和那花王牡丹一般,但是你气质高洁好比水仙,气息冷厉犹如腊梅,杀意凛冽又和罂粟花无异。

    “如此容貌,如此迥异的气息,完美!”第一至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痴痴呆呆的看着殷凰舞,很是艰难的吞了口吐沫:“姑娘你是来寻亲呢,还是来访友的?我告诉你,这第一世家的年轻男人,除了我第一至尊,都是一群王八蛋!所以不管姑娘是来寻亲还是访友的,这第一世家别的男人说的话都不能信啊!”

    用力的指了指自己的鼻,第一至尊摆出一副温尔雅的贵公的嘴脸,很是温和的笑着。

    “这东方修炼界,谁不知道我至尊公第一至尊君如玉,温尔雅,性情高洁,品性纯良。尤其我孝敬老人,友爱兄弟,胸怀宽广,心怀大志。姑娘,我第一至尊至今尚未婚配,敢问姑娘这次来,是访友的吧?”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姑娘您,如果您访友的对象是我第一世家,如果他是男,他肯定是个无赖王八蛋,没得跑的!第一世家无好人啊,除了我第一至尊,整个第一世家就是一藏污纳垢的土匪窝,任何人都是不可靠的!”

    太平公主和那血鹦鹉内寄身的妖仙听得第一至尊这番话,两人几乎同时**了一声:“我想掐死他!”

    殷凰舞对第一至尊的话无动于衷,她冷冷的看着第一至尊,眸里血光闪烁,厉声喝道:“把姑奶奶儿交出来!”

    第一至尊的身体骤然哆嗦了一下,他跳着脚的骂了起来,他的眼珠也一下变成了血色。

    “什么?你儿?这世上的好白菜都他-娘-的被猪拱了!”

    “苍天呐,劈死那个王八蛋吧!姑娘,你真的连孩都有了?这,这怎么可能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