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打上门来(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打上门来(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周身血气茫茫,点点滴滴血元不断滴落在三重浮屠小塔!!殷血歌浑身热浪涌动,他的身后不时有朦胧的血色人影闪过。修炼血海浮屠经的殷血歌就好像隔着模糊不清的青铜镜,他的身形朦朦胧胧的,看得不是很真切。

    就在修炼进入好处的时候,幽冥十八禁囵塔突然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殷血歌微微一愣神,他皱了皱眉,感应了一下一尊镇狱鬼王给他传来的信息,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眉心一点幽光射出,幽冥十八禁囵塔化为一尊尺许高的小塔,悬浮在他面前。

    塔狱的正门开启,一道黑色幽冥气息裹住了殷血歌的身体,将他带入了宝塔。

    塔狱十八重,殷血歌直接在这一层宝塔内出现。五尊被禁锢在虚空的神灵同时瞪大了眼睛,他们看到殷血歌,不由得同时发出了一声怨毒的咆哮。面容绝美的艾斯喀苦涩的笑了笑,强打着精神,向殷血歌抛了个媚眼。

    “亲爱的,你是来看望我的么?或者,你愿意收下我?我不介意成为你的仆人,你的奴隶!”轻轻的吐出舌尖,在红润的嘴唇上轻轻的舔了一圈,艾斯克柔声说道:“亲爱的主人,快来宠爱您的奴隶吧!”

    被殷血歌收取后,这些日依靠吞噬大量的法宝残片、恶鬼尸体和天地灵气,已经恢复了些许威能的十八尊镇狱鬼王同时咆哮了一声。他们从那座巨大的坟茔上站起身来,挥动宛如金属铸成的手臂·狠狠的向着艾斯喀打了过去。

    一道道惨绿色的粘稠鬼火激射而出,附着在艾斯喀的身上熊熊燃烧起来。

    艾斯喀雪白的皮肤被烧得‘咔咔,爆裂开,莹润细腻的皮肤迅速变得黯淡无光,就好像精美的瓷器突然变成了土渣。这些鬼火有着极强的腐蚀力,艾斯喀刚刚恢复些许的身体,再次被这鬼火腐蚀得狼藉一片。

    “看来·你们又恢复了一点力气!”

    殷血歌悬浮在浓郁的幽冥鬼气上,冷淡的看着这五尊被困的神灵。

    “镇狱鬼王提醒我·你们体内已经滋生了一团神血·他们要我赶紧把你们的神血吞噬掉。”冷笑着向艾斯喀等人鞠躬行了一礼,殷血歌感慨道:“多谢你们,最近我正忙着修炼,急需大量的能量补充。有你们五位提供的高品质的精血,真帮了我大忙了。”

    缓缓走到艾斯喀的身边,殷血歌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狠狠的咬在了她白皙细嫩的脖上。

    ‘嘎吱,一声·和上次吞噬艾斯喀的血液时迥异的感觉传来,艾斯喀的皮肤变得坚韧了许多。如果说上次她的皮肤像是一块腐烂的老牛皮一样,殷血歌没花费多少力气将牙齿刺进了她的血管,这一次艾斯喀的皮肤和肌肉都变得坚韧了一倍有余。

    从腐烂的老牛皮变成了完好无损的老牛皮,殷血歌的牙齿和艾斯喀的皮肉相互摩擦,居然发出了门轴转动的声音,好容易才刺进了她的身体。

    殷血歌骇然看向了艾斯喀·沉默了一阵,他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吮吸起艾斯喀的血液。一团拳头大小的暗金红色血液被殷血歌吞进身体,然后迅速融入了他的心脏。

    胸腹内一声雷鸣传来,天地大势宛如重锤落下,这一团暗金红色的血液被狠狠的捶打了一记,却没有多少杂质被分离出来。艾斯喀体内凝聚的神血居然精纯如斯,这完全超出了殷血歌的想象。

    刚刚凝聚的一团神血被殷血歌夺走·艾斯喀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失去了那一团神血提供的能量,艾斯喀的身体干瘪了许多·原本明丽动人的她就好像枯萎的橘,骤然失去了光彩。她震怒的看着将牙齿抽离自己身体的殷血歌,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愚蠢的血妖,你是不可能毁灭我们的!我们是神,我们是伟大的神灵,你不可能毁灭我们!”

    一尊镇狱鬼王抓起了一柄托天烈焰叉,狠狠的向着艾斯喀的胸口刺了下去。

    ‘咔擦,一声,托天烈焰叉狠狠的刺进了艾斯喀的胸膛,从她后背刺了出来。艾斯喀胸前的肋骨被这一叉粉碎,大量骨肉碎片同时喷了出来。最后一团神血被殷血歌吸走,艾斯喀体内不见丝毫的血迹。

    没有半点儿血液,艾斯喀只剩下干瘪的**,她依旧在那里暴跳如雷的嚎叫着。

    她一遍又一遍的诅咒殷血歌,疯狂的谩骂着,赌咒发誓一定要让殷血歌和他的所有家人都付出代价。

    艾斯喀骂得难听,尤其她好几次提到了殷血歌的母亲。殷血歌心的怒火逐渐升起,他震怒的看着艾斯喀,低沉的呵斥道:“让这个女人闭嘴!”

    好几尊镇狱鬼王感应到了殷血歌的怒火,他们抓起沉重的兵器,狠狠的向艾斯喀劈砍了过去。大刀、阔斧,艾斯喀的身体被剁得不成人形,几乎都被剁成了一团肉酱。但是这些兵器刚刚离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就在某种奇异的天地法则的帮助下,急速的恢复如初。

    艾斯喀和另外四位神灵同时诡异的笑了起来:“没用的,小家伙,除非毁掉我们的本源烙印,否则你不可能杀死我们!但是想要彻底毁掉我们,除非你有拥有和我们相同的实

    艾斯喀剧烈的喘息着,她得意洋洋的狂笑着:“我们能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天地法则正在重新凝聚,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将获取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我们回复的速度将越来越快!趁着现在我们还虚弱的时候,好好的享受吧!当我们恢复了哪怕万分之一的力量,我一定会把你碾成碎片!”

    殷血歌皱着眉头看着艾斯喀·他冷声道:“你们没有回复的机会,我会抽走你们的最后一点力量!”

    “那可说不准!”艾斯喀轻飘飘的向殷血歌抛了个媚眼:“你是这么的弱小,你的经验是如此的不充足。只要你有一次不小心,给我们半点儿机会,事情就由不得你了。”

    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体,艾斯喀轻声笑道:“或者·我们可以达成某种协议?比如说,你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而我们·则给你超出你预料的巨大回报?”

    殷血歌没吭声,他已经向小幽冥境赌咒发誓不会让这五个神灵离开幽冥十八禁囵塔,他怎么可能答应艾斯喀他们提出的条件。他走到另外几个神灵身边,同样吸走了他们体内刚刚凝聚的一点血液。

    五团显然比第一次吸走的神血蕴藏的能量强大了十倍以上的精血融入心脏,殷血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殷血歌皱起了眉头,这五个家伙的实力恢复的速度超出了他的预料,同样也超出了小幽冥境的预料。

    刚刚吸走他们血液的时候·殷血歌能感受到他们的**强度已经恢复了不少·原本**孱弱堪比凡人的他们,此刻的**力量已经要比那些普通淬体境巅峰的修士强悍了几分。

    按照这样的速度恢复下去,殷血歌有点担心他未来是否可以继续的控制住这五尊神灵。

    “继续折磨他们,不要让他们这么快的恢复!”殷血歌转向那些镇狱鬼王,向他们下达了最严苛的命令。

    十八尊镇狱鬼王同时向殷血歌跪拜行礼,然后一道道清晰的意识不断的传递了过来——这些神灵只要天地法则重聚,天地灵气足够充沛·他们就能自然而然的急速恢复。

    相比这些神灵,幽冥十八禁囵塔想要恢复本来模样,他需要吞噬大量的珍稀金属,吞噬各种天材地宝,吞噬大量的地脉灵气!而这些东西,最近殷血歌根本没能向他们提供一丝半点儿!

    如果没有这些外物的补充,在末法时代受到巨大创伤的幽冥十八禁囵塔恢复的速度很显然无法和这五尊神灵相比!现在塔狱的力量已经无法震慑这五尊神灵,如果殷血歌不给塔狱足够的补充·最多三五年的时间,五尊神灵就能恢复到地仙的实力·然后脱困而出。

    就在这些镇狱鬼王向殷血歌陈诉的时候,五尊神灵狠狠的挥动了一下身体,就听得‘咔擦,声,几条捆住他们身体的锁链已经裂开了细细的裂痕。

    “我们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艾斯喀讥嘲的看着面色严肃的殷血歌:“我们永生不灭,我们永恒存在!小朋友,如果你不愿意成为我的主人,那么就成为我的奴隶吧,我会好好的宠爱你的!”

    五尊神灵歇斯底里的狂笑着,他们笑得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一个个气都喘不过来了。

    殷血歌看着疯狂大笑的他们,想到这五个疯狂大笑的人体内就连一滴鲜血都没,这完全就是五具所有体液都被吸干的干尸,饶是殷血歌见多了残酷的、匪夷所思的事物,他依旧感到头皮一阵发麻。

    沉默了许久,殷血歌向那些镇狱鬼王点了点头:“尽可能的削弱他们,减慢他们回复的速度。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想办法给你们足够的补充,让你们尽快的恢复力量!”

    就在这时候,幽冥十八禁囵塔的塔身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邪恶妖气宛如海啸一样扫过了殷血歌闭关修炼的静室。这股妖气是如此的强横可怕,虚弱无比的幽冥十八禁囵塔根本无法抵挡这股妖气的侵袭,大量妖气翻滚着侵入了塔内。

    凶横、霸道、残暴、无情,阴寒刺骨、妖邪诡异的妖气在十八重塔身内肆虐,十八尊镇狱鬼王轻轻的哼了一声,而那五尊神灵则是同时闭上了嘴。他们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一个个小心的蜷缩起了身体。

    妖气,而且是属于高阶妖仙的妖气,更是血妖一族高阶妖仙的妖气!

    艾斯喀他们力量全盛时面对这种品阶的妖仙都不敢放肆,更不要说如今被削弱得和凡人没什么两样的他们。现在的他们如果被那妖仙发现,对方轻轻一根手指就能彻底将他们抹杀。

    这些神灵最是实际不过·殷血歌无法奈何他们,所以他们在殷血歌面前尽情的嚣张跋扈,放声的讥嘲羞辱他。但是面对一个随时可能将他们彻底毁掉的恐怖存在,他们就好像胆小的猫儿一样,乖乖的蜷缩了起来,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动静。

    仙人·无论是道门的仙人还是妖仙、魔仙、鬼仙,他们内部就算有天大的纠纷·神灵都是仙人的死敌。任何一个仙人遇到这五位陷入困境的神灵·都会很乐意将他们的人头取下,用他们的脑袋去换取巨额的悬赏。

    要知道,虽然艾斯喀榧们如今虚弱得和凡人无异,但是他们毕竟曾经是金仙级妁在!

    殷血歌同样感应到了这股妖气的恐怖,他不知道在第一世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可怕的气息,他急忙念诵了一声咒语,一道幽冥鬼气裹住了他的身体将他送出了塔狱。

    眉心一道幽光射出幽冥十八禁囵塔回归识海,殷血歌匆匆打开静室的大门走出了自己潜修的小楼。

    站在楼前练武场上,殷血歌向着那股惊天妖气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他正好看到血鹦鹉悬浮在西方极远处的高空,一团近乎黑色的粘稠妖气裹住了血鹦鹉,滚滚妖气向着四周扩散开,狂风呼啸着扫过天空,令得高空流云拉出了长长的白色痕迹。

    随后一道血鹦鹉喷出了一道血光不知道轰在了哪里。

    过了好一阵,才有低沉的爆炸声从西方传来,随之传来的还有宇字一号院外的喧哗声。

    ‘当啷,一声巨响,殷血歌小院的大门被人暴力破开,铁木制成的院门炸成无数巴掌大小的碎片伴随着一阵狂飙飞了进来,一名面容古拙头戴高冠、身穿羽披的黑衣老人背着双手,缓步从院外走了进来。

    在这老人身后,紧跟着十几名道装打扮的男以及数十名身披重甲的甲士。

    殷血歌心里一阵愠怒,他厉声喝道:“你们作死么?为什么闯入我的居所?”

    黑衣老人双眸开合之间碧光四射他猛地睁开眼,殷血歌骇然看到,这老人的眼珠一色儿澄清宛如透明的水晶,唯独两个瞳孔是碧绿色。两团绿色的瞳孔熊熊燃烧着,就好像在清水两颗绿色的小太阳。

    如此诡异的一对眼眸深深的向殷血歌一扫,殷血歌只觉身体一沉,他的意识和**顿时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强行分开,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殷血歌又惊又怒,这老人的眼眸如此古怪,只是望了他一眼居然就夺走了他的身体控制权?虽然殷血歌以前走的是血妖一族修行的野路,但是从他的实力等级上来说,他可是相当于金丹期的修士!

    虽然他这几个月来按照正统的路进行了修炼,将一身血妖妖力完全散去了,但是他的综合实力依旧堪比金丹期的修士。这老人只是望了他一眼,居然就能彻底掌控他的身体?

    幸好这时候,藏在殷血歌体内的大罗金风蝉发出一声尖锐的蝉鸣声,放出了一道金色霞光绕着殷血歌迅速转了一圈。金色霞光所过之处,殷血歌身体四周有无数绿色的光线被烧断,就听得‘啪啪,声不绝于耳,黑衣老人的身体微微一晃,脸色骤然变白的他踉跄着向后连退了三步。

    殷血歌只觉脑里一阵,身体的掌控权重新回到了他手。一声鸣叫,血灵剑带着一道血光喷出,急速绕着他的身体盘旋起来。与此同时他也祭出了鬼魔夺灵元珠,茫茫死气围绕着他的身体,有灰白色的身影在尸气隐现,尖锐的鬼啸声令得院里鬼气森森,就连阳光都变得黯淡了。

    黑衣老人发出尖锐的怒啸声:“果然是妖孽,将这勾引外敌攻打本家的邪魔妖孽拿下!”

    两名身穿重甲的甲士同时上前了一步,他们同样手持金色单鞭,隔着老远就将单鞭向殷血歌砸下。

    两条金色霞光宛如蛟龙一般当头落下,殷血歌冷哼一声,血灵剑带起大片血色烟云就迎了上去。与此同时,血光四下一分,分出了四条血淋淋的剑光向那两名重甲甲士当心刺去。

    说时迟那时快,殷血歌正凝神应付这两个甲士的突袭,那黑衣老人的眸里碧火骤然旺盛,他双手掐了一个印诀往外一推,就听得‘呼,的一声闷响,一块方方正正足足有一尺见方的金砖就从殷血歌头顶拍了下来。

    幸好殷血歌的反应极快,头顶恶风响起,他急忙偏了偏身体,那块金砖几乎是擦着他的面颊拍下,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一声闷响,就好像用重锤轰击铁木一般,殷血歌的肩胛附近传来了沉闷的骨裂声。沉重的打击力让殷血歌身体一个趔趄,身体一歪扑倒在地。他再也没能控制血灵剑,剑光被两条金鞭一撞,就重重的被打飞了数十米远。

    不仅如此,那两条金鞭还蕴藏了某种纯阳火焰,被血气滋养千百年,染了一身邪气的血灵剑被纯阳真火一烧,顿时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剑锋上赫然多了两块拇指大小的黑色痕迹。

    这是血灵剑被伤到了本源根基了!

    黑衣老人冷笑了一声,他大手一挥,厉声喝道:“将这妖孽绑了!若是那些妖孽胆敢有丝毫异动,就砍下他的脑袋!”

    话音未落,条遁光急速冲进了院,第一狻猊手持一柄长戟狠狠一扫,将两名向殷血歌扑去的甲士打飞了出去。第一囚牛稳稳的落在殷血歌面前,随手拔出了一柄沉甸甸的春秋大砍刀。

    双眸一瞪,第一囚牛冷喝道:“谁敢乱动?真个找死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