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一十章 巡天秘宝(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一十章 巡天秘宝(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静室灵气充溢,第一世家的聚灵阵玄奥无比,加之道院地下聚集了好几条大型灵脉,聚集在静室的天地灵气已经化为一尺厚宛如牛奶的液体,将殷血歌半截身体都浸泡在了里面。

    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殷血歌的修行速度自然是一日千里。

    更何况他修炼的血海浮屠经,从这名字上就知道,这是以进展迅速铸成的邪魔道的道籍。

    短短两个月零十天,他的丹田内已经储存了一团直径尺许的粘稠血元。这些晶莹剔透宛如水晶溶液的血元宛如心脏一样轻轻跳动着,里面不断有各色符隐现。

    血海浮屠经无数奇妙-法诀不断涌现,殷血歌耳朵边隐隐听到了大道纶音,有一道清晰的意志在指引他如何继续修炼。这门奇异道籍的修炼已经渐渐成为他的本能,他只要不断的吐纳天地灵气,就能自然而然的修炼下去。

    现在是每隔半刻钟的功夫,殷血歌体内就有一声雷鸣响起。

    每次雷音轰鸣时,他体表都有大量杂色烟雾喷出,这是他提炼出的血元的杂质被天地大势强行驱逐带出的异象。每一次他以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淬炼血元,他的**和灵魂都同时受到那天地大势的洗涤,他就好像一块矿石,天地为铁砧,造化为铜锤,正在疯狂的锤炼

    当丹田内的血元直径达到一尺二寸的时候,殷血歌识海一团血色字闪过·一线灵机掠过他心头,他突然吐气开声,大口吞咽了三百十口天地灵气,然后吐出了一声蕴藏了无穷奥秘的咒语。

    口吐真言,那一声咒语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血色莲花冉冉飘出,绕着殷血歌旋转三周后·迅速没入他丹田。丹田内的血元骤然向内聚集了过去,就听得身体内一连串的雷鸣声响起·天地大势引动的浩然正气连续十八击轰在那一团血元上。

    五脏腑内鼓荡如雷·七窍同时喷出道道馨香,殷血歌周身都被淡淡的血色烟雾环绕,这些血色烟霞不带丝毫的邪气,反而透着一股直指大道的至高无上的庄严。

    丹田内的血元迅速的向着核心凝聚,原本水银一般的血元在浩然之气的捶打下急速凝固,慢慢的在殷血歌的丹田内,血元压缩成了一座小小的三层浮屠宝塔。

    小小的宝塔通体赤红·古朴大方没有丝毫的花纹修饰·浑然一体不见丝毫缝隙。

    这座宝塔刚刚成型,从殷血歌心脏内刚刚滋生的一滴血元就笔直的坠落在宝塔上。一声轰鸣响起,这一滴血元被震成了大片血雾,慢慢的散入了殷血歌的四肢百骸。

    是海内,从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海,有一道清晰的信息流了出来。

    殷血歌静静的参悟这一道信息蕴藏的无穷奥秘,然后他惊喜的睁开了眼睛。他做梦都没想到·这血海浮屠经练气的第一重功法,居然还蕴藏了如此的神通。

    鸿蒙血神道和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这两门道籍同修,只是让殷血歌的**强悍绝伦,拥有极强的防御力和超人的神力。但是这样的**固然强悍,一旦受到绝强外力的破坏,受到超出防御力极限的杀伤,**越是强悍·受到的创伤就越惨重,事后想要恢复就越困难。

    这就好比一柄绝世宝剑如果被折断了·想要将他重铸为一体,难度自然比一柄普通菜刀大了千万倍。

    但是血海浮屠经却天生拥有‘血神不灭体,的神通。

    这门神通说来也没什么奇妙-的地方,那就是断肢再续、砍头重生、血肉成泥也能重聚**。修炼到最高境界,这门神通甚至能化身亿万,只要有一滴精血还残留人间,就能滴血重生。

    殷血歌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激荡,他一跃而起,绕着静室疾走了数十圈,然后仰天发出一声酣畅淋漓的长啸。连转了好几圈后,他张开嘴,一连吞下了好几颗三转金琥藏元丹,庞大的药力扩散开,丹田内的小塔一阵摇晃,将所有药力都吞了进去。

    金琥藏元丹顾名思义,就是宛如‘琥珀,一般内蕴无穷生机,为服用者补充大量的生机生气,所以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治疗伤势,让伤者痊愈。

    所以这金琥藏元丹对殷血歌而言,就等同于大量的血液,而且是没有任何杂质的,最纯净的血液。

    吞下了好几颗丹药,殷血歌盘坐在聚灵阵的核心,继续运转血海浮屠经。有了金琥藏元丹提供的庞大药力,再也不用从外界辛辛苦苦吐纳天地灵气,殷血歌体内一声声雷鸣传来,一滴滴的粘稠血元宛如小雨一样,淅淅沥沥的洒在了那一座三重小塔上。

    血色小塔不断的发出低沉的轰鸣声,每一滴血元落在塔顶,都会有一丝血气被吸入小塔,小塔就能成长微不足道的一丝半点儿。而成的血元则是被震荡成大片血雾融入殷血歌全身,被淬炼得强悍超人的身躯,就慢慢的有了一层异样的血色荡漾出来。

    如此三天后,殷血歌的皮肤都隐隐有一层血光笼罩的时候,他拔出了血灵剑,狠狠的一剑砍在了自己的胳膊上。血灵剑锋利无比,以殷血歌如今木身境的修为,也难以阻挡血灵剑的锋芒。

    就好像用菜刀劈砍一截硬木,虽然硬木极其坚硬,但是菜刀邡砍进了木头。殷血歌用血灵剑劈砍自己胳膊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他的皮肉已经坚硬犹如百年老树,血灵剑也是用了不少力气,才切开了他胳膊上的肌肉。

    咬紧牙关,殷血歌狠下心,狠狠的在自己的胳膊上切开了一条两寸深、一尺长的伤口,差点将一条肌肉给切了下来。等得他将血灵剑收回千机麒麟臂他的伤口处流出了粘稠的血浆,这些血浆迅速填满了他的伤口,几个呼吸后,他的伤口就已经恢复如初。

    ‘嘶,!

    殷血歌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的**防御已经极其惊人,以血灵剑刚才切开自己肌肉的艰涩感来看,普通金丹修士的飞剑法宝都对他的身体没有任何效果了。这样强悍的防御会让很多敌人绝望吧?

    但是如此强悍的**,居然还有了这样变态的回复力这让以后殷血歌的敌人如何跟他交手?一个有着类似于佛门金刚不坏之身同时有着妖魔滴血重生神通的怪胎?

    要么你打不坏他的身体,要么你千辛万苦打坏了他的身体,他却又迅速的重生!

    三门道籍同修,给殷血歌带来的惊喜甚至已经不能算是惊喜,只能说是惊悚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如果将这三门道籍同时修炼到了最高神的境界,他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

    那一定是让漫天神圣仙佛都为之变色的怪物吧?

    殷血歌抬起头,他默默的从他刚刚记事时的那些事情一直回顾到了今天发生的一切。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轻轻的咬牙哼了一声。

    他想起了他当年在稚殿的誓言,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够勉强他,再也没有人能欺凌他。

    他想要保护的人,谁若要动,就拿命来吧!

    血海浮屠经依旧在自发运转,几颗三转金琥藏元丹的药力正不断的被转化为血元点点滴滴的落在三重浮屠小塔上。殷血歌缓缓的点了点头,三重小塔出现,他已经踏入了血海浮屠经的修炼正途,只要等这三重小塔化为重小塔,他就算是完成了练气期的全部功课。

    以他如今手上的资源,以血海浮屠经的修炼速度,相信他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完成普通人类修士耗费十倍二十倍时间才能完成的任务。

    “继续修炼用最快的速度完成练气期的修炼,然后凝结本命血莲开辟血海!”

    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拳头,殷血歌低沉的呼喝了一声,然后他盘坐在聚灵阵,大口大口的吞噬起外界的天地灵气。血海浮屠经的霸道之处,在三重浮屠小塔凝聚之后也初步的展示出来,殷血歌的身体犹如一口黑洞,正在以寻常练气境修士百倍的速度,疯狂的吐纳天地灵气。

    而且只进不出,没有丝毫的天地灵气逃脱殷血歌的吞噬。

    如此霸道、蛮横的功法,若是那些正教修士见了,还不一个个把眼珠都吓得跳出来?

    随着点点滴滴的血元不断滴落在小塔上,这座三重小塔也逐渐的增长,体积有所变化。三重小塔略微增长一丝,殷血歌身体对天地灵气的吞噬速度就增加数成。

    渐渐的,殷血歌静室内聚灵阵汇聚起来的天地灵气都被他吞得干干净净,聚灵阵开始自动沟通外界练武场上的聚灵阵,调动更大范围内的天地灵气为殷血歌所用。

    占地一亩有余的小院上空渐渐的出现了一个直径百米的灵气漩涡,方圆数里的天地灵气翻翻滚滚的向着小院汇聚了过来。这些天地灵气凝为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宛如一个漏斗一般悬挂在小院上空。这个漏斗急速的旋转着,引动得四面八方都刮起了大风。

    宇字一号院的异动立刻引发了四周人的注意。

    道院的人都知道有个叫做殷血歌的麻烦角色住进了宇字一号院,他们更知道因为这个麻烦家伙的原因,几个月前道院高层都被清理了一大批。

    同时虽然第一狻猊他们下达了封口令,但是两个多月前在测试大殿内发生的事情,依旧在那些学徒的私下交流,迅速的传播了出去。

    一个第一世家的‘私生,,区区三个月就完成了淬体境的全部修炼,而且拥有了超过二十万斤的恐怖神力!举起测试大殿内最沉重的那口大鼎,那是五大仙族杨家最优秀的天才弟的特权,历年来只有杨家最优秀的嫡系弟,才有那等实力举起那口大鼎!

    殷血歌,一个第一世家的私生母亲还是血妖一族的妖孽,无论是第一世家还是血妖一族,他们的血脉都不以力量著称。就是这样的一个私生,居然举起了那口最沉重的大鼎,这件事情早就早道院引发了轰动,只是很多人摄于第一狻猊他们的压力不敢表露出来而已。

    今天又是殷血歌居住的小院出现了这样的异象,顿时有很多学徒停下了手上的功课好奇的向着这边张望了过来。更有一些距离得比较近的师范和学徒干脆就快步奔向了宇字一号院,想要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一狻猊等兄弟个依旧在那濒临宇字一号院的小山上饮宴,当那个灵气漩涡出现的时候,个人同时跳了起来,惊疑不定的看向了小院的方向。

    “这等声势,倒是有点像是突破到金丹时引发的灵气紊乱!”第一囚牛突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兄弟几个,咱们私下里偷偷说吧·我们当年结成金丹的时候·调动过这么多的天地灵气么?”

    所有人都知道,第一世家的龙生兄弟个,他们都是练气境巅峰的修士。正因为他们二十多岁就达到了练气境的巅峰,所以他们才被第一世家列为重点培养对象,同时成为了东方修炼界年青一代精英人物的代表。

    但是听第一囚牛的话,似乎他们的真正实力和他们表露在外的力量,完全不是一回事!

    手按佩剑剑柄·第一狻猊眯着眼看着宇字一号院的方向,无奈的摇了摇头:“还说什么呢?封锁那院,继续下封口令吧!只不过,我们的封口令似乎没什么效果么?测试大殿内的事情,已经传遍整个道院了!”

    第一蒲牢细长的双眼寒光闪烁,他重重的一掌拍在了身边长桌上,冷声喝道:“找几个不怕死的,敢违反我们封口令的家伙·贬入万载寒池挖莲藕去!冻死三五个了,其他人自然就安分了。”

    第一霸下仰天打了个呵欠·他张开嘴,慢的一口气刚刚吐出了一小半,他突然浑身僵硬的呆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惊愕的举起手,向着西方天际的一点血光指了指:“那是什么东西?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的?那玩意,怎么是突然从那里冒出来的?有人施展大挪移神通!”

    顾不得宇字一号院正在发生的异变,第一狻猊等人同时抬头向西边天空望了过去。

    一只翼展超过千米,通体半透明的血蝠虚影冲破浓云,从虚空笔直的落下。

    这头声势凶厉的血蝠仰天发出一声尖啸,顿时方圆百里内的云层为之一空。青冥罡风撞击在她身上,不断发出雷鸣般巨响,但是她对此视若无睹,任凭白色的罡风在她身上撞击出一片片莲花瓣一样的气爆,巨大的双爪狠狠的向着虚空抓了过去。

    刺耳的尖啸声从虚空内响起,十八头巨大的血蝠虚影在虚空一闪而过,无数扭曲的太古妖化为巴掌大小的血色符从虚空喷出。虚空隐隐一震,西方修炼界殷族耗费无数心力、物资炼制的巡天秘宝血鹦鹉就带着浓郁的血光,犹如太古恶魔的一颗眼眸一般,散发出冷酷无情的气息,从那无数符遮蔽的虚空冲了出来。

    血鹦鹉冲出的速度是这样的快,以至于那巨大的血蝠虚影都无法控制他的冲劲。

    这颗直径数百米,通体闪烁着血色符的巡天秘宝在虚空带起了一条长长的血色尾炎,一路冲出了数百里远,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静静的悬浮在了空。

    这里已经是第一世家雷泽的边缘,已经深入了东方修炼界。

    这里距离西方修炼界何止数千万里,真不知道这么巨大的一颗巡天秘宝,是动用了什么样的力量,才从遥远的西方直接跨域来到了东方,来到了第一世家的领地上空。

    血蝠虚影用力的挥动了一下翅膀,顿时数十座造型各异的宫殿同样裹着浓浓的血色烟雾从虚空冒了出来。一枚硕大的血色印玺从最前方的一座宫殿内冲出,殷凰舞站在那枚印玺上空,周身血炎升腾,双眸喷出长达数米的血色烈焰,愤怒的怒声尖啸。

    “一群不知道死活的混账,把姑奶奶的儿交出来!他少了一根头发,姑奶奶就灭你满门!”

    血鹦鹉的体表无数太古妖急速蠕动亮起,一股深沉、阴邪、古老、阴寒的意志突然从虚空降落,直接融入了血鹦鹉硕大的身躯内。一时间这颗巡天秘宝已经成为了上界某位大能的分身,一股惊天动地的恐怖力量正在他光滑的金属躯体内酝酿。

    不等第一世家负责在外巡视的人露面和殷凰舞打招呼,气急攻心的殷凰舞已经向着雷泽某处随意一指。

    “那座小岛,毁了他!”

    那是一座无人小岛,周长也有三十几里地,虽然无人,但是小岛上开辟了大量的灵田药圃,种植了大量的珍稀草药。这些草药并非凡品,都是需要大量天地灵气才能生长的仙种。

    末法时代,这些药草是不可能种植成功的。所以这些药草都是最近数十年第一世家刚刚种植下去的幼苗,因为还没有成材,还没有任何用处,所以只是固定的隔上一年有人来照护一下,平日里是无人看管

    血鹦鹉硕大的身躯表面一道血光流过,一声可怕的冲击巨响传来,一道直径十米的血光从血鹦鹉上喷出,准确的命了那一座小岛。

    小岛附近的雷泽掀起了高达数百米的巨浪,重重叠叠的巨浪就好像一朵白莲花一样向着四周扩散开。

    偌大的一座小岛被迅速散开的血光笼罩,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高亢的警钟声传遍了整个雷泽,起码有数千座大大小小的有人居住的岛屿上传来了警钟声。

    第一世家宛如被刀捅了屁股的疯牛一样动了起来,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人敢欺上第一世家的大门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