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八章 惊人力量(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零八章 惊人力量(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三个月时间就此一晃而过。

    第一道院,雷泽之旁的一座小山上,第一狻猊席地而坐,愁眉苦脸的望着面前的棋盘。

    纵横十道的棋盘上,黑白乱七八糟的杀成了一团。棋盘上的棋局乱成了极点,稍微会点棋艺的人都会发现,这是两个极品臭棋篓才会下出来的下流的棋局。

    但是无论是第一狻猊,还是坐在他对面的对手第一睚眦,兄弟两的脸色都无比的严肃,同时又无比的难看。同样愁眉苦脸的望着棋盘,已经这样发呆了足足半个时辰。

    兄弟两身边放着一张长长的桌,上面摆放着美酒、烤肉、各色瓜果,第一囚牛、第一嘲风、第一霸下、第一蒲牢等兄弟七人正满手油腻的大吃大喝,不时向这边的棋盘张望一眼。

    过了许久,第一世家有名的‘龙生,的老大第一囚牛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手上的老陶土酒坛往长桌上重重一放,他大声叫嚷起来:“你们两个假道学夫,到底轮到谁落了?”

    第一狻猊和第一睚眦同时抬起头来,他们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指向了对方:“不是该你了么?”

    一言既出,兄弟两全呆在了当场,一旁的其他七个兄弟却是喷酒的喷酒,吐肉的吐肉,一个个抱着肚皮差点没笑趴到了地上。两人在那里僵持了半个时辰,居然都忘了该轮到谁落儿·这样的臭棋篓,满天下也就只有他们两位了吧?

    呆滞了半天,第一狻猊和第一睚眦同时朝着对方怒喝了一声:“放屁,不是你么?”

    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一阵,两个棋艺差到了极点,棋品也不怎么样的家伙同时低下头·双眸寒光一闪,金丝檀木制成的棋盘和百多个细瓷黑白同时炸成了碎片。

    ‘哈哈,一声大笑·第一狻猊和第一睚眦竖起手掌·狠狠的和对方拍了一下。两个不知道‘羞耻,如何书写的家伙同时赞叹道:“兄台棋艺高超,兄弟我佩服佩服。今日棋逢对手,实在是侥幸侥幸!”

    第一囚牛抓起一个空酒坛,重重的砸在了两人之间的空地上,他大声喝道:“少废话,来喝酒!你们说,大哥那儿·这三个月在干什么?除了送些吃食进去·就不见他人!第一画眉那小丫头这些天都被吓住了,这整日里都不见那小的人影,他到底在屋里做什么?”

    第一狻猊和第一睚眦同时跳了起来,他们走到长桌边端起酒坛,一口气闷了好几口烈酒下去,这才皱着眉头望向了宇字第一号院的方向。从这里正好能看到那一座大院,里面的一切动静都一览无遗。

    正是上午做早课的功夫·百十名一号院的学徒已经在师范的带领下,正在一号院附近的几座山头上、树林里打拳踢腿,或者负重奔跑,或者捶打木人、铁傀儡,用各种方法熬炼**。

    唯独不见殷血歌的影。

    三个月来,殷血歌一直闷在自己的小楼里不出来。他的专职师范第一画眉这些日,也只是往他的小楼里送了几次食物和饮水,却连殷血歌一面都没见到。

    “如果大哥给他安排了几个小丫鬟·我倒是能猜猜他在干什么。”身材高大、俊朗非凡的第一囚牛两条浓眉紧紧的皱成了一团:“但是那小楼里就他一个人,三个月闭门不出·这小搞什么花头?”

    第一狻猊双手抱在胸前,若有所思的看着殷血歌所在的小楼,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大哥的儿,可不是寻常娃娃能比的。不瞒兄弟几个,我在这小手上还吃了一次亏。我的烈焰焚天戟,就是被他勒索了过去,为了这事情,采薇小和尚还赔了我三百颗三转菩提丸。”

    慢的将自己和殷血歌第一次见面,自己联合刘骊、姜瑶瑶、姜珈珈、采薇小和尚等人联手突袭不成,反而被殷血歌敲诈了一大批法宝的事情说了一遍,第一狻猊沉声道:“这小年龄不大,但是心机深沉,性情狠辣,出手果决,是个好苗!”

    微微顿了顿,第一狻猊带着一丝恶意的笑容调侃道:“其实我觉得,把大哥和他儿的脾气换一换,那才是最完美的事情。

    我们大哥就要心机深沉、性情狠辣、出手果决一些,反而是他的儿么,纨绔就纨绔吧,我们第一世家也不欠缺几个纨绔不是?”

    其他龙生的兄弟几个相互望了望,同时怪笑了起来。

    以此同时,在殷血歌的小楼里,殷血歌正缓缓的收起了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的修炼,慢慢的站起身来。比起三个月前,他的身量起码长高了一拳左右,而且周身皮肤、肌肉紧紧的绷在骨骼上,皮肤上隐隐有一层莹润的玉光在闪烁,但是在这玉光,却又带着一丝奇异的血色。

    三个月时间,耗费了两颗三转金琥藏元丹的力量,加上第一画眉送来的那些饮食强大的滋养**、补充血气的药膳之力,殷血歌顺利的踏入了木身境。

    鸿蒙血神道让殷血歌用近乎作弊的速度疯狂的提升**的强度,而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则是用极其霸道的方法,将他**疯狂提升时带来的一应郫端和暗伤全部祛除。

    两门法诀同修,加上有体内庞大血气能量和金琥藏元丹的药力补充,三个月时间,殷血歌已经完成了第一世家很多少年耗费七八年时间都没完成的淬体修炼。

    此刻周身经络通畅,**纯净无瑕,用木棒敲击**,传出的声音是清脆的‘砰砰,声,这是**正式踏入木身境的标志。达到木身境

    金丹境的飞剑、法宝、符、法术等近乎可以无视,单单凭借**力量,殷血歌就能和金丹境的大能正面对撞。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血歌身体一晃,他背后一对儿浅玉红色的本命蝠翼张开,蝠翼开合间在空气带起了沉闷的‘呼呼,巨响。

    本命蝠翼越发的强壮有力,但是翼展比起三个月前要缩小了许多。而且殷血歌的本命蝠翼再也不复血妖一族本命蝠翼的狰狞和血气冲天反而变得精美纯净好似美玉雕成,充盈着一股纯正宏大的蓬勃精气,一眼看去哪里还能将他和妖孽联系起来?

    殷血歌体内历年积攒的血妖特有的阴邪煞气,此刻都因为无名法诀的关系被彻底驱散,他体内再也没有半点儿阴寒、阴邪的气息,只剩下了最纯粹最纯净的一团血肉,完全达到了道家所谓先天道体的层次。

    这样的**根本就不像是修炼血妖一族妖法的妖修你说他是佛门修炼不坏金身的大德高僧,都有人会相信的!

    殷血歌回想着鸿蒙血神道的描述,如果他顺利踏入木身境,他的**力量应该在万斤上下。

    但是第一世家的无名法诀却给殷血歌的**带来了更加玄妙'的变化,他能感受到他此刻的**比起鸿蒙血神道木身境应有的水准更加强大,强大了何止数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沥血爪无声无息的发动十条血光在指尖闪过,长达一尺二寸的锋利指甲从指头上弹了出来。这十条指甲成短剑状,通体晶莹如玉,色泽银白,没有丝毫的血气杂质。

    殷血歌将自己的十指指甲相互对撞,传来近乎金铁撞击的‘叮当,声。他的身体轻轻的晃动,静室内顿时响起了沉闷的破空声,空气鼓荡犹如雷鸣殷血歌带起数十条残影在静室急速奔走,他闪烁时的速度已经堪比寻常金丹大成的修士御剑飞行。

    十指在空气急速挥动指甲撕开空气,不断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体内所有的血妖妖力都被无名法诀锤炼一空,此刻殷血歌身体内空荡荡的没有任何的法力存在。但是单纯**力量,就让殷血歌足以发挥出堪比金丹修士的超强杀伤力。指甲撕开空气,带起的无形气劲拍打在有阵法保护的地面上,不断发出刺耳的撞击声,这足以证明殷血歌**的强悍。

    但是具体**力量到了多少,这还需要认真的测定才行。

    身形骤然一停,殷血歌在静室正停了下来。他低头沉吟了一阵,然后掏出一件长袍套在了身上,关上了静室的防御法阵,殷血歌三个月来第一次离开这栋小楼。

    一个比殷血歌高不了多少,生得眉清目秀的青衣少女拎着一个一尺见方的饭盒,正要走进小楼,猛不丁的看到殷血歌,这少女当即轻喝了一声:“你出关了?这三个月,你在做什么?”

    殷血歌看着这位三个月来亲自给自己送来食物和饮水的少女,恭敬的向她抱拳行了一礼:“画眉师范,我这三个月只是在正儿八经的淬炼**而已。”

    道院的青衣师范第一画眉皱了皱眉眉头,她将饭盒放在地上,双手叉腰很有点凶巴巴的瞪着殷血歌:“师范就是师范!什么画眉师范?怎么这么难听?三个月,你的淬体功夫完成了?”

    第一画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殷血歌,不敢相信殷血歌能够在三个月内真的完成了第一世家秘传的淬体功法。名门正教,最重根基,筑基的功法纯正平和,不可能有一蹴而就的事情。第一世家最天才的那些弟,也要耗费好几年的功夫才能淬体完成,殷血歌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成了?

    看着第一画眉好奇的模样,殷血歌只是耸了耸肩肩膀,淡然问道:“请问师范,哪里有测试的地方?”

    第一画眉还没来得及说话,第一狻猊已经带着一道狂风闯进了院里。他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想要测试你现在身体的情况?跟我来吧,我也好奇,你这三个月都做了什么?”

    不仅仅是第一狻猊,第一囚牢等人龙生也纷纷赶来。他们一拥而上,簇拥着殷血歌就离开了小院。

    第一画眉手忙脚乱的大叫了几声她看了看丢在地上的饭盒,狠狠的一跺脚,也顾不得给殷血歌带来的饭菜,火急火燎的追了上去。一边紧追,她一边大声叫嚷道:“我才是这小的师范,他的一切都有我负责!喂喂,你们几个不能这么横行霸道啊!”

    殷血歌被第一狻猊几个家伙簇拥着飞起第一狻猊他们驾着一阵狂风一路翻翻滚滚的向着远处一座石质大殿飞去。

    一路上,第一狻猊很嘴碎的絮叨着殷血歌第一次见面就将他烈焰焚天戟敲诈走的事情,同时不断的拍打着殷血歌的脑袋,仰天●着:“从辈分上来说,我是你嫡亲的堂叔啊!但是我居被你这小家伙给教训了一顿,这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面对这群自来熟的‘堂叔,,殷血歌只有紧紧的闭着嘴不知道该怎么样和他们交流。

    这些家伙太热情了个人七手八脚的架着殷血歌,很快的就将他推搡到了那石头搭成的大殿内,然后第一狻猊用力的拍了拍手:“好了,所有小家伙都给我退一边去。”

    大殿内,几个黑衣师范正在指导一群学徒进行每个月一次的测试。

    这里摆放着用各种金属铸成的三足圆鼎,小圆鼎重一百斤为一个档次,从一百斤一直到一千斤共有十个级别,这是供淬体五重以下的学徒测试使用。

    而大圆鼎则是从一千斤到两万斤,每一十斤划是一个档次。这是供淬体重以上的学徒测试使用,一般的淬体十重的学徒能有万斤神力那就是其的佼佼者,但是也有一些学徒他们用着超人的力量天赋,他们往往能举起一万斤以上的圆鼎。

    而在大殿的角落里,还有几尊体积硕大的,通体呈暗金色的圆鼎。

    这些圆鼎的重量就更加惊人了他们最轻的一口也有一万斤,然后以每一万斤为一个档次这种暗金色的圆鼎最终有二十万斤上下。

    殷血歌直愣愣的盯着那些暗金色的圆鼎,那些圆鼎上都挂着铭牌标明了他们的重量,殷血歌难以想象,普通的淬体境的学徒,怎可能有人能够举起二十万斤?这似乎,也太离谱了一些?

    第一狻猊用力的拍了一下殷血歌的肩膀,他压低了声音,偷偷的解释道:“五大仙族的杨家,他们祖传的转玄功专门修炼肉身,他们家出来的娃娃,有些怪物一样的小家伙,他们淬体完成后,就能举起最重的圆鼎,但是也只有他们家的娃娃才能做到。”

    微微顿了顿,第一狻猊指了指那一套最小的圆鼎:“五大仙族,彭家的娃娃就没这么强了,他们一般而言,淬体完成也就只能举起千斤而已。但是彭家的娃娃在炼药方面的天赋的确出众,他们倒是不以力量取胜。”

    大殿内那些正在测试的学徒纷纷退到了一旁,他们好奇的看着被第一狻猊他们带进来的殷血歌。道院的规则森严,这些学徒虽然好奇殷血歌的身份,但是没有一个学徒敢发出半点儿喧哗声。

    几个黑衣师范望了殷血歌一眼,他们想起了三个月前的事情,同时迎了上来。

    第一画眉也气喘吁吁的奔进了大殿,她迅速走到了殷血歌身边,向着那些黑衣师范大叫了起来:“这小家伙是我负责的学徒殷血歌,他说自己完成了淬体境的修炼,特意来测试一下肉身力量。”

    ‘殷血歌,三字一出口,那些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学徒们顿时哗然。三个月前,道院的高层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变动,而一切的导火索就是殷血歌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学徒。

    三个月,殷血歌藏身小楼内闭门苦修,从来没有和这些学徒打过交道,这些学徒虽然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除开那天被他打成重伤的近百个孩童,其他没有人真的见过他。

    三个月来,殷血歌的恶名已经在道院传播开来,在那些学徒嘴里,他就是一个凶残暴虐,仗着背后有人撑腰就肆意欺凌本家族人的纨绔弟。

    所以第一画眉一说出了殷血歌的身份,这些孩童就同时喧哗出声,并且有好些身材高大,显然在**天赋上超人一等的学徒下意识的上前了一步,眉目间流露出了一丝不善的神色。

    看着那些目光不善的孩童,殷血歌心头一股血气直冲脑门,他大笑了一声,众目睽睽之下他公然亮出了自己的本命蝠翼,玉色蝠翼一振,他宛如流光般掠到了最重的那一尊圆鼎前,然后一拳轰了出去。

    一声巨响,重达二十万斤的圆鼎被殷血歌一拳轰得平平的移动,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平贴着地面向后方滑出了数十米远。

    所有学徒的身体骤然一振,第一狻猊他们龙生同时骇然向前踏了好几步。

    在众人惊悚的目光,殷血歌大步走到了那尊圆鼎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血歌双手握住鼎足,吐气开声,一手将这尊重达二十万斤的圆鼎拔了起来,高高的举过了头顶!

    “这不可能!”一名黑衣师范惊叫了起来:“血妖一族速度惊人,但是他们的力量,血妖一族何曾出过天生神力的族人?”

    第一狻猊他们也是脑一阵阵的眩晕,淬体境大成,力举二十万斤,五大仙族只有杨家族人能够做到。但是杨家的人能做到这一点,主要和他们的血脉嫡传有关,他们的先祖,可是出过肉身成圣的逆天强者。

    殷血歌他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第一狻猊的眸光闪烁,他深吸一口气,厉声呵斥起来。

    “给我下封口令,今日所见,谁敢外传,一律严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