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五章 碾压(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零五章 碾压(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殷血歌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恶意的笑着,冷笑着看着那些脸色骤然变得极其难看的道院长老。

    当殷血歌用血灵剑刺伤自己的时候,那些长老只是眉头一挑,露出了一丝震惊和愤怒之色。但是当第一至尊大张旗鼓的带着数百尊黄巾力士赶到的时候,这些长老就好像霜冻的茄一样,那脸色真的精彩到了极点。

    剧烈的咳嗽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殷血歌捂着右胸的伤口,向第一至尊冷笑着。

    “我本来不用吃这些苦头!这一点,你清楚。如果你让我返回殷族城邦,有我母亲和我外祖父他们庇护着,在西方修炼界,没有人敢动我一根头发。”

    “但是在这第一世家的道院,有人骂我是咋种也就算了,他们居然调动上千人围殴我!幸好我身上还有一些保命的玩意儿,不然我就真的被他们给弄死了。这件事情,你要给我一个交待。”

    当着众多道院的长老、紫衣师范,当着这么多第一世家和其他四大仙族的修士们,殷血歌侃侃而谈,丝毫不在乎自己的伤势。对于第一至尊,他完全没有一个儿见了亲生父亲应有的那种尊敬和亲热,反而像是一个路人一样,那股冷淡和生疏的味道,任人都能品味得出来。

    第一至尊脚下浮现一缕轻云,托着他的身体慢慢的降落在殷血歌身边。看着殷血歌胸口的贯穿伤,他皱了皱眉眉头,然后掏出了一个白玉药瓶,从里面倒出了一枚淡金色半透明的丹药。

    几个道院长老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那个被殷血歌指着鼻骂过的红圆脸长老急声喝道:“这么珍贵的药物,怎能用在一个妖孽身上?第一至尊,家族的修炼资源,可不是让你这么糟践的。”

    那枚淡金色的药丸通体霞光流溢,在距离丹药表面一厘高的地方,有三片薄薄的云霞在围绕着丹丸慢的盘旋飞舞。殷血歌在邪骨道的典籍见过相关的记载,这种有云霞环绕的丹药,都是一转以上的灵丹,这枚丹药有三片云霞环绕,那就是三转灵丹。

    普通丹药出炉不会有云霞遮体,一转之后就有一片云霞,三转才有三片霞光。

    而普通丹药要最少两粒,才能炼化为一转灵丹;同样的最少两枚一转灵丹,才能炼化为二转灵丹。而灵丹多一转,炼制的难度就极大增加,成功的概率就直线降低。以邪骨道的底蕴,如今整个邪骨道的丹药库房内,就找不出一枚两转的灵丹来,由此可见这枚三转灵丹的珍贵!

    “是么?这药丸,有这么珍贵?”殷血歌连连冷笑看着那红圆脸的长老。

    “妖孽无知,这是三转金琥藏元丹,是顶级的疗伤灵丹!”红圆脸长老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金琥藏元丹炼制困难,要粒金琥藏元丹才能练成一转灵丹,随后每一转都要粒灵丹合炼。这枚三转金琥藏元丹的价值,岂是你这种妖孽能明白的?”

    殷血歌恍然大悟般笑了笑,他向第一至尊望了一眼,淡然道:“这么珍贵的丹药,还是留着护身吧?”

    第一至尊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他手指一弹,三转金琥藏元丹化为一团氤氲金霞,带着浓郁的馨香扑进了殷血歌的胸口。殷血歌只觉满口生津,浑身都有一股浓郁的馨香盘旋回绕,一股醇厚博大的热力从胸口扩散开来,所过之处他的血管、经络都不受控制的膨胀开,庞大的药力在体内流转,他胸口的伤口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彻底收口。

    张口喷出一道带着淡淡馨香的热流,殷血歌举起了双手,身体狠狠的一振。

    这枚三转金琥藏元丹内蕴的药力实在是庞大醇厚,殷血歌的这点小小的伤势,根本不需要耗费这样的灵丹。成的药力都没能消耗,完全储存在了他的肌肉、骨髓。他心头的十八点血炎随心而动,在他的肌肉内急速的流窜起来,尽情的灼烧着他的肌肉。

    有了庞大药力的支持,十八点血炎宛如秋季草原上的野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殷血歌的肌肉一阵阵的收缩,大量的杂质从肌肉分离出来,同时大量金琥藏元丹的妖力被血炎化为精纯的元气,不断的和他的肌肉组织融为一体。

    他的肌肉纤维崩解,重组,缠绕,扭曲,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的木肉篇正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进行着。那枚三转金琥藏元丹内的药力充沛得让殷血歌都乍舌不已,十八点血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骤然化为三十点,而且血炎的体积也增大了一倍以上。

    也就是说,现在殷血歌淬炼肌肉的速度,起码是服药前的十倍左右!

    而体内的金琥藏元丹的药力,最多消耗了一成不到!殷血歌暗自计算了一下,只要再给他一枚三转金琥藏元丹,他几乎就能将全身的皮肤、肌肉、骨骼、内脏等等全部淬炼一遍,完成肉身篇的修炼,将自己的**推进到‘木身’的境界。

    而木身一成,金丹境的修士无论是法术还是法宝攻击,都已经无法奈何殷血歌分毫!

    感受着体内剧烈的变化,殷血歌看都懒得看那红圆脸的长老一眼,而是直接向第一至尊伸出了手:“三转金琥藏元丹,我需要更多一些。”

    第一至尊的眉头一挑,一缕笑意在他嘴角浮现。

    那红圆脸长老身后的一名道院长老已经是气急败坏的跳了出来,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妖孽,你怎生这么无耻?一枚三转金琥藏元丹,耗费在你身上已经是暴殄天物,你居然还有脸索要更多?”

    殷血歌就当没听到那长老的训斥,他只是看着第一至尊。当他发现第一至尊嘴角那一丝得意的笑容时,他不由得冷冷一笑,随手将自己从荧惑道场内得到的那块沧澜碧海符掏了出来。

    这枚灵符在荧惑道场的时候,第一辰龙带着一支道兵生擒殷血歌,这枚灵符也就成了第一辰龙的战利品。但是明确了殷血歌的身份后,沧澜碧海符第一时间被送还给了殷血歌。

    这是一枚大罗金仙亲自炼制的符箓,巴掌大小的玉符散发出道道祥光,侧耳倾听的话,还能隐约听到祥光有沉闷的海涛声传来。将灵符递到了第一至尊面前,殷血歌淡然道:“我不白要你的东西,一枚药丸,我用这枚荧惑道场大罗金仙沧澜君亲手炼制的灵符交换。”

    原本以为殷血歌为了一枚药丸会向自己低头,第一至尊正想得意的笑几声,猛不丁的看到殷血歌掏出了这枚玉符,却是要用灵符来交换丹药。第一至尊的脸骤然变得漆黑一片,他怔怔的看着沧澜碧海符,沉默了一阵,然后一首掏出了个体积比刚才那个药瓶大了数倍的白玉药瓶。

    “这枚灵符是大罗金仙亲手所制啊!三转金琥藏元丹不过是普通灵丹,没办法和这大罗金仙所制的灵符相比。”第一至尊看着殷血歌,将个药瓶往他面前一递:“我们之间,就不要客气了。这里有八十一颗三转金琥藏元丹,先拿着?”

    看着第一至尊眉目之间那一抹隐藏着怪异笑意的期待,殷血歌一把抓过个药瓶,然后将沧澜碧海符丢进了他掌心,随口说出了一番让第一至尊哭笑不得的话来。

    “亲兄弟,明算账。我不占你便宜,省得一些老东西鬼哭狼嚎的惹人讨厌。”

    冷哼了一声,殷血歌将个药瓶往千机麒麟臂内一拍,看着刚才跳出来的那道院长老冷笑道:“我没占你们第一世家半点儿便宜,荧惑道场大罗金仙亲手所制灵符,换取八十一枚三转灵丹。我宁可吃点亏,省得你们事后呱噪!”

    殷血歌的语气森冷,第一至尊的脸整个抽成了一团。

    他紧握着那枚沧澜碧海符,头顶隐隐有一缕热气升了起来,差点就要将他的头发给点着了。他怒视那跳出来的道院长老,牙齿咬得‘嘎嘣’直响。他和殷血歌之间的事情,他愿意把灵丹送给殷血歌,这事情和这些老东西有什么关系?

    现在可好,殷血歌居然用一枚大罗金仙制成的灵符换取灵丹,这事情算什么事?

    不等第一至尊从那纠结的情绪清醒过来,殷血歌继续开口了。

    “好了,现在算算别的事情吧。你们纠集这么多人围殴我一人,哪怕我是你们口的妖孽,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说法的话……”

    那名后来跳出来的道院长老不屑的冷笑了几声:“如果我们不给你一个说法,你能怎的?”

    殷血歌笑了笑,他还没开口,第一至尊已经厌恶的挥了挥手:“那我就给你们一个说法。”

    不需要殷血歌做任何事情,第一至尊的眉头一挑,他指了指悬浮在空的一尊黄巾力士,然后向着那名道院长老点了点。他的那表情,那做派,就好像一位亿万富翁见到了自家的花园有一堆牛粪,很随意的招呼一位清洁工人去清理这堆牛粪!

    反正,殷血歌觉得第一至尊的这动作,就和他脑海想象的场景差不多。

    那黄巾力士一言不发的从黄云上跳了下来,他握紧了水缸大小的拳头,对着那满脸傲气的道院长老当面就是一拳砸了下去。可怜那道院长身形瘦削,面容清癯,隐隐有出尘之意,端的是一红尘神仙的造型。

    但是那黄巾力士,却是身披铠甲,筋肉虬结,最重要的是他身高三米开外,那道院长老甚至没有他的一条胳膊的体积大。这一拳快若闪电,重若泰山,众人之听得一声沉闷的破空声响起,黄巾力士一击重拳砸出,地面上已经多了一个人形的凹坑。

    这位长老的身体被一层符箓宝光环绕,半截身体都陷入了地上的石板。他的嘴里吐着血,鼻孔流着血,眼角喷着血,耳朵孔里也有鲜血不断淌了出来。他身体抽搐着倒在地上,四仰八叉的就像是一只被车轮压扁的蛤蟆。

    如果不是那一层护体宝光,这黄巾力士的一拳,应该已经将这金丹长老打死了。

    附近的几位道院长老同时惊呼了一声,站得距离殷血歌最近的红圆脸长老更是气得眉毛都吊了起来。他指着第一至尊嘶声怒吼道:“第一至尊,这里是道院!你平日里纨绔荒唐,行事荒诞也就算了,你敢破坏道院戒律,就算你是三位老祖钦定的下任族长,也由不得你放肆!”

    “继~续~给~说~法!”第一至尊很惫懒的掏出一支红玉耳挖,伸进耳朵里掏起了耳朵孔。

    红圆脸的长老惊呼一声,他的鹤氅下面两道白光喷出,宛如两条白蛇围绕着他的身体一旋,带着他的身体就要化光飞远。但是就听得几尊黄巾力士闷声闷气的哼了一声,十八名黄巾力士同时一张手,他们的袖一阵翻滚,十八条闪耀着雷光的铁链‘呛啷啷’的喷了出来。

    这些铁链的头部是精工锻造,形如人手,方圆米许的金属爪。十八条锁链带着刺目的雷光几乎是同时抓在了红圆脸长老的身上,就听得雷鸣声大作,这长老护体的两条白光被雷霆打得稀烂,然后他身上的鹤氅、道袍同时在雷光化为齑粉。

    一口老血喷出数米远,红圆脸的长老哼都没哼一声,被雷光打得浑身焦糊的昏厥倒地。

    “我说了,给你们一个说法,那就是你们都乖乖的在床上躺着吧。”第一至尊将红玉耳挖丢回了手上的乾坤戒,然后双手抱在胸前,慢的抖动着大腿,笑盈盈的向四周那些作声不得的长老、师范、巡值甲士点了点头:“废话呢,我也不多说了。大家都是自家人,我第一至尊的脾气,你们也都知道!”

    “刚才对着我……嗯,刚才对着殷血歌这小出手了的,以及在背后暗算计,想要对付他的人,全都给我站出来!”第一至尊慢的说道:“放心,我第一至尊心慈手软,最是见不得人受苦。我只打断你们的两条狗腿,不会把你们怎么样!”

    远处再次传来了破空声,数十名身穿华美战甲,披着锦绣百花战袍,一个个生得俊朗高大的青年纷纷破空飞来。殷血歌向那些青年望了一眼,他惊讶的发现在这群人当,居然还有他的一个老熟人——被他敲诈了一柄烈焰焚天戟的第一狻猊!

    这些身上的战甲、外罩的战袍,手持的长兵器,腰间的佩剑或者是背后背着的单鞭重锏等兵器,无不散发出熠熠宝光,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森严气息的青年快速飞来,鱼贯在殷血歌和第一至尊的身边落下地来。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这些人一落地,就自然而然的组成了一座玄奥的阵势,将殷血歌和第一至尊护在了大阵心。

    “唷,来了?”第一至尊笑呵呵的向这些青年打了声招呼。

    “喏!”第一狻猊等青年纷纷向第一至尊抱拳行礼,恭敬而整齐的应诺了一声。

    殷血歌的眼角一阵乱跳,因为从第一狻猊他们的表现来看,他们不像是在向同辈的兄长行礼,反而有一种臣觐见君主的恭谨和庄严意味在内。

    西方血妖最重阶级尊卑之分,所以这种恭谨而庄严的态度,殷血歌很是熟悉。一般血妖家族的那些稚觐见各家的公爵级的长老时,举止之才会带上这样的恭敬。

    还不等殷血歌琢磨清楚这里面蕴藏的深意,远处又有近百道遁光急速的向这边飞来。

    隔着还有好几里地,一个清朗而带着几分狂傲之气的声音已经远远传来:“是谁打伤了彭浩祖?给我滚出来!自己断两条手臂,我第一天骄,可以不做计较!”

    同样是数十名身披战甲,外面罩着血色披风的青年,簇拥着一名身穿灰色长衫,齐腰长发随风飘浮,双眉银白犹如金属铸成,手握一卷道书的俊朗年轻人从空落下。

    那双眉银白的年轻人一落地,就笑着向第一至尊抱拳行了一礼:“没想到大哥您也在?这点小事,哪里需要劳动大哥您大驾啊?不过是一不知礼数,不懂上下尊卑的小娃娃惹是生非,让小弟教训他一番就是。”

    “教训他一顿?”第一至尊笑盈盈的看着那年轻人:“第一天骄,彭浩祖是你那婆娘的弟弟吧?”

    第一天骄的脸色顿时一寒,他看着第一至尊冷声道:“大哥,虽然大哥平日里行事荒唐,但是看在大家是亲兄弟的份上,天骄还得劝大哥一句——怎么说你也是本家名义上的下一任家主人选,还请你不要丢了第一世家的脸面!”

    “第一世家的脸面?名义上的下一任家主人选?”第一至尊仰天长笑了一番,然后他身形犹如鬼魅一般冲了出去,一个闪身就到了第一天骄的面前,然后劈头盖脸的一个大耳光抽了下去。

    “就凭你,也敢对我说教?你以为你是那群老不死的长老啊?”

    ‘啪’的一声耳光脆响惊天动地,第一天骄还没看清第一至尊的动作,就已经满口喷血的打着旋儿飞了出去。殷血歌眼尖,他看到第一天骄喷出的大片血水还有几颗亮晶晶的白色大牙,第一至尊的这一掌可真心不轻松啊!

    身体沉重的摔倒在地,第一天骄完全被这一耳光给抽糊涂了,他双手撑在地上,好几次想要撑起身体,但是每一次他又重重的摔倒在地。

    看到第一天骄这么痛苦,这样狼狈,殷血歌二话不说冲了出去,他抓住一支小小的丧门白骨箭,狠狠的捅向了第一天骄的臀大肌!

    一时间四周无数人同时惊呼谩骂,广场上乱成了一团。

    在那惊呼谩骂声,第一至尊的尖叫声格外的分明:“小,干得漂亮!”(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