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纨绔(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纨绔(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鸟将殷血歌送到了道院所在的小岛上,第一至尊立刻驾遁!光远去。

    一路向着西方全速疾行,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已经远去三万里,这里已经是雷泽的深处。烟波浩渺,水天一色,奇形龙蛇在水波出没,偶尔有千米长鲸从水下显露真身,宛如巨轮汽笛轰鸣般,喷出一道高达数千米的水柱。

    十二条牛腰粗细的黑色铁链从一片亮晶晶宛如银盆的大泽水下伸出,铁链的每一节铁环上都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的禁锢符,在铁环的边缘,更是镶嵌着一线金色的扭曲花鸟虫鱼。

    这些花鸟虫鱼字极其古老,是人类诞生之初,人类先祖之那些大智慧者、大能力者仿照天地痕迹创造的第一批字。这种字每一枚都对应天道,蕴藏了无穷妙-理。如今修炼界流传的所谓上古仙、太古妖等字体,都是在这种花鸟虫鱼字衍化而出。

    就算是普通的铁链被烙印上这种花鸟虫鱼字组成的符印,都会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神奇力量,更不要说这些铁链清一色都是收集五方五金精华,用天地雷霆淬炼而成的五金之精,然后又在铸造成型时融入了一丝先天鸿蒙级的材料,诸如息壤、金母等物,这些铁链本身就是威能非凡的神物。

    如此神物,配合上花鸟虫鱼古组成的符,就算是大罗金仙被这样的铁链困住,都会大大的犯几个晕儿!

    末法之末·第一世家的核心重地居然有这么十二条铁链出现,这个古老仙族的底蕴简直可怖到了极点。

    十二条铁链从水下不知道多深的地方伸了出来,笔直的升上了天空,犹如十二条大蟒,死死地捆住了一座高有十几里,方圆两百多里的山峰。无数雷霆乌云环绕着这座山峰·每一瞬间都有无数雷光从乌云劈向山峰,却没有丝毫声音传出。

    也只有靠近到这座山峰百里之内·才能看到这座山峰的本体。

    一旦离开百里开外·就算是大罗金厶,也只能看到这里一片的天水一色,发现不了丝毫异状。

    第一至尊向四周看了看,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阴郁,一如那山峰四周环绕的乌云。他冷哼了一声,收起遁光,随手招来一片水云环绕身体·托着他载波载浮的向那座山峰行了过去。

    偌大的一座山峰·单单只有在山腰附近有一座简陋的石质宫殿。在这座没有任何装饰,看上去古老而沧桑的大殿门口,一字儿排开了数十名头上扎着黄色头巾,身穿黄色软甲,身高五米开外的壮硕力士。

    这些身躯壮硕惊人,肌肉虬结宛如雕像的大汉一个个目光锋利,身体四周隐隐有黄色的香风瑞气环绕。当他们看到第一至尊驾云接近的时候·这些大汉眉心同时亮起了一枚扭曲的古符,双眸透出一道氤氲黄气向着第一至尊上下扫去。

    这些黄巾力士身后的宫殿门楣上,一块看上去破破烂烂的青铜古镜上一片仙光扫过,一道长达百米的七彩霞光从古镜喷出,锁住了第一至尊的身形急速的旋转起来。

    第一至尊双手结了一个法印,一口真元喷在手印上,低沉的喝了一声‘律令,。就听得一声雷鸣声响起,他掌心喷出一道雷光轰在古镜上·古镜喷出的七彩霞光和那些黄巾力士双眸的氤氲黄气同时收敛。

    数十尊黄巾力士双手抱拳,毕恭毕敬的向第一至尊鞠躬行礼。

    第一至尊轻哼了一声·点了点头,收起了云团,大步走进了宫殿。

    大殿是一片茫茫虚空,没有上下左右之分,没有时间流逝之感,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无数米斗大小的银色星光在面前乱闪。这里的每一团星光都喷射出万丈寒气,玩如有无数全副武装的甲兵藏匿在星光,随时准备冲杀出来。

    第一至尊又是结了一个手印,这一次他一连喷了十二口真元,连续向四周打出了十二道雷光,震得漫天星光都循着一个奇异的频率震荡起来,数十颗星辰同时射出一道星光笼罩住了第一至尊,他的身形一阵模糊,下一瞬间他就出现在了山腹一条幽深的甬道。

    顺着甬道行进了几步,第一至尊来到了一扇被贴满了禁锢符的石门前。他以秘法揭开了符,用力推开了重达百万斤的石门,一团黄气从石门冲出,将他的身体卷了进去。

    石门内是一座长款数十米,清爽而洁净,没有任何陈设的囚室。

    月翩跹的脖、腰肢和手腕、脚腕分别被一根赤红色的细细链条捆绑着,有气无力的斜躺在一张石床上。当她看到第一至尊走了进来,憔悴的俏脸上突然闪过一抹喜色,但是她很快就想到了什么,很是娇嗔的轻哼了一声,艰难的转过身体,给了第一至尊一个后背。

    轻轻的哼了一声,月翩跹幽怨的叹息起来:“我恶了你的儿,你既然狠心将我投入这囚牢来,又来看我做什么?”

    第一至尊手指上一枚乾坤戒闪了闪,他掏出一张镶嵌金玉,上面铺了一条白虎皮的大椅,四平八稳的坐了下来。惬意的伸了个懒腰,第一至尊慢的开口了:“不要自作多情了,我不是来看你的。只是念在你我这么多年,多少挂了个未婚夫妻的头衔的情分上,给饽知一些事情。”

    月翩跹的脸色骤变,她一骨碌的爬起身来,气恼的看着第一至尊:“你这话好生无情,你既然不是来看我,只是想要给我说些话儿,那随便派个仆役来就是,需要动用你第一少主亲自走一趟么?”

    第一至尊翘起了二郎腿,慢的晃着脚丫戏谑的看着月翩跹。

    “上界金仙,月高崖,满门尽灭!”第一至尊慢的说道:“月高崖连同他所有的门人弟,所有的仆役道童,以及和他有关的二十三个上界仙族的所有族人,合计总数一百十五万七千五百四十四人一个都没有留下。”

    月翩跹美丽的脸蛋儿骤然变得惨败一片,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瞳孔缩小的她双眼变成了极其难看的三白眼直勾勾的盯着第一至尊,半晌没说出话来。

    “你们月家,弄错了一件事情。我们第一世家能够在末法时代,带着四个盟友家族屹立至今,并不是因为我们运气好。”第一至尊冷漠的看着月翩跹,慢的说道:“你们弄错了一些根本性的问题,你们只是将第一世家当做一个普通的有着好运气在末法时代发展壮大的家族。”

    冷笑一声,第一至尊轻叹道:“你们贪图第一世家在修炼界如今占据的资源和影响,你们想要对第一世家下手。我能理解你们的想法,但是你们选错了目标。”

    惨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月翩跹好容易才问出一句话来:“你们,高崖老祖他!”

    第一至尊冷漠的看着月翩跹,柔声说道:“月高崖连同他的所有门人弟和仆役道童,以及他门下附庸的二十三个仙族的所有族人,一个不剩,全部被灭杀了。”

    摊开双手,第一至尊轻松的笑着:“你看,我们第一家的效率还不错,是不是?当我们知道有人在背后算计我们的时候,就直接连你们在上界的靠山一起消灭了。月高崖只是第一个你们月家的另外几个对此事一无所知的大罗老祖,他们最多在半年内都会被诛杀。”

    “不不可能!”月翩跹不敢相信第一至尊的话,她窈窕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不可能!高崖老祖是金仙!你们想要灭杀一个金仙,你们还想要灭杀另外几位大罗老祖,你们第一世家……在上界,没有任何一个仙族以第一为姓氏。”

    第一至尊淡然道:“他们都有其他的姓氏,第一姓么,这只是我们本家掩饰自身出身来历的姓氏而已。但是这个问题,你不用考虑这么多。我想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月家没有了。”

    “月家,没有了?”月翩跹茫然的看着第一至尊。

    “就是我说的这个意思!”第一至尊笑看着月翩跹,轻轻的点了点头:“东方修炼界,再无月家。你的所有族人,除开你,其他和你有血缘关系的那些人,都已经,没有了。”

    月翩跹的俏脸骤然扭曲,她的脸色一阵阵的发青发白,她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一跃而起想要向第一至尊扑上去。但是她身上条手指粗细的链条同时喷出大片的电光,打得她身体一阵阵的痉挛抽搐,有气无力的摔回了石床上,再也没有力气动弹一根手指。

    “第一至尊!”月翩跹只能有气无力的尖叫咒骂:“你们太狠心了,你们太狠毒了!我月家到底怎么得罪了你们第一家?要你们下这样的毒手?”

    “你们谋算本家基业,就连幽若裂心桩那样的仙器都从上界送了下来,这能怪我们么?”第一至尊轻声的叹息着,无奈的摇着头:“桃姨既然在我面前吐露了一切,月家的命运就是注定的。”

    翘着二郎腿,双手抱在膝盖上,第一至尊仰望着囚室的天花板,慢的叹着气。

    “我还记得当年我应邀去你们月家,参加月梅酒会。月下赏梅花,美酒伴月影,真的是好雅致,好韵味。”第一至尊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古怪:“但是月家年仅十岁的小姐,居然在月光下,在那山涧沐浴,以至于被我看到了身体!女儿家的清白之躯被我看了个遍,我就得为你负责啊!”

    月翩跹没吭声,她只是目光怨毒的看着第一至尊。

    “一团狗屎放在地上,你不小心踏上了,你就要为那团狗屎负责!你就得吃了他。”

    第一至尊的话很刻薄,很恶毒,他看着月翩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那时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平胸小屁股两条腿和芦柴棍一样,我第一至尊自幼在红粉群长大,十二岁脱离了童之躯,什么美女没见过?你们月家居然算计我,强给我塞一根芦柴棒!”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第一至尊咬牙道:“还有一群脑进水的长老

    居然借着三位老祖闭关的关头,说什么我已经定下了亲事就是成人了就要用功学做事、学做人,要读书破万卷,要努力修炼!我去他们老娘的,这都是你们月家给我招惹的麻烦!”

    用力的跺了跺脚,第一至尊阴沉着脸咬牙道:“所以我以逃婚的名义,逃去了西方。原本只是想要到处花天酒地,见识一下异国风情见识一下那些被修炼界人人喊打喊杀的西方妖孽。没想到的就是我居那里留下了一个儿!”

    “一个野种!”月翩跹咬牙切齿、无比恶毒的咆哮着。

    第一至尊举起脚,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月翩跹的脸上,将她那张如花似玉的美丽面孔踢得一片血肉模糊。

    “那是我儿!虽然他身上的确有一半血妖的血统,但是那是我儿!”第一至尊高傲的昂起了头,冷声笑着:“从小到大,我就是这样一个脾气!我的东西,谁也不许动!我的侍女谁敢碰她们一根头发,我就剁了他们的五肢。我的儿,谁敢算计他一根毛,我就灭她满门

    “非常的公平合理!”第一至尊冷笑着看着嘴里不断喷出血沫的月翩跹。

    “你们,第一世家,不得好死!”月翩跹艰难的抬起头来,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疯狂的尖叫咆哮着。

    “我第一至尊乃天地所钟,天地气运加持的人物。不得好死?”第一至尊讥嘲的笑着他站起身,将那交椅丢进了乾坤戒里:“我只是来给你说月高崖死得干净,修炼界再也没有月家,就这么两件事情。嗯,你现在心里很难受吧?这就对了,你难受,我就开心!”

    月翩跹哆哆嗦嗦的抬起头来,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第一至尊,我们毕竟是订了亲的未婚夫妻。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你一定对我还有感情,你一定舍不得杀了我,是不是?”

    歪着脑袋,第一至尊目光深邃的看着月翩跹,过了许久,他才摇了摇头。

    “我对你一直没什么兴趣!没见到我拖延了十几年都不愿意和你成亲么?你应该有自知之明啊?”

    “留下你,仅仅因为你是仙品灵根,仅此而已。当年我不小心了圈套,看了你的身体之后,一群白痴长老执意让我和你定亲,不就是因为你有仙品灵根么?”

    “我留下你,只是想要找个良辰吉日,用‘偷天换日**,,将你的仙品灵根换给我身边的一个侍女而已。你还真以为我留下你,是舍不得你死么?”

    冷酷无情的用最恶毒的言语打击了月翩跹一通,第一至尊冷笑了几声,转身离开了囚室。

    “安静享受你最后这几天的生命吧,该吃吃,想喝喝,没几天好日了。

    你月家的一家老小,还等着和你大团圆呢。”

    带着讥诮的冷笑,第一至尊大步走出了囚室。

    刚刚走出那座以不明星空大阵笼罩的大殿,一道极细的红光就带着尖锐的啸声凭空而至。第一至尊一把抓住了那道细细的红光,随手将那红光一抖,顿时一道细若蚊蝇的声音已经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第一至尊的面皮抖动了一阵,他突然放声冷笑起来。

    笑了几声后,第一至尊突然一收笑容,掏出了一面杏黄色三角大旗狠狠的凌空一抖。

    长达数米的大旗一阵翻滚,荡起了大片黄色云霭,道道香风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高空云霄响起了一连串的应诺声。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数百名身高五米开外的黄巾力士从乌云后显出身形,架着祥云,周身缠绕着道道香风,聚集在了第一至尊的面前。

    “上仙!”这些应召而来的黄巾力士纷纷向第一至尊鞠躬行礼。

    “跟我走一趟,有些人有一阵没教训了,他们又皮痒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第一至尊轻轻的摇了摇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你说我第一世家,家大业大,人丁繁茂,像我这样的英雄人物也有不少,怎么偏偏还有这么一群老不肖的败家玩意儿?都是一群什么玩意儿啊!”

    “要说掐死他们吧?三位老祖还死活舍不得,说什么毕竟是本家血脉!”

    “啊呸,就当把他们射墙上了,世上从来没有过他们就是。干嘛留着他们给自己添堵啊?”

    一路骂骂咧咧的,第一至尊手上大旗一卷,一团黄云带着狂风卷起了他自己和数百黄巾力士,化为一点黄光急速向前飞去。一闪之间黄云就能遁出千余里,几个闪身,就是万余里过去了。

    这黄旗分明是一件了不起的仙家法器,如此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第一至尊额头微微有点汗水渗出的时候,他已经带着数百黄巾力士闯到了道院宇字第号大院的上空。

    他到场的时候,正好看到殷血歌胸口的贯穿伤喷出大量鲜血的模样。

    殷血歌手持血灵剑,一剑洞穿了自己的右胸。他刚刚将血灵剑拔出后丢回千机麒麟臂,高空就突然一阵祥光瑞气闪烁,道道香风喷涌之,第一至尊带着数百身高五米开外,显然并非人类的黄巾力士凭空从一团黄云走了出来。

    殷血歌看着第一至尊,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调动血妖妖力震碎了伤口附近的血管,一口逆血涌入嘴里,他用力的向前一喷,顿时血箭喷出了有十几米远。

    “我被这群家伙无缘无故打伤,上千人围殴我一个,你看着办吧!”

    带着一丝冷酷的笑容,殷血歌站在地上,看着第一至尊毫无感情的冷喝了一声。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