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三章 纨绔一把(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零三章 纨绔一把(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屠宰场,修罗地。

    宇字第号大院门口的一片小广场上,近百个年龄不等的少年躺在地上痛哭嘶吼,鲜血洒了一地都是。好些人肢体残破,好些人口吐鲜血,更有好些人心口被洞穿,正有鲜血不断汩汩流出。

    殷血歌下手没留情,当这些少年手持秘法炼制的白蜡杆长棍,想要打破他的脑袋时,他就知道这些家伙对他有了杀心。以殷族稚殿教授的那一套生存哲学,殷血歌没必要给这些家伙留情。

    所以他一次凝聚了数十枚鲜血飞刀,洞穿了这些家伙的心口。鲜血飞刀掠夺了这些少年体内大概四成的精血,然后全部返回了殷血歌体内供他吞噬。四成精血,死不了人,但是绝对会让人大病一场。

    数十个少年面色惨白的躺在地上,他们双手死死的捂着心口的伤口,双眼发白,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咯咯’怪响。瞬间大量失血,他们的血管、肌肉、内脏都因为血压的变化在急速抽搐。这样的痛苦会让意志不够坚定的人崩溃,而这些少年显然意志不是很顽强。

    已经有一大班人痛得大小便失禁,大院内尽是一股恶臭的味道。

    彭翊终于回过神来,他哆哆嗦嗦的跑到了殷血歌身边,嘶声尖叫起来:“你,你闯大祸了!”

    尖锐的破空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数百名身穿统一制式的黑色天狼吞日掩心甲,手持三尖两刃刀的修士凭空御气飞遁而来。这些修士个个身高都在八尺上下,个个面容坚毅,目光冷静近乎麻木,他们从空落下,迅速的包围了整个广场,脚步声整齐得好似一个人。

    这是一支精锐,比殷凰舞带去殷族城邦耀武扬威的血妖大军更加强悍、更加精锐的修士军队。

    殷血歌扫了一眼这些修士,单纯从气息上来说,他们的气息都堪比血妖一族的资深侯爵,也就是说,他们都有了将近凝聚金丹的实力。但是看他们年轻的容貌,他们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在这样的年龄有这样的修为,他们一定是五大仙族的精英之士。

    更让殷血歌骇然的是,他们身上的甲胄,手上的三尖两刃刀清一色的都是上好的法器。黑色的甲胄极其厚重,显然有着不弱的防御力;三尖两刃刀散发出淡淡的光晕,分明有强大的道术符法加持其上,殷血歌仅仅是看着这些长刀,就感到一股锋芒之气扑面而来。

    这样的数百套铠甲和长刀,都是一般无二的制式装备。五大仙族拥有的雄厚底蕴,以此可见一斑。

    一名头盔上有着一朵斗大的猩红盔缨,腰间挂着一柄黑鞘长剑的大汉大步从甲士群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在地上嘶吼翻滚的少年们,脸上的肌肉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先救人!快,快!”大汉厉声呵斥起来:“百草殿的人在干什么?赶紧去叫人!”

    殷血歌慢的站起身来,刚刚被那火球炸了一记,他受到了不轻的伤害。但是随着那些少年体内被掠夺的精血反馈给他,这点伤势已经迅速的恢复。此刻他浑身焦黑,皮肤上还有丝丝黑烟不断的冒出来,但是实际上他的伤势并无大碍,只是看上去有点吓人而已。

    沉沉的咳嗽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口高温的黑烟,殷血歌冷笑了起来:“不要着急,他们只是受伤,不会死。”

    “不会死?”大汉大步冲到了殷血歌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几乎将他的身体提了起来。他用力的摇晃着殷血歌的身体,朝着他厉声怒吼:“那是哪一家哪一房的弟?是你打伤了这么多学徒?你下手怎么这么狠辣?你,你简直就是邪魔外道的妖孽!”

    ‘妖孽’啊?殷血歌很灿烂的笑了起来,他看着那双眸隐隐泛红的大汉笑道:“妖孽?我就是啊!”

    下一刻,殷血歌的右腿已经带起十几条残影,狠狠的踹在了大汉的小腹上。一抹血色火焰在殷血歌的右腿上一闪而过,同时殷血歌催动了自己本命蝠翼滋生时,他领悟的大太古妖代表了‘利’的那个妖。

    虽然没有显出本命蝠翼的本体,但是催动了那个妖,殷血歌依旧得到了其一部分力量的加持。

    他的右腿抽击的时候,居然发出了刺耳的利刃破空声。他的右腿上血色火焰凝成了一柄大刀,带着透人骨髓的寒意狠狠的劈在了大汉的小腹上。所有人都听到了‘当啷’一声金铁撞击的鸣叫,那大汉小腹附近的铠甲上居然溅起了大片的火星。

    大汉闷哼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殷血歌,高大魁梧的身体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他一连倒退了数十步,好容易才站稳了身体。他死死地咬着牙,身体僵硬的盯着殷血歌看了好一阵,然后一口血喷了出来。

    他本来想强行忍住这一口血,将这一口逆血吞回腹。但是殷血歌这一脚力量太强、蕴藏的攻击太凌厉,大汉又是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居然敢对他出手,他几乎是全无防御的挨了这一脚。

    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甲胄实在是防御力不错的话,这一脚足以让他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足以让他躺在床上休养三五个月的。

    四周的数百黑甲修士同时怒喝一声,他们结成了一个圆阵远远的围住了殷血歌,手长刀重重的向下一劈,数百道凛冽的刀意顿时锁死了殷血歌的身体。

    数百人的怒气、怒火凝成宛如实质的刀意,化为大片朦胧刀光笼罩殷血歌的身体。数百条刀气相互缠绕冲击,在殷血歌身边带起了一股小小的旋风,卷起了地上大片的尘土。

    “你,狗胆!”被殷血歌踢得吐血的大汉怒嚎了一声:“作为道院学徒,你敢殴伤巡值甲士?”

    殷血歌没吭声,他掏出一块白色手绢,用力的擦了擦脸上被火球炸出来的黑色污垢。白色手绢迅速变黑,殷血歌丢下手绢,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黑色的吐沫,这同样是刚才的火球爆开,给他留下的一点小小的纪念品。

    对于大汉的怒吼呵斥,殷血歌觉得很无趣。

    这种手段,实在是下作了一些。殷血歌被近百个少年围殴的时候,那些少年大声呐喊,杀气震天,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巡值的甲士过来查看一眼。等到殷血歌将这些家伙全部打伤倒地后,这些少年**哭喊的声音可远远比不上他们刚才大吼大叫、喊打喊杀的嗓音!

    这时候,这些巡值的甲士却及时的出现了,而且一下就冒出来数百人。

    区区一个宇字第号大院,仅仅居住了一千名淬体境的少年而已,需要数百名练气巅峰的精英甲士巡守么?这样的一个院落,有三五个这样实力的甲士看护,已经是很不错的待遇了。

    “真没劲!”殷血歌擦干净了脸上的灰烬,拍了拍手上沾染的黑烟和血迹,向着那黑甲大汉叹了一口气:“我能明白骨王前辈说的,你们这些正教门人就是虚伪。”

    在殷族稚殿,哪里需要折腾这么多的阴谋诡计?看谁不顺眼,直接殴打他一顿就是,只要不出人命,随便你们这些稚斗得死去活来。殷血歌从小和殷血骄等人打斗了无数场,他被人重伤过,他同样重创过很多人,但是那些稚殿的执事们从来不插手他们的争斗。

    但是第一世家的道院么,这些被殷血歌打伤的少年从进门开始挑衅,到近百人围殴他一人,再到这些甲士的及时出现,这种浅薄的阴谋手段放在殷血歌眼里,还真不如殷族稚殿来得痛快。

    “太虚伪了!”殷血歌看着那嘴角不断流出鲜血的大汉,不屑的摇了摇头:“如果我是你们背后的指使者,我会直接调动几个金丹高手下手偷袭,把我干掉就一了百了,哪里需要浪费这么多手脚?”

    附近的数百名黑甲甲士眼看得殷血歌被他们结阵围住了,居然还敢如此的嚣张,他们不由得同时怒喝一声,同时狠狠的向前跨了一步。数百人同时跨步,顿时脚步声宛如雷鸣响动,震得整个宇字第号大院都轻轻的颤了一下。

    杀意升腾,化为一团白色雾气将殷血歌牢牢禁锢在内。数百精英甲士凝视殷血歌,只要他敢有丝毫异动,接下来定然是势如雷霆的联手一击。

    数百炼气巅峰的甲士联手,这一击就算是一个金丹大能都无法消受啊!

    殷血歌眯着眼,静静的打量着那个被自己一脚踢伤的大汉。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没有见到道院的高层,比如说彭翊所说的那些长老团的长老出面来处置这里的事情,看来在背后想要对殷血歌做点什么的那个人,他在第一世家内部很有点权势啊。

    “看来,不闹大点,是没人会出面的了。”殷血歌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然后他手掌一翻,三枚拳头大小的血色阴雷出现在他手。

    三颗血雷一出,那名黑甲大汉顿时脸色骤变,他嘶声怒吼起来:“殷血歌,你好大的胆!”

    殷血歌当然有这么大的胆。

    在荧惑道场的时候被第一辰龙他们联手擒拿,被第一天、第一地、第一人等三位第一世家的老祖那样的歧视对待,莫名其妙的找到了自己那个不靠谱的父亲,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意愿被强留在第一世家,还被送进了道院进修。

    种种事情让殷血歌心里窝着一团火,这些家伙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死。

    “我的胆,一般般吧?”殷血歌笑看着那大汉,一道血妖妖力涌入了三颗血雷,三颗血雷迅速的膨胀开来,眨眼间就变成了直径一尺有余的三团血光。

    手腕一抖,三团血光急速向数十米外的那些甲士射了过去。黑甲大汉吓得头皮发紧,好些头发都一根根竖了起来,他嘶声尖叫着让属下甲士赶紧避开,然后自己早就双手抓住了身边几个受伤的少年,一跃而起蹦上了高空。

    有反应及时的甲士蹲下身体,胡乱抓起身边受伤的少年,然后御气飞上了高空。

    但是也有那些站在内层的甲士反应略慢了一些,他们根本来不及飞起,或者刚刚跳起来七八米高,三颗血雷就撞进了他们的队列,无比猛烈的爆炸开来。

    这些血雷都是殷天绝亲手炼制,但是这些血雷的威力毫无疑问的超过了一个血妖亲王应有的实力。三团血光爆开有方圆数十米大小,强光闪烁,浓烈的血雾化为血色冲击波横扫四周,宇字号大院内十几栋让学徒们居住的小楼轰然坍塌,两百多名甲士身上的铠甲纷纷碎裂,所有人都吐血飞了出去。

    也幸好第一世家锻造的这些甲胄防御力惊人,血雷爆开的时候,这些甲胄第一时间亮起了一道道明亮的防御符,甲胄内防御阵法的所有力量在一瞬间爆开,近乎超负荷的释放出了最强的防御力。

    血雷的未能毕竟不是这些法器甲胄能抵挡的,这些甲胄在血光坚持了一弹指的时间,随后就炸成了无数的碎片。但是毕竟他们抵挡住了血雷威力最大的第一波冲击,这些黑甲甲士都因为自己甲胄强悍的防御力存活了下来,但是所有人也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

    两百多人浑身骨折数十处,五脏腑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震伤,他们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宛如风落一样被炸飞了近百米远,浑身是血的落在地上,还在地上连连翻滚,直打了十几个滚儿。

    血色冲击波扫过殷血歌的身体,他仰天尖啸,翼展超过十五米的本命蝠翼带着浓烈的血光‘哗啦’一下展开。团宛如鲜血凝成的太古妖在他的蝠翼上闪烁出太阳一样刺目的光芒,他双臂一震,千机麒麟臂上一团赤红色的火光喷出,他一拳将冲向自己的血色冲击波轰成了粉碎。

    双眸血光奔涌,殷血歌的身体微微飞起,悬浮在离地数米的空,周身煞气升腾的俯瞰着那些倒了一地的黑甲甲士:“如你们所愿,我就是邪魔外道的妖孽,我就是殷血歌!你们,对此有任何的意见么?”

    血色的火焰缠绕在殷血歌身上,金丹境的威压让那些受到重创的甲士动弹不得,黑色的长发在他脑后飞舞,殷血歌连连冷笑着,笑声震得宇字第号大院的所有楼宇都在颤抖。

    彭翊站在殷血歌身后,他惊恐的看着周身血炎缠绕的殷血歌,大张着嘴的他下巴差点因为用力过猛脱臼了。他无力的**着:“这是从来没有进行过修炼的人么?这是,金丹大能的实力!”

    宇字第号大院的地面被炸开了三个直径十几米的大坑,十几栋小楼倒塌,院里的树丛被炸得支离破碎,整个大院就好像被一群发狂的野象肆虐过一般满地狼藉。

    ‘嗖嗖’破风声不绝于耳,一道又一道遁光从四面八方射来。

    也就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十几名紫衣师范已经带着大群黑衣师范赶到了现场。

    随后是好几名身穿杂色道袍,身上批着各色羽毛编织的鹤氅,双眸开合之间隐隐有精光射出的道院长老腾云驾云的赶来。这些长老一个个神色不善,他们落到地面后,一个个咬着牙看着殷血歌,目光尤其在他背后的本命蝠翼上连连打转,那神色就好像见到了杀父仇人一样。

    “我知道你们当很多人知道我是谁!”殷血歌不等这些长老、紫衣师范开口,自顾自的说起了话。

    “我也知道你们当很多人不喜欢我!”殷血歌讥嘲的冷笑着,依旧是悬浮在半空,冷眼看着这些义愤填膺的长老和师范们。

    “但是!”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干脆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一把扯了下来,就留下了一条紧身裤头和覆盖了他整个左臂的千机麒麟臂。十指一弹,沥血爪带着森森血光喷了出来,殷血歌挥动着右手,厉声呵斥道:“但是,你们除了用阴谋诡计恶心我,你们还能做什么?”

    “你们敢打死我?你们敢废了我?或者你们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我一声‘贱种’?”

    殷血歌的声音很尖锐,很高亢,他本来就是十二三岁的少年,都还没进入变声期,他的嗓音也不可能像是成年人一样浑厚。加上他动用了血妖妖力将声音远远除开,他的声音就好像刀扎人一样尖锐,刺得人耳膜生痛,哪怕是那些实力强大的长老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们敢么?”殷血歌骤然指向了一名站得最近的,身穿藏青色道袍,身披丹顶鹤细羽织成的鹤氅,有着一张红圆脸的长老:“你们敢杀我?敢废我?还是敢叫我一声‘贱种’?”

    没人吭声,几位道场的道院长老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你们不敢!”殷血歌‘嗤嗤’的笑了起来,他心里有一种极其邪恶的快乐就好像喷泉一样的喷了出来。他仰天大声笑着:“你们当然不敢!我猜出来你们也不敢,所以你们才会用这样的小手段!你们想要看我吓得哭泣求饶,想要看我被这些小娃娃整得屎尿齐流,想要看我出丑!”

    “你们的最大目标,不过是看我出丑而已!”

    以殷族稚殿传授的那些阴谋诡计,殷血歌一眼看透了这些沉默不语的人心里的想法。

    “但是你们失败了!我不按照你们的棋路走,我重伤了这么多人,毁了一座大院!事情闹大了!”

    古怪的笑了几声,殷血歌收起了本命蝠翼,拔出了血灵剑,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剑刺穿了自己的右胸。

    长剑几乎齐柄而没,殷血歌张口就是几道格外鲜艳的血水喷了出来。

    他看着这些目瞪口呆的长老,语气平静的笑着:“麻烦通知第一至尊那家伙,就说我被你们近千人围殴,重伤,就要死了!顺便告诉他,你们骂我是‘狗*养的咋种’!”

    道院长老们想要哭,他们敢发心魔誓言,他们没有听到有人用‘狗*养的咋种’这个词骂殷血歌!

    但是他们没有选择!(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