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一章 初来乍到(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一百零一章 初来乍到(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将殷血歌交托给了随手招来的青衣师范后,第一日也不多废话,就此驾云离开。

    他们负责掌控第一世家偌大一个家族的日常内务,哪里有空在这里多做停留?

    年轻的青衣师范一路上很好奇的打量着殷血歌。就好像一群养尊处优的狮里面,突然闯入了一头浑身血腥味的野狼,殷血歌从这年轻的师范眼里,就感受到了类似的惊讶和疑惑。

    “殷血歌!”一边向着不远处的一座殿堂走去,殷血歌一边说道:“请问怎么称呼?”

    青衣师范的眉头挑了挑,他仔细的端详了殷血歌一阵,然后点了点头:“彭翊。我今年才晋升为青衣师范。”

    抿了抿嘴,彭翊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不知道说些什么,他只能很古怪的向殷血歌笑了笑。

    “彭姓?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彭家的族人?”殷血歌好奇的看着彭翊。

    “然也!”彭翊点了点头:“第一世家的道院,不仅仅是第一世家的门人弟会来此修炼,我姜、彭、刘、杨四大仙族的门人,也会挑选天资卓越者来此修习。也有不少人会向我一样,在成年后,选择留在道院充当师范。”

    殷血歌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也就是说,道院的门人,不仅仅是第一世家的弟?”

    彭翊眨巴了一下眼睛,笑着向远处的那些身穿各色服饰的修士指了指:“道院里,第一世家的族人有五万上下·其他四家的族人也有一万两千左右。按照年龄和修为,他们也都划分了不同的级别。”

    一路上,彭翊向殷血歌仔细的解说起道院的架构。

    第一世家的道院,权力最大、地位最高的,自然就是三光先生。

    在三光先生以下,是规模庞大的道院长老团·过百名道院长老,负责掌控整个道院的日常运行。门人弟的管理·各种福利的分配·犯错门人弟的惩罚,立功人等的奖励等等,都由这些长老把握。

    在道院长老的下方,就是白衣、青衣、黑衣、紫衣四色师范。作为师范,他们的服饰都是长袍大氅,腰悬玉佩,头戴束发玉冠·可以很清楚的分辨出他们的身份。

    在师范之下·就是数万名五大仙族的门人弟。这些门人弟按照各自的修为,划分为淬体境和练气境两大境别。淬体境的门人清一色都是短衫劲装的打扮,而练气境的门人则有资格身穿长衫道袍。

    不管是淬体境和练气境的门人,他们的衣衫都是粗麻布制成,所有人从头到脚都是一身灰色。

    但是按照淬体和练气的级别不同,这些门人的袖口上都绣上不同数量的银色丝线,借以标明他们的实力。比如说身穿灰色短衫劲装的淬体境门人·他们袖口上有一条银线,那就是最基本的淬体第一重的小修士;而十条银线,就表明他已经达到了淬体巅峰的实力。

    按照五大仙族传授的淬体功法,淬体境分为十重境界,分别是:炼力、明劲、震脉、通络、补髓、易血、坚骨、固脏、淬体、化身。

    而五大仙族练气境的划分,也是按照体内真气的雄厚程度,以及体内气脉气穴的破开数量,划分为十个境界。所以练气境的修士·他们同样划分为十个小境界。

    淬体,是以近乎极限淬炼的方法·逼迫出**的全部潜力,强壮根基,奠定坚固的修炼基础。只有最强大、最精纯的**,才可能支撑后续的修炼。

    五大仙族作为东方修炼界名门正教的坚力量,他们的修炼最是传统和纯正不过。他们极其重视**奠基的淬体和炼气两大境界,如果无法在这两个修炼阶段取得让师范们满意的成就,门人们就不可能得到后续的功法,无法凝结气丹,就不要说最终功法转化为金丹了。

    彭翊很热情的向殷血歌介绍着道院的一切,他除开介绍了一些最基础的知识,还特意的向殷血歌传授了一些道院的学徒私下总结出的经验—哪位长老最不好招惹,哪位师范最是严厉,在哪位长老或者师范的手下日会比较好过等。

    殷血歌静静的倾听着彭翊的讲解,不多时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座纯木结构的大殿前。

    这座大殿占地有数亩大小,大门敞开,有大量的道院学徒不断的进进出出,很是热闹的样。殷血歌看到大殿的门上悬挂着一块匾额,上面书写了硕大的几个黑漆篆字‘跬步殿,。

    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这座第一世家负责处理道院门人弟日常事务的大殿起名‘跬步,,其自然有一份用意蕴藏在内。这是随侍在告诫道院的门人弟,他们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关系着他们未来的最终成就么?

    在彭翊的带领下,殷血歌踏入了跬步殿。

    偌大的大殿内划分出了数十个不同的殿房,彭翊带着殷血歌来到了左手侧第一间殿房,笑着向坐在一张原木长案后的紫衣年男稽首行了一礼:“杨师叔,这是道院新来的学徒,还请您为他登记入册,然后发放腰牌以及起居的服饰,同时分配居所,指定专职的师范。”

    “嗯?有新人?”紫衣师范抬起了头,黑漆漆的国字脸上尽是诧异:“没听说最近有哪家的娃娃被送来?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家哪一房的?”

    目光扫过殷血歌瘦削而高挑的身体,紫衣师范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僵:“你爹娘糊涂了么?你都多大的年纪了才送来道院?则,你起码有十二三岁了吧?修炼到什么火候了?”

    殷血歌缓缓上前了两步,他站在长案前冷声道:“我叫殷血歌。殷商的殷。”

    正伸手抓住一只狼毫毛笔的紫衣师范的手腕一个晃,一滴朱砂色的墨汁从笔尖上滴落,吸附在了他面前一卷摊开的白色玉册上。这朱砂色的墨汁都是用道家法术,配合各种珍稀矿产配制而成的灵墨,滴在那薄薄的白玉片上,一点朱红就好像从那玉质天生的一点血斑怎么擦拭都抹不去了。

    苦笑了一声,紫衣师范放下毛笔将那一片被污染的玉册卸了下来

    随手丢在了屋角落里。他双手撑在长案上,仔细的打量起殷血歌来。

    过了一阵,他才缓缓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这小家伙。我是杨怀,按照辈分,你叫我一声杨叔就是。”

    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杨怀抓起毛笔,在一页玉片上仔细的书写下了殷血歌的名字。殷血歌眼尖他看到那薄薄的玉片上已经做出了详细的分类,其有学徒名字,出身来历,父母亲族的信息等等。

    让殷血歌不欢喜的是,杨怀在那玉册上记录的,并非是‘殷血歌,,而是‘第一血歌,这个名字。

    他再次上前了一步双手按在了长案上,正要开口的时候,杨怀已经开始为他添注其他的资料。一边运笔疾书,杨怀一边淡然道:“不要说你叫殷血歌这种事情。我是道院的师范,我只按照道院的规矩来。你父亲姓第一,你就是第一血歌,至于说你愿意自己叫什么,那是你和你爹的问题!”

    抬起头深沉的望了殷血歌一眼,杨怀语气温和的笑道:“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紫衣师范我只是杨家的一个旁系族人。道院的规矩,我没那个胆破坏,所以,还请血歌少爷不要为难我!”

    彭翊向后退了一步,小心的、悄无声息的吸了一口凉气。

    杨怀自己说得可怜巴巴的,但是谁不知道在道院为数不多的紫衣师范,杨怀绝对是实力最强的有数几人之一。杨家祖传的转玄功,杨怀已经将第一转功法修炼到了极其精深的地步,算得上是铜皮铁骨,双臂神力超过百万斤,纯粹以肉身之力,他能抵挡任何金丹大成修士的攻击!

    这样的一位在彭翊心算得上顶尖人物的紫衣师范,居然在殷血歌面前摆出了如此的低姿态。彭翊在道院也呆了快二十年,他见过无数出身五大仙族嫡系的公少爷,但是能够让杨怀如此小心的人,这个

    ‘第一血歌,到底是什么来头?

    用力的揉搓了一下鼻,彭翊向杨怀投以疑惑的目光。

    杨怀斜眼望了彭翊一眼,坚定的摇了摇头。彭翊顿时收起了心里的小心思,杨怀的态度表明了,这不是他彭翊能够掺合的事情。所以,他就当做不知道殷血歌时什么人吧!

    殷血歌深沉的看着杨怀,过了许久,他突然笑了起来:“师范说得有理,这件事情,本来就和师范无关,你只管按照规矩来,殷血歌不是一个不知好歹、喜欢破坏规矩的人。”

    杨怀轻松的笑了起来,他飞快的在玉册上将殷血歌的所有资料填写完成,然后双手结印,低沉的念诵了一声咒语。玉册上放出一道七彩烟霞,‘簌,的一下就往殷血歌的面孔上一罩。

    殷血歌微微一惊,他急忙向后退了两步,但是那一团七彩烟霞已经碰触了他的面孔。薄薄的玉册上一阵七彩光霞缠绕,在殷血歌的所有资料上方,浮现了一张栩栩如生的殷血歌的画像来。

    这画像宛如活物,甚至还会蹙眉、发怒、微笑、哭泣等等,每隔三五个呼吸,就会变化一下面部表情,简直就是将另外一个殷血歌生生的塞进了那玉册。

    “这,这!”殷血歌惊骇的瞪大了眼睛,不知所以的看向了杨怀。

    “上界流传下来的一点小把戏,‘真形图影,,是所有修炼家族和仙门必备的法术。”杨怀看着殷血歌笑道:“否则上界的那些大族仙门,动辄就有数百万门人族人,没有这门法术,岂不是可以让人随意冒充自家的门人弟了?”

    ‘叮咚,一声清脆的玉磬声响处,一名白衣师范从杨怀身后的一副木质屏风后走了出来。他捧着一块巴掌大小用白玉为主要材料,熔炼了五色金属制成的玉牌捧到了殷血歌面前。

    “滴上一滴血试试!”杨怀笑看着殷血歌。

    低头看了看那玉质润泽、做工精美的玉牌,殷血歌沉吟片刻,咬破了指尖,将一滴鲜血滴在了玉牌上。那一滴鲜血迅速被玉牌吸了进去,殷血歌顿时有了一种和玉牌血脉相连的感觉。

    杨怀手指一弹一道灵光点在了玉牌上,顿时玉牌上一片七彩烟霞闪烁出来里面浮现出了殷血歌的真形图影。他看着那一张巴掌大小的图影淡淡的说道:“这枚腰牌要髑身携带,碰到道院的巡逻弟,如果没有腰牌,会很麻烦的”

    把玩了一番手上的玉牌,殷血歌点了点头,将那玉牌丢进了千机麒麟臂内。

    杨怀的目光微微一动,他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有自己的储物法宝?这倒是方便了许多。毕竟道院赐下的乾坤袋·嘿,那里面真心装不下什么东西。只不过,这些你应有的装备,你还是要去领取的。”

    从身边取出了另外一部厚厚的玉册,杨怀翻开玉册,在里面挑选了一阵,然后向殷血歌问道:“你现在的修为·有多强?我知道你的实力,不能以常规来看,但是我想你既然来了这里,是想要走正规修炼的路,所以你以前积攒的那些力量,并无大用。”

    殷血歌带着一丝恶意的看着杨怀,他沉声道:“既然无用,就当我从来没修炼过好了。”

    就当自己从来没修炼过吧!

    在第一世家发生的这些事情·殷血歌暂时还没想好以后要怎么样。他现在只想安心的等待殷凰舞的归来,但是殷凰舞等人正在星空穿梭·想要回到鸿蒙本陆,那还要七八个月的时间!

    所以这七八个月内,殷血歌不想惹麻烦,在第一世家的道院内安心的修炼一段时间,这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

    无论是《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还是《大慈大悲众生得解血海浮屠经》,七八个月的时间,都足以让殷血歌走上修炼的征途。

    “从没有修炼过!”杨怀眯着眼笑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他才点了点头:“好吧,就当你从来没有修炼过。这也不算说谎,毕竟你以前修炼的功法,肯定是比不上第一家的天府秘藏。”

    翻开几页玉册,杨怀在玉册内指了指:“那么,从淬体第一重的学徒做起吧。你的专职师范,嗯,第一画眉吧,她是青衣师范,按理不该来教授你这个低级学徒,不过,她脾气最好,最耐心不过,你跟着她,你不好意思欺负一个小丫头吧?”

    殷血歌的脸色一阵阵的发黑,他咬牙看着杨怀冷声道:“什么叫做我不会欺负一个小丫头?”

    杨怀‘哈哈,笑了一声,然后摸了摸脑袋,沉声道:“那么,你的专职师范就是第一画眉了。嗯,你的住所呢,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天地玄黄住的都是练气境的修士,宇宙洪荒住的才是淬体境的学徒。”

    手指一勾,杨怀在玉册上勾了一笔:“宇宙洪荒内,宇字第号大院内还有一间四人小楼,编号十,里面已经住了三人,就把你补进这十号小楼吧。”

    眯了眯眼睛,杨怀向殷血歌望了一眼:“道院有道院的规矩,就算是血歌少爷你,在道院也不会受到任何优待。所以还请血歌少爷谨记,道院内严禁欺压同门,更不许惹是生非。道院有一部《道律》,还请血歌少爷在三日内熟记于心,以后触犯了,都要重罚的。”

    殷血歌无声的向杨怀抱拳行了一礼,然后在彭翊的带领下,前往其他的殿房领取他的一应福利。

    第一世家毕竟是东方修炼界的五大仙族之一,殷血歌作为一个淬体第一重的最初级的学徒,他每个月也能从第一世家领取三颗‘淬体丹,,三副‘健体汤,。至于其他的一应衣物、鞋袜等等,这些都是标配的物事,倒也不用说得。

    在彭翊的带领下,殷血歌绕过几座小山,走过一片密林,来到了一个占地十几亩,居住了一千名淬体境学徒的大院前。这里就是宇字第号大院,在这里居住的学徒从淬体第一重到淬体第五重的都有,而年龄也从刚刚年满岁到十四五岁,但是那些十四五岁才刚刚达到淬体第五重的学徒,他们显然在修炼上是没什么前途的了。

    让殷血歌都没料到的是,他抱着一大堆的衣物、鞋袜等物,刚刚走进宇字第号大院的正门,几个身穿灰色麻布短衫,袖口绣了五条银线的少年,就一字儿排开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些少年就好像没看到殷血歌身边的青衣师范彭翊一般,就这么大咧咧的挡在了那里。

    居的一名身量比殷血歌还要高出一头,大概能有十五岁,生得牛高马大浑身都是肌肉疙瘩的少年‘咔咔,笑了几声,然后指着殷血歌就大骂了起来:“听说今天有个野种要加入道院,没想到是真的?”

    彭翊的脸色一阵发黑,他本能的想起了杨怀对殷血歌那种无可奈何还有点忌惮的态度。

    但是还不等彭翊说话,殷血歌已经丢下了手上的衣物、鞋袜,一个闪身到了那少年的面前。

    在场这么多人,包括有彭翊这么一个青衣师范在,居然没有一个人看清殷血歌的动作。他们只觉得眼前几条残影闪了闪,殷血歌就突然到了那少年的面前。

    殷血歌向着那目瞪口呆的少年笑了笑,然后一脚踹上了他的小腹。

    一声惨嚎,那少年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体宛如出膛的炮弹一样向后飞出了数十米远。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