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章 入院(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一百章 入院(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小岛边缘,沙滩和树林的交界处,矗立着一座简陋的木牌坊。

    说是牌坊,实际上就是三根粗糙的原木搭建起来的一个门洞而已。门洞的上缘钉着一块匾额,同样是粗糙的原木板,上面用黑色墨迹书写了一个古朴厚重的‘道’字。

    这里就是第一世家的道院,按照第一世家的家规,所有孩童年满岁,能够生活自理后,必须送到道院来,接受家族最正统的修炼传承。在道院,按照孩童的灵根、天赋、喜好、兴趣等等,或者修道,或者体修,或者炼丹,或者符箓,或者炼器,或者种植,各有发展的方向。

    三位发色斑驳的年男站在门洞前,他们身穿简陋的麻布道服,双手揣在袖里,正静静的看着第一至尊和殷血歌。

    “本家道院长老!”第一至尊看着那三个年男,低声的向殷血歌介绍起道院的情况。

    第一世家内部,负责家族大权的众多族人,第一代老祖就是天、地、人三尊。他们统辖整个第一世家,犹如俗世的帝皇,掌控家族的全部权利。无论是祭祀先祖、族人的提拔废黜、对外征战厮杀的决定等等,都在这三位老祖一手掌握。

    在这三位老祖之下,第二代族人最著名的就是三鼎。他们是第一夏,立鼎先生;第一商,乱鼎先生;第一周,逐鼎先生。三鼎在第一世家行宰辅事,负责家族具体的详细事务。

    除开三鼎先生。二代族人还有三光先生。和统辖全局,负责所有具体家族事务的三鼎先生不同。三光先生分别是第一日、第一月、第一星,他们负责的是家族的内务。

    比如说家族道院,这个培养家族后生晚辈,选拔良才精英的道院,就是三光先生负责的重之重。

    眼前这三位气息晦涩,身穿灰不灰、白不白的麻布道服,看上去普普通通甚至有点像三个山间老农的老人,就是第一世家的三光先生日月星!

    殷血歌好奇的打量着三光先生。能够负责第一世家的内务,这三位也是位高权重的人物。但是他们身上没有半点儿手握大权的人应有的威风霸气,反而浑身透着一股亲切和蔼的长者风范。

    见到殷血歌和第一至尊走近,站在三人间的第一日温和的笑了。

    “至尊,这就是那孩?”第一日眯了眯眼睛,缓缓的点了点头:“凡品、道品、真品、仙品、圣品五品仙根,能有真品仙根。地仙道果不日可期。资质,倒也不错。就是不知真品仙根也分十等,每一等有十度,他的真品灵根是多少等,多少度?”

    第一至尊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向着三光先生灿烂的笑了笑。然后压低了声音:“我的儿,当然真品灵根最高的十等十度,绝对的满分啊!”

    殷血歌的嘴角抽了抽,斜眼望了第一至尊一眼。这家伙还真会演戏,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灵根到底是什么程度。第一天他们也没有给自己提起这个话茬儿,但是殷血歌敢打赌。他绝对不仅仅是区区一真品灵根。

    第一日歪了歪嘴,他有点无奈的看着第一至尊:“至尊,这关系着我们如何教授血歌的问题。你还是好生的和我们说实话,他的灵根到底是真品的第几等,有几度?”

    灵根分五品,这关系着一个修士按部就班的修炼,没有大机缘,没有逆天的奇遇时,按照正常的修炼进度,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准。比如说凡品灵根,最多修炼到金丹境;道品灵根,最多能元神大成,想要飞升是极其困难的;而真品灵根呢,就能成就地仙,天仙也是有指望的。

    而每一品灵根分十等,每一等分十度,一等最低,十等最高,一度最低,十度最高。这标明了同一品阶的灵根的高下之分,这关系着拥有同样的灵根的修士,谁的修炼速度最快。

    一般而言,大家都循规蹈矩的在同等修炼资源下进行修炼,一等一度的真品灵根,如果要耗费一千年才能得成大道的话,二等一度的真品灵根就只要百五十年。以此类推的话,十等十度的真品灵根,或许只要三百年就能飞升上界,成就仙体!

    所以同品灵根,这等、度的划分也是很重要的,这关系着家族会在你身上投注多少资源,在你身上花费多少力气!三百年就能成就地仙的天才,和千年才能成就地仙的良才,这在待遇上显然不能是同一个档次。

    第一日很严肃的询问第一至尊这个问题,第一至尊的脸一下就耷拉了下来。

    他眯着眼看着三光先生,那张纨绔的嘴脸再次挂了起来。他昂起了头,嘴角挑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我第一至尊的儿,他是真品灵根,他当然是最高的十等十度!他的一应修炼所需,自然有我亲自提供,倒是不用耗费道院的配额。”

    微微一顿,第一至尊冷声道:“道院只要教会我儿怎么正经的修炼就成,他的日常消耗,无论是衣物服侍、飞剑法宝、丹药符箓,甚至是暖被窝的侍女,都有我一手安排!”

    三光先生的脸同时抽搐起来,第一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第一至尊:“至尊,道院的规矩,不许有侍女!”

    第一至尊恍然大悟般瞪大了眼睛,他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很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啊呀,我忘了这个茬儿了!谁让我这辈就没在道院呆过呢?哈,哈哈,哈哈哈!好了,我儿交给三位叔父了,如果他在这里受了委屈,别怪我拆了道院!”

    大笑了三声,第一至尊从袖里掏出了一枚金色的玉蝉挂坠挂在了殷血歌的脖上。然后化身一道长风呼啸着冲天而起,卷起了方圆数里的云彩。一路腾云驾雾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三光先生气得鼻和脸都歪成了一团,他们愤怒的看着第一自尊远去的方向,狠狠的跺了跺脚。但是很显然,他们对第一至尊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目光放在了殷血歌身上。

    殷血歌静静的站在那里,手指轻轻的拨动着第一至尊刚刚给他挂上的金色玉蝉。

    这枚金色玉蝉足足有婴孩拳头大,比殷血歌曾经的那枚银色玉蝉大了几倍。金色的玉质近乎半透明。蝉体内隐隐有紫色的云霞飞舞,殷血歌的皮肤和他接触,只感觉一股极其润泽宛如酪乳的热力绵绵密密的从玉蝉渗出,不断的滋养他的身体和灵魂,让他浑身精力格外的充沛。

    这是一件顶级的异宝,殷血歌甚至都不能鉴定他的品阶。

    总之三光先生看到这枚金色透着片片紫色云霞的玉蝉时,他们的脸色都变得很古怪。

    轻叹了一声。第一日走到了殷血歌身边,他抓起殷血歌的手,用指甲切开他的指尖,将一滴血滴在了金色的玉蝉上。一声清脆的蝉鸣声响起,这枚金色玉蝉化为一团氤氲的紫金色光雾融入了殷血歌的身体,殷血歌顿时只觉周身一阵阵的舒爽。精气神瞬间充沛到了极点。

    “这是!”第一日犹豫了一阵,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太古之前,我第一世家和荧惑道场大罗金仙之一的金风散人交好。这金色玉蝉,就是金风散人的一滴本命精血所化,内蕴无穷奥秘。他也是我第一世家所有金风天蝉的母本,无比的珍贵。”

    轻轻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第一日沉声道:“一直以来,这大罗金风蝉要么被第一世家的家主保管,要么就挂在本家的继承人身上。所以,你,不要让其他人,见到了。”

    只能被家主或者家主继承人保管么?殷血歌低头看了看大罗金风蝉融入自己身体的部位,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他也不笨,他不会说出这种事情给自己招惹嫉恨。殷血歌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定位,对于第一世家而言,他只是一个异类,一个外来者,一个半妖孽障!

    他还没承认自己是第一至尊的儿,他还没承认自己是第一世家的人,他压根就不愿意因为第一世家的某些宝贝,给自己招惹意料之外的麻烦。

    “来吧,道院是我第一世家的根基,是重之重。”第一日拉着殷血歌的手,想要带着他走进道院。

    但是殷血歌抖手甩开了第一日的手掌,他背着双手,抬头看着第一日冷声道:“我不是五岁的娃娃,我自己会走,还有劳三光先生在前方带路。”

    第一日、第一月、第一星同时呆了呆,然后第一日摇头苦笑起来:“我倒是忘了,你不是那些年满岁被送来道院的娃娃。嘿,血歌小,你今年多大了?”

    殷血歌眉头一挑,报出了自己的年龄,然后冷声道:“是不是太老了?”

    三光先生面面相觑,没吭声。殷血歌的语气很冲,每个字眼里都带着刺!他们除了摇头苦笑还能做什么?只能在未来的日里,交代道院的师范们一定要小心对付这个小娃娃了。

    第一至尊的儿,想到殷血歌的这个身份三光先生就头皮发胀。而且殷血歌这小家伙明显的对第一世家没什么认同感,态度如此的恶劣,想来道院未来不会很太平了。

    苦笑一声,第一日点了点头:“你才多大点年纪?怎说得一个老字?来吧,来罢,随我们来。这道院占地广大,分院极多,各院的师兄弟加起来,总数超过五万,你要花费一点时间,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呢。”

    五,五万?殷血歌的身体一僵,站在原地半晌没动弹!殷族的稚殿才多少族人?整个殷族的族人加起来也就十万多点,第一世家的道院里,居然有超过五万的学徒?

    第一日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殷血歌,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恍然拍了拍额头:“哦,道院的学徒其实还不止这些。有些年纪略大的,都已经派出去历练去了。你或许是拿你殷族的情况和我第一世家相比?你别忘了。血妖一族繁衍吃力,第一世家么,嘿,嘿嘿。”

    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暗自嘲笑起自己。

    可不是么?血妖一族寿命漫长,实力增长也极快,相对应的,繁殖后代的能力就极大的削弱了。以殷族为例。自殷天绝以下,数百年的时间,殷族才繁衍了四代人!

    而纯正的人类呢?数百年啊,就算是二十年一代,这都是二三十代人过去了。以第一世家在东方修炼界的地位,他们的族人总数起码也超过百万了,道院的学徒。可不是应该有这么多么?

    只不过,这也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吧?

    反正殷血歌从邪骨道的那些典籍见过不少阐述类似情况的记载,元婴期以下的人类修士繁衍后代还是很容易的,和常人无异。但是元婴成就之后,他们繁衍后代的能力立刻衰落到和血妖无异。

    将脑里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开,殷血歌镇定心神。跟在三光先生身后,一步步的走进了第一世家的道院。

    那简陋的门洞后面,是一条宽敞、清洁的林荫道,砂石混杂着小贝壳铺成的路面刚刚被撒过清水,所以踏上去清洁无尘。走动时脚下有‘簌簌’的声响。

    向前行走了三五里地,路边的树林就有人声传来。

    树林里开辟了一些药圃、灵苑。种植了大量常见的药草药果,几个身穿白色麻布道袍的青年正带着一群七岁的孩童,趴在药圃边的田埂上,教授他们如何辨识这些药物药草。

    一眼望去,这样的药圃、灵苑有数十处之多,每一处都有这些白袍青年带着十来个孩童在那里传授辨识药草的技巧。这些白袍青年讲解得认真,那些孩童听得仔细,好一副道家仙族的传道授业图。

    殷血歌出神的看着那些白袍青年,他们的地位就相当于殷族稚殿的执事吧?但是和殷族稚殿那些凶狠、阴毒的执事相比,这些白袍青年态度温和,讲解时笑语盈盈,可比那些执事可亲多了。

    “这些白袍师范,他们灵根略差,大致也就是修成元神,换取千年逍遥的运数。除非有大机缘,否则升仙难成。他们也不擅长斗法、厮杀,无法成就家族道兵,但是他们机敏聪明,耐心温和,所以正好在道院充当初级师范,带领这些小家伙。”

    第一日看着那些白袍青年,柔声说道:“第一世家的每一个人,都会物尽其用。除非实在是太过于不堪的,否则本家不会浪费任何一个族人的天赋。只要你努力,在本家总有出头之日。”

    “太过于不堪的?比如说,某人?”殷血歌意有所指的笑了笑。

    第一日和其他两位先生尴尬的笑了笑,第一日迅速的转过了话题。

    “这些基础的辨识草药之类的课程,也就不说了。你先安定下来,领取学徒的服饰和一应用具之后,挑选一处居所。然后再由高阶师范为你排定课程,你觉得如何?”

    笑着对殷血歌说了一句后,第一日又继续问他:“血歌,你如今的修为怎样?”

    血妖的修炼手段和正统修士大有不同,在初期,血妖依靠疯狂吞噬精血来提升实力。他们的妖力博大,实力堪比金丹期修士,但是在真正凝结血丹之前,其他修士是无法看清一个血妖到底有多强大的。毕竟是妖孽一族,他们的修行手段和正统修士实在是相差迥异。

    看着第一日和蔼可亲的面孔,殷血歌很纯真纯善的笑了笑。

    “我,刚刚尝试着在淬炼肉身。嗯,我刚刚淬炼了一番皮膜,这肌肉还没开始呢。”

    这可是大实话,殷血歌看着第一日,心琢磨着,他的确只是刚刚淬炼了一番皮膜。当然,他绝对不会告诉第一日他使用的功法,是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

    三光先生同时愣了愣,他们上下打量了一番殷血歌,过了许久,第一日才有点烦恼的吐了一口气:“刚刚开始淬炼肉身?这,这不是五岁的娃娃打基础的功夫么?甚至本家一些嫡系的弟,他们在娘胎的时候,这**已经淬炼完成了啊。”

    殷血歌的心脏顿时微微一抽,第一世家的嫡系弟,他们在娘胎的时候就开始淬炼**?这群变态的家伙,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和其他修炼界势力的差距么?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第一日沉声道:“那么,就从最基础的开始吧。先淬炼**,打下基础;然后修炼真气,化后天为先天;多多服用灵药**,将这过程尽可能的缩短吧!你已经,比其他族人晚行了好些年啊!”

    长叹了一声,三光先生继续带着殷血歌向道院内走去。

    一路向前十几里,前方树林尽头露出了一片青山环绕的硕大山谷,内有各色古朴典雅的宫殿楼阁等等,东南西北四处,还矗立着四座高有一百零八丈的三十重高塔。

    风吹来,传来了清脆的风铃声。大队大队身穿各色道袍的少年、孩童正在快步往来。随风还带来了朗朗的诵经声,那是刚入道院的孩童在诵读《黄庭经》。

    第一日向着不远处招了招手,顿时一名身穿青色道袍的俊朗青年带起了十几条残影,快速的向着这边奔跑了过来。殷血歌注意到这青年的双腿上绑着一对儿竹马,显然是这东西在帮助他快速奔走。

    “这是新来的族人,第一血歌,带他办理入院一应手续。”

    殷血歌皱了皱眉眉头,他提起了声音,沉声道:“殷血歌!”

    第一日和其他两位先生挑了挑眉头,他们沉吟了一阵,然后同时点了点头。

    “殷血歌!很好,带领他去办手续吧!”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