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九章 前往道院(2100月票加更!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九十九章 前往道院(2100月票加更!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青冥之上重霄。

    瑞气千重,祥云万丈,一片紫色浮山飘荡在重重灵光祥云,正一座浮山上,一座华美的宫殿巍然耸立。宫殿之上,万里高空,一轮圆月当头朗照。

    有无数仙人、仙女、仙童、力士、蛟龙、仙鹤等等凌空往来,他们笑语盈盈,在那山林之间对坐论道,品茶饮酒,谈笑风生,端的是逍遥长乐。所谓仙人,也不过如此吧?

    宫殿内,一名道装老人躺卧在一张云榻上,几个貌美如花的仙女捧着果盘、丹盘,巧笑嫣然的撒着娇、卖着媚,用尽万般招式讨取老人的欢喜。老人姓月,名月高崖,是下界月家在上界的某位老祖,下界的那月家,只是他留在人间的一脉旁系的旁系嗣而已。

    “不过,仙品灵根!修炼界五大仙族为首的仙家!”月高崖眯着眼笑着,暗自点了点头。这样的家族掌控在手,也可以当做一枚棋来使用。他虽然已经有了金仙级的修为,但是他在金仙当属于最弱的那一类。

    能够在修炼界多埋下几粒棋,尤其那些后裔居然有一嫡女拥有仙品灵根,那可是比月高崖自身资质都高出无数的修炼天才。能够给他们点好处,那也是不过分的事情。

    月高崖很庆幸是自己发现了这一支留下下界的旁系门人,他很开心除了他自己,没有其他月家的仙人知道这件事情。尤其是那几个老家伙,如果让他们知道下界居然有一个仙品灵根的嫡女·这枚棋还轮得到他来掌控么?

    骤然间,月高崖仙宫四周的云霭急速的翻滚起来。祥光消散,瑞气无踪,大片浓云向着正凝聚,突然化为一张青紫色方圆数万里的大手。月高崖连带着他门下无数门人弟都还没来得及惊呼一声,那大手轻描淡写的向下一把拍下·三千年前刚刚踏入金仙境界的月高崖连同一万三千五百七十二名门人、仆役等等,瞬间化为齑粉。

    浓云散开·大手消散得无影无踪。

    朗月真人月高崖满门被灭的血案·从此就成了上界无解的谜题。

    与此同时,在鸿蒙本陆雷泽之,第一世家的一座木殿内,殷血歌正盘坐在一张蒲团上,静静的阅读两卷第一世家自上古传承下来的《黄庭真解》。

    《黄庭经》,这是道家修心养性的基础道籍。但是世间流传的《黄庭经》版本何止千百?而第一至尊却告诉殷血歌,《黄庭真解》才是真正的大道真言·他里面的每一句解释不见得是最深奥最玄妙-的·但是绝对是最正确的。

    ‘最正确,这三个字在修炼道路上意味着什么?这三个字意味着价值连城,意味着无价珍宝。哪怕是那些大罗金仙,都不敢说自己对《黄庭经》的注解是‘最正确,的,而第一世家敢夸这个口,就因为殷血歌后晌的这两卷《黄庭真解》,出自那位《黄庭经》的著作者。

    短短三天功夫,殷血歌已经将这两卷真解翻来覆去的读了三五遍。这里面只是阐述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但是殷血歌却由此奠定了最正确的、最稳固的修炼根基。

    两卷用不知名材质制成的黄色经卷古朴而厚重,握在手很有份量。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这两卷经书没有丝毫的污秽破烂之处;同样的,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宝光外泄,没有任何的霞光瑞气笼罩。

    神物自晦,大道无形,殷血歌对‘道家,的某些思想,有了极其深刻的认知。

    这两卷经书很了不起·因为他是著作《黄庭经》的那位大德先贤亲手注解的原始经。殷血歌也偷偷试过想要撕破这书页,但是任凭他如何用力·甚至连沥血爪都使了出来,但是这书页丝毫无损。

    通过这两卷经内古朴、质朴、简简单单的阐述,殷血歌明白了什么是修炼,为什么修炼,修炼到最高处会是什么模样。他每阅读一次这真解,他就觉得心头好像有一片雪水浇下,他浮躁的心灵就变得安静了许多,甚至体内的血妖妖力都变得纯净无瑕。

    就在这时候,木殿的大门被推开,第一至尊慢的摇晃着身体,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

    “哎呀,这两天可累死我了!”第一至尊看了看殷血歌,发现他没有给自己让座的意思,于是他自行从一旁搬了个蒲团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殷血歌身边。

    用力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第一至尊‘嘿嘿,笑着向殷血歌抛了个媚眼:“有你母亲的消息。”

    “哦?”殷血歌挑了挑眉头:“她们回去殷族城邦了么?”

    第一至尊连连摇头,他笑得很灿烂的看着殷血歌,压低了声音说道:“没这么快。第一辰龙他们是借助星空大挪移传送仙阵才回来这么快,你母亲她们,现在正乘坐浮光星舟,还在路上呢。”

    “也就是说,还有半年?”殷血歌看着第一至尊。

    “确切的说,八个月!”第一至尊的脸色有点尴尬,他不敢看殷血歌,而是扭过头去,打量着趴在一个蒲团上打着呼噜的血鹦鹉:“她们的浮光星舟被那个叫做克里斯的家伙打伤,她们回来的速度会慢一些,不过我敢发誓,她们的安全不成问题。”

    阴沉着脸看着第一至尊,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平安就好。你准备怎么对待我母亲?”

    第一至尊挺起了腰身,他看着殷血歌,很认真的说道:“这个事情,我得和她亲自见面了商量。我现在没办法做决定,你说是不是?这问题,很复杂,你要明白,其实在这件事情里面,我算受害者!”

    这几天第一至尊逮住了当年护送他去西方游历的几位家族护卫·终于明白了那个风雨之夜发生的事情。当他知道自己是被殷凰舞抱着丢上床的时候,第一至尊很有点抓狂的将那几个护卫毒打了一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时候醉得认识不清的第一至尊,他的确是受害者!

    但是这话,殷血歌不爱听。他缓缓直起身体,将两卷真解端端正正的放在了身边的玉匣里·然后开始活动手腕和胳膊。第一至尊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他小心的看着殷血歌·沉声喝道:“君动口不动手·小,我是你亲爹!”

    殷血歌眯着眼看着第一至尊,慢的说道:“我只知道我有一个母亲,至于说我的父亲么,除非我母亲承认他,否则我绝对不会认为一个和我有某种血缘关系的人,会是我的父亲!”

    第一至尊的脸一阵阵的抽搐·他眉头一竖·很想破口大骂殷血歌一阵。但是他看着殷血歌那张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蛋,他的火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点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第一至尊的腰杆都佝偻了下来,他无奈的看着殷血歌,沉吟了片刻,这才点了点头:“那个女人,他们家居然用秘法联系上了上界的某位老祖·还针对第一世家做出了那样的阴谋布置。本来我们不想用那么暴戾的手段,但是这是她们自找的。”

    “月家?”殷血歌眯起了眼睛,他看着第一至尊冷笑道:“她可是你真正的未婚妻啊!”

    “修炼界,没有月家了!”第一至尊看着殷血歌,无比严肃的说道:“施展跨界手段,将幽若裂心桩跨界传送下来的金仙月高崖,已经魂飞魄散。”

    殷血歌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冷气从他脚底直冲脑门·他无比震惊的看向了第一至尊。

    月家也就罢了,在如今的东方修炼界·月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这些年来如果不是第一世家的扶植,月家甚至连一个金丹期的修士都不会出现。这样的小家族,被铲除了也就铲除了,谁让他们敢对第一世家起那样的心思呢?

    但是一个金仙!

    现在的殷血歌还不知道金仙在上界是什么样的存在,他还不能明白一个金仙的份量。但是如今末法之末,鸿蒙万界的界门还没开启,鸿蒙本陆和上界的联系,依旧是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仅仅过了两天时间,第一世家在上界的势力,就诛杀了一位金仙?

    “金仙?月高崖?”殷血歌瞪大了眼睛。

    “区区一金仙而言!”第一至尊霸气十足的挑了挑眉毛,放声大笑了起来:“那些狗屁不通的东西,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招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区区蝼蚁,胆敢对本家动那种鬼心思,他们不是找死么?”

    好似金仙就是一个狗屁,随手就能抹掉一样,第一至尊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然后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肩膀:“读了两天书,不知道你读进去了没有。你以前是在殷族,嗯,黔南飞云崖的那个殷族?”

    皱了皱眉,第一至尊摇了摇头:“殷族,那样的小家族啊,能有什么传承?他们偏偏叛道入妖,血妖一族在上界也是鼎盛大族,无论正邪两道都有他的势力,这也不说。但是如今修炼界的那些血妖,嘿嘿,他们的血统么。”

    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第一至尊长叹道:“血歌,你从小也没正儿八经的修炼过吧?”

    看着第一至尊那有点黯然的脸色,殷血歌很想告诉第一至尊他身怀两脉大罗道果传承,还有一门大慈大悲众生得解血海浮屠经同样不凡,但是仔细琢磨了一下,他想到了这两天他所见到的第一世家的可怕底蕴。

    看看放在身边的,那两卷出自著作者亲笔的《黄庭真解》,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他很谦虚的笑了:“是的,我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修炼过。在殷族稚殿,我只是吸食一些精血,然后增强自身的血妖妖力而已。”

    殷血歌绝对不会告诉第一至尊,他修炼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已经完成了第一篇。

    第一至尊看着殷血歌,他皱着眉头思忖了一阵·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你还是童身,没有破去元阳,这是好事。年纪略大了一点,但是想想你另外一半血脉是血妖一族,你现在的年龄也就相当于纯正人族五岁的孩童,开始正统的奠基修炼·恰逢其时。”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第一至尊看着殷血歌沉声道:“你对你的未来·有什么想法?”

    殷血歌被第一至尊的那个‘童身,震得犹如五雷轰顶·半天没喘过气来。天地良心,他刚刚十二岁多,第一至尊怎么会联想到这方面去的?难不成,第一至尊他自己?

    目光诡异的向第一至尊望了一眼,殷血歌冷声道:“什么是我对未来的想法?”

    沉吟片刻,第一至尊用力拍了拍殷血歌妁肩膀:“我也不废话,给你自己选。”

    “我和你母亲的事情·你小娃娃不用插手。你是我的儿·如果你想要纨绔逍遥,我保你长生不老,青春永驻,身边长有三千佳丽,而且每年这三千佳丽或者三万、三十万佳丽都可以轮换一遍,只要你体力能享受得起,我这个做爹的·就不会小气。”

    殷血歌的脸一阵阵的发黑,第一至尊这算是一个好爹么?他这话,不是教坏人么?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要纨绔一辈,我保你一世无忧。要女人,有女人;要财富,有财富;要权势,有权势;无论你打家劫舍·欺男霸女,无论你要横行霸道·为祸天下,我这个做爹的,全兜了。”

    看着口沫四溅的第一至尊,殷血歌摇了摇头:“没兴趣!”

    看着面色严肃的殷血歌,第一至尊笑了:“那么,就只有另外一条路了。做我的儿,正儿八经的儿,你会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我第一至尊注定成为三界第一人,这是谁都阻止不了的。所以我的儿不能有废物,不能是废物,在我一飞冲天的时候,我的儿必须能跟在我的身边。”

    果你无法跟上我的脚步,无法为我有任何的帮助,反而要拖我的后腿。我不介意让你成为一个纨绔。”第一至尊指了指自己的鼻:“就好像我过去三十多年过的那种日,纨绔,跋扈,饮酒作乐,横行无忌。想要害人就害人,想要坑人就坑人。如果你跟不上我的脚步,你就认命做一个纨绔。”

    看着信心满满的第一至尊,殷血歌有点头痛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殷凰舞!

    殷凰舞是如此的自恋,在她看来,自己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完美的;所以她的儿殷血歌自然什么都是完美的,自然什么都是毫无瑕疵的!

    而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自己还没有承认的父亲呢?他倒不是自恋,而是自狂自大到了极点!什么叫做注定成为三界第一人?‘第一至尊,,这么狂傲的名字,这么遭天打雷劈的名字,他真的认为,他就为成为三界至尊,成为周天万界至高无上的主人?

    甚至自狂自大都无法形容他了吧?这根本就是脑坏掉了!

    冷笑了一声,殷血歌摇了摇头:“我还没承认我是你的儿!所以,你也不用为我担心!我追求力量,我追求掌控自己的命运!这是我在殷族稚殿的时候,就无数次的告诉过自己的事情!”

    “再也没有人能够骑在我头上,再也没有人能伤害我要保护的人,再也没有人能迫害我喜欢、我亲近的人!这一切,我要用我自己的力量去做到!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帮助,我依靠自己就能做到!”

    殷血歌站起身,大声的朝着第一至尊咆哮着:“纨绔?我殷血歌从来没有纨绔过!把这个头衔留给你自己吧!在你酗酒、放纵、玩女人的时候,我正在殷族的稚殿和人拼命,我从来不是纨绔,你才是!”

    第一至尊吧嗒了一下嘴,他抹了抹殷血歌喷到他脸上的吐沫星,面皮有点发红的干笑了几声。

    他的目光有点游离不定,有些不敢看殷血歌的眼睛。他的声音也变得很轻:“是啊,这个,我以前是纨绔了一些,但是这不是压力太大么?哈,不过这末法时代就将过去,我第一至尊,可是注定要成为三界至尊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第一至尊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肩膀:“既然如此,你母亲回来鸿蒙本陆还有八个多月呢。这些时间,你就去我第一世家的家族道院跟着那些小孩正经学点东西吧!”

    ‘哧溜,一声狂风响起,第一至尊抓着殷血歌的身体化为一道强光冲出了大殿。

    趴在蒲团上的血鹦鹉怪叫了一声,连同幽泉、乌木一并追出了大殿。

    但是一片金光瑞气当头压下,将幽泉他们全部挡在了大殿内。第一至尊沉声喝道:“本家道院有道院的规矩,所有入内修炼的家族弟,不许携带侍女、护卫,以及宠物!进了道院,只能依靠自己!”

    血鹦鹉张开翅膀悬浮在半空,他呆滞了半晌,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宠物?你说鸟爷是宠物?干你大爷的!你全家都是宠物,你全家上下一门老小都是鸟爷的宠物!”

    “鸟爷我是,我是,我是!鸟爷的亲爹是,呃,鸟爷的亲爹是干什么的?依稀记得他也不是什么好鸟啊?”

    殷血歌只觉得当面一道狂风扑来,身边无数光影流转,瞬息间第一至尊已经带着他飞出去了数百里地。

    殷血歌被第一至尊恐怖的飞行速度惊住了,末法之末,修炼界的最强者不就是金丹境么?但是第一至尊的飞遁速度怎可能这么快?他的飞行速度绝对是驾驭飞行灵器的金丹大成修士的十倍以上!他怎么可能飞得这么快?

    如此快若闪电的飞行了整整一顿饭时间,前方出现了一座绿荫笼罩的小岛。

    第一至尊抓着殷血歌,直接向那小岛落了下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