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七章 真品灵根(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九十七章 真品灵根(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第一至尊的话很难听,很不雅,甚至有点市井的无赖味道!

    但是殷血歌听了第一至尊的这番话,却似乎对他略微亲近了一点

    一直以来,殷血歌对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的印象,绝大部分是来自于殷天绝和万邪骨王。在殷血歌的印象里,五大仙族高高在上,尤其是第一世家,他们更是五大仙族的魁首,是其他四大仙族效忠的对象。

    而殷血歌的出身呢?他出身殷族,就连殷天绝都经常哀叹,殷族在东方修炼界,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小世家。就算殷族如今拥有了极强的势力,殷天绝等殷族元老,依旧对东方修炼界充满了某种敬畏、警惕,殷血歌能从他们的言谈听到某种深深的自卑。

    所以先天上,殷血歌对第一世家就有着某种忌惮,某种防范,某种抗拒,某种对立的心思。就好像市井、江湖上的英雄豪杰,他们对那些王公贵族的看法,往往是远远的‘呸,上一口吐沫。

    当第一狻猊告诉殷血歌,他是第一世家的血脉时,殷血歌那时候没有任何的欣喜。他在惊讶之余,只是感到一种深深的耻辱感。很莫名的,无法解释的耻辱!他觉得,自己和自己的母亲,都被第一世家给羞辱了!

    他不知道这种耻辱感从何而来,尤其是当他见到第一至尊的时候,当他看到高大、英俊、潇洒不凡,一举一动犹如人间帝皇的第一至尊时

    这种耻辱感就好似毒蛇的毒液,让殷血歌很想破坏点什么。

    但是第一至尊接下来的动作,他的话,他的言行举止,让殷血歌略微的接受了他这么一丝半点。

    “对哦,你们不提起这件事情我还真忘了这勾当!”

    第一至尊将那圆钵随手丢在地上,他走到殷血歌身后双手用力的按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殷血歌很不习惯的晃动身体想要摆脱他的双手

    但是第一天禁锢了他全身妖力,第一至尊手上涌来的力量却是超乎寻常的巨大,任凭殷血歌如何挣扎,却根本无法摆脱他的双手。

    殷血歌又是骇然又是无奈的发现,第一至尊这双手上的力量,起码是他的十倍以上!也就是说,第一至尊的**力量起码超过了十万斤!这个一脸纨绔浮华气息的家伙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就算是第一大寒、第一辰龙这些第一世家的精英修士,金丹大成的大能,他们的**力量也就和殷血歌相差仿佛,甚至还比不上乌木的**力量。第一至尊,他怎么可能这么强?

    “谢谢几位老祖提醒了我。虽然我和那位我不喜欢的女人订婚十几年了,她现在也以少爷我的少夫人自居,但是我没碰过她一根毛苍天厚土作证,少爷我这些年洁身自好,从没有碰过她一根毛!”

    第一至尊的脸上,挂着那种让人恨不得狠狠对着他挺拔的鼻梁来上一铁锤的纨绔笑容。

    “所以,她现在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她自然也不可能为少爷我生下一个孩儿!”

    “所以呢,我想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只要我和我的儿的母亲成亲,明媒正娶的将她带回第一世家,这个小家伙他就是我第一至尊的嫡长!”

    第一至尊笑得很灿烂,他的眉毛在很欢快的跳动着他的脸上有很绚烂的很诡异的光芒在浮荡:“而很不幸的是,自从荒古神话时代,第一次鸿蒙战争之后我人族诞生那个时代起,本家的宗旨就是——”

    “够了!”第一天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他的声音宛如铜钟轰鸣,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白色声波向着四周呼啸着扫开。木殿的殿门和窗同时‘啪啦啪啦,的乱拍乱打,木殿外从千米高峰上呼啸落下的飞瀑突然炸开,百万斤飞瀑泉水化为大片雨点呼啸着向四周飞打。

    高空片片流云崩解,雷泽上方圆数百里内的水雾同时蒸发殆尽,那些第一世家的族人、修士以及仆役丫鬟等平安无事,但是靠近岸边的那些蛟龙大蟒、大鱼大鹏之类的禽兽,则同时惨嚎一声,就因为这一声怒吼,不知道有多少凶猛的妖兽妖禽被震得粉身碎骨。

    高空有无数的妖禽羽毛坠落,大片肉团带着血水降了下来。

    大泽内一团团血水浸润开,大量蛟龙大蟒和大鱼虾蟹之类被震得粉身碎骨,很多长达百米的尸体慢慢的浮上水面。正在大泽附近修炼的众多第一世家的修士骇然望向了木殿的方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某位老祖这样的动怒。

    微风晃动,另外两名白发老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木殿。

    第一至尊嬉皮笑脸的向两位老人点了点头:“地老祖、人老祖,两位老祖今天气色不错?哈哈,这是我的儿,现在叫做殷血歌,以后改名了就叫第一血歌了!怎么样?是不是和我很有父相?”

    第一地、第一人,和第一天合称第一世家‘天地人,三祖的两位老祖神色诡异的相互望了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坐在了第一天身边的蒲团

    三位老祖双手耷拉在膝盖上,眯着眼看着第一至尊,过了许久许久,第一人才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至尊啊,你这么做,让我们很为难啊!本来,按照老大的意思,血歌他随便可以找个父亲嘛!”

    第一至尊眯着眼看着三位老祖,慢的笑道:“那么他母亲么?随便嫁个我的某个兄弟?”

    殷血歌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他死死地盯着三位老祖,心里一缕杀意不受控制的涌了上来。虽然妖力被禁锢了,但是他身上依旧冒出了肃杀的煞气,他听出了第一至尊和三位老祖的对话的蕴意。

    第一至尊似乎对第一世家很重要·第一世家已经安排他和某个女人定亲。如果第一至尊承认了殷血歌是自己的儿,那么殷血歌很可能就获取第一世家‘嫡长,的身份。而这个身份对于第一世家而言,却是有着极大意义的。

    所以刚开始殷血歌来木殿的时候,大殿内的那些年轻人之所以神色这么古怪,那是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他们当的某个人·肯定会成为殷血歌的‘父亲,!

    第一世家的血脉不能外流,但是三位老祖似乎已经可以确定殷血歌时第一至尊的儿。所以他们想要将殷血歌这笔账算到某个嫡系族人身上·避开‘嫡长,这个敏感的话题。

    唯独他们没想到·第一至尊居然会收到了消息,巴巴的用一种极其纨绔的方式闯入了木殿。而那些被他们召集来的嫡系族人们,似乎也不愿意做这个扛锅的,他们很直截了当的挑明了第一至尊和殷血歌容貌几乎完全相似的这个问题!

    三位老祖,他们是想要捂盖的!

    但是,殷血歌不能接受这种做法!

    他怒视着三位老祖,双手握拳·骨节发出‘咔咔,的脆响·他厉声喝道:“你们把我母亲当做什么?”

    第一地轻轻的哼了一声,他冷视着殷血歌,慢的说道:“妖孽之女,我们当她是什么?”

    殷血歌反手抓住了第一至尊的手腕,想要搬开他的双手。但是第一至尊的**力量难以估量,殷血歌根本无法撼动他的手掌丝毫,他无法脱离他的禁锢。于是殷血歌飞起一脚想要踢第一地·可是他距离第一地他们足足有三米多远,他的腿可没有这么长。

    于是殷血歌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一口吐沫远远的朝着第一地吐了过去。

    第一地的眸里一抹金光闪过,殷血歌的吐沫‘嗤,的一声化为一缕青烟飘散。他静静的看着殷血歌,过了许久才轻轻的摇了摇头:“小娃娃家,不懂事,你什么都不懂。你确定你的母亲和至尊复合,就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么?”

    “你们又懂什么呢?”殷血歌声嘶力竭的怒吼着·他被这三个老家伙的态度弄得心肝肺都要气炸了。他怒吼道:“你们又懂什么?你们就这么肆意的安排一切?凭什么?”

    “就凭我们姓第一!”第一天看着殷血歌,低沉有力的说道:“就凭我们的姓氏·就凭我们的血脉,就凭我们的实力,就凭我们可以轻松的主宰你和你的母亲以及你整个母族的生死。”

    第一天急速的说道:“刚才我们的所作所为,的确大有不妥,但是那是最好的处置手段!家族大业,岂能因为你一个孩童和一个女……”

    喘了一口气,本来想要说‘女妖,这个词的第一天看了一眼眸充血的殷血歌,他犹豫了一下,终于是换了一个词:“你一个小娃娃,你母亲只是一个实力低微的小姑娘,第一世家的大计,怎能为你们而有丝毫的变更?”

    殷血歌看着面色严肃的三位老祖,他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他想要骂些什么,但是第一至尊已经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嬉皮笑脸的第一至尊摇晃着一条大腿,‘嘿嘿哈哈,的笑着。

    “三位老祖,这家族大业,似乎得靠我吧?所谓皇帝不急,你们这群太监急什么?”

    “放,放,放!”三个白发老祖被第一至尊这番话气得脸色发紫,他们一跃而起,指着第一至尊想要咆哮点什么,但是嘴唇蠕动了半天,他们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第一至尊吊儿郎当的看着三位老祖,慢的说道:“我的脾气养成这样,是你们自己所为哦!你们从小就给我说,我注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所以我就应该肆意胡为,不管我多么的骄横放纵,总而言之我有天地大气运在,我的所有行事都是正确的!”

    用力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第一至尊沉声道:“你们自己说过的话,你们都忘了么?既然我有天地大气运随身,那么我的这个儿,就是天地赐予我的儿,你们把我的儿丢给我的兄弟去抚养·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是想要逆天啊?你们是找死找雷劈吧?”

    殷血歌都被第一至尊的话弄得宛如五雷轰顶,他骇然的回过头看着第一至尊,这是何等精彩的人物,才能对自家的三位老祖说出这么精彩而王八蛋的话来?

    偏偏让殷血歌手足发麻说不出话来的就是,第一天、第一地、第一人这三位老祖·偏偏还吃这一套。第一至尊说了这番话后,三位老祖沉默了半晌·然后乖乖的、心平气和的坐回了蒲团。

    “这么说·倒也有理,倒是我们想差了!”第一天慢慢的调息,将全身气息调和得均匀了,然后慢慢的喷出了一口清淡的烟雾。他沉吟片刻,然后从袖里取出了一枚形如树种的绿色晶石,笑盈盈的递向了殷血歌。“血歌,来·用这枚鸿蒙灵芽·测测你的仙根资质。世间有无数测试仙根资质的手段和灵物,但是再也没有这鸿蒙灵芽来得准确的!这可是传说,这鸿蒙万界的根源鸿蒙世界树的树种所化,世间所有生灵的灵根灵性,都逃不出他的测算啊!”

    第一地和第一人相互看了看,他们双手一拍,掌心一抹仙光喷出·顿时将整个木殿结结实实的封印了起来。

    第一至尊沉吟了片刻,然后他一把抓过了那枚鸿蒙灵芽塞进了殷血歌的手。

    “测测也好,我第一至尊的儿,总不可能是一个废物吧?啊,哈哈,哈哈!”

    第一至尊笑得很开心,很灿烂,他用力的揉了揉殷血歌的脑袋·将他的长发揉得一团糟。他吊儿郎当、放肆不堪的声音变得很宽厚、很厚重,殷血歌很古怪的发现这家伙的声音突然变得好似大地一样给人一种很可靠很稳固的感觉。

    “小·先测测你的仙根。你身上不管怎样,有我第一至尊的血脉。如果能修炼正统的道门仙术,就不要走妖仙的路。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这个该死的三界,道门、佛门虽然有各种龌龊,毕竟才是正统。”

    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第一天在一旁沉声道:“至尊说得是,小家伙,先测测你的仙根吧!或许这话功利了些,但是你不考虑你自己,也要想想你母亲!你的仙根资质,决定着我们对你母亲的态度。”

    殷血歌的身体微微一颤,他怒视第一天狞声道:“我母亲不需要你们的怜悯!”

    第一天耸耸肩膀,淡然道:“修仙大道凶险无限,有我第一世家扶植,起码她可以平安顺利许多。”

    殷血歌听了第一天的话,他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过了许久,他才看向了第一至尊:“如何测试。”

    第一至尊握紧了殷血歌的手掌,笑着朝他点了点头:“握紧鸿蒙灵芽,逼出一点本命精血融进去,然后集你的所有注意力,尽可能的幻想这枚鸿蒙灵芽最核心的部位。”

    殷血歌看了第一至尊一眼,然后他闭上眼,按照第一至尊的吩咐开始行动。一点本命精血从他掌心渗出,被鸿蒙灵芽吸了进去。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在这一滴精血上,驱动着这一滴精血向鸿蒙灵芽的深处不断的深入。

    一股淡淡的暖意从鸿蒙灵芽内渗了出来,殷血歌突然感受到了四周天地灵气的雀跃欢呼,他感受到自己和这枚鸿蒙灵芽之间那种血脉相通、水乳相融的奇异感觉。

    一团淡淡的生气勃勃的光芒在木殿荡漾开来,随后这一团光变得越来越强,变得越来越亮,这一团光芒的色泽急速的变幻着,逐渐化为一团彩氤氲,凝成了一道重冠盖悬挂在了殷血歌的头顶。

    第一天、第一地、第一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殷血歌,犹如见到了怪物一般。

    他们哆哆嗦嗦的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着殷血歌头顶那重彩的氤氲冠盖。过了许久许久,第一天突然一掌将那冠盖击碎,一把抢过了殷血歌掌心的鸿蒙灵芽,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裹住了那枚鸿蒙灵芽,然后施法将自己的精血逼进了鸿蒙灵芽的核心。

    他向第一地、第一人看了一眼,语气无比严肃的冷笑道:“这颗鸿蒙灵芽,得好生处理,消去一切痕迹,却又要留下一点痕迹。找个普通‘真品灵根,的孩童,把这事情做妥当了。”

    第一地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笑着点了点头:“血歌居然有‘真品灵根,,这是注定能修成地仙果位的,努力一把,天仙可成。妙-,妙-不可言啊!”

    第一人更是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不愧是至尊的儿,天地气运所钟,钟灵琉秀,天地奇珍!”

    第一至尊昂起了头,吊儿郎当的看着三位老祖:“话说,现在没话说了吧?我儿,我自己养!我的女人,我自己来照看,就不用你们来操心了!当然,你们要操心的事情,也有,而且,我想你们会很麻烦!”

    大笑了三声,第一至尊一把掐着殷血歌的肩膀,抓着他就往木殿的门外行去。一边走,第一至尊一边冷声道:“三位老祖,劳烦你们想想办法,这娃娃的灵根怎么遮掩,这是你们的事情了。”

    三位老祖的脸色顿时抽成了一团,他们龇牙咧嘴的愁眉相对,半晌说不出话来。

    木殿大门被打开,第一至尊一把抓着殷血歌走出了木殿。

    一名身穿淡紫色宫裙的美貌少女已经在十几名侍女的簇拥下,静静的站在木殿外的凉亭。

    见到第一至尊,这少女急忙快步向第一至尊悄步行了过来,巧笑嫣然的问道:“至尊,这就是那孩么?这种事情,你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

    殷血歌看着这笑容满脸的少女,突然只觉心头一阵恶寒袭来——血妖一族的本能在告诫他,这女人极其危险。

    第一至尊看着这少女,笑呵呵的摇了摇头:“我就怕你知道了,我就有丧之痛了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