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六章 嫡长子(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九十六章 嫡长子(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飞瀑边,木殿内,殷血歌和第一至尊面面相对。

    殷血歌在十二三岁的少年,身量算是很高的,但是和第一至尊相比,他的头顶只到第一至尊的腋下部位。第一至尊生得身长玉立,双肩宽阔,身形挺拔轩昂,大有王者风范。

    除开脸上的表情有点荒唐纨绔,第一至尊的长相、身段,确实配得上他的名字。

    除开身材上的差距,殷血歌和第一至尊的长相几乎是一模一样。第一至尊多了几份成熟气息,而殷血歌则是显得稚嫩了一些。当然这仅仅是从长相上来说,如果说个人气质的话,殷血歌似乎比第一至尊更加的稳重踏实一点。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许久,第一至尊有点愁苦的抽了抽鼻,然后抓了抓脑门。

    他向身边的那些第一世家的年轻人望了过去,脸色变得很是阴郁:“不许拿大哥我开玩笑!没这个道理。你们这群混蛋,我十三年前是去了西方游历了一段时间,但是我喝了很多酒,除此之外,我没做什么其他事情啊!”

    说这番话的时候,第一至尊的脸皮有点发红,很显然,他有点言不由衷。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他除了喝了很多酒,他肯定还做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殷血歌静静的看着第一至尊,心里平静如水。和见到殷凰舞的时候不同,殷血歌见到眼前这个几乎和自己生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时,他没有半点儿激动,没有半点儿温情,同样没有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或许有某些古怪的感觉吧,但是没有和殷凰舞之间的那种血肉亲情无法割断的联系。

    殷凰舞被逼远嫁的时候,她还留下了自己身边的几个侍女和血仆,用尽自己微薄的力量照顾殷血歌。那些侍女和血仆对殷凰舞忠心耿耿,在殷血歌还很年幼的时候,她们就无数次的向殷血歌提起她的母亲。

    虽然殷血歌连自己母亲的名字都不记得,但是从那些侍女和血仆的嘴里,他能感受到一个母亲对自己儿的挂念。等他年长懂事之后,他更是明白了自己在殷族的身份!

    他是‘质’,他是殷族用来控制殷凰舞的工具。因为他是殷凰舞的儿,所以殷族只要掌控了自己,就不怕殷凰舞不尽心尽责的为殷族谋利。

    所以殷凰舞只能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返回殷族,只有带着足以碾碎殷族的庞大力量,才能回到殷族那钢铁铸成的城邦。因为殷凰舞要保护殷血歌,她只能用这样的手段才能彻底维护殷血歌的安全。

    只有肆无忌惮的炫耀自己的武力,彻底压制殷天绝等人的任何侥幸之心,殷凰舞和殷血歌母,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所以殷凰舞异常高调的带着数十万大军返回殷族城邦,摆出了那种不交出自己的儿就屠灭整个殷族的排场。

    殷血歌懂殷凰舞,他能明白她的苦处!

    所以他见到自己母亲第一面的事情,他很自然而然的向自己的母亲跪拜了下去。他能感受到殷凰舞对自己的牵挂,他能懂殷凰舞心底对自己的那一丝愧疚,所以他从来没有记恨自己的母亲。

    但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殷血歌看着眼前这个高大、英俊、气势非凡,宛如传说的帝皇一般浑身笼罩着道道光环的男人,他没有一点儿感觉。这个男人应该不是他的父亲,因为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或许他是他的亲生父亲,但是那又怎么样?对殷凰舞而言,那个男人只是她一次放纵的邂逅。对殷血歌来说,他一半的血脉来自于他,仅此而已。那个男人对他从来没有过任何的牵挂,没有过任何的挂念,那么殷血歌对他也是如此。

    “你们一定弄错了!”殷血歌转过身,看着坐在蒲团上的白发老人:“我不可能是你们第一家的后裔。”

    “你,肯定是我第一家的后裔!”白发老人的笑着,他向着殷血歌轻轻一点,就有一道淡淡的银光从殷血歌体内扩散开来:“你修炼了秋蝉蛰隐术,这是我第一世家秘传的功法,用来藏匿气息最是好用不过。”

    “第一世家的嫡系孙,不会擅自将这门功法外传。只有金风天蝉内,隐藏了这门功法,唯有我第一世家的孙,将自己的一滴精血滴在上面,就能自然而然的得到这么功法的传承。”

    白须老人眯着眼,慢的说道:“小家伙,老夫第一天,活了也有好几百年了,这点小事还是不会出错的。你不想认祖归宗,但是我第一世家,不会让自己的嫡系孙流离在外。”

    沉默了一阵,殷血歌冷淡的对第一天笑了笑:“如果我不愿意认祖归宗的话,你能怎样?”

    第一天沉默了半晌,他手指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膝盖,然后将前面第一大寒等人向自己汇报的,在荧惑道宫内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解说了一遍。

    “我第一世家,有两位上界仙人分身降临,此刻他们正坐镇雷泽!这两位上界仙人联手,加上他们携带下来的天仙重器,足以诛杀太平公主。”

    “你!”殷血歌听出了第一天言语的威胁之意,他很愤怒的盯着第一天:“你想做什么?”

    第一天笑得很轻松,他眯着眼看着殷血歌,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这世间,没有人敢藏匿我第一家的嫡传血脉。认祖归宗,这是必须的事情。谁敢阻挠,就不能怪我们的手段有点过激了。”

    笃定的看着殷血歌,第一天淡然道:“你不愿意给你母族带来麻烦吧?”

    殷血歌对第一天的印象瞬间坏到了极点,他咬着牙冷声笑着:“你们第一世家,真以为你们能横行无忌么?”

    第一天没吭声,但是第一至尊轻轻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重重的咳嗽了一身:“小家伙,虽然还不知道你父亲到底是谁,但是少爷我,不,我可以很自信的告诉你,第一世家真要做什么,现今这个修炼界,还真没人能阻止得了。”

    殷血歌紧握双拳,这一瞬间,他对第一至尊的印象更是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讨厌这个木殿的所有人,他讨厌眼前的第一至尊,甚至他厌恶这个姓氏。第一,第一,难道他们真的以为,他们就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一族,他们怎么就敢用这个姓氏?

    轻哼一声,殷血歌身上属于血妖的凶狠一面突然发作,他身上的淡银色长袍碎裂开,一对儿金红色的本命蝠翼慢慢张开,枚太古妖在蝠翼上熠熠生辉。他低沉的呼喝了一声,顿时浓密的血炎从他心脏部位奔涌而出,迅速缠绕了他全身。

    木殿内的温度直线上升,殷血歌慢慢的拍打着翅膀离地悬浮了起来。

    木殿内的空气开始急速奔走,伴随着‘嗖嗖’的破空声,代表了‘风’的妖闪烁着刺目的血光,随着殷血歌不断的将妖力注入本命蝠翼,两只硕大的蝠翼被一道道血色狂风包裹。木殿内掀起了一道狂风,所有人的衣袂和长发都急速的飘动着,不断发出‘猎猎’巨响。

    “我,不愿意成为你们的孙。”殷血歌狠狠的盯了一眼第一至尊,他依旧对这个男人没有任何的感觉。虽然这个男人生得高大、英俊、气概不凡,但是殷血歌依旧觉得,他配不上殷凰舞。

    或许,这就是殷血歌从殷凰舞那里继承来的,那种叛逆的自由!

    “小娃娃,乖一点!”第一天轻轻的哼了一声,他的手向着殷血歌轻轻的一拍。

    一道紫色的符印在第一天的掌心闪过,殷血歌浑身妖力突然凝滞,他的本命蝠翼不受控制的自行缩回了体内,他一骨碌的摔回地面,踉跄着向一旁抢出了好几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提起一丝半点的妖力,但是他体内的力量再也无法调动分毫。

    第一天眯着眼看着殷血歌,淡然道:“来人,验血,测试灵根!你们这群混账小,这些年去过西方游历的,一个一个乖乖的抽血查验,不许有一个遗漏。我要看看,到底是谁做了这种好事!”

    第一至尊看着那里不知所措的殷血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比常人长出一半的手掌用力的按住了殷血歌的肩膀。他低头看着殷血歌,沉声道:“好了,小,放轻松点,没什么大事。虽然我不信这事情和我有关,但是看着你,嗯,或许这事情还真是我闯的祸。”

    殷血歌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看着木殿内那些一个个面色纠结的第一世家的青年,只觉一股火气从心头直烧脑门。他低沉的喘息着,双瞳变得一片赤红,他森冷的目光让第一至尊都不由得心头一抽。

    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人轻手轻脚的从木殿后面绕了出来,他手里捧着一个用血色晶石雕成的圆钵,一丝丝淡淡的血气从圆钵内浮出来,一根尺许长的细针正在血气载波载浮。

    殷血歌看着那老人,再看看那些愁眉苦脸的第一世家的年青人,他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他想要咆哮些什么,他想要毁掉些什么,他现在心头憋着一团火,他很想朝着第一天的老脸吐一口吐沫,然后将他的老脸撕成一团模糊的血肉!

    现在的这种场面,让殷血歌觉得他好像被人随意丢弃的垃圾,某个执法官正在将那时候路过那一条大街的人全部召集起来,勒令他们验明正身,看看是谁将这垃圾丢在了地上。

    或许对第一天而言,这是找到殷血歌父亲的最好办法,但是对殷血歌而言,这毫无疑问是一种侮辱!

    当然,以第一天在第一世家的地位来说,他或许并不觉得这种挨个的排查有什么大不了的。或许在他看来,这是对殷血歌负责任的一种表现,他必须给殷血歌找到他的亲生父亲呀!

    第一至尊双手按在殷血歌的肩膀上,他的脸上本来还带着一丝纨绔浮华的笑容,本来他还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思。但是当他感受到殷血歌身体不断的颤抖,他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当那个黑衣老人捧着血色圆钵走到第一天身边,当一个身穿金色蟠龙袍的年青人叹息着走上前,准备在血色圆钵内滴下自己的精血时,第一至尊突然松开了殷血歌的肩膀。

    他走到了那黑衣老人身边,一把将圆钵抢了下来,然后一耳光沉甸甸的抽在了黑衣老人的脸上。这一记耳光重到了极点,黑衣老人措手不及下,被第一至尊一掌打飞了出去。

    “不开眼的老东西,谁让你巴巴的把这东西给拿上来?”

    黑衣老人被打得飞了出去,他也不敢吭声,身形突然化为一团白色烟雾,从飞出了一只白头老鸹悄无声息的拍打着翅膀转进了木殿的后面。

    第一至尊将那圆钵抢到了手,然后向着那些同族的兄弟挥了挥手,大声的呼喝着:“好了好了,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该干嘛干嘛去!少给哥哥我在这里添乱!”

    向着自家的兄弟们狠狠的瞪了一眼,第一至尊冷哼了一声,面孔扭曲的告诫他们:“记住管好自己的嘴,不许胡说八道,不许乱传谣言!让哥哥我听到什么不听的,嘿嘿,我们得好好练练!”

    一众青年纷纷笑着点头,他们再次向殷血歌和第一至尊打量了一阵,然后纷纷架起遁光,快若闪电般穿出了木殿,眨眼间就跑得无影无踪。他们被第一天勒令来到木殿受审,已经是浑身不自在,现在自然是有多快就跑多快。

    第一天双手放在膝盖上,他凝神看着第一至尊,突然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你十三年前去西方游历过一次,这事情,我们几个老家伙是知道的。但是我们都希望,这事情和你无关。至尊,你要知道这里面的关系有多大!”

    第一至尊掂了掂手上的圆钵,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关系?有什么关系?能有多大的关系?能比我的儿丢在外面我自己还不知道来得重要么?”

    言笑间,第一至尊脸上的纨绔浮华的气息已经变得极淡极淡,他很认真的看着殷血歌,然后很头痛的摇了摇头:“真是我做出来的事情,我得认,就不要劳烦我那些兄弟们扛锅了,是不是?”

    第一天没吭声,他盘坐在那里,眼皮下隐隐有两条幽光射出。

    第一至尊笑看着殷血歌,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帮老家伙,这件事情,他们就没通知我。幸好少爷我耳目众多,巴巴的赶来看热闹,想要看看是哪个兄弟这么倒霉,还能敲诈他几顿酒喝。但是没想到,这事情看来是和我有关的了。”

    冷哼了一声,第一至尊斜眼看着第一天:“如果我不来,我的儿,就会变成我的某个兄弟的儿吧?我的儿,以后我见面了得叫他大侄儿,是不是?”

    第一天的手指轻轻的在膝盖上谈了谈,没吭声。

    殷血歌狐疑的看着第一天,他没听懂第一至尊的话里面是什么意思。

    第一至尊继续冷笑道:“可是你们都不懂我,少爷我的确胡作非为了一些,可是该是我的事情,不管好坏,我不会躲,不会闪!我管你这里面有多大的关系,我该扛的,我扛!”

    冷笑一声,将手指塞进嘴里,第一至尊很豪爽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顿时鲜血哗啦啦的喷了出来。

    他很大方的往圆钵里倒了大概一小碗的血,他胸前一团银光喷出,一道蝉形光芒绕着他的手指转了两圈,他的手指上的伤口顿时痊愈。第一至尊走到了殷血歌面前,抓起他的手,用那细针在他指头上刺了一下,将一滴鲜血挤进了圆钵里。

    一团灵芝状的血色光晕从圆钵内喷出,殷血歌的那一滴血和第一至尊的血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叮当’一声脆响,融合完成的血水化为一颗血色宝珠,沉甸甸的落进了圆钵。

    “哇哦,真是少爷我的儿?”第一至尊的脸一阵阵的抽搐着。

    殷血歌抬起头,眼角同样剧烈跳动着看着第一至尊。虽然不知道这圆钵是一件什么法宝,但是第一世家如此大门大户,殷血歌不认为他们有什么理由下这么大的心思算计自己。

    也就是说,第一至尊这个家伙,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好一阵,完全忽视了坐在一旁的第一天。

    过了许久许久,第一至尊才有点尴尬的抓了抓头皮,小声的笑了起来:“感情这种东西,我们可以慢慢培养!对于突然多了个儿这样的事情,我也觉得有点诧异。但是,我可以接受,不就是一个儿么?我以后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儿女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大丈夫何患无妻,大丈夫何愁多?管他明媒正娶的妻生下来的,还是不小心不知道怎么闹出来的儿,总归是我的儿,那就没关系,没问题,一切都好解决!”第一至尊很话痨的在那里絮絮叨叨,就连殷血歌都看出来了,他很紧张,他非常的紧张!

    第一天坐在一旁,突然厉声呵斥起来:“至尊,这个孩,如果你认了他,他就是你的长!”

    沉默了一阵,第一至尊缓缓的,慢慢的直起了腰身。

    他冷冷的看着第一天,慢的说道:“那又如何?我和那女人,不是还没成亲么?我娶了我长的母亲就是。难不成,你们还能把那个女人硬塞到我床上去?”

    冷笑一声,第一至尊说了一句让殷血歌都觉得很王八蛋、很丧尽天良的话。

    “我第一至尊虽然阅女无数,但是我的小弟弟也是有尊严的,不是什么女人他都愿意鞠躬尽瘁的!”(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