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三章 雷泽,第一(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九十三章 雷泽,第一(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鸿蒙本陆,东方世界。

    茫茫大泽,方圆何止亿万里?大泽之,龙蛇藏伏,青天之上,鸾凤长鸣。这一方大泽水汽升腾,隐隐有太古洪荒胜景,偌大的湖泽,处处隐藏着各色仙阵禁制,凡俗之人想要踏入一步都不可得。

    在大泽某处,有一片方圆千里的秀美小山,山岭之间,有河流清泉,有湖泊飞瀑,有洞天福地,有各色精巧的宫殿楼阁。这一应建筑的风格都和现世迥然不同,所有建筑都古朴而端庄,甚至可以称之为风格粗陋。

    一些大殿,看上去就好像巨人用原木和木板拼凑成的茅草屋,没有精雕细琢的雕像,没有流金逸彩的彩绘,真个是粗犷豪放到了极点。但是如果静下心来品味的话,就能发现这里的每一座建筑,每一根梁柱,每一块木板,每一块砖瓦,都是那样的符合大道韵味。

    自然,这一片建筑通体透着一股自然古朴的味道。在这里起居站立,不会有任何的约束拘谨。一如人刚刚赤身露体的来到这个红尘世间,无忧无虑,无所畏惧,干净活泼的一颗赤心灵,和大道轨迹是如此的契合无间。

    这一片大泽,名之为雷泽。

    这一片大泽的人家,有一个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显得很嚣张跋扈的姓氏——第一!

    东方五大仙族,姜家、彭家、刘家、杨家,而这四家人,都是这一户人家的附庸或者说家臣一类的存在·这是他们自家都不否认的事实。这最后一家人,就是第一世家,东方修炼界五大仙族的核心,五大仙族的领袖。

    末法时代之前,太古神魔时期,东方修炼界还是神圣仙佛满天乱飞的时候·东方修炼界的修炼世家何止亿万?但是末法时代之后,在这天地就要回复正常的时刻·东方修炼界只剩下了以第一家为首的五大仙族。

    至于其他的亿万修炼世家·他们早就灰飞烟灭,甚至史书上都没有留下他们的半点儿痕迹。

    此刻,在第一家核心部位的一座大殿。这大殿濒临一片飞瀑,下方是一座圆潭,大殿一侧有一座用古松树皮搭建的凉亭,三位身穿白色长袍,形容苍古的老人正盘坐在凉亭内蒲团上·精光四射的眼眸正盯着站在凉亭外空地上的几个第一家的族人。

    第一辰龙、第一大寒、第一小寒、第一狻猊等等·他们都是这次荧惑道宫开辟,第一家派去荧惑道场的领军人物。尤其第一辰龙,他在这些族人实力最强,最擅长战阵之道,其他第一家的族人都是分散行动,唯独他一人领了一支精锐道兵。

    “事情就是这样。三位老祖。”

    第一辰龙低着头,毕恭毕敬的将荧惑道场重启的前因后果述说了一遍。

    “虽然有太平公主、轮转鬼王、青犁仙人、大桷罗汉·以及那叫做克里斯的上界大能插手,但是最终掌控了荧惑道宫的人,是我等。”第一辰龙眯着眼睛,嘴角挂着一丝冷冽的笑容。

    “他们只知道杨韶仙师降临人间,却没想到我们家还请了另外两位仙师分身下降。就在他们打得最激烈的关头,两位仙师联手,太平公主惊退,轮转鬼王被逼返回幽冥·青犁仙人重伤逃遁,大桷罗汉被逼虹化飞升·那个克里斯的分身被直接打成齑粉。”

    “所以,荧惑道宫的周天万界盘,如今是我们收服了。”凉亭内,居的那个白发白髯,形容苍古,双眸精光四射让人不敢正视的老人缓缓开口。他的声音浑厚而纯净,就好似一口数十万斤重的铜钟被敲响一般,震得人耳膜和胸膛都不由自主的随之共鸣。

    第一辰龙等人身形一阵摇晃,以他们的实力,却差点抵挡不住这老人轻轻松松的一句话。

    “是!”第一辰龙低下头,毕恭毕敬的说道:“荧惑道宫最紧要的那件物事周天万界盘,上古之时道门仙家用来监察周天万界的仙庭重器,如今是我们掌握了。”

    “如此,甚好!”老人轻轻的哼了一声:“既然是我们五大仙族掌握了这重器,上面就好和他们谈条件了。荧惑道场,终归是要还给他们的,谁也无法和仙庭亿万仙门真个争夺荧惑道场。但是我们总得有点好处,他们这么着急想要掌控荧惑道宫,就得把好处给足了。”

    几个第一家的晚辈纷纷向三位老人鞠躬行礼:“有老祖运筹帷幄,孩儿们只管听命行事。”

    轻轻的点了点头,老人眨巴眨巴眼睛,突然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的脸色有点尴尬的向坐在身边的两个白发老人望了一眼,声音就变得有点不怎么自在了:“老二,老三,你们是不是还有点别的事情?”

    两个白发老人站起身,他们用力的拍了拍屁股上莫须有的灰尘,同时仰天干笑了三声。

    一名白发老人沉声道:“三十年前,老入炉的那一炉三转一气归元丹,应该熟了。”

    哼哼一声,老人身形一晃,无声无息、没有带起任何法力波动的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不是金丹期的修士应有的手段,这分明是度过了三难、三劫境,**达到了不离境,随时可能飞升的大能才有的瞬移神通!

    另外一个白发老人则是摸了摸下巴,慢条斯理的说道:“好没开荤了,听说这两天西山那边,那条留了十年的白!花锦蟒结成了妖丹?这可是上好的食材,可以吃了,可以吃了啊!”

    身形微微一晃,这老人一脚迈出,就看到他的身形突然出现在了百里外的一座山顶上,随后他的身形再次一晃,他已经消失无踪。

    这同样是不离境的大能才有的神通法术,道家称之为缩地成寸的就是。

    第一辰龙等几人小心的望着凉亭内那孤零零的白发老人·同时干笑了起来。

    “老祖,您看?”

    白发老人眨巴着眼睛,他慢慢的伸出手,用力的抓着自己满头浓密银白的长发慢慢的向下撸着,一次又一次,拉得自己的头发‘嗡嗡,作响。过了好一阵·他才深深的抽了一口冷气,突然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狠狠一巴掌将面前的一张古木制成的条案拍得稀烂。

    “给老去查!彻查清楚!到底是哪个小王八蛋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闹了这么个笑话回来!我第一家的孙,居然,居然有一个血妖?这让老以后见了祖宗怎么开口?”

    一**肉眼可见的白色声浪从凉亭内喷薄而出,轰得第一辰龙等人倒飞了起来,一个个狼狈的甩出了数百米远。他们不敢抬头,摔倒在地后立刻一跃而起,狼狈的抱着脑袋急速逃窜·唯恐被那老人盯住·又换来一阵破口大骂。

    第一辰龙他们心里的委屈啊,简直就不用说了。

    他们只是奉命去荧惑道场争夺那周天万界盘,他们也很顺利的在几位上界降临的仙师的帮助下,将那周天万界盘给掌控在了手。这事情就算是非常完美了,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手贱,为什么要去找某个

    ‘趁火打劫、扒光了诸多道友,的‘小妖孽,的麻烦?

    这下好了,他们请了个让人头痛的小祖宗回来!这事情到底该如何收场?

    凉亭内的白发老人放声怒吼的时候·殷血歌身体晃了晃,从昏迷逐渐清醒。

    他睁开眼睛,只觉浑身略微有点酸麻,应该是太久没活动的关系,气血有点滞碍,只要稍微活动一下就没有大碍了。他扭头向左右看了看,然后就微微一惊。

    他躺在一间陈设极其古朴的房间内,看这里的陈设·他肯定不在邙山鬼府的宫殿里,也不可能在殷家的城邦。他躺在一张木头制成的床榻上·宽敞的屋里干净疏朗,放着一张长案,几个供跪坐的席。在窗口下有一张短案,上面摆放着一个古色古香的青铜香炉,一张古色斑斓的瑶琴。

    在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张长弓,一壶长箭;在弓箭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三柄同样古迹斑斑的长剑。无论是长弓长箭,还是这三柄长剑的式样,都和现世的风格迥异。

    就说殷血歌身上的血灵剑,他的剑柄柄首是飘逸的流云头,而这墙壁上的三柄长剑的剑柄柄首方正而厚重,上面雕刻着城墙垛口的纹路。就看这些细节,就知道这三柄长剑的历史比起血灵剑起码要古老十倍不

    缓缓直起身体,殷血歌看到在自己床榻的一头一尾,分别矗立着一个龟形、一个鹤形的香炉。这两口香炉都是青铜材质,通体古色斑斓,看这龟、鹤的造型吧,厚重而简单,线条极其的钝拙,他们的历史也不知道是有几万几千年了。

    偌大的房间内就只有这些东西,两口香炉内有淡淡的香烟飘出来,这香烟沁人心脾,殷血歌微微吸了两口,就觉得身上滞碍的血脉开始活络起来,他直起身体没多久,身上的酸麻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掀开身上的薄被,殷血歌又是一愣。

    盖在他身上的被又轻又滑,淡黄色的材质看上去好似丝绸,却比丝绸更加细腻了好几倍。殷血歌皱着眉头,拉着被轻轻一扯,他这一扯何止两三千斤的力量,却没有将这被撕开半点儿。

    这材料,用来炼制法宝都是足够的了。殷血歌诧异的看着这一床被,见微知著,这屋的主人来历可不一般啊。

    丢下这床被,殷血歌站起身来,赤着脚走到了墙壁上挂着的三柄长剑前。他拿下一口长剑,握住剑柄微微一扯,就听得‘铿锵,一声,屋里好似打响了一道闪电,一道蓝蔚蔚的剑光喷出数尺远。

    这长剑只是露出来三寸长一截儿,蓝色的剑光就喷出了数尺方圆,森森寒气扑面而来,刺激得殷血歌差点没打喷嚏。这柄挂在墙上做装饰的长剑,居然是一口上品法宝!

    殷血歌的脸一阵阵的抽搐着·这家人好阔气,上品法宝就这么挂在墙上?

    他不信邪的将另外两口长剑也摘了下来,用力拔出了半截。同样寒气森森,同样剑光盈盈。这挂在墙上做装饰的三口长剑,剑光分别成青、红、蓝三色,剑锋上铭刻了三条降魔咒语·这是一套儿三口降魔宝剑!

    三口宝剑分开,每一口宝剑的品质只是上品法宝·但是他们组合在一起·联合驱动的话,那就是一套极品法宝。尤其是那三道古朴繁奥的降魔咒语,殷血歌只是向他们望了一眼,就觉得心头一阵阵的滞闷,这三道咒语没有发动,就对殷血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将三口宝剑重新挂回了墙壁,殷血歌大步走过房间来到了那一张长弓和一壶长箭

    他先是掏出了一支长箭这三尺多长的长箭沉重异常,看似拇指粗细的箭矢也不知道用什么木料制成,一支长箭就重达三百多斤。可想而知这么重的箭矢用强弓射出后,会有多强的威力。

    而箭矢上铭刻的几条细细的符咒纹路显然也有驱魔降妖的功效,殷血歌的手指按在了这些符咒纹路上,这些符咒就悄然亮起淡淡的金色光芒,殷血歌的皮肤感到了一阵阵的灼烧疼痛甚至有青烟冒了出来。

    不敢将这些箭矢拿在手上多多把玩,殷血歌将他丢回了箭囊,然后摘下了那张长弓。

    看似木质的长弓一入手,殷血歌就暗叫了一声糟糕。

    以他完成了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第一重第一篇木皮篇的修为,他的肉身轻松就有万斤上下的力量。但是这张和殷血歌差不多高的长弓,重量却显然在万斤以上。殷血歌刚刚将他从墙上摘下,浑身骨骼就骤然被一股大力压得‘咔咔,作响。

    殷血歌急忙松手,任凭长弓一端坠地这才扶住了这柄沉重异常的长弓。

    他一手握住长弓的一端,一脚顶住了长弓的另外一端然后右手握住弓弦轻轻一扯。

    ‘嗡嗡,声,弓弦微微被拉开了半寸。殷血歌万斤巨力,也只能将这长弓拉开这么点儿!

    “唷,不错,你这小的力气,可比我还要大了几分!”门口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殷血歌急忙回头,就看到第一狻猊身穿一件黑色的长袍,正双手抱在胸前,斜靠在门框上看着自己。第一狻猊的目光很古怪,殷血歌很敏锐的察觉到了第一狻猊目光的那一丝好奇、震惊以及不敢置信的复杂情绪。

    小心的将长弓靠在墙壁上,殷血歌直起了身体。

    “这么说,我是你们家的俘虏了?”殷血歌看着第一狻猊问道。

    第一狻猊半天没吭声,他伸出手,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鼻,过了许久,他才干笑了几声。扭头看了看左右,第一狻猊岔开话题问殷血歌:“为了把你安全的、安静的带回来,一路上给你喂了三颗‘曼陀罗大梦黄粱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什么不舒服的。”用力的活动了一下身体,殷血歌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银色质地,用淡淡的灰色丝线绣出了条蛟龙纹路的长袍。第一世家的人喜欢穿各种龙袍,这是殷血歌早就知道的,但是这一身袍穿在自己身上,他只觉得很不习惯。

    在殷族城邦的时候,殷血歌已经习惯了殷族那种紧身的战斗服以及宽敞的披风,他不喜欢东方这种有点累赘的长袍。

    “我是你们的俘虏么?”抛下关于衣服的问题,殷血歌直勾勾的盯着第一狻猊,继续问道。

    “这不是俘虏不俘虏的事情,你怎么可能是我们的俘虏呢?”第一狻猊含糊其辞的打着呵呵:“确切的说,这个什么来着,我们是自家人啊。只不过,我和我的长辈们都很好奇,不知道你是我们第一家哪一房哪一支的后裔,这个问题,很让人头痛!”

    殷血歌的心脏剧烈的抽成了一团,大量鲜血涌上脑部,他的眼前顿时微微泛红,看出去的一切都戴上了一层淡淡血色。

    “你说什么?”殷血歌握紧了拳头。

    第一狻猊掏出了一枚银色的玉蝉挂坠,他将这枚玉蝉挂坠丢向了殷血歌,然后从自己的衣领里也掏出了一枚一模一样的银色玉蝉。紧接着,他从自己的袖里掏出了另外好几枚造型一模一样,同样闪耀着淡淡银色光芒的玉蝉挂坠。

    “这金风天蝉,是我们第一家所有族人随身的法宝。他能帮助我们隐匿气息,能够帮我们治疗伤势,能够驱散各种常见的毒药和诅咒。这是我们第一家的族人出门游历必备的宝物。”

    “金风天蝉也有好几种,这种银色的,是品质最高的一种。也只有我们第一家真正的嫡传族人,才能随身佩戴。同时也只有我们第一家嫡系族人的血脉,才能激活他的全部功效。

    “你在荧惑道场,闯入了金风散人的道宫?我第一家的先祖和金风散人有旧,这金风天蝉,就是金风散人专门为我第一家的族人设计的血脉法宝。”

    第一狻猊看着目瞪口呆的殷血歌,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所以,你现在知道了?殷血歌是吧?你应该叫做第一血歌才对

    耸耸肩膀,第一狻猊将自己手上的那些银色玉蝉挂坠塞回了袖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辰龙大叔发现你身上突然冒出了一枚金风天蝉,他差点没哭出来了。他真可怜,是不是?”

    殷血歌怔怔的看着第一狻猊,过了许久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我觉得,我才是真的可怜,你觉得呢?”

    第一狻猊沉默了一阵,然后认同的点了点头:“是啊,你是足够可怜的!啧,跟我来吧,老祖要见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