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二章 被擒(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九十二章 被擒(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第一辰龙,号天罡!

    殷血歌知道,在东方古老的化,十二生肖元辰都有自己的名号,辰龙号天罡,就是其之一。这位第一辰龙,就是第一家族很了不得的一位人物。

    在邪骨道的时候,殷血歌已经从万邪骨王那里得知,第一辰龙,天罡先生,他是第一世家对外的一员干将。所谓干将的意思就是,他专责攻伐杀戮,手更掌握了第一世家一支精锐的道兵!

    “第一辰龙,天罡先生!”殷血歌看着第一辰龙,很冷静的笑着:“要我束手就擒,你有这个本事么?”

    第一辰龙眯着眼向殷血歌望了一眼,手金鞭轻轻一晃,顿时带起了万条金光。他也不吭声,而是挥动两条金鞭实打实的向着幽泉放出的水波帷幕狠狠的击打了下来。一弹指的功夫,第一辰龙已经运鞭如风,眨眼间挥出了三百击。

    高空那座龙玲珑宝塔喷出高温火光,压制得水波帷幕荡起无数涟漪。地面上第一辰龙手持金鞭连连轰击,每一鞭都震得这一片薄薄的水波震荡不已。幽泉的身体也随着第一辰龙的每一次攻击而微微颤抖着,小脸蛋也越来越难看。

    虽然幽泉的实力不弱,也实打实的拥有金丹大成境的实力,但是此刻她不仅仅是要防御自身,更要保护殷血歌、乌木等人,防御的范围大了,单位面积的防御力自然就削弱了不少。加之她身上这套长裙虽然有着绝强的防御力,但是这套长裙并不是她如今能随意驱遣的。

    换言之这长裙的品阶太高,想要自如的运转这长裙的最强防御,幽泉的修为还差得远呢。

    所以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水波帷幕已经一阵散乱,幽泉的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冷汗,甚至有汗珠顺着她的发丝一滴滴的滑落下来。

    乌木眼看得事情不对他二话不说的直接冲出了水波帷幕的保护,挺起烈焰焚天戟就朝着第一辰龙当心刺了过去。“吃你乌木大人一枪捅死你这老白脸!”乌木化为狼人形态双臂一挥也有数万斤力道,烈焰焚天戟带起一道刺目的火光,发出尖锐的啸声直刺第一辰龙。

    不屑的冷笑了一声,第一辰龙脚踏七星,轻轻松松的避开了乌木的刺击,双手紧握金鞭,两条宝塔节的金鞭带着万道祥光重重的劈在了乌木的后背上。乌木甚至没看清第一辰龙是如何绕到自己身后的就被这两条金鞭狠狠的抽了一记。

    ‘铛铛,巨响,乌木身上的甲胄主动喷出一片迷离的光焰,挡住了第一辰龙的这一击。乌木的身体一个踉跄,狼狈的向前扑出了十几米远,好容易才站稳了脚步。他的嘴角有一丝鲜血渗出,他狼狈的回过头向第一辰龙望了一眼,骇然道:“好大的力气!”

    第一辰龙也诧异的向乌木身上的甲胄望了过去他皱了皱眉眉头,冷声道:“仙甲?你这妖孽居然有如此造化?奈何你实力太低,这仙甲穿在你身上,倒是暴殄天物了!可惜,可惜,这仙甲居然已经和你灵魂相连?这已经是你的物事了。”

    摇摇头,第一辰龙厉声喝道:“卸甲!”

    数十名身穿各色道装的年轻男女一拥而上,他们手持各色法宝组成一座奇异的法阵绕着乌木就是轻轻一旋。殷血歌如此目力,都没看清那一座大阵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他就看到乌木身上的甲胄突然

    ‘铿锵,一声化为数十个部件脱落,然后纷纷化为祥光没入乌木的体

    乌木骤然失去了甲胄的保护,第一辰龙脚下一旋,他再次出现在乌木身后,两条金鞭带着凄厉的风声拍下。殷血歌大吼了一声‘不好,,但是他哪里来得及阻挡?乌木身上的长袍被拍得粉碎,两条金鞭抽在他的背上,打得他后背银毛乱飞,血肉飞溅,后背的骨骼不知道被震碎了多少。

    一声惨嚎,乌木吐出一口血箭,宛如风落一样向前飞出了数十米远,一头撞在了一株大树上昏死过去。烈焰焚天戟带起一道火光,翻滚着飞出了老远,重重的插在了一株大树上。

    一名青年快步走到了烈焰焚天戟旁,一把抓起了长戟,纳入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他向第一辰龙抱拳行礼道:“这是第一狻猊的随身兵器,被这些妖孽用诡计给强夺了去,今日算是重归原主。”

    第一辰龙笑着点了点头,他双手金鞭轻轻一碰,冷笑着向殷血歌望了过来。

    “这狼妖倒也有几分蛮力,奈何不修神通,不练法力,打斗之时招式粗陋浅薄,妖孽毕竟就是妖孽,只能在凡俗之间横行霸道,碰到正经的修士就不堪一击。”

    殷血歌紧握血灵剑,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第一辰龙的修为最多也就是金丹境,他的自身力量和乌木绝对相差不大,甚至乌木在力量和速度方面,还要比第一辰龙强出许多。但是两人一接触,乌木居然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被打成重伤,这只能说明两者在战技和经验方面相差太大,根本不是一个级数的。

    几个道装青年大步冲到了乌木身边,掏出一条金色的绳索念了一声咒语,这条绳索就好似活物一般急速缠绕在了乌木的身上,将他捆得和粽一般。一名青年掏出了三张灵符,别贴在了乌木的眉心、心口和小腹处,昏迷的乌木就好像被!大山压顶一般,不由自主的**了一声。

    第一辰龙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束手就擒,还是要本座亲自动手?”

    四周数百道装人等纷纷散开,已经布成了一座气相森严的大阵。数百件法宝腾空而起,放出各色光芒照耀四方。殷血歌感受到四周庞大的压力不由得连连冷笑:“你们来抓我,是为了给那些倒霉蛋出气么?”

    这两天的功夫,殷血歌他们已经扒光了数百位倒霉的修士。如今第一辰龙突然带着这么多的人围堵住了自己,殷血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第一辰龙要为那些倒霉蛋出气了。

    哪知道第一辰龙只是沉吟了片刻,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这些天做的事情,我大致知道是什么。

    只不过里面倒是没有我第一家的人,其他五大仙族的道友也只有寥寥数人而已。被你们祸害的更多是大仙门的那些道友。”

    向着四周望了望,第一辰龙压低了声音:“既然是他们倒霉,本座何必为他们出力?相反,你们扒光了他们,还省得本座亲自出手就能得到他们身上所有的宝物,本座还要感激你呢。”

    殷血歌一时无语,他怔怔的看着第一辰龙突然明白了五大仙族和大仙门之间,如今就已经有了嫌隙?不过回想荧惑道宫门前的那些争斗,的确道门和佛门之间,正教和邪道之间,城邦人类和修士之间,他们的关系的确复杂到了极点。

    血灵剑铿锵一声,殷血歌抬头望了望那座正不断喷出灼热火光的龙玲珑塔突然叹息了一声:“想要我束手就擒,这是不可能的。有本事,你们亲手抓我就是。”

    重重的拍了幽泉的肩膀一下,殷血歌身形一晃,带起大片残影冲出了水波帷幕的保护圈。片片血雾从他身上扩散开来,血灵剑带起几条血光,宛如灵动的血蛇向着第一辰龙刺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鬼魔夺灵元珠、七杀瘟葫芦、丧门白骨箭等几件邪道法器也都被殷血歌一一祭出。所有的法宝都向着第一辰龙攻击了过去殷血歌自己更是亮出了本命蝠翼,双手展开沥血爪宛如一条鬼魅一般寸步不离第一辰龙,双手带起无数道血光向他周身要害抓了下

    “嘿,好凶狠的小家伙!”第一辰龙惊叹了一声,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只是,想要伤我,还有点不够!”

    那座正在疯狂攻击幽泉水波帷幕的龙玲珑塔轻轻一晃,带起一道火光就来到了第一辰龙面前。这座玲珑塔放出万丈火光,轻轻松松的就挡住了鬼魔夺灵元珠等几件邪道法宝的进攻。这龙玲珑塔内放出的火焰纯阳至刚,拥有绝大的破魔破邪的威力,正好克制了这几件邪道法宝。

    鬼魔隐藏在森森鬼气,根本不敢被那火光沾到半点儿;七杀瘟葫芦喷出的瘟毒煞气被那火焰一烧,顿时化为无数恶臭的浓烟飘散;至于说丧门白骨箭么,每一次这三支恶毒的飞箭穿过那火焰,都发出尖锐的鸣叫声,迫不及待的转身就走,根本不敢继续深入。

    “我这宝塔,乃真正天纯阳之宝,乃是天仙重器,岂是这些邪魔法宝能抵挡的?”第一辰龙挥动两条金鞭,轻轻松松的抵挡着血灵剑的一次次穿刺,不断的轻声笑着:“本座法力不够,无法催动这龙玲珑宝塔的真正威力,但是单纯用来防身,这也足够了。”

    殷血歌的眼角一阵乱抽,不断的催动血灵剑向着第一辰龙乱刺乱劈。

    但是任凭他如何催动血灵剑,哪怕无数血光宛如暴风雨一样的劈砍了下去,第一辰龙依旧好整以暇的挥动两条金鞭,轻轻松松的抵挡住了所有的剑光。他的每一鞭都正好砸在了剑光最薄弱的地方,将剑光远远的震飞了出去,根本没有一道剑光能够迫近他的身体。

    看着第一辰龙如此轻松的架势,殷血歌只能无奈摇头。

    他的机缘足够,但是至今为止,他得到的最强大的宝物,也只是幽冥道人留下的幽冥十八禁囵塔!

    这最少也是一件巅峰金仙器吧?但是在末法时代,这幽冥十八禁囵塔居然被侵袭得几乎破损,如今威力最多相当于一件普通灵器,还要殷血歌不断的收集各种珍稀材料,才能逐渐的恢复他的威能。但是想要将他恢复到最鼎盛的威力,天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

    但是这第一辰龙呢?不愧是五大仙族有数的强者,他随手就祭出了一座天仙器!

    而且看起来应该是一件完整无损的天仙器,哪怕他只有金丹期的实力,但是凭借这一座自动发挥的天仙器,他应对谁都已经站稳了不败之地啊!

    “末法时代,所有的高阶法器,不应该都已经折损了么?”殷血歌看着轻松抵挡自己攻击的第一辰龙不由得怒极咆哮。

    “没错!”第一辰龙目光深沉的看着殷血歌,他低声笑道:“末法时代所有的高阶法器比如说散仙器、地仙器等等,都因为天地法则崩解,早就不复存在了。但是这座龙玲珑宝塔,是一甲之前从上界跨界送来的宝物,那时天地法则已经开始重新凝!聚这塔才丝毫无损呢。”

    殷血歌听得差点吐血!

    从上街跨界送来的宝物?一送就是一座天仙器!第一辰龙还不是第一家族什么真正重要的大人物呢,他只是一员对外厮杀征战的将领就这样他都有一件天仙器随身那么第一家族的真正核心人物,他们又得到了什么?

    浑身汗毛一根根竖起,殷血歌咬牙切齿的掏出了沧澜碧海符,就要催动灵符,掩护自己和幽泉等人逃走。

    但是沧澜碧海符刚刚握在手,殷血歌还没来得急催动呢,一旁突然闪出了一个容貌和第一辰龙生得有几分相似的年男。这男身穿一件碧海波涛托起一轮红日的奇形道袍手持一柄色泽古朴、有龟甲鳞纹的青铜短剑,右手并起剑指,向着殷血歌就是一指。

    “这仙符不错,在你这妖孽手,可就是浪费了!”

    一声律令咒语声,殷血歌忽然浑身一阵沉重,他只觉身体好似被封禁在了一座高达数万里的大山,他的手指再也无法动弹丝毫浑身骨骼肌肉被恐怖的重力拉扯得剧痛无比。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道装年,想要开口催发灵符但是他哪里还能开口说话?

    一道闪耀着蒙蒙仙光的三尺灵符从那年男的身后冉冉浮现,这张灵符上有千万座大山虚影若隐若现,就是这张灵符释放出无形的力量,将殷血歌死死地禁锢在了原地。

    幽泉看着那张灵符,小脸突然一变:“十山万狱镇魔符!哼!”

    轻轻一声冷哼,龙玲珑塔已经没有压制幽泉,她干脆收起了长裙上放出的水波,带起一道水光向着那道装男掠了过去。在她身边逐渐有一丝一丝的水线出现,这些水线雪白如银,长有数丈,带起刺耳的裂空声宛如无数飞剑向着那道装男当头斩下。

    “这丫头有点意思!”第一辰龙大笑了几声,他向着头顶悬浮的龙玲珑塔望了一眼,那宝塔突然一转,宛如闪电般向着幽泉就砸了下

    殷血歌想要大叫,但是他怎么都叫不出声音来。幽泉身边的无数水线一根根的粉碎崩解,化为大片水光四散。宝塔轻轻的落在了幽泉的后心处,幽泉张口喷出一道鲜血,一声不吭的昏迷倒地。

    同样几个道装青年飞掠了过去,用金色绳索和三张灵符将幽泉死死地禁锢在了那里。

    血鹦鹉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他从殷血歌头顶一跃而起,浑身血色羽毛笔直的竖起,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鸟爷我不活啦,这一身毛都不要了!吃你们鸟爷一招‘万箭齐发,射穿你妈,!”

    第一辰龙和那道装年的脸蛋剧烈的抽搐了一下,血鹦鹉这厮的嘴太臭,他们活了这么长时间,就没听说过修炼界有这么一门‘万箭齐发,射穿什么什么,的妖法!

    “妖孽就是妖孽!”道装年冷哼一声,他随手一晃,一枚三角形的玉环脱手飞出,带起一道华丽的玉色仙光飞到了血鹦鹉的头顶。还不等血鹦鹉射出浑身的羽毛,玉环已经重重的轰在了他身上。

    道装年恼怒血鹦鹉嘴臭,这一击着实耗费了不少金丹丹力,血鹦鹉被轰得浑身羽毛寸寸碎裂,宛如烤箱的火鸡一样浑身冒着烟儿从高空笔直的坠落。

    “干你,亲大爷的,祖奶奶的,老妈!”血鹦鹉昏迷之前还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句:“我爹,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娘,不会放过你们的!第一世家?这梁,鸟爷和你们结下了。”

    很顽强的说完了这一番发狠的话,几乎被扒光毛的血鹦鹉才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昏迷过去。

    殷血歌背后的本命蝠翼放出夺目的血光,他死死地看着第一辰龙和道装年,喉咙里不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这一刻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他只想将眼前这些人全部撕成碎片,将他们的精血全部吞噬一空。

    第一辰龙缓步走到了殷血歌面前,他摇了摇头,沉声道:“殷血歌?我们知道你!看在上次在邙山鬼府的事情上,我们五大仙族欠你一份人情,所以,我们是不会杀你的。”

    另外一个道装年柔声道:“但是,你作恶多端,我们也不能放纵你肆虐天下,所以!”

    ‘所以,什么,两人都没说出口。他们只是呆滞的看着殷血歌胸前一团银色光芒亮起,一只银色玉蝉从那银光飞出,急速绕着殷血歌盘旋飞舞了起来。

    殷血歌身上恐怖的重力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冷哼一声,一爪就向着第一辰龙的面孔抓了过去。

    第一辰龙手上金鞭一振,快若闪电般在殷血歌的脑门上拍了一下。

    殷血歌眼前一黑,瞬间昏迷了过去。

    第一辰龙和那道装年面色极其‘狼狈,的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怔怔的看着殷血歌身上盘旋飞舞的那一枚银色玉蝉,两人半晌说不出话来。不仅仅是他们,附近的那些道装男女也是一个个神色诡异,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了那一枚银色玉蝉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