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九十一章 被困(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九十一章 被困(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回头望去,沧澜宫上几头肥胖的白鹤正趴在一团白云上獭洋洋的叼着几根灵芝仙草发着呆。这些家伙被蜡烛童养得太胖了,对当今修士而言都无比珍贵的灵芝仙草,他们居然都吃得腻味了。

    四周悄然无人,殷血歌被那金风道宫内的道人一掌推出,直接就将他推出了数万里远,将他送出了罗山。如今荧惑道场内的所有人,只要是有能力的都闯入了罗山求机缘寻宝贝去了,哪里还有人有心情在外面乱跑。

    将沧澜曲灵图和沧澜碧海符放在了一旁,殷血歌仔细的看向了自己手那片奇怪的东西。

    这是金风道宫内的道人将自己推出来的时候,随手塞进他掌心的古怪物件。

    这玩意长有一尺多,宽四寸左右,后有三寸许。通体透明,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雕成,看形状却是一只大蝉的蝉蜕。这薄薄的蝉蜕壳儿闪烁着一股浓郁纯正的血光,这血光正而不邪,虽然是鲜血特有的光芒,却没有丝毫的血腥味、阴森味,反而带着一股浩浩荡荡、浑厚纯正、阳刚古朴、至大至上的气息。

    殷血歌仔细的盯着那蝉蜕张望着,自己闯入金风道宫,就得到了这么一个东西?

    不是飞剑,不是法宝,不是灵符,不是灵药,更不是什么修炼典籍,什么道书仙籍之类,这都完全搭不上边呀!这东西很轻巧,很轻薄,殷血歌用手掂量了一下·觉得自己一手可以将他捏成粉碎。

    心里刚有这个念头,殷血歌就发现掌心的这蝉蜕,突然化为一片片血色的碎片。这些碎片在他掌心急速的旋转着,很快就变成了一团血色的漩涡。伴随着道道仙音天籁,浑身僵硬的殷血歌眼睁睁的看着这血色漩涡悄然没入了他的眉心,径直钻进了他的识海。

    无数的奇异景象在殷血歌面前闪过·无数奇妙-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天地星辰、亿万神魔、无数神圣仙佛、无数飞天仙女·各种神仙景象·各种魔域鬼蜮,零零种种无数稀奇古怪的光影变幻。

    最终殷血歌面前出现了一株不可言其大,不可言其广,不可言其形,不可言其状的洪荒古木。这株古木囊括天地,包容万界,周天万界、亿万生灵一眼望去·也不过是在他一一枝之间而已。

    骤然间一声蝉鸣冲天而起·殷血歌眼前无数幻象同时崩解,他浑身一个激灵,顿时从那幻境清醒过来。他只觉得眼前有无数字缓缓滑落,这些字古朴古老,复杂异常,每一个字都包容了天地妙-理,或者说·干脆这每个字就是天地至理的化身投影。

    在他的识海,一汪数寸见方的血色池塘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大罗浮生幽冥道所化的鬼脸玉碟很惬意的浸泡在这血色池塘,幽冥十八禁囵塔悬浮在血色池塘上空,同样惬意的吮吸着血色池塘内喷出的丝丝血色雾气。十八镇狱官同时向殷血歌传来了清晰的信息—他们很享受这血气的滋养,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多得到一些这些血气。

    但是殷血歌还无法控制这血色池塘,他不知道这血色池塘是什么来历,他只能被动的感受着这血色池塘喷出的血气是如此的精纯,如此的坚韧·蕴藏了无比神妙-的生命力。

    蓦然间,一行血色大字在殷血歌眼前一闪而过。

    《大慈大悲众生得解血海浮屠经》!这一行大字带着森森血气′带着一股极其古老洪荒的气息慢慢的划过殷血歌的眼帘。殷血歌突然从那一片血色池塘了解了一篇完整的修炼道籍,从如何熬炼**,如何淬炼第一缕元气,如何凝结本命莲心,如何开辟血海等等。

    这是一篇从金丹,到元婴,度过三劫三难,最终直抵‘不离,境,突破天劫,直达仙人道果的完整法门。这篇法门虽然初期也有淬炼**的功法,但是和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完全没有任何冲突,他是一门正儿八经的,修炼灵魂,淬炼元神,最终长生不死的仙人法门。

    这,正是殷血歌如今缺少的东西!纯正的修炼大道,而不是辅助的锻体法门。

    “多谢金风散人!”殷血歌向着罗山的方向跪拜了下去,肃然向那个方向磕了几个响头。他不知道这篇功法是什么来历,但是他只是略微咂摸了一番,就觉得这功法古朴浑厚,字字珠玑,真的有逆转天机的无上玄。

    这是真正的通天大道,虽然只有修炼到地仙境界的法门,但是殷血歌隐隐觉得,这门血海浮屠经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他从鬼脸玉碟和幽冥十八禁囵塔的反应能感受到,这一篇法门非同寻常,他的品阶最少也和大罗浮生幽冥道是同一个品级的存在。

    荧惑道场,不愧是有大罗金仙坐镇的上古仙人道场,这里果然留下了大罗金仙的传承。

    殷血歌欣喜的站起身来,他一把抓起了地上的沧澜曲灵图和沧澜碧海符,刚刚转过身,就看到一点三色火光远远的飞了过来,蜡烛童正架着云团向他这边急速靠近。

    “血歌小友,你可得到了老爷留下的宝物?”蜡烛童大声叫嚷着:“你们走后,我越想越是不妥当。那罗山毕竟是当年老爷和一众道友聚会讲经的地方们不过几个金丹小辈,怎能去那里冒险?”

    等飞得近了,蜡烛童猛不丁的看到只有殷血歌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那里,他不由得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稚嫩的脸蛋上满是惊骇和痛苦:“另外几位小友呢?他们都在哪里?他们出什么事情了?怎么只有血歌小友你一个人回来?”

    殷血歌刚要开口说话呢,从罗山的方向·突然一道仙光裹着一团血光喷射而来。

    这仙光飞行的速度快得让人浑身汗毛直竖,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掠过了数万里,笔直的掠过殷血歌他们的头顶,坠落到了后方百多里外的山林。‘轰,的一声巨响,那仙光炸开,一团血光从那仙光冲了出来·血鹦鹉的声音突然响彻全场。

    “我干你大爷的亲娘!鸟爷我说什么了?我做什么了?”血鹦鹉宛如发狂的斗鸡一样浑身鸟毛一根根竖起,跳着脚站在一株大树上指着罗山破口大骂。

    “鸟爷只是实话实说·男汉大丈夫·好不容易活一场,当然要杀人放火、欺男霸女、打家劫舍、横行天下,这才是一个爷们应有的活法!居然说鸟爷是妖孽?是死性不改的妖孽?你们半点儿好处都没给鸟爷,反而把鸟爷吊在那里毒打三千毒龙鞭!”

    血鹦鹉浑身羽毛凌乱,身上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细细的鞭痕,显然一如他所言,他的确被人吊起来狠狠的殴打了一顿。殷血歌歪着脑袋·看着血鹦鹉在那里跳着脚的破口诅咒。

    “荧惑道宫的牛鼻们·你们这群老不死的,鸟爷我记住你们的名号了!终有一天,鸟爷会找你们出这口气的!鸟爷一定会扒了你们在仙界的洞府,抢光你们门下的女弟!”

    血鹦鹉嘴里直喷口水,他絮絮叨叨的破口大骂了整整一刻钟,这才伸长了脖,发出公鸡打鸣一般凄厉的鸣叫声。气喘吁吁的血鹦鹉好容易才抹平了身上的鸟毛·他东张西望了一番,继续骂骂咧咧的,却无比准确的向着殷血歌这边飞了过来。

    这家伙飞行的速度也不慢,百多里的距离,也就是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就飞到了。他一见到殷血歌,就泪流满面的一屁股坐在了殷血歌的脑袋上,哭天喊地的拍打起自己的翅膀,那德行·就好似村里的泼妇吵架输了场,正威逼自己的男人拎着菜刀去给自己出气。

    “主咧·我的少`,亲爱的血歌大人啊,您家的鸟爷吃亏吃大了呀!三千毒龙鞭啊,打得鸟爷差点变成死鸟了!你得给我出这口气啊,把那罗山一把火给烧了吧?烧了吧?”

    血鹦鹉用宽大的翅膀抱着殷血歌的脑袋,哭哭啼啼的哀嚎着:“还好我是一头公鸟,如果我是母的,我鸟蛋都被他们打出来了呀!三千毒龙鞭啊,就算是幽冥地府的恶鬼地狱,也没有这么凶残的刑法啊!”

    血鹦鹉哭哭啼啼的骂咧着,突然间又是一道仙光从罗山的方向喷了出来。

    这一次,仙光裹着一头浑身银光闪闪的大狼,殷血歌眼尖,他看到那家伙正是乌木。化为狼人形状的乌木穿着一套仙光闪耀的银色战甲,手持烈焰焚天戟,一路翻滚着发出凄厉的狼啸声,狼狈的被那仙光卷着掠过殷血歌等人的身侧,飞到了数百里外的一片山林狠狠坠落。

    殷血歌急忙和蜡烛童、血鹦鹉一并向乌木坠落的方向跑去。过了好久,他们才找到了摔在地上一个硕大的大坑内,摔得浑身发硬动弹不得的乌木。

    “那贼牛鼻,乌木大爷不会放过他的。唉哟,他一脚把我踢出来了!”乌木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着:“一套破烂甲胄就把我给打发掉了?那贼牛鼻,乌木大爷只是想要多拿一柄大刀,他就把我一脚踢出来了!”

    血鹦鹉目光凶狠的盯着乌木,他的爪慢慢的伸长,逐渐有血光从他爪里喷了出来。

    骤然间,血鹦鹉无比嫉妒,万分恼怒的尖叫了起来:“该死的家伙,你得了一套甲胄,你还想怎么的?你得了一套甲胄,只挨了一脚!鸟爷我狗屁没得到,被毒打了三千鞭啊!”

    乌木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血鹦鹉,他突然觉得心平气和,突然就心理平衡了。他看着浑身鸟毛杂乱的血鹦鹉,忍不住的放声大笑了起来。他笑得在地上连连翻滚,不断的用拳头捶打着地面。

    骤然间又是一道仙光从罗山喷出,这一次喷出的仙光的人影殷血歌他们都不认识,看他身上穿戴着的道袍,分明是东方修炼界名门正教的那些长老级的人物。

    但是那白须老道一边疾飞·一边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他在吐血的同时,居然还闭着眼睛,分明是昏迷不醒的模样。殷血歌突然想起了荧惑道宫的话,如果无法突破小千障境的考验,那么这些被送进小千障境的人·就会昏迷几个月!

    这老道怕是没有经过考验,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灵魂受损了吧?

    血鹦鹉和乌木同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一鸟一狼用最快的速度向着那老道坠落的方向追了过去:“赶紧去啊,手快有,手慢无。这老道身上肯定有不少宝贝,抢到了就是咱们的!”

    可怜的老道,他■的地方距离乌木不过数十里,血鹦鹉和乌木这两条比土!匪还要贪婪的禽兽很快赶了过去,将这毫无反抗之力的老道的内裤和袜都扒了下来。

    如果不是殷血歌阻止的话·这老道都要被血鹦鹉给吞进肚里当点心了!

    看着被扒得干干净净·赤身露体的躺在一株大树下的老道,殷血歌只能向对方连连合十道歉:“前辈,不好意思,我的手下打劫了您,这已经是劫财了。再要了您的命,这显然是不对的。劫财不害命,我就算是你们嘴里的妖孽·我也是有道德底线的!”

    蜡烛童在一旁看着殷血歌,不由得连连点头,头顶一缕青烟顿时飘起来老高。

    “善了那个哉的,血歌小友宅心仁厚,日后定有福报啊!”

    “当年老爷也说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们修炼之人·最怕的就是把事情给做绝了,日后就没有回转的空间了!扒光了这老道·和扒光了之后再吃了这老道,这就是道德之士和邪魔外道的差距所在了!”

    蜡烛童很是佩服的向殷血歌连连赞叹,他认为殷血歌这种只取浮财不伤性命的行为,很有上古大德圣人的风范!

    殷血歌听得蜡烛童的话,都不由得一阵面红耳赤,自己真有蜡烛童说得这般好?

    心虚之余,殷血歌将那沧澜曲灵图交给了蜡烛童,并且叮嘱他一定要尽快的利用这宝物将自己身上的妨碍给彻底清除了。蜡烛童见到了沧澜曲灵图,他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他向着殷血歌谢了又谢,然后架起一团白云,快若闪电的遁回了沧澜宫。

    一道又一道仙光从罗山内喷出,里面包裹着一个又一个或者昏迷或者清醒的老道或者小道。

    殷血歌带着乌木和血鹦鹉四处奔波,那些被送出荧惑道宫的时候就已经昏迷的道人,自然是被他们轻轻松松的扒得干干净净,那些被送出来的时候依旧清醒的道人,却也逃不过他们的魔掌。

    这些道人被送出来的时候都是孤家寡人一个,身边没有什么同伴,殷血歌他们却是三人联手,谁能抵挡得住他们的攻击?所以不管这些道人是情愿还是不情愿,他们都被打晕在地,然后扒了个精光。

    除开少数几个女性修士,殷血歌不好意思对她们下手,其他的修士有一个是一个,没有一个跑掉。

    忙碌了三天两夜,就在这天夜里,突然一道仙光从罗山内喷出,殷血歌远远望去,看到面色平静的幽泉正站在仙光,身上多了一套清澈如水隐隐有水波缠绕的长裙。殷血歌急忙打了一声招呼,带着血鹦鹉和乌木兴致勃勃的迎了上去。

    仙光散去,幽泉轻松的落在了一处小山谷。

    殷血歌分开面前的枝桠,大步冲到了幽泉面前,很是关切的看着她:“幽泉,没事吧?”

    幽泉眨巴着眼睛,向着殷血歌浅浅的一笑。她指了指自己身上这一套浅水色的长裙,轻盈的原地转了一圈,于是四周传来低沉的波涛声,大片水沫水花向着四周奔腾翻滚了出去。

    “那个小千障境,很有趣!”幽泉歪着头,向殷血歌笑着:“本来闯过第一禁,就能拿走宝物离开的。但是后面的那些关卡也很有趣,所有幽泉就一禁一禁的闯了过去,一直闯到了第十二禁。这是外来修士能够闯过的最高禁数,幽泉只能离开了。”

    幽泉说得简单,乌木手上长戟‘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幽泉,痛苦的抓住了自己的脑袋:“十二禁?我只闯到了第二禁就被踢了出来!”

    血鹦鹉面色阴沉的看着乌木,他愤怒的举起了两只翅膀,嘶声尖叫起来:“一个第二禁,一个第十二禁,你们不觉得太过分么?鸟爷,鸟爷在第一禁,只是第一禁拷问本心,就被抓起来毒打了三千鞭啊!鸟爷我犯了什么错?鸟爷我到底说错什么了?三千毒龙鞭啊!还有天理么?”

    很显然,这次在荧惑道宫的遭遇,深深的伤害了血鹦鹉脆弱的心灵。

    殷血歌轻叹了一声,他轻轻的拍了拍幽泉的小脑袋,看了看她身上的水色的长裙,正要询问她这长裙有什么功效呢,就见到幽泉的脸色突然一变,一圈圈蓝色水光从她长裙喷涌而出,化为一道水色帷幕将所有人都笼罩在了里面。

    数百名男女老少阴沉着脸,同时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

    一座龙缠绕的十三层玲珑宝塔悬浮在殷血歌等人头顶,正不断喷出刺目的金色火焰。

    宛如一道巨大的棍从天空笔直的杵了下来,金色宝塔放出的火焰笔直的落在水色帷幕上,冲击得帷幕荡起无数涟漪,沉闷的撞击声震得殷血歌他们一阵阵的头昏目眩。

    一名身穿白色黑纹龙袍的男缓步从人群走了出来,他看着水色火光缠绕下的殷血歌等人,淡淡的笑了笑。

    “本座第一辰龙,号天罡先生。还请小道友束手就擒,不要妄图反抗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