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八章 神仙乱打(第三更)(书号:13584

第八十八章 神仙乱打(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母亲,快,这荧惑道宫内,有好东西!”

    如果是太平时候,殷血歌绝对不会冒风险拉着自己的母亲闯入荧惑道宫!虽然手上又沧澜君留下的通行灵符,但是谁知道荧惑道宫内有多大的风险?

    可是现在三尊来自上界的大能正在门口大打出手,他们的随意一击,都会轻松灭掉现场的其他所有人。与其站在广场上,祈祷这三位大能不会误伤了自己,还不如闯进荧惑道宫求一番机缘。

    殷血歌掌心一抹仙光喷出,化为一团灵云裹住了自己一行人,快若闪电般向着荧惑道宫床去。他斜着眼向其他人望了一眼,这一眼看去,他才发现,居然场上有这么多人,手上都有好东西啊!

    除开殷血歌手上通行灵符放出仙光护住了自己一行人,还有殷天绝等几位殷族元老和三位狼人狼王,其他广场上还有几团光芒在向荧惑道宫急速前进。

    万邪骨王头顶一个七角鬼王头骨制成的黑色法器,正放出七道黑光笼罩全身。克里斯喷出的烈焰笼罩了整个广场,烧得他身体表面的黑色光芒‘啪啪,作响,却丝毫伤不到他一根骨头。看到殷血歌朝自己望了过来,万邪骨王一边疾飞,还有闲暇向殷血歌点头大笑。

    阴公主和婆婆也是这般,他们都祭出了明显非同寻常的法器护住了全身,他们周身祥光道道,同样架着云彩向荧惑道宫急速飞行。

    名门正派那边·第一大寒手持两条重锏,劈出两条蛟龙一般金光向前猛冲,头顶一块龙盘绕的金印喷出大片霞光,护住了身边第一狻猊等几位五大仙族的修士。

    一名殷血歌不认识的白须老道头顶一枚紫色玉如意,放出十二团紫色莲花环绕全身,点点莲花瓣不断从莲花上洒落·荡起百米宽的一团清气护住了身边七八个道装老者。这是来自大仙门几个道家门派的修士,他们同样有至宝护身·足以抵挡克里斯放出的火焰。

    一名身高超过两米五零·魁梧高大宛如金刚巨灵的壮硕僧人手持一柄巨型金刚杵,肩膀上扛着一座高有八丈一尺的七宝镶嵌舍利佛光宝幢,放出万丈佛光,一步步的向着荧惑道宫逼近。在他身后紧跟着五名身穿赤红袈裟、金色僧袍的老僧,他们一个个宝相庄严,正大声吟唱着《金刚经》。

    这是东西方修炼界的修士们各显身手,从他们祭出的法器可以看出·他们背后都有强大的存在做依靠·否则末法时代以降,人间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强力法器留存下来?

    而人类联盟那边的景象,则是让殷血歌诧异不已。

    以一名身穿古老西方贵族服饰的年男为首,十几名人类城邦的强者排着整齐的队伍,同样大步向着荧惑道宫的正门前进。这些人类城邦的强者头顶悬浮着一团朦胧金光,一尊身高丈尺,通体披挂着璎珞珠宝·有三头臂的金身人像盘坐在金光,正喷出大片金光霞气护住了这些人。

    三头臂的金身法相,看到这奇异的形象,殷血歌很是诧异的向那些佛门修士望了过去。

    三头臂的形象太过于深入人心,就算是当今之世的世俗之人,也知道这是佛门某些大神通**力者显露的金身法体。但是这些人类城邦的强者头顶,为什么会出现佛门的大能展示的法体金身?

    殷血歌无法理解眼前的所见所闻,倒是殷天绝突然讥嘲的笑了起来:“血歌·记住带头的那个家伙,他叫哈姆莱特·一个非常恶心的家伙。看来,他们在上界,也找到了靠山啊!这金身法体,嘿,如果那位大人说得没错的话,佛门的金身法体,实则是向这一族人学来的啊!”

    殷血歌回头,诧然向自己的老祖望了一眼。

    殷天绝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缓缓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和我们无关。荧惑道宫么,我们只求得到足够的好处就是。我们不贪心,不做超出我们能力极限的事情就没关系。”

    微微一顿,殷天绝压低了声音:“如有变故,速速来老祖身边,老祖这里也有保命的底牌!”

    殷凰舞轻哼了一声,她斜睨了殷天绝一眼,很不客气的咕哝着:“老家伙,太平殿下才是如今血仙朝皇家正统,你不要把殷家带进沟里去了。你找的那位尊主,靠谱么?”

    殷天绝笑着向殷凰舞望了一眼,沉吟了一阵,他轻轻的伸手拍了拍殷血歌的脑袋。

    “凰舞,我知道你对我们这帮老家伙当年的决定有怨气!但是家族利益至关紧要,血歌是我殷族未来真正的崛起之机,我怎可能耽误他丝毫?太平公主的确是血仙朝了不起的大人物,但是我背后的那位,怕是与她相比,只高不低呢。”

    殷凰舞呆了呆,她诧异而狐疑的看着殷天绝。

    而殷天绝缓缓点头,用力的握了握殷血歌的肩膀:“记住,如有危险,速速靠近老夫。”

    感受着殷天绝手掌上的力量,殷血歌急忙点头应诺了下来,然后一把抓住了自己母亲的手。

    殷凰舞用力握了握自己儿的手掌,感受着殷血歌掌心的热力,她这才不甘心的轻哼了一声,傲然转过了头去。她眸里隐隐有一丝血光闪耀,她对殷天绝的话,是有点不相信的。太平公主身份高贵,血脉崇,是上界血妖一族了不起的大人物,殷天绝困居下界怎么可能找到比太平公主更重要的大人物?

    好几批人紧赶慢赶,眼看着荧惑道宫的正门就在眼前。

    殷血歌张开本命蝠翼,正要闯入荧惑道宫内去·突然一道七彩佛光从上空无声无息的落下。殷血歌一头撞在了这薄薄的一层佛光上,他只觉浑身一阵滚烫,就好像一只跳进了汤锅的老鼠,所有人都听到了殷血歌皮肤表面发出的‘嗤嗤,脆响。

    那是温度极高的火焰在烧灼岩石才会有的响声,殷血歌的皮肤上冒出了冉冉黑烟,他痛得惨嚎一声·身体骤然向后一弹,带起了十几条残影狼狈的窜了回去。

    他惊怒交加的向着那几个佛门高僧的方向望了过去·就看到那扛着舍利宝幢的大和尚威严的向他这边瞪了过来:“邪魔外道·尔等妖孽,焉敢染指这上古佛门圣地?”

    那头顶悬浮着一枚紫玉如意,周身祥光缠绕的白须老道已经快速向这边靠近。听到那大和尚的怒喝声,白须老道不由得笑了起来:“玉面头陀,你这话却是没道理了。荧惑道场乃我道门之地,你佛门的圣地是在涅星幽冥谷,如今还没开启呢·你们想要夺取荧惑道场还是怎的?”

    白须老道很不客气的随手一指·一枚巴掌大小的八卦镜就出现在他身前。八卦镜内一缕幽光急速旋转,白须老道目光炯炯的看着那高大和尚,厉声喝道:“还请诸位佛门道友退出此地,千万不要伤了咱们两家的交情!这荧惑道场,终究还是我们的!”

    玉面头陀轻哼了一声,他将那巨大的舍利宝幢往地上一撞,厉声喝道:“如此胜景·有德者居之!”

    舍利宝幢上接二连三的飞起了数十颗白色的舍利,最终化为四十二道白色长虹横贯虚空。漫天都是佛门佛光当头洒落,这佛光对那些正教修士还没有多大的杀伤力,但是殷血歌他们这些邪魔外道却被逼得连连后退,浑身不断有黑色烟雾升起。

    甚至就连那些人类城邦的强者,他们头顶那尊三头臂的金身法相也被佛光烧得冒出了淡淡的烟雾,金身法相表面更是有细小的泡沫不断冒出来,就好像被融化的树胶一样·粘稠的泡沫顺着金身不断淌下,令得这法相庄严的金身法相看上去格外的狞恶丑陋。

    ‘咔擦,一声·盘坐在金色云雾上的金身法相突然动了,他站起身来,眸里射出两条金光,死死地锁定了玉面头陀,然后一掌带着一道金色的火焰向着对方拍了下去。

    这金身法相的手掌张开就有米许方圆,带起的金色火焰更是有十几米大小,他的力量更是大得离谱,一掌拍下距离玉面头陀还有数十米远,这一掌带起的狂风已经将舍利宝幢上的佛光逼退了老远。

    玉面头陀冷哼一声,他双手结印打在了宝幢上,一轮七彩佛炎从宝幢上喷出,和那一掌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两者撞击发出一声巨响,殷血歌等人被逼得连连倒退,那城邦众人头顶的金身法相也剧烈的晃动起来。

    一旁正在向前疾行的第一大寒‘哈哈,笑了一声,他朗声笑道:“玉面头陀,你们金佛寺、慈云寺、清凉寺的高僧们,就和这群妖孽好生玩玩,吾等先走一步了!”

    两条重锏一挥,蛟龙一样的金光撕开了广场上的火焰,悄无声息的没入了荧惑道宫的正门。道宫那扇流金逸彩的大门悄然开启,一团浓郁至极的仙光祥云宛如水波一样从门内流了出来,发出隐隐的波涛呼啸声。

    大笑几声,第一大寒带着一众五大仙族的人就要闯入道宫。

    一旁的万邪骨王尖叫了一声‘慢,,他双手一挥,数十支丧门白骨箭带着刺耳的啸声飞出,化为点点白光向着众多仙族修士打了过去。万邪骨王厉声喝道:“诸位,这荧惑道场,也该换一换主人了!奉幽冥界轮转鬼王之命,吾等特来掌控荧惑道宫哩!”

    随着万邪骨王的呵斥声,他身上的长袍突然裂开,黑漆漆的骨骼大片鬼气喷了出来。从这一团粘稠宛如墨汁的鬼气走出了一名身高米上下,通体缠绕着阴寒刺骨的幽冥鬼气,面容端正威严,身穿一套黑色莽龙袍的长须年男。

    第一大寒正拼命的挥动双锏将那些丧门白骨箭拍飞,猛不丁的看到这身材高大的黑衣男,他顿时连连怒喝·带着一众五大仙族的修士向着后方急速退却。

    “本王乃幽冥界轮转寒冰狱轮转鬼王是也!”

    这身穿莽龙袍的年男一出现,就自顾自的介绍了一番自己的来历,然后他拔出了腰间佩剑,一个大旋身带起一道漆黑的剑光向着城邦众人头顶的金身法体切了过去。

    “佛门贼秃们,先联手灭了这妖孽,再说其他!”

    轮转鬼王的话冷飕飕的·透着一股狠戾无情的阴森劲儿。但是他对这些城邦之人的态度,却是和太平公主、杨韶一般无二——先联手做了对方·然后再说其他。

    那玉面头陀干笑了几声·他抬起头,眸里两道金光喷出老远,深深的对着轮转鬼王望了一眼。

    “嘿,嘿嘿,想不到幽冥界居然是派出你分身降临?如此大善,当年恩怨,今日说不得要先了结一番。”玉面头叹一声·然后突然举起了那根巨大的金刚杵·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光头就是一击砸下。

    轰然巨响声,万点血水飞溅。玉面头陀的头皮裂开,露出了一块儿光溜溜金光灿灿的头骨。

    无数瑰丽的佛门胜景影像在那头骨急速掠过,玉面头陀的体内突然涌出了一道让人窒息的恐怖气息。

    玉面头陀高大威猛的身体内一点玉色火光烧起,顺着他的头顶迅速烧到了脚下。

    他高大魁伟的身躯急速的缩小干瘪,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化为一尊身高不过五尺上下·干瘪瘦弱但是从骨里透出一股威严庄大气息的年僧人。

    通体皮肉灿灿宛如黄金铸成,双眸顾盼之间隐隐有字佛印在他眸里急速旋转。玉面头陀高颂了一声佛号,双掌轻轻拍击,发出有如金铁对撞一般的巨响。玉面头陀反手握住了那柄巨大的金刚杵,然后纵身跃起,当头一杵向那金身法体砸了下去。

    轮转鬼王长叹了一声:“原来是你这秃?你这是,分出一缕分神直接轮回转世?亏你怎么没有在轮回磨灭了记忆,居然这一世还能这么快修成地仙正果!”

    那枯瘦的和尚淡然道:“我佛门神通无边·岂是你们能想象的?”

    悬浮在城邦众人头顶的金身法体发出含糊而愤怒的诅咒声,他慢慢的站起身来·双手挥动,带起一道道金色狂风向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的攻击迎了上去。

    黑色的剑光劈砍在金身法体身上,每一击都从他身上劈砍出大量的血肉,这些血肉带着一股奇异的香味,一旦脱离金身法体的身躯就化为滚滚金色烟雾飘散。一时间四周尽是这金色血肉所化的浓香,比烤肉串要浓郁万千倍的浓香熏得殷血歌、乌木这些五感敏捷的倒霉蛋头昏眼花,眼泪鼻涕一时间全部流了下来。

    金刚杵则是沉闷如雷的敲打在那金身法体上,枯瘦和尚的力量极大,他没有实战任何的佛门神通,只是单纯的用金刚杵疯狂攻击金身法体,每一击都打得对方骨断筋裂,不断喷出大量的金色汁液。

    这尊三头臂宝相庄严的金身法体愤怒的咆哮着,他艰难的扭动着庞大的身体,想要击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但是这两人的动作比他灵便了何止十倍?交手了一盏茶时间,金身法体差点都被瓦解了,轮转鬼王和枯瘦和尚却连一丝儿皮肉都没伤到。

    哈姆莱特等十几位城邦人类高手惊恐的看着被接连重创的金身法体,他们想要逃走,但是四面八方都是克里斯喷出的火焰,三尊强大的仙人级的存在正在大打出手,根本没给他们留下任何逃走的机会。

    只有闯入荧惑道宫,或许还有逃生的机会!

    哈姆莱特深深的望了一眼荧惑道宫,他低声咕哝了几句,然后带着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刚刚那大仙门的白须老道看得哈姆莱特等人冲向了荧惑道宫,他沉吟片刻,然后笑了起来。毕恭毕敬的白须老道从袖里掏出了一张不过尺许宽的卷轴,然后小心翼翼的将那卷轴打开。

    卷轴内,是一名赤着脚,穿着斗笠蓑衣,斜靠在一头老牛身上的青年仙人的画像。

    这仙人懒散的靠在一头独角老牛的身上,歪歪扭扭的坐在一株古松下,正眺望着远处一轮冉冉升起的明月。整幅画卷的构图简单而明了,笔锋柔润而大方,透着一股逍遥自在的味道。

    白须老道将那画卷展开,然后恭敬的捧着画卷笑了起来:“有请祖师仙驾!”

    画卷上的明月放出意义光芒,眨眼间万丈玉光就从画卷喷出,皎洁无暇的光芒照耀了整个罗山。

    一声低沉的蛮牛叫声响起,在那光芒,一头独角大青牛慢的走了出来。这尊高有两米上下,从头到尾长达数米的大青牛瞪着面前的白须老道,含含糊糊的骂咧起来:“蠢犊的小牛鼻,什么事情大不了,要祖师爷爷出手?看牛二爷我今天大展仙威!”

    ‘哞哞,一声大吼,这刚刚冒出来的牛二爷撒开蹄一通狂奔,独角狠狠的一挑,正手持长剑和那金身法体打得热闹的轮转鬼王突然骂了一句粗口,狼狈的被那牛二爷一角给顶飞了出去。

    “不,不是他!”白须老道手一松,画卷‘哒,的一下掉在了地

    “什么不是他?”大青牛憨厚的回头望向了白须老道:“在场这么多人,就这家伙鬼气森森的,牛二爷看着他就讨厌啊!”

    殷血歌和殷天绝面面相觑作声不得,殷凰舞则是突然‘嗤嗤,的一笑。

    “这头蛮牛,谁是他的主人可真是倒霉了!”

    话音未落,那画卷已经有清朗的吟唱声响起。

    “大梦一觉三千年,姑娘此言极是,这莽货,可是在是坑死贫道了!”

    随着这吟唱声,一只长有尺许的玉色手掌悄然从画卷探了出来。他轻轻凌空一掌拍出,眼看着就要冲到荧惑道宫门口的哈姆莱特等人就惨嚎一声,同时化为一团火焰,眨眼间就烧得干干净净。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