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六章 荧惑道宫(第一更)(书号:13584

第八十六章 荧惑道宫(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边五日后,仗着一张大罗金仙留下的天遁符的帮助,殷血行人没有惊动任何人,太太平平的来到了荧惑道场正的‘罗山,下。

    这座山,就是殷血歌他们前些日见过的,一头扎进青冥之,高有万里左右,上面建造了无数宫殿楼阁的大山。一圈圈云涡云旋围绕着这座大山,无数雷霆不断化为各色兵器砸向山上的宫殿,而山下更是环绕着弱水、沼泽和流沙、熔岩,通往这座大山的道路无比的危险。

    太古之时,这座罗山是整个荧惑道场的核心,是无数仙人的聚集地。

    罗山上的荧惑道宫,是大罗金仙们固定讲解天道妙-理的场所。而荧惑道宫周边的宫殿楼阁,那些山谷、溪涧之间,则是仙人们踏青、抚琴、对弈、煮茶的逍遥场所,更是仙人和他们的弟们聚集在一起,进行互市交易的场所。

    末法时代,荧惑道场已经残破不堪,原本面积广大的荧惑道场,此刻仅仅恢复了不到太古时的万亿分之一的规模。唯独荧惑道宫这上古的道场核心,这一座罗山,依旧勉强维持着上古时的风貌。

    要说上古时代可能留下什么异宝,保存最完全的只能是这里。

    如果仙人要给后人留下什么机缘,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这里。

    而按照蜡烛童的说法,他的主人大罗金仙沧澜君,以及当年坐镇荧惑道场的无数大能·他们的确在荧惑道宫留下了一些了不得的物事。这些东西聚集在荧惑道宫内,就是为了镇守罗山,力求让罗山这个荧惑道场的核心枢纽在末法时代不至于土崩瓦解。

    现在看来,这些仙人的努力没有白费,罗山和荧惑道宫,都很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站在山脚下一条沸腾的熔岩河流边,眺望着数千里外的罗山,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他回想着在沧澜界天内蜡烛童对他说过的那些话·那些让他大开眼界·让他觉得神奇不已的话。正是那些话,让殷血歌对修炼有了更大的向往,他无比向往那真正的神仙人的生活。

    天地初辟,就有神人生焉。那些天地初开就诞生的生灵,他们无疑是天地宠儿。他们生而就有不可思议的神通伟力,他们自称为神,主宰了天地间的一切。

    后天万物万族·人类也就不说了。单说一个妖类·一应事物,只要通过后天修炼,能够修为人形,进而有了烦恼忧愁,开了后天灵智,能够飞行变化,能够吞吐天地灵气的·这都统称为妖。

    然而就算是妖,也有上下尊卑之分。

    殷血歌这一类妖族,他们是最幸运的。他们的祖上辛辛苦苦修炼成了人形,进而繁衍下了这一族血脉。他们生而就是人形,他们生而就奠定了修炼之基。他们只要上手修炼,就能一日千里,未来仙业可期。

    那些出生后还是血肉毛团的飞禽走兽,只要他们开了灵智·他们也是幸运的。他们只要能脱去毛团,能够化为人形·他们毕竟是有血有肉的生灵,所以他们所化的妖族虽然遭受的劫难无数,但是总归也有成仙成道的指望。

    唯独最辛苦的,最不受天地所容的,就是那些灵石、灵木等异类修成的妖类。

    比如说蜡烛童,他的来路真正了不起,他是沧澜君亲手制作的一根蜡烛。他用各种珍奇的天地珍宝制成了那根蜡烛本体,又有一点三十三天清净兜率仙火在他本体上万古常明,为他带来了无穷的灵性仙机。

    他又常年放在沧澜宫上,倾听沧澜君传授道果,故而他日久通灵,脱出了人身。

    但是他是蜡烛成精,和其他的妖类不同的就是,他的本体和化身完全无法相容。他就算化为人身了,他的本体依旧是一根蜡烛,杵在澜沧宫的香案上。哪怕他的法力能够排山倒海了,他依旧无法动摇他的本体分毫。

    而且不管他的法力多么精深强大,他的化身无法离开他的本体三千百里之遥。

    除非他度过最后的三劫三难,熬过最后的登仙雷劫,彻底将自己的本体和化身融为一体,他才能成就仙身,成为真正的逍遥自在、万古不老的仙人。但是基本上,像他这样的异类修成的妖怪,想要度过三劫三难,想要度过雷劫,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他的本体只是一根蜡烛,无论他的化身有多强大,他只是一根蜡烛。

    哪怕是大罗金仙制造的蜡烛,那还是一根脆弱的蜡烛!一道天雷就能将他轰成粉碎,一道劫火就能将他烧成灰烬。而他的本体哪怕受到一丝半点的伤害,他的化身就会灰飞烟灭,再也没有任何成仙了道的机

    而且异类成妖,一旦本体受损,就连修成散仙的机会都没有,那是真正的魂飞魄散,真正的永不超生!所以蜡烛童一定要从荧惑道宫,取得他主人当年留下的一件异宝——-这也是他主人当年许诺过他的,如果他有这个机缘,他就能借用这件异宝一次,帮他化去成仙道上最大的难题。

    所以,蜡烛童感受到殷血歌他们是妖类,而且是如此年轻的妖类之后,他欣喜若狂的抢了出来,将他们从那困境救了出来。并且他带着殷●他们进入沧澜宫,祭拜了沧澜君一番,然后向殷血歌他钔提!出了如下的要求:

    蜡烛童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殷血歌他们进入荧惑道宫,并且可以指点他们,在荧惑道宫内比较安全的一些地方,尽可能的获取最大的利益。

    而殷血歌他们呢,则是要帮蜡烛童从荧惑道宫内·取出当年沧澜君留下的一件秘宝‘沧澜曲灵图,。当年沧澜君曾经许诺刚刚萌生了一丝灵智的蜡烛童,若是他有机缘修成人身,那么他可以用这件沧澜曲灵图化去他本体和人身之间的最大窒碍。

    为了让殷血歌他们能够安全的踏入荧惑道宫,蜡烛童甚至将他这些年从沧澜宫内收集到的一些沧澜君以及他的门人制造的仙符都拿了出来,更给了殷血歌他们一些保命的药物。

    但年沧澜宫的仙人们撤离荧惑道场的时候,显然是走得太急了一些·他们遗留了很多东西。

    虽然那些东西对这些仙人而言,实实在在可能等同于一个普通人茅厕内使用的草纸一般的遗留物·对于如今的修炼界的修士来说·那可都是上古的瑰宝!

    所谓神仙放屁不同凡响,沧澜君那可是大罗金仙,他随手画下的一张低等天遁符,那都有着无穷的妙-用。这几天来殷血歌他们就是仗着这天遁符,一路避开了无数的风险,避开了无数的名门正教的弟以及人类城邦的强者,安全的来到了罗山前。

    仔细的打望了一阵罗山附近的动静·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向自己身边的几个人望了一眼。

    幽泉目光沉静如水,正静静的看着自己。

    血鹦鹉蹲在殷血歌头顶,正‘呵呵,的傻笑着,也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乌木扛着烈焰焚天戟,瞪大了眼睛向着四周张望着,他很好奇也很茫然。

    至于三尸么,她们死气沉沉的站在一旁·没有殷血歌的命令,她们不会有任何的动静。

    “好吧,也不用和你们多说什么了。进入这罗山后,按照登山途径走,不要乱跑乱溜达,否则真的会死人的。”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他再次向四周望了一眼,没能发现殷凰舞等人的身影·他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狠狠一晃手上光芒黯淡的天遁符。

    长二尺四寸·宽寸上下,通体呈紫金色,有无数龙凤花纹缠绕的天遁符荡起一道蒙蒙仙光裹住了众人,宛如一颗贴地飞行的流星,轻盈的飞向了罗山。

    沿途一道道黯淡、破烂的仙法禁制不断亮起,但是天遁符所化的光团根本无视这些仙法禁制,就好像一滴水融入了大海,轻轻松松的就已经穿透了这些禁制,径直来到了罗山的山门处。

    这是一座开间的巍峨牌坊,通体金色的牌坊不断向四周喷放出万丈云烟。殷血歌他们站在这座高达千丈的牌坊前,只觉自己好似一只蝼蚁站在了恐怖的海啸前一般,他们只是向牌坊望了一眼,身体就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甚至想要靠近牌坊一步都做不到。

    这是罗山‘迎仙坊,,除非有地仙以上的修为,或者有师门长辈带领,否则普通修士根本别想靠近牌坊一步。罗山荧惑道宫,这是仙人们聚居的场所,岂能容得凡人轻松踏入?

    不要说普通的修士了,就算是那些失去了肉身,只能元神修炼的散仙,不管你是几劫的散仙,也没有资格踏入罗山。只有真正的仙人或者得到仙人庇护的人才能进入,这是罗山的铁律。

    殷血歌腰间一颗拇指大小的金色宝珠飘了起来,这颗宝珠放出淡淡的云烟,发出清脆悦耳的仙音缭绕。这里面储存了一道真正的仙人气息,大片月白色仙气从宝珠喷薄而出,裹住了殷血歌一行人,轻轻松松的闯进了牌坊,进入了真正的罗山。

    一张巨大的金色卷轴在殷血歌面前展开,这是罗山的地图,里面标注了罗山荧惑道宫内所有的重要所在。其更是包括了几个出了名的散修金仙甚至是大罗金仙的洞府所在!

    就连蜡烛童都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反正在上古时期的荧惑道场,这里聚集的道、佛两家的仙人菩萨多得惊人,而且实力也极其可怕。

    罗山上,仅仅在这里开辟了洞府清修的,没有开宗立派,纯属一方散人的大罗金仙就有十三人之众!

    十三名**特性的大罗金仙在这里开辟洞府修炼,就在这么一座小小的罗山上!

    末法时代,这些上古的大能仙人早就返回了上界·荧惑道宫已经残破不堪。这些大罗金仙的洞府,自然也没有人看守了——并不是所有大罗金仙的洞府,都会有蜡烛童这样的异类妖怪诞生的,因为有些仙人对于妖类嫉恶如仇,他们根本容不得妖族的存在!

    所以这些空荡荡的大罗金仙的洞府,毫无疑问就成了殷血歌他们探险的最佳去处。

    哪怕是那些大罗金仙留下来的一条内裤·那也是大罗金仙穿过的内裤。以蜡烛童对那些上古大能的了解,他们身上的一条丝带都是顶级的仙器·能够轻松的禁锢甚至是囚杀一名巅峰金仙!

    “就算仅仅捞到几条内裤·那也是赚大了。”殷血歌●着.图上标注的,十三位散修大罗的洞府方位图,以及七名散修金仙的洞府图录,以及这些大罗和金仙的性格、作风、为人处世的特征等等,不由得咧嘴一笑。

    十三位大罗,能够进入,而且还不会有大风险的·只有紫仙姥、叠雪樵翁、金风散人三位的洞府。他们是十三位散修大罗性格最好·最爱提携后进的大能。一般的后生晚辈只要不犯了他们的忌讳,只要能有机缘碰到他们,就定然会有好处。

    至于其他的十位大罗么,他们留下的洞府能不接近还是不要接近吧!

    不说其他,就以蜡烛童的主人沧澜君来说,他的沧澜界天内就蕴藏了一重‘万海龙腾沧澜大阵,,这大阵还仅仅是一座困阵·但是以蜡烛童的话而言,普通仙人被困在这大阵也只能闭目等死!

    这的确不是杀阵,但是沧澜君也不愿意自己的洞府在若干年后成为后生晚辈随意参观的旅游景点。所以他在自己的洞府内,留下了这么一座无法杀人,但是也绝对不会让你好受的困阵。

    这十位散修大罗的性格只会比沧澜君更加恶劣,他们的洞府很可能就埋伏了各种杀阵。

    虽然末法时代削弱了荧惑道场内外的所有仙法禁制的威力,但是那毕竟是大罗留下的杀阵啊。以殷血歌他们的小身板,稍微碰触一丁点儿·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不着急去找宝贝,先帮蜡烛童找到他要的沧澜曲灵图再说。”殷血歌眯着眼·死死地盯着地图上那一点儿代表了荧惑道宫正殿所在的金色光芒。

    为了维持荧惑道宫,为了维持罗山不至于在末法时代彻底消亡,当年在罗山开辟了洞府和道宫的大罗金仙们,他们都留下了一件得意的法宝,镇压在荧惑道宫,抵挡末法时代的侵袭。

    除开蜡烛童所需的沧澜曲灵图,其他大罗金仙留下的法宝么,那就只能说是有缘者得之。如果是无缘之人,或许你连那法宝是什么样都看不到,或者你见到了,你也就被那法宝一击杀死了。

    如果不是有沧澜君留下的灵符,殷血歌可不敢胡乱踏入这荧惑道宫。

    “荧惑道宫,这里就是荧惑道宫!”血鹦鹉突然幽幽叹了一口气:“很有名的地方,是不是?”

    幽泉双手揣在袖里,一步一步的跟在殷血歌的身后。虽然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幼体,,但是幽泉走路的方式却丝毫没有小姑娘应有的灵动和轻快,她一步一步的走得很稳当,就好像一条漫漫长河滚滚流过大地,给人一种极其古怪的历史沧桑感和难以形容的厚重感。

    殷血歌如今的实力,还无法从幽泉的走路方式感受到什么,他只是听到幽泉开口笑了笑。

    “是很有名的地方!万界之枢纽,鸿蒙之根源,这是仙、佛用来掌控鸿蒙本陆的核心据点之一,怎么能没名气呢?”幽泉摇了摇脑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只是不知道我这记忆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我知道,当年开辟荧惑道宫的那几位,可都是了不起的存在。”

    血鹦鹉叽叽咕咕的抱怨着,抱怨这里的气息仙灵之气太过于浓郁,没有他喜欢的幽冥之气的存在。

    乌木和三尸则是很贪婪的大口吞噬着四周浓郁的仙灵之气。以他们的实力,还无法真正的消受这仙级的灵气,但是每一缕仙灵之气哪怕只是穿过他们的身体,在他们的身体内游走一阵,也能给他们的身体带来巨大的好处。

    殷血歌就能感受到自己的丹田内那个无形的黑洞正欢快的吞噬起四周的仙灵之气,他的心脏附近十八点血炎隐隐燃烧着,烧得他浑身肌肉一阵阵酸辣刺胀的痛。

    顺着蜡烛童给的地图,殷血歌一行人缓缓的顺着罗山的登山大道,一路向上攀登着。

    有了仙符护身,有了蜡烛童给的几件仙家之器的保护,更因为末法时代消磨了罗山上的太多仙法和禁制,殷血歌他们一路平安的,很是顺利的来到了荧惑道宫的正门前。

    首当其冲的,就是一座长款百里的巨型广场。

    在这四四方方的广场四角,四座巨大的四组青铜方鼎高有百丈开外,宛如小山一样矗立在那里。

    漫长的岁月过去了,这四座请同方鼎内已经是香烟冷散,再也没有丝毫的烟气飘出。

    在广场的两侧,是两列高有十几重的高楼,上面还悬挂着各色匾额,依稀可见‘多宝阁,、‘仙草阁,等等名号,显然这都是当年仙人们进行交易的场所。

    而在广场的尽头,是一座通体呈暗金,正不断放出青金色云霭抵挡天空不断落下狂雷的古朴大殿。

    这大殿没有实体的根基,而是悬浮在一片皑皑云团上,一道清光从大殿门口喷出直抵广场,显然要通过这一条清光,才能进入大殿内。

    而大殿的门楣上,一块长宽十几丈的匾额上,银地金字的书写着

    ‘荧惑,两个巨大的上古仙。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