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五章 一根蜡烛(第五更,1800票加更)(书号:13584

第八十五章 一根蜡烛(第五更,1800票加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修炼界若有史官,今日之事当墨迹淋漓的记上一笔。

    自今日后,殷血歌这个血妖一族的小妖孽,小妖物,就此跨上了修炼的坦途。

    自今日起,未来三界的大乱,某些人黯然谢幕,某些人粉墨登场,某些人尸骸无存,某些人春风得意;那些高高在上的,宛如浮云一样流散,那些卑贱卑微的,却昂起头颅登上三界大戏台;那些曾经在历史已经被磨灭的名字,突然犹如星辰一样在天空熠熠闪光!

    一切,都从今日开始。

    看着那粉嫩粉搓,摇头晃脑的小童,殷血歌肃然走上前,正儿八经的向对方打了个稽首。

    “这位前辈!”

    “不敢当前辈!”小童同样正儿八经的向殷血歌还了一礼,他稽首时头顶那根蜡烛芯上的光芒丝毫不动,一如凝固一般。他瞪大了眼睛,很好奇的看着殷血歌:“我只是一根蜡烛!”

    殷血歌而被这童的话弄得半天作声不得,什么叫做蜡烛?

    “因为我是一根蜡烛!”小童很认真的对殷血歌说道:“所以,我也是一个妖孽!放在太古之时,我这样的妖孽虽然有出身,有来历,但是下场总归是不妙-的,尤其是我还掌握了三十三天清净兜率仙火这样的神物呢?”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小童喜笑颜开的向殷血歌点了点头:“但是如今么,天高任鸟飞就算是妖孽,却也无人管我。

    几位都是妖物、鬼物出身,和我倒也有同类之情,请随我来罢!”

    小童笑着向殷血歌招了招手,然后他脚下一抹淡淡的云彩升腾而起,托着他飞上了天空。

    殷血歌向小童望了一眼然后笑着点了点头。一道狂风卷着淡淡的血雾,化为一道薄薄的血色云雾托起了乌木和三尸摇摇摆摆的跟在了小童的身后。

    幽泉和血鹦鹉自然不需要殷血歌照顾幽泉自己架起一片水云跟在了殷血歌身后,而血鹦鹉则是很干脆的腾空而起,落在了殷血歌的头顶左右顾盼,不时转过头向小童张望一阵。

    几团薄云慢的向着小童飞出来的那一座山峰飘去,那里有一片明媚春光,远远的可以看到山腰间的一座洞府,有几头胖乎乎的白鹤躺在白云上懒洋洋的伸着懒腰。

    小童回头向殷血歌一行人打量着当他看到殷血歌脚下踏着的血色云团的时候,他不由得咧了咧嘴,然后用力的摇了摇头:“这可不是正儿八经的腾云驾雾的仙家手段,你这算什么呢?妖物的天赋么?你天生就能弄云拨风的,但是天赋毕竟只是天赋,哪里比得上仙家正儿八经的嫡传?”

    殷血歌的心头微微一动,他现在修炼的功法血妖一族依靠吸血提升力量的法门也就不说了,那是真正茹毛饮血的妖魔手段,提升来的力量对自己危害极大,不是什么正经的修炼手段。

    来自太平公主的万劫血神经呢,如今换成了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但是这功法是一门炼体的无上法门,要说其他的神通、秘术什么的,还真算不上。

    太平公主那边肯定有正经的仙家嫡传的仙术妖法但是如今殷血歌并没有得到传承啊!所以殷血歌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并没有真正的主修功法!哪怕他将身体淬炼得再强悍哪怕他拥有了不坏金身,那又怎样?

    目光炯炯的看着那小童,殷血歌催动脚下的血云追了上去。

    “前辈,小殷血歌,敢问前辈可否垂怜,传授小真正的仙家大道?”

    在千机的玉华小界天内,殷血歌倒是得到了一部《一气乾元玉枢宝》,但是那法门太过于高深,没有足够的基础,他根本连参悟的资格都没有,现在殷血歌欠缺的,是一门从头打基础开始,扎扎实实的炼体、练气、结金丹、炼元婴、化元神,最终飞升成仙的法门。

    哪怕有太平公主对自己青睐有加,但是缘法就在眼前,能多一条登天的途径,为什么不走去看看?去看看,那迥异的,和其他道路不同的风光?

    自从进入了这荧惑道场,殷血歌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在心境上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识更多的、更灿烂的风景,他想要领略更美妙-的风光,他想要站在高处,见识更远的风景。

    或许是这荧惑道场内正在恢复的天地法则、天地道痕影响了他?

    或许是这道场内的风,道场内的水,这里的一花一迷惑了他?

    或者,干脆就是自称蜡烛的小童轻松击杀那些巨木所化的剑士,惊天动地的仙力震惊了他?

    反正,殷血歌此刻正恭敬的向小童心里,祈求从他那里得到真正的仙家大道。这一刻,高空有长风轻柔的卷送而过,有白云慢的飘过,几头肥胖的白鹤懒洋洋的拍打着翅膀,从白云钻了出来。他们摇晃着长长的脖,向小童打着招呼,同时看都不看殷血歌他们一眼。

    幽泉站在殷血歌身边,瞪大了眼睛很好奇的看着小童。她深邃的眸里有淡淡的光芒闪烁,她近乎透明的鼻翼轻轻地抖动着,正在仔细的分辩小童身上的气息。

    “好有趣的妖怪!”沉默了半晌,幽泉突然轻轻的笑了起来。

    小童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是你们的缘法,何曾不是我的缘法呢?”

    摇了摇脑袋,一缕淡淡的青烟从头顶的蜡烛芯里飘了出来,那一点蜡烛芯上的三十三天清净兜率仙火依旧是丝毫不动,黄豆粒大小的光芒宁静如初·就这么静静的挂在蜡烛芯上。

    “咱家老爷,当年丢下道场回返上界的时候,曾经给我说,他留下了一样未来对我有大用的物件!”晃了晃脑袋,小童背着双手,细声细气的说道:“但是那地方·我进不去,进不得·没法进。若是道友能够进去那地方·为我取出那物件的话,我可以传授道友当年老爷留下的天书道。”

    远处突然传来了沉闷如雷的轰鸣声,几个正教门人和几个人类城邦的高手一路厮杀着,卷起了狂风乌云,带起了道道雷光向着这边飞驰了过来。

    “名门正教的修士!还有那些该死的家伙!”小童厌恶的向那几个不断放出雷火寒冰的人类高手望了一眼,他头顶一缕火光飞出,那几个人类高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身体和灵魂同时化为灰烬。

    “名门正教的修士么·我也是一个妖孽啊!”击杀了那几个人类高手,小童冷哼了一声,他向着天空的几只肥胖的白鹤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

    一头肥胖的,翼展超过十米的白鹤慢的拍打着翅膀,努力的伸长了脖,艰难的向着天空飞起。那几个名门正教的修士正兴致勃勃的向这边飞了过来,隔着远远的·他们已经向小童稽首不迭的连连行礼。

    “敢问前辈,我等乃鸿蒙本陆乾元宗修士,我们祖师在上界,可是赫赫有名的仙人。”

    大白鹤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然后一翅膀拍向了这些兴致勃勃的乾元宗修士。这些连金丹都没结成的年轻修士惊呼一声,大白鹤的翅膀带起了一道狂风,卷起了一片黑色的尘土,裹着他们一路翻翻滚滚的向着远处飞了出去。

    这些年轻修士连取出护身法宝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被大白鹤一翅膀拍出老远,很快就连殷血歌都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这一击·起码将他们送出了数百里地。

    “乾元宗?很有名么?”小童歪着脑袋琢磨了一阵,然后摇了摇头:“鸿蒙本陆门派亿万,从没听说过有乾元宗这玩意儿啊?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名气。不过看他们的道术仙光,分明是名门正教的修士,这些家伙最是讨厌不过,还是不要沾惹的好。”

    顿了顿,小童向殷血歌他们示意赶紧跟上,一路架着云霞回到了前方的洞府。

    殷血歌带着乌木等人落在了洞府前的广场上,他这才有机会仔细的端详起这座真正的仙人府邸。这座大山高有百里左右,洞府就在大山的山腰部位,敞开一条缝隙的洞府门户内,隐隐有一线紫气喷薄而出,在洞府上空化为一片紫气云霭盖住了整座大山。

    洞府门前的广场长款数里,地上雕刻出了形如棋盘的纹路,每一个格内都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个淡金色的蒲团。这制成蒲团的材料非草非木,看上去似乎是草木茎编制而成,但是殷血歌蹲下去摸了一下其一个蒲团,发现出手温热,隐隐有一股阳和之气沁入体内,而且手感滑腻坚硬,摸上去倒是有几分玉石的触感。

    广场上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万多个蒲团,每一个蒲团边都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三足香炉。如今炉灰早就已经冷却,再也没有丝毫香烟从升起。

    小童介绍说,这个广场是当年他们家老爷的门人弟听经打坐的地方。

    殷血歌不由得遐想太古之时,万多个道德高隆、实力莫测的仙人修士盘坐在这广场上,每人身边的香炉都有一缕香烟冉冉升起,耳边是大道妙-理在回旋,眼前有金花坠落。高空一轮红日朗照,大群白鹤慢慢的飞过头顶!

    那是何等的仙人气象,那才是真正的仙人世界!

    当然,那些白鹤不能像眼前的那几头一样,一个个胖得都和肉球一般!殷血歌看着那些躺在头顶白云上发呆的白鹤,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才能飞起来的。

    小童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他顺着殷血歌的目光向那群白鹤望了过去,然后脸上突然变得有点发红。用力的揉了揉鼻,小童干笑道:“没经验,喂得,太多了些!不过,发现他们也挺受用的!”

    幽泉在一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没经验,喂得太多了些?

    能够将仙风道骨的仙鹤喂得和烤炉里的肥鸭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何止太多了些?

    血鹦鹉很自豪的低头望了望自己匀称的身躯,然后趾高气扬的昂起了头,差点就向那些白鹤打手势咆哮他们是一群胖了。只不过,他很好的估测了一下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对比以及数量对比,然后他明智的打消了挑衅这群白鹤的想法。

    小童轻快的跑过了广场·带着殷血歌一行人来到了洞府门前。

    淡金色的洞府大门微微敞开了一条缝隙,紫色的烟雾从门缝内不断的涌出。殷血歌闻到了一股极其馥郁淡雅的香味·那是类似于兰芝一类的花香·其又混杂了一些其他果木花草额香气。在童的带领下,殷血歌他们走进了洞府。

    洞府内的景象完全出乎了殷血歌他们的预料,真正的仙人拥有的力量,不是他们这些小小修士能够揣测的——洞府内并不是低矮的山洞和石室,而是一方完整的小世界。

    红日和银月同时高悬在空,日光月华同时洒落下来,滋养着无数的灵木灵草。

    众人脚下是一条长有百里的金桥紫气弥散的桥梁护栏上雕刻了无数的灵兽灵禽的图案。桥梁下方是一片烟波浩渺的海水但是让人惊诧的是,在这海水,居然生长了数万亩苍劲有力的紫色灵竹。

    这些人腰粗细的灵竹挑出水面有百多米高,紫色的竹竿上密密麻麻的有着无数金色、银色、赤色的斑点。这些竹在日月光芒的照耀下闪烁着金属一般的寒光,在竹竿之间,还生长了无数葡萄一般一大串一大串的竹米,金色、银色的竹米随风摇晃散发出馥郁的香气。

    在竹竿靠近海面的位置,寄生了大量的芝兰等物。

    外界罕见的灵芝等等芝草就好像杂草一样密密麻麻的寄生在竹竿上,其一些灵芝格外的肥厚丰美,芝张开足足有水缸大小。一些巴掌大小的银色灵雀往来飞舞嬉戏,不时的在灵芝上啄上两口,吮吸灵芝内鲜美的汁液。

    “这是我家老爷开辟的沧澜界天!”小童摇头晃脑的向殷血歌他们介绍着这座洞府的来历。

    “好险,好吓人。末法时代果然是要命,老爷开辟的沧澜界天当年足足有百万里方圆,但是时至今日界天不断的崩坏塌毁,如今只剩下了数千里之遥。”小童惊骇的拍了拍胸膛:“幸好幸好,我修成人身,灵智大开的时候,这洞府虽然残破,但是起码末法时代已经快要过去!”

    不堪回首的长叹了一声,小童用力的摇了摇头:“幸好幸好,这沧澜界天的最后一块儿核心,始终是扛过来了。老爷他老人家的沧澜宫,总归是保持完好的。”

    蹦蹦跳跳的小童带着殷血歌一行人,慢慢的走过了这座长达百里的金桥,来到了一座林木葱茏、鸟语花香的仙岛上。这座地势平缓的小岛正,一片恢弘古朴的大殿正威严屹立在那里。

    高空红日银月对照,漫天繁星点点,日光、月光、星光照耀在这片通体青灰色的大殿上,偌大的殿堂反射出淡淡的光芒。他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就好像一段古老的历史。

    殷血歌心一片空白,他静静的看着这座大殿,感受着他身上记载的古老气息。

    他好似看到了无数人在这里穿梭,看到了他经历过的漫长岁月,看到了种种不可思议匪夷所思的神奇景象。风吹过大殿东西侧的钟楼鼓楼,巨大的古钟轻轻鸣叫,好似在感慨过往的岁月。

    “都走啦,也死了好多!”小童带着殷血歌一行人登堂入室,走入了大殿。

    偌大的殿堂正,挂着一张高有数丈的画像。一名道装男双手背负在身后,正背对着大殿的正门。

    看不到画像的人脸,他背对着殿门,双手交错在身后,一上一下的组成了一形如太极的奇异印诀。

    画像前是一张香案,香案的左边放着一根通体莹白的蜡烛,一点三色火焰正在蜡烛上静静的燃烧着。而蜡烛的右侧是一尊香炉,三条极细的线香插在香炉,缕缕紫烟正无声的升起,整个大殿内香气扑鼻。

    小童蹦跳到了香案前,向着那画像磕了几个响头。

    殷血歌一行人也来到了香案前,肃容向那画像行了一礼。

    行礼后,殷血歌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被那一根高有两尺左右的白色蜡烛吸引。这个小童自称是一根蜡烛,而那蜡烛上却又正好有三十三天清净兜率仙火长明,要说这蜡烛和这小童没什么牵连,殷血歌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老爷啊,您说得可真准。这末法时代,真是要命啊,您老留下来的洞府,差点就被毁了。”

    “不过呢,您老说得真准啊,这末法之末,天地灵气刚刚开始恢复呢,这荧惑道场就有人冲进来了。”

    “而且您说得还是准呀,除了修炼界的修士,那些该死的家伙也闯了进来。

    哎,您老当年说,那是我们的生死对头,所以见了就不能留手啊!虽然您这话是对几位世兄他们说的,但是蜡烛我那时候就在您身边,所以这话也是记下来了。”

    “所以蜡烛我没有留手,把他们都给干掉了哈!”

    絮絮叨叨的咕哝了一阵,小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里有几个道友,他们和蜡烛我一样,都是妖物。”

    “妖怪和妖怪之间,总归比较好讲话吧?所以蜡烛把他们带进来了。”

    “蜡烛记得您的话呢,您说蜡烛我什么时候修成了人身,就真的有了成道的希望。但是您为蜡烛留下的那件东西,却放在了那道宫作镇守之物。那道宫,蜡烛是不能进去的,就只能拜托这几位道友,为蜡烛去取您留下的东西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