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二章 接连击杀(第二更)(书号:13584

第八十二章 接连击杀(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殷血歌的袖口里,三支丧门白骨箭无声无息的带着一缕!风钻了出来。

    白骨箭宛如狠辣的毒蛇,翘着身体向着多洛斯的小腹飞了过去,他们灵动的穿梭着,四周的空气和狂风无法阻拦他们的飞行。一丝微不可见的磷光附着在箭头上,所过之处溅起了无数极细小的绿色鬼火。

    多洛斯本来可以看到这三支狠辣要命的白骨箭,他本来有机会催动自己的力量抵挡三支白骨箭的偷袭。但是血鹦鹉在这个时候突然蹦了出来,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宛如泼妇一样竖起了浑身的红色羽毛,劈头盖脸的向着多洛斯扑了过去。

    两只血光四射的大翅膀用力的扑打着,血鹦鹉用一种比刚才他唤醒殷血歌更加狂热数倍的疯癫劲头,恶狠狠的拍打着多洛斯。他嘶声尖叫着,疯狂的咆哮着:“不要不把鸟爷看在眼里,鸟爷也是会杀人的,蠢货!”

    ‘碰碰,巨响声,多洛斯被血鹦鹉的翅膀打得身体剧烈的颤抖摇晃,他身体内喷出的白色剑气和血鹦鹉的翅膀剧烈的对撞着,这些白茫茫的剑气震颤着,波动着,发出沉闷的‘铿锵,鸣叫声,将血鹦鹉的翅膀削掉了好些破碎的羽毛。

    漫天都是血色的鸟毛乱飞,多洛斯的视线被遮挡住了,再也无法看清殷血歌的小动作。

    反而是在后面吹响了长笛的年美妇突然松开手,声嘶力竭的尖叫了一声要多洛斯小心下面。

    下面?下面是什么?身体急速旋转着,好像一柄刀轮和血鹦鹉疯狂对撞的多洛斯低下头,向着下方扫了一眼。三支丧门白骨箭已经穿透了他体表的白色光晕,带着一丝阴风和鬼火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小腹。

    一股阴寒的气流涌入身体,多洛斯的身体一阵麻木,他的四肢迅速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他身上的白色光芒也骤然消散。鼻孔内有黑色的血水不断滴落,多洛斯的身体一阵阵的僵硬他的脸迅速变成黑色一片

    皮肤上甚至有黑色的脓水分泌出来,然后很快凝固变成了黑色的血块。

    “该死的!”年美妇不知所措的握紧了手上长笛。她和多洛斯是一对儿很好的搭档,多洛斯近身格斗力量极强,他能掌控金属的力量,控制金属元素化为无坚不摧的利剑杀死敌人。而她则能影响和控制敌人的灵魂,极大的削弱敌人的力量。

    他们在一起配合,曾经在西方修炼界斩杀了大量的血妖和狼人强者。

    但是多洛斯居然被殷血歌用丧门白骨箭重创年美妇已经无法感受到多洛斯的生命气息。她的心脏抽成了一团咬咬牙,她深深的向多洛斯望了一眼,然后转身就逃。

    血鹦鹉扑到了多洛斯的脸上,锋利的爪狠狠的陷入了多洛斯的头骨。

    “你削掉了鸟爷美丽的鸟毛!”血鹦鹉大声尖叫着,他的爪狠狠用力,将多洛斯的头颅撕成了碎片,凝固的污血宛如浆糊一样喷出多洛斯无比凄惨的倒地死亡。

    殷血歌发出尖锐的啸声,他看着迅速退走的年美妇,张开本命蝠翼,带起一道狂风向着对方追了上去。三枚精巧的丧门白骨箭在他身边轻盈的飞舞着,血灵剑所化剑光裹住他的身体,带起一道数米长的血色剑光向前疾飞。

    寒气森森,几个眨眼的功夫,殷血歌就追到了年美妇的身后。

    年美妇的脸色惨变感受着身后传来的冷厉剑气,她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邪恶的生物啊你已经杀死了我这么多同伴,如果你还敢对我下手的话,强大的克里斯圣使是不会过你的!”

    ‘哗啦,一声,年美妇前方百米处的一条小溪内,一条清澈的水柱喷起。幽泉窈窕的身影从水柱凝现,她的脚步轻轻一晃,就从那小溪内走了出来。

    年美妇不可置信的看着幽泉,这么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丫头,她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但是留给她的时间并不过,幽泉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一点水珠从她指尖喷出,带着点点反光轻盈的飞向了年美妇的心口。

    一声巨响,年美妇根本不像是被一颗黄豆大小的小水珠撞了身体,反而像是被重磅火炮正面轰了一击,她的身体‘啪,的一下突兀的炸开。她体内的所有血液都变成了水一样清澈的液体,‘哗啦啦,的流淌了满地都是。

    殷血歌惊愕的停下了追杀的脚步,他怔怔的看了一眼站在百米外的幽泉,然后回头向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他追出来数百米远,刚刚幽泉正站在他身后,和现在她所处的位置之间起码有两里地。

    依靠本命蝠翼,殷血歌飞行的速度已经快得惊人,年美妇逃命的速度更是飞快。但是两人一追一逃只是跑出了数百米,幽泉居然就如此诡异的出现在了前方。

    收起背后蝠翼,缓步走到了幽泉面前,殷血歌用手扯了扯幽泉挂在额头前的一缕秀发。

    “你怎么跑得这么快的?”

    幽泉双手揣在宽大的长裙袖里,瞪大了清澈而深邃的眸看着殷血歌。她皱着眉头,很唠的琢磨了一下这个问题,突然很是灿烂的笑了起来:“室,好多水。有水,幽泉就能想到哪里就去哪里。这里很多地方都有水,幽泉能感应到所有有水的地方是什么情况。”

    殷血歌惊讶的看着幽泉,只要有水存在的地方,幽泉都能感应到附近的情况么?

    “那,你能找到我母亲和其他人在什么地方么?”

    幽泉的大眼睛眯了起来,她用脚尖点了点小溪的水面清澈的水面上荡起了几点涟漪。她点了点头,然后向着极远处那座直插天穹的高山指了指:“尊主的母亲,正和其他几个人在那个方向,距离我们这里大概有五万里的样。以我们的飞行速度,我们要好几天才能追上呢。”

    又侧着头,‘倾听,了一阵小溪内反馈的一些信息幽泉向着另外一个方向指了指:“在这边,乌木和几个狼人战士正在被一群光头追杀。嗯乌木的尾巴都被砍掉了一半呢。”

    殷血歌一愣神,他张开本命蝠翼,带起一道狂风冲天而起。他向着幽泉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就看到数十里外一片山林内,浑身是血的乌木正带着三五头身躯雄壮的狼人战士,气喘吁吁的在山林狼狈逃窜。

    在他们身后,十八名身穿红色袈裟手持风磨铜禅杖的大和尚带着数十名手持戒刀、方便铲等重兵器身穿各色僧袍的小和尚一路紧追。

    如果不是那一片山林的地势崎岖,地势极其复杂,而狼人在山林奔跑有着种族上的天生优势的话,那些大和尚、小和尚早就追上了乌木等人,将他们剁成狼肉酱喂狗了。

    “跟我去救乌木!快!”

    殷血歌迅速拍打着本命蝠翼,向着乌木他们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那十八名身穿红色袈裟的大和尚一个个身材高大魁伟,身躯雄壮宛如金属铸成的罗汉雕像分明都不是好招惹的角色。所以殷血歌这次干脆的将自己所有的法宝全部都祭了出来。

    三支丧门白骨箭化为三条极细的白光悬浮在头顶,脚踏着内蕴七口瘟剑的七杀瘟葫芦,而身后则是一片变幻莫测的眩光闪烁,那是阴公主赠予的鬼魔夺灵元珠。这颗宝珠内蕴生死尸魔宗的诡异秘术,眩光隐隐可见几条诡谲的身影摇晃不定。

    “乌木,到这边来!”一路急速飞行,距离乌木还有很远,殷血歌已经运足了力气大声呼喝起来。

    他人在高空鼓起了全部力气后,声音也足够嘹亮。乌木和几个狼人战士的耳朵又极其灵敏隔着数十里地他们就听到了殷血歌的大吼大叫。尾巴上被剁了一刀,半截断尾狼狈挂在屁股后面,正不断滴答着血水的乌木狂喜,当即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啸声。

    手持烈焰焚天戟,乌木嘶声大吼着:“兄弟们,跟我来!前面有自己人来了!”

    一群被和尚们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狼人战士纷纷鼓起最后一点力气,长长的舌头挂在嘴边,不断喷吐着口水和粘液,用最快的速度向殷血歌这个方向狂奔而来。

    殷血歌向着前方疾飞,他甚至不断的大吼大叫,让那数十名和尚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十八名大和尚同时抬起头向殷血歌望了一眼,其一名大和尚厉声呼喝了几句,那些和尚们的步伐顿时放慢了些许。带头的大和尚们组成了一个内外两重的阵法急速前行,而那些小和尚们则是收起了手上明晃晃的杀人兵器,掏出了各色木鱼、钟磬之类的操持水陆道场的法器。

    这些小和尚们追杀的速度变得越发的缓慢,一共是四十位小和尚,整整齐齐的排成了两列,他们敲打着木鱼钟磬,拨打着铜锣双钹,燃起了香炉蜡烛,念诵着佛经缓慢前行。

    在前往荧惑道场的路上,殷血歌很是不洗了一下修炼界的常识。他看出来这前面的十八尊大和尚,他们布成了一座杀气腾腾的十八罗汉降魔大阵,这是东方修炼界佛门修士最常用的群攻阵法。

    而那些小和尚么,他们联手组成的阵法殷血歌虽然不认识,但是也能判断出这应该是一座以辅助和治疗为主的佛门奇阵。看看这些小和尚都已经收起了兵器,就知道这座阵法并不以杀伤力见长。

    轻轻一声长啸,殷血歌回头望了一眼。

    正远远跟在殷血歌身后的幽泉双袖一拍,娇小的身体突然没入了附近的一条小河,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跟在幽泉身边的血鹦鹉,这条大鸟则是极其恶劣的收起了翅膀,宛如一头鸵鸟一样迈动了两只爪,‘哼哧哼哧,的在地上连蹦带跳的奔跑着。

    这头猥琐透着一股下流气质的大鸟,就好像偷鸡的黄鼠狼借着茂盛的草木掩护,用不比飞行慢到哪里去的速度,一路蹦跳着急速接近逃窜的乌木等人。

    绕了一个硕大的弧线圈,血鹦鹉带着一丝邪恶的笑意,双眸锃亮的绕到了那些小和尚组成的佛门法阵的身后。这一路上他没发出半点儿声音,真不知道他一只鹦鹉怎么能做到这种离谱的事情。

    蹲在一堆灌木丛!探!头探脑的望着前方一众小和尚的背影,血鹦鹉的嘴角有丝涎水悄然滑落。

    “可惜了·这些和尚肯定还没有结出舍利·佛门舍利的滋味,好啊!”血鹦鹉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当年鸟爷小时候,可使用佛门舍利当零嘴儿的!鸟爷这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都是佛门舍利的功劳!”

    轻轻的用翅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血鹦鹉有点诧异的翻了个白眼。

    “但是,谁给鸟爷这么多佛门舍利?鸟爷的爹妈是谁?居然对鸟爷这么好?这是亲生爹娘么?怎么全忘了?哎哟,鸟爷我这是摔坏了脑还是怎么回事?怎么连自己爹娘都想不起来了?”

    絮絮叨叨的轻声自语着·血鹦鹉一步步的摇摆着肥硕的屁股·小心的跟在了这些小和尚的身后。

    “没有佛门舍利,心头那一点热血的滋味也不错啊!我们这些妖魔,隔三差五的要吃个和尚补补身体,这是谁说过的话?太他-妈-的有哲理性了!我们是妖魔,所以一定要吃和尚!”

    “猫吃鱼,狗吃肉,和尚就是我们的小肉肉!”血鹦鹉扭动着屁股·慢慢的逼近这些小和尚,一步步的逼近他们。渐渐地,血鹦鹉已经能够嗅到这些和尚身上散发出的松树花粉制成的熏香味!

    这是一群爱整洁的和尚,他们的衣物都用松花熏香熏过。血鹦鹉被这股香味一冲,他当即张开嘴,‘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站在大阵最后面的几个小和尚骇然回过头,他们正好看到了正用翅膀捂住脑袋的血鹦鹉。

    一名小和尚紧张的举起了手上的一串菩提串成的佛珠,双眸隐隐有佛光缠绕的他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血鹦鹉的眼珠一转·他突然笑着放下了翅膀,向着小和尚点了点头:“这位师弟·你们的佛缘到了!我是荧惑道场玉龙大雪山飞云寺主持明贤大菩萨座下护法,奉菩萨法旨,特来渡几位有缘的佛门弟,如飞云寺享受无边清净福报。”

    不仅仅是这几个小和尚,其他那些组阵的小和尚都同时转过头看向了血鹦鹉。这些小和尚不可置信的看着血鹦鹉,一个二个的露出了又是幸福又是震惊的微笑。

    在佛门,什么人能够称之为菩萨?天仙、金仙级的大能,才能称之为菩萨。那是佛门真正的修炼有成的大德之士,有无边法力,有无边善心,有无量神通,有无量福报。这些小和尚,他们连舍利都没结出,就是一群最普通不过的佛门修士而已,猛不丁的听到血鹦鹉说的这种好事,他们能不神魂动摇才怪了。

    一个个小和尚战战兢兢的放下手上的法器,纷纷向血鹦鹉合十行

    “这位,这位!”一名小和尚站在血鹦鹉面前,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才好。

    “本座乃菩萨座下护法,侍奉菩萨已经有十万年之久,你们称我一声鸟祖,那也是当得的。”血鹦鹉昂起头,神气活现的向这群小和尚吹嘘起来:“今日相见,那是有缘,你们虽然人数多了点,但是只要能够让鸟祖宗我开心,把你们都接引到菩萨座下,那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这里是荧惑道场,这里是传说有大罗金仙坐镇的上古神仙福地,基本上这里不可能出现伤天害理满手血腥的妖孽。所以在这里,突然出现了一头能够口吐人言看上去浑身仙气萦绕的大鹦鹉,这基本上就能证明他的身份了!

    菩萨座下的使者,前来接应有缘人进入菩萨座下!

    小和尚们一个个目迷五色,他们被血鹦鹉天花乱坠的描述弄得神志不清,一个个乖乖的站在血鹦鹉面前,无比虔诚、无比恭敬的开始介绍自己的法号、出身等等。

    他们都是金佛寺年青一代门人弟的精英,这一次他们随同金佛寺诸位大能前来荧惑道场,就是为了探访荧惑道场内的佛门遗址的。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能碰到一位菩萨派来的使者!

    血鹦鹉‘桀桀,笑着,他张开嘴,突出了一颗拇指大小隐隐密布着无数金色纹路的血色珠,然后向着那些小和尚大笑了起来:“相见就是有缘,就是有缘啊!诸位师弟,本座看你们一个个骨骼清奇,脑后隐隐有功德祥光回荡,想来都是本门道德之士转生而成!”

    “本座今日难得大发善心,就给你们一次机缘!且看好了,这可是本座苦修十余万年,结下的一颗不坏琉璃金刚舍利啊!”

    小和尚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这颗密布着无数金色纹路的血色宝珠!

    密林一片茫茫血光闪了闪,然后,一声沉闷的饱嗝声传了出来。

    密林外,乌木带着几个汗流浃背的狼人战士已经窜到了殷血歌身边。

    殷血歌手一指,血灵剑带起几道血光,荡起了片片血雾向着十八名大和尚当头射了过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