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八十一章 遭遇(第一更)(书号:13584

第八十一章 遭遇(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喂,醒醒!”

    不轻不重但是恰好能让人痛得流眼泪的抽击,很响亮的拍在了殷血歌的脸上。

    “喂,醒醒!亲爱的少爷,我的尊主,我的主人,我的米饭老板,醒醒!”

    又是清脆响亮的一击,殷血歌的脑袋晃了晃,他轻轻的哼了一声。

    当第三击就要命殷血歌的脸颊的时候,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殷血歌突然伸出一只手,一把掐住了一只红毛大鸟的脖。五指一用力,沥血爪‘铿锵’一声弹出一尺多长,锋利的指甲摩擦着血鹦鹉脖上的羽毛,居然发出了‘铛铛’脆响。

    感受到沥血爪上森森寒气,正拍打殷血歌的脸蛋拍得不亦乐乎的血鹦鹉急忙举起了两只翅膀,他很无辜的竖起了浑身羽毛大叫起来:“啊,亲爱的主人,我的尊主,您醒了?赶快活动活动,没断骨头吧?脖没折断吧?腰椎完好吧?还有,男人的象征,都完好么?”

    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昏昏沉沉的殷血歌从昏迷挣扎着苏醒。

    他死死地掐着血鹦鹉的脖,小心翼翼的晃了晃脖。很好,脖只是肌肉有点酸痛,骨骼和经络没有太大的损伤;腰椎,腰椎也没问题,起码他活动了一下脚脖,脚腕很灵便;然后是膝盖、腰胯,还有双肩,双手。

    一切都完好无损,殷血歌这才睁开了眼睛,眯着眼看了看蔚蓝的天空,以及天空漂浮着的白云,还有两座歪歪扭扭,一头悬浮在空,一头耷拉在地上的飞行山峰!

    血鹦鹉的两个翅膀用力的抱住殷血歌的手掌,想要将他那锋利的爪从自己的脖上挪走。但是鸟类的翅膀实在是不方便发力,血鹦鹉努力了许久,发现自己实在是奈何不了完成了‘木皮篇’后**力量飙升的殷血歌,他这才愁眉苦脸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尊敬的尊主,您能否将您尊贵的手掌,脱离我美丽的脖?”血鹦鹉眨巴着眼睛看着殷血歌。

    冷厉的看了血鹦鹉一眼,殷血歌摸了摸自己火辣辣疼痛的面颊。他直愣愣的盯着血鹦鹉,等得这头品性极差的大鸟有点赧然的低下头了,殷血歌才冷笑了一声:“可惜,我的骨头和内脏没什么伤害,不然我不介意用你的血帮我恢复一下。”

    血鹦鹉的脸色变得很精彩,他垂头丧气的看着殷血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好吧,我忘了,您是一头尊贵的但是无比贪婪的血妖!但是不能否认,正是因为对您忠心耿耿的鸟爷准确而及时的唤醒手段,才让您第一时间苏醒啊!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血鹦鹉低声的咕哝着。

    殷血歌向四周望了过去,然后他皱起了眉头,这里果然不能算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四周原本是一片青山绿水,但是这山头都崩塌了,水流有大量残破的建筑碎片,比如说两三尊没有了脑袋的赤金麒麟,三五尊屁股不知道去向的美玉雕成的玉狮,还有数十根数人环抱的断裂的柱等等。

    这些柱一根根雕龙画凤、流金逸彩,以殷血歌在赶赴荧惑道场的路上半年的苦苦钻研得到的知识,可以看出这些柱都是用五金精华淬炼而成,是炼制顶级灵器的极佳材料,但是在这里,这些珍贵的材料居然被用来做柱!

    而这样的柱极其坚固,极其坚韧,却被人打断后随意的丢弃在河水。

    太古之时,末法时代之前发生了什么?

    再看看天空,清风吹卷着白云慢的滑过,这里空气清新,花香阵阵,空气的天地灵气比邙山道场望乡崖的灵气浓度高出了一倍有余,而且灵气的品质更是让望乡崖拍马难及。

    如果说望乡崖的灵气是清澈的泉水,这里的灵气品级就是璀璨的明珠。山泉水和宝珠之间的差距不问可知,这里的灵气品质让殷血歌震惊,这里才是真正的神仙府邸应有的景象。

    在那白云清风之间,两座高有千米上下,宛如竹笋的秀峰有气无力的耷拉着。

    这本来是两座悬浮在空的飞行山峰,但是不知道是阵法禁止出了问题,还是天地法则受到破坏的缘故。这两座本来应该飞行在天空的山峰,此刻只是歪歪斜斜的,一头耷拉在了地上。其一座山峰更是呈四十五度的斜靠在了地上一座山崖上,看上去随时可能坠落,无比的惊险。

    这么两座收到了重创,已经无法高高飞起,只能歪歪斜斜挂在半空的山峰上,却是密布着无数秀美的小缝隙。在这些缝隙隐隐有灵光喷出,有紫色的烟霞不断从缝隙内飘出来。

    殷血歌只是望了一眼,就看到了一条缝隙生出来的一条拇指粗细,宛如蟠龙一样扭曲飞腾的金色藤蔓。那是一条‘青霄腾蛟木’,虽然看似藤蔓,实则是一种珍稀的灵木。他的木芯是一条完整的柔韧宛如龙筋的材料,可以用来祭炼‘捆仙绳’之类的法宝,同样也能分割后制成各种衣物。

    迅速将目光挪开,殷血歌不愿意自己的注意力被这些珍稀的天材地宝所吸引。

    他还记得刚才的事情,一群突然出现的敌人同时攻击了太平公主带领的邪魔外道,以及杨家降临的大能统辖的正教修士。那座黑色石质金字塔内的紫发紫眸的青年,殷血歌只是望了他一眼,就从灵魂深处涌出了一股难以掩饰的杀意和仇视!

    殷血歌敢发誓,他从来没见过那个青年人!

    这莫名其妙的杀意和仇视,只可能来自于殷血歌的血脉传承。也就是说,殷血歌体内,或者是那一半血妖的血脉,或者是来自于他不知名的父亲那一族的血脉,和那紫发紫眸的青年人所拥有的血脉有着刻骨深仇!

    生死仇敌,绝对不可能共存的死敌!

    这样的一个死敌突然出现,而且同时攻击了两名起码有着地仙实力的大能强者。这紫发紫眸的青年毫无疑问极其强大,最少也是地仙级的存在。而且他的后台也极其强硬,起码他不用害怕太平公主和杨家强者背后势力的报复!

    殷血歌从刚才的袭击幸存下来,但是其他人呢?他的母亲殷凰舞,还有殷族的殷天绝等元老和族人?更不要说还有万邪骨王、阴公主和喪婆婆!

    这些邪魔外道,虽然在东方修炼界都是正教门人的死敌,都是传说的凶神恶煞。但是这些日来殷血歌和他们朝夕相处,发现他们除了脾气古怪了一些,修炼的功法邪恶了一些之外,他们并没有多么的伤天害理,他们并没有那些毁灭世界、赤地千里的罪恶行径!

    殷血歌已经逐渐将他们当做了自己真正的长辈,现在他也不由得为他们提起了一份担心。

    轻盈的脚步声传来,幽泉双手捧着一个长有两尺左右,通体晶莹剔透宛如白玉雕成的硕大蚌壳快步走了过来。看到殷血歌已经苏醒,她的小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几乎不可查的微笑。

    但是很快的,幽泉就看到了殷血歌脸上两个清晰的,好像是被人用鹅毛扇拍打出来的红印!而在场众人,能够对殷血歌造成这样古怪伤害的,唯有一人!

    轻盈的向着殷血歌快步走来,幽泉走到血鹦鹉身边的时候,她的前后脚突然绊了一下,窈窕的身体突然踉跄了两步。血鹦鹉发出一声惨嚎,幽泉这一踉跄,恰好将他的脑袋一脚踏在了地上。

    “嗯,尊主已经醒了?”幽泉没有多看被自己狠狠踏了一脚的血鹦鹉,她来到殷血歌面前,小心的将那蚌壳的盖打开,露出了巴掌大小一块儿白嫩嫩颤巍巍的蚌肉,以及一壳散发出淡淡银光的清澈汁水。

    “想不到这里居然有这种天仙种‘白玉仙蚌’留存下来,虽然火候不深,只有三五百年的气候,但是尊主刚刚受到了太大震荡,正好用他的元阴玉液滋养内腑。”一边说着,幽泉一边将蚌壳捧到殷血歌嘴边,伺候着他将这一壳银色汁水喝了下去。

    那块颤巍巍蠕动着的蚌肉上突然裂开了一张小嘴,一个清晰的声音传了出来:“姑娘,老头儿积攒了三百十年的玉液已经被这小给服下了,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幽泉冷哼一声,她的眉间一缕黑气升起,一巴掌将那玉蚌的蚌壳拍成了粉碎。

    “呱噪,这里有你一介小妖说话的份儿么?”幽泉冷厉的呵斥了一声,将那块不断蠕动的蚌肉也塞进了殷血歌的嘴里。这蚌肉几乎是入口即化,而且立刻化为一股澎湃的血气流遍周身。

    这玉蚌所化的血气精纯异常,没有丝毫的杂质。

    在浮光星舟上足足半年多时间,殷血歌因为缺少妖兽妖禽的精血,没能继续修炼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此刻得了这一块玉蚌所化的血气补充,他的身体顿时本能的按照木皮篇的后续功法运转起来。

    十八点血色火焰从心头迸射出来,这一次这些血炎没有灼烧殷血歌的皮肤,而是遁入了他皮肤下的一层肌肉细细的烧灼起来。殷血歌只觉身上十八处肌肉一阵阵的剧痛,周身再次冒出了大片的冷汗。

    蚌肉所化的血气被血炎灼烧着,化为一丝丝精纯异常的血色精光融入了殷血歌的肌肉纤维。细小的肌肉纤维开始断裂、重生、相互缠绕盘旋,他甚至能听到被血炎灼烧的肌肉绷紧发出的宛如强弓硬弩的弓弦一样的‘嗡嗡’声。

    但是这里不是修炼的好地方。

    殷血歌将那一块蚌肉所化的血气储存在了心脏,然后收起了十八点血炎。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原本因为剧烈冲击造成的肢体麻木已经在元阴玉液的滋养下彻底消散。殷血歌伸手摸了摸幽泉的小脑袋,然后也有意无意的一脚踏在了血鹦鹉的脑袋上。

    血鹦鹉气得尖叫了一声,愤怒地低声咕哝起来:“该死的,一对儿奸夫yn妇,简直是丧尽天良!鸟爷我做什么了?我做错什么了?我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脚接一脚,一脚又一脚!”

    摇摇摆摆的从地上站起身,宛如发狂的斗鸡一样竖起浑身鸟毛,用力的震荡着身体,将身上的灰尘全部震走,血鹦鹉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神气活现的飞到了殷血歌的脑袋上站定。

    左顾右盼了一阵,血鹦鹉随意的向着一个方向指了指:“我觉得,去这边,会有发现!”

    殷血歌向着血鹦鹉指的方向望了一眼,在那个方向,极远的地平线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正被无数重罡风、乌云和雷霆环绕着。在那山峰的顶部,更有十八重云旋一重重的围绕着他急速旋转,不时有雷霆所化的各色飞刀、飞剑、长枪、箭雨等物呼啸而下,打得山峰表面光华四溅。

    那山峰上下密密麻麻的有着大量气势雄浑的宫殿,看那些宫殿的规模和造型就知道,这绝对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建筑。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那边肯定有发现!”看着那座顶天立地的大山,盘算了一下自己和那座大山之间的距离,殷血歌冷笑了起来:“但是鸟爷,你觉得,我们就算是到了那座大山边,我们有机会进入山里面找到好东西么?”

    血鹦鹉沉默了一阵,然后歪着脑袋提出了新的计划。

    “那么,我们可以守在山外面,等有人带着收获出来的时候,杀人劫财!”

    幽泉眯着眼睛,脑袋很轻快的上下点动着,很显然她也无比赞同血鹦鹉的计划。

    殷血歌看看浑身邪气的血鹦鹉,再看看一脸天真懵懂的幽泉,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刚刚叹出来,殷血歌突然脸色一变,斜刺里一阵刺耳的呼啸声传来。千米之外,一座小山后面突然闯出了一支全副武装的人类军队,他们手持人类在末法时代制造的各色大威力重武器,对着殷血歌就发动了进攻。

    数十枚胳膊粗细,后面拖着长长火焰的铁疙瘩向着殷血歌这边急速飞来,飞行的时候这些铁疙瘩还发出了让人心烦意乱的尖锐啸声。殷血歌横跨一步挡在了幽泉身前,血灵剑带起一道血光向前飞去,血淋淋的剑光一阵盘旋,就将几个铁疙瘩搅成了碎片。

    幽泉的两只小手从殷血歌的腋下钻了出来,她一点都不紧张的轻轻的哼着歌谣,手掌内一抹黑光闪烁,前方百米内的虚空突然被黑色的冰晶冻结。‘咔擦’声不绝于耳,数十枚带着长长火焰射来的铁疙瘩同时被冻成了冰块,沉甸甸的摔在地上。

    那些身穿全封闭式黑色作战甲胄的人类战士纷纷惊呼出声,混在他们当的几个身穿蓝色长袍的青年男女抢了出来,他们双眸蓝光大盛,身边突然有寒风和水波卷了起来,组成了一朵硕大的冰莲花向着殷血歌这边急速盘旋着绞杀过来。

    殷血歌冷哼一声,他正要祭出万邪骨王他们赠送的法器将这些人类全部击杀的时候,幽泉已经轻轻的手指一点,低声的用幽冥鬼语念诵了一句简单的咒语。

    附近的河流突然喷出了大量的水流,铺天盖地的水流化为一座水墙直冲高空。随后几个淡淡的黑色鬼在那些水墙一晃,这些体积巨大的水流向着当一合,凝成了一支方圆百米的巨大冰掌。

    精细入微,甚至能看到指头上指纹的冰掌轻轻的向下一压,就听得一声巨响,四周地面一阵颤抖,百多个人类战士和那几个身穿蓝色长袍的青年男女同时被巨掌拍成了一摊儿肉泥。

    殷血歌有点无奈的回过头,他收回了血灵剑,然后用力的揉了揉幽泉的小脑袋。

    幽泉歪着脑袋,清澈而深邃的眼睛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她转过头,向着一侧的一片小山轻轻的呵斥了一声:“出来吧!河水里有你们的味道,你们藏不住的。”

    山林传来了惊讶的呼声,很快一个身穿银色长袍的年男,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年美妇从山林走了出来。年男深深的望了幽泉一眼,淡然道:“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杀死了伦敦城邦的人。”

    殷血歌皱起了眉头,他想起了那个紫发紫眸的青年:“你们来自人类联盟?”

    年美妇厌恶的向殷血歌斜睨了一眼:“卑贱的生物,我们没有兴趣和你们多说废话。总之,你们的命运已经注定,在至高无上的王派来的圣使无穷的力量面前,你们连蝼蚁都不算。”

    高傲的昂起了头,年美妇淡然道:“多洛斯,杀了这两个小娃娃,我们还有自己的任务呢。”

    名叫多洛斯的年男贪婪的望了幽泉一眼,低声笑道:“杀了这男娃娃就够了,这小姑娘么,留着还是有用的。嘿,我真想看看哈姆莱特的表情,他的一支精锐,就这么被消灭了!”

    笑声,年男的周身迸射出数十道长达数米的银色剑光,他的身体旋转着,宛如一头刺猬一样向殷血歌卷杀了过来。而那年美妇则是掏出了一支金属长笛,放在嘴边吹响了一曲邪异婉转的小夜曲。

    殷血歌的神智骤然一沉,年美妇的笛声,居然有直接攻击灵魂的神秘效果。

    而多洛斯已经冲到了殷血歌面前,他身上的银色剑光宛如刀轮一般飞快的劈下。(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