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八章 荧惑大冲(月票1500加更,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七十八章 荧惑大冲(月票1500加更,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周一,请给《三界血歌》投一张推荐票。

    周一再忙碌,工作再紧张,请记得给《三界血歌》投票!

    邙山道场,望乡崖顶。

    这是邙山鬼府周边最高的一座山崖,嶙峋陡峭,宛如一座高台直入青冥。传说幽冥界有一座高台望乡台,专门给那些死去的亡灵最后一次望盼亲人家乡的机会,不知道从哪一代邙山之主开始,这座山崖就被称之为望乡崖。

    这座山崖下接条地脉灵穴,上承漫天星华,通体上下居然并无多少幽冥鬼气反而是天地灵气充沛灵动,是鬼道修士之外其他修炼者闭关修炼的最佳地点。

    如今这望乡崖顶,就布置了一个长宽百米的大坑,坑内放满了粘稠的妖兽妖禽的血浆,殷血歌全身浸泡在血浆,一点点黄豆大小的血色火焰在他皮肤下游走灼烧,烧得他浑身皮肤‘吱吱’作响,烧得他浑身汗如雨下,烧得他身体一阵阵的剧痛颤抖。

    血妖一族,血道功法,哪怕是用来淬炼**和妖力,稳固根基的淬体法门,也是这样的邪异和恐怖。以自身为灯芯,以妖兽妖禽的血浆为灯油,以心头迸发的一点本命血炎为灯火,将整个天地当做一个硕大的鼎炉,用那一点精纯至极的本命血炎淬炼周身,这就是万劫血神道的精要所在。

    殷血歌如此闭关修炼已经有好几个月,太平公主好几次来观摩殷血歌的修炼,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她以为,殷血歌真的是在按照万劫血神经的功法淬炼肉身。无论是散发出的气息还是功法的外在表象,这都是万劫血神经发动时应有的状态。

    但是太平公主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修炼的外相虽然和万劫血神经看似一般无二,但是实际上他修炼的,是比万劫血神经更高深、更渊博、更玄妙不可测的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

    此刻一共是点黄豆大小的血炎在皮肤下游走。

    每一点血色火光在皮肤下慢慢游过,浸泡全身的血浆都会有大量血气能量被血炎吞噬,经过神奇的转化为,变成一缕精纯无比、柔韧异常、蕴藏了极强大生命气息的力量缓缓融入殷血歌的皮肤。

    殷血歌白皙细嫩的皮肤每一秒钟都在急速的蠕动着,皮肤内细小的结构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奇妙变化。他的皮肤结构变得更加的复杂,空间结构能够承受更强外力的撕扯和捶打,皮肤之间的质地越发的紧密紧致,而且皮肤之间的孔窍被逐渐开辟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空隙。

    这些空隙就犹如蜂巢,细细密密的闪耀着淡淡的血光。

    亿万点这样的空间紧密的连在一起,就好像无数血色的水晶菱片拼凑在一起,在殷血歌的皮肤组成了一层致密而柔韧的防御层。让人诧异的是,在这些细小的水晶菱片,可以储存大量的精纯血气能量。

    蕴藏了强大生命力量的血气能量。

    寻常修士,一身精气、法力起初储存在丹田,然后储存在金丹内,元婴、元神成就后,大部分的精气、法力就存在了元婴、元神。从没有人像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修炼的功法一样,有意识的将大量精纯的生命能量储存在身体的其他部分。

    就算是其他的体修功法,那也是不断的锤炼**,让肉身变得更加的强悍强横,但是从没有听说什么体修功法会将如此巨量的能量储存在皮肤内。

    但是这诡异霸道的血神道功法,就是这般说的!

    而从没有任何正统修炼经验的殷血歌,也就循着识海道果仙种传来的信息,真儿个就这么做了。他的皮肤逐渐变得纤薄、纤细,皮肤的结构越发的紧密而柔韧,同时蕴藏的力量也不断的增强。

    点黄豆大小的血炎在浑身皮肤下不断游走,所过之处皮肤好似刀割一般,那种碎尸一样的痛苦让殷血歌浑身汗如雨下,而那汗水就混杂了大量的淤血和污秽之物。他从小吸食人类血浆积蓄在体内的血毒和其他杂质,就这么一点点的从皮肤逼迫了出来。

    渐渐地殷血歌觉得自己的皮肤越来越紧致,越来越厚重,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皮肤,却好似穿戴了一层数寸厚的金属板甲一样厚重。

    刚开始这样的一层‘厚实’的皮肤让殷血歌想要行动都有点困难,他只能蜷缩在血池,不断的吸收四周的血浆能量继续锤炼皮肤。但是随着他的功侯逐渐的加深,当他的木皮篇逐渐有所成就,体内拥有了点血炎同时淬炼皮肤的时候,他就逐渐感受不到皮肤的重量和约束了。

    蕴藏了巨量血气能量的皮肤依旧是那样的‘沉重’,但是殷血歌的**力量已经逐渐增强,所以他此刻已经不觉得自己的行动有什么晦涩不便的地方。

    数百名邪骨道的鬼道修士大声呼喝着,驱赶着一群身躯庞大的妖兽走到了血池旁。

    这些妖兽一个个双眸含泪,哆哆嗦嗦的在邪恶禁制的驱动下一步步的走到血池边。他们毫无反抗之力的伸长了脖,任凭这些邪骨道的修士用骨刀刺进他们的颈部动脉,顿时热腾腾的血水好似喷泉一样喷进了血池。

    殷血歌找不到那些辅助修炼的天地奇珍和灵丹妙药,不要说在这末法之末的人间,就算是末法时代之前,神圣仙佛满天飞的那个年代,修炼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所需的那些灵药,那也都是难得一见的东西,是那些天仙、金仙打破头都要争夺的宝贝!

    没有了那些蕴藏了庞大能量和充沛血气的灵药辅助,殷血歌只能用最简单,效率也最低的辅助方法——集大量的妖兽和妖禽的血浆,从提取对自己修炼有益的先天血元精气,将其逐渐炼进自己的皮肤,辅助自己修炼血神道的第一重功法。

    这法门在万劫血神经也是有记载的,厚厚的血浆遮挡了殷血歌的身体,或许这也是太平公主没有真正发现他修炼的法门有异的某个原因吧。

    一头又一头巨大的妖兽被屠戮,鲜血不断注入血池,殷血歌盘坐在血池正,默默的运转功法,不断的排出自己体内的杂质,同时增强自己的肉身资质和力量。

    原始版本的万劫血神经,那只是仙蝠秘法用来辅助修炼,帮助血妖一族奠定基础的辅修法门。但是如今殷血歌修炼的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除了万劫血神经的所有功能外,他自身就是一门无比强横的体修道籍。

    殷血歌每时每刻都在承受扒皮抽筋一样的痛苦,但是他的身体也每时每刻都在增强。点点滴滴的力量就好像积沙成山一般,不断储存在他体内,让他变得越发的强大。

    他体内的妖力正在一寸寸的削弱,随着体内驳杂的精血能量不断被淬炼精纯,殷血歌庞大而驳杂的妖力正好似被提纯的矿石一样,品质变得格外的精纯凝练,但是体积变得越来越小。

    他此刻的妖力强度,大概只能和普通血妖的下位侯爵相提并论,但是他的力量的纯净程度,却已经达到了让那些万年亲王都羡慕嫉妒的水准。

    此刻将殷血歌的血液抽取出来,他的血液就好像宝珠明玉一般晶莹剔透,虽然散发出的气息比较弱小,但是那气息醇正如醇酒,馥雅如幽兰,再也没有原本的那股刺鼻的血腥气息。

    血池边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兽咆声,一头体长超过十米的黑虎愤怒的挣扎着,粗壮有力的尾巴将一名邪骨道的鬼修一击打飞,甚至将他身上的骨骼都打断了好几根。

    这头黑虎硬顶着身上的鬼道禁制,艰难的迈动步伐,踉跄着想要逃下望乡崖。

    站在血池旁默默守护着殷血歌的幽泉纤细的身形微微一晃,一个闪身就到了黑虎面前。清澈如水、深邃如海沟的双眸静静的锁定了黑虎仓皇焦急的双眸,她轻柔的将小手放在了黑虎的额头上。

    “世间万物,有生就有死。世间生灵,并无高低正邪之分,只有福报深浅之别。”

    “今生你生而为妖兽,被杀,被戮,那都是上世德行不够,故而今生遭此恶报。”

    “能够为尊主而死,以你周身血液助尊主修得神功秘法,这是你今生的福缘,切不可胡乱挣扎,坏了这一番功果。放心去吧,或许凭借今日功德,下辈,你也能脱胎成人,从此无忧无虑,或许还能踏上修仙大道,追求长生正果。”

    “我是幽泉,常颂我名,入得幽冥,当可解脱!”

    纤细柔嫩的小手宛如钢刀,轻描淡写的绕着黑虎的头颅一划,一抹黑色的冰片一闪而过,黑虎的头颅‘噗嗤’一声溅落地面。大量虎血喷进了血池,偌大的血池内的血腥味又浓厚了许多。

    血鹦鹉拍打着翅膀飞到了幽泉的肩膀上落定,他歪着脑袋看着幽泉美丽而冷静的小脸蛋,不解的问她:“你刚才说的那一番鬼话,你自己信不信?”

    沉默了一阵,幽泉侧脸向血鹦鹉望了一眼:“自然是不信的。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都是糊弄凡夫俗的蠢话,真信了,那就上当了。”

    “那你还对那大虫说这些废话?”血鹦鹉很不解的看着幽泉:“你很无聊?还是,你最后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总觉得,我听过这句话,印象很深哪!”

    双眸深邃如海不可揣测的幽冥暗光闪烁一阵,幽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右手轻轻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幽泉皱起了眉头:“有些事情,出错了。我应该记得的很多东西,因为某些错漏,忘记了。包括我是谁,我正在做什么,我遭遇什么。都忘了!”

    眯着眼向血鹦鹉望了一眼,幽泉淡然道:“我有印象,好像我最后见到的,就是一头浑身血色的大鸟。或者,你能想到一些什么?”

    血鹦鹉有点烦恼的拍了拍翅膀,然后垂头丧气的叹了一口气:“鸟爷也忘了怎么回事了!反正,我似乎也记得,最后一个印象就是你?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们是一对儿龙凤双胞胎?”

    幽泉和血鹦鹉的身体同时哆嗦了一下,幽泉轻轻的哼了一声,一巴掌将血鹦鹉从自己肩膀上拍了下去。而血鹦鹉也是‘呸呸呸’的怪叫着,一副不堪承受的表情用最快的速度逃到了血池的对面,再也不肯靠近幽泉身周百米的范围。

    一人一鸟隔着硕大的血池对峙着,大眼瞪着小眼,眸里光芒闪烁,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天地间的灵气越来越充沛,当殷血歌闭关四个月之后,望乡崖附近的灵气已经浓郁到了呼气成雨的地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邙山道场的范围又向四周扩张了数倍,如今邙山道场已经绵延数百万里,一座座山岭凭空涌现,那些曾经藏身在诸方小界天内的古墓,也纷纷冒出头来。

    这些日,万邪骨王和那从古代帝皇墓穴冲出来僵尸皇帝达成了默契。

    邪骨道这鬼道邪门下面,开辟出了僵尸道这一分支,自称为‘大泾龙帝’的僵尸皇帝,摇身一变成了邪骨道的副宗主,出掌僵尸道这一分支宗门。众多邙山鬼府的游尸、行尸、僵尸等等鬼物,纷纷拜入了大泾龙帝的门下。邪骨道的声势一时间暴涨,而邪骨道的底蕴也丰厚了许多!

    作为上古存活至今的老怪物,大泾龙帝的出手很慷慨,他将自家墓穴的所有宝物都起了出来,将大量宝物馈赠给了万邪骨王和其他的邪骨道长老。所以邪骨道的实力一时间突飞猛进,隐隐有成为东方修炼界邪魔魁首的架势。

    如果不是殷凰舞手上掌握了一枚宝印,太平公主的一缕分身精魄就寄存在这宝印,而太平公主的这分身精魄有着地仙之力的话,怕是万邪骨王早就压过殷凰舞,夺取原本属于殷凰舞的话语权了。

    这些日里,邪骨道的修士们纷纷出手,驱动无数的鬼物为大泾龙帝建造新的鬼帝行宫。

    但是在这一天,当一轮青月从天边升起的时候,一声尖锐的蝙蝠鸣叫声传遍了整个邙山道场!

    太平公主的呵斥声让所有或者闭关、或者游玩、或者偷鸡摸狗的邪道修士们悚然动容,一时间偌大的邙山道场整个惊动起来,无数邪魔外道的修士纷纷从自家巢穴窜了出来,纷纷站在高处向邙山鬼府的方向张望不已。

    荧惑大冲即将到来,荧惑星和众人脚下这块陆地的距离即将达到最接近的位置。

    这时候驾驭浮光星舟直冲青冥,月余后就能正好遭逢荧惑大冲的最佳时刻,如此疾行三月,就能顺利抵达荧惑道场。若是能够顺利的重启荧惑道场,将里面那些曾经的上古大能的道场开启的话,那等收获就算是太平公主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太平公主一声召唤,早就已经内定的名单上所有的东西方修士纷纷起身,迅速赶到了邙山鬼府。

    正浸泡在血池,已经苦修数月的殷血歌也听到了那一声尖嘶。他长啸一声,一拳轰碎了粘稠的血水,团身从血池冲了出来。他周身皮肤莹白如玉,屈指弹动皮肤,隐隐发出沉闷的‘碰碰’响声,就好像一面牛皮战鼓一般扣之有声。

    十八点黄豆大小的血色火焰在皮肤下一闪即收,点点血炎纷纷融入心脏,殷血歌感受着心脏内那三滴来自血圣的沛然精血,不由得微微一笑。

    借助三滴血圣精血的精纯力量,以及屠杀的千多头妖兽妖禽的鲜血,殷血歌苦修数月,终于完成了木皮篇的修为。

    此刻他的皮肤坚韧强劲,寻常飞剑穿刺不透,除非是那种以重量和冲击力为胜的特殊法器直接震荡他的筋骨内脏,否则寻常飞剑、飞针、飞刀之类的利器根本伤损不了他丝毫。

    “还有弱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双眼,殷血歌同时又晒笑着摇了摇头。他浑身上下,成的部位都有了超乎寻常的防御力,更有了能够扛鼎的巨力,些许弱点,只要自己加以注意,也就是了。

    一缕淡淡的、清雅的冷香悄然传来,幽泉已经静静的站在了殷血歌身边,手上托着一套白色内衣和黑色道袍。殷血歌向幽泉笑了笑,然后迅速换上了这套整洁的衣服。

    “哎,这段时间可闷死鸟爷了!”血鹦鹉扑腾着翅膀飞到了殷血歌头顶落下,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我们找点乐去吧!打家劫舍,欺男霸女,哪怕是去挖人祖坟呢?找点乐吧!”

    殷血歌伸出手指狠狠的弹了弹血鹦鹉的喙,然后扭头看向了幽泉。

    幽泉双手捧在胸前,可怜兮兮的向殷血歌连连点头:“尊主,最近实在是闷得慌呢!找点有趣的事情吧?幽泉觉得,荧惑道场就很有趣的!很久很久以前,幽泉好像就听说过荧惑道场的事情了!”

    微微顿了顿,幽泉皱起了眉头:“荧惑道场,好似不仅仅是一座道场呢,他,似乎还有其他的用处!”

    殷血歌的眉头挑了挑,他吹了一声口哨,正在远处梭巡的乌木和三尸纷纷赶了过来。

    他也不多说话,径直带着众人赶去了邙山鬼府。

    小半个时辰后,在邙山鬼府的大殿,太平公主做出了即刻出动的决定。

    四条浮光星舟,运载近万的东西方修士,倾尽全力远征荧惑道场,和正教修士争夺对荧惑道场的控制权!

    同时,太平公主还公布了一长串的奖罚条令,其语气森严,一如出征的大将一般。

    又过了一个时辰,四条通体灵光闪烁的浮光星舟冲天飞起,径直从邙山道场直冲天空。(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