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六章 仙蝠秘法(第三更)(书号:13584

第七十六章 仙蝠秘法(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正教修士雄心勃勃而来,却灰头灰脸退去。强势蛮横的教修士,奸诈阴险的邪道魔头,双方的对撞对于年幼的殷血歌而言,并没有在他生命留下任何值得回忆的印痕。

    他太年幼,这些正邪之间的相互算计和绞杀,对他来说太遥远。

    哪怕他已经参与其,并且决定了很多人的命运,但是殷血歌对此也并无太大的感触。因为决定那些正教门人命运的并不是他,那不是他的力量,而是来自于这个恐怖的太平公主!

    上界,血仙朝,太平公主!

    殷血歌对太平公主的第一印象,就是那头巨大无比的血蝙蝠虚影,就是她轻轻一击将数千正教修士格杀当场的凶狠和暴戾。数千正教修士,其还包括了好几位金佛寺的高僧大德,十几名仙门的金丹大能,在太平公主的随手一击下,这些强者顿时灰飞烟灭。

    邙山道场并非只有深入地下的黄泉鬼府,偌大的邙山道场,自然也少不了山清水秀、景色优美的洞天福地。此刻殷血歌就站在邙山道场

    ‘曲莲花峡,的‘御鹤擒龙殿,内。

    这座造型精美的大殿位于陡峭的峭壁间,上方是一片孤崖,密密麻麻的生了无数虬结老松;下方则是一条碧水翻滚而去,水浪冲击在连环曲的峡谷上,溅起了无数形如莲花的白色浪朵。

    头顶是狂风吹过古松传来的松涛阵阵,脚下是激流撞击山岭发出的如雷巨响。

    殷血歌站在古朴、幽深的大殿内·他换上了一套浅黑色的东方道袍,长发在头上扎了一个道髻,除开眸里隐隐有血光闪烁给他增添了几分妖异和凶狠之色,现在的他乍一看上去,就是一个修为有成的年轻修士,从骨里透着一股出尘飘逸的气息。

    太平公主就坐在大殿尽头的云床上·懒洋洋的打着呵欠。

    她的面前悬浮着三块蒲扇大小的青色玉片,这些玉片薄如蝉翼·长一尺二寸宽两寸四分·隐隐有银色的仙光从玉片透露出来。太平公主的眉心一丝极细的晶莹血光射出,正急速的在玉片上刻画出一行行极细的太古妖。

    殷血歌静静的看着太平公主,化为人形的太平公主和他想象的那种凶神恶煞完全不同,甚至也不像是一个雍容高贵的公主。一眼看去,长颈修肩,身形瘦削而高挑,眉眼之间隐隐透着一丝华风流气息的太平公主更像是一个饱读诗书的儒门学士。

    她的衣衫也没有想象的华美·而是一件很普通·很简单的浅水绿色的对襟长裙。她身上甚至连一件饰物都没有,看上去干干净净的,就好像一朵古松下方顽强钻出头来的绿色剑兰。

    三块玉片很快就被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淡红色的妖在青色的玉片上熠熠生辉,这些妖缓慢的流走蠕动着,就好像一群小蝌蚪在玉片内游动。

    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太平公主不快的皱着眉头·伸出手指用力的按了按自己的眉心。她原本就半透明的身体,如今看上去更是近乎一缕虚影。

    “这分身精魂实在是太虚弱了。不过也难怪,这末法时代果然可怖!”

    太平公主皱着眉头看着殷血歌,很是冷冽的轻轻一笑:“你无法想象那种感觉,在漫长的岁月,感受分身精魂的力量一丝丝的消失,感受自己领悟的天道法则逐渐散碎。就好像整个身体都被一寸一分的碾成碎片,感受着自己的分身精魂逐渐消亡·那真是要命!”

    殷血歌循着太平公主的话,幻想了一下那种感觉·他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没有经历过那样的恐怖,但是仅仅是想象,那已经足够可怕。

    长叹了一口气,太平公主眯着眼睛,看向了大殿外的一片儿青天。

    “只不过,本宫能感受到,周天界门正在开启,诸方世界和这周天枢纽的联系即将恢复。本宫的本体已经有了行动,用不了多久,本宫的本体和分身精魄就能重新汇合。”

    手指轻轻一弹,一枚形如卧蚕的黑色灵丹凭空浮现。散发出丝丝黑色雾气的灵丹轻轻的蠕动着,宛如真正的灵蚕一样发出细微的鸣叫声。太平公主不无得意的看着殷血歌笑了:“幸好本宫身家丰厚,这种‘卧蚕听风灵神丸,,本宫一共备下了四十颗,这是最后一粒,足以保住这一缕分身精魂。”

    张口将药丸吞下,太平公主的头顶突然一道黑气冲起,化为一团灵芝状冠盖将她笼罩在内。她本来近乎纯透明的身形迅速清晰,很快她的体型变得清晰异常,就和真正的**无异。

    手指再次一弹,太平公主将三块玉片弹到了殷血歌面前。

    散发出淡淡血腥味的玉片悬浮在殷血歌身前,那些字急速的跳动挣扎着,好似迫不及待的想要钻进他的身体。

    “这是一片仙蝠秘法,是我族始祖留下的亿万法门一片最基本的淬体功法。”

    太平公主轻轻的拍了拍手,双手用力的摩擦起自己的面庞。

    “小家伙,你的修炼,不,你根本就不算一个真正的修炼者,你提升力量的方法已经走入歧途。如果任凭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吸血,肆无忌惮的提升实力,哪怕你资质卓越,奠基的时候走了岔道,未要修为更进一步,也要浪费太多的时间和资源。”

    讥嘲的笑了几声,太平公主淡然道:“虽然我们血妖一族,哪怕是最弱小的稚都有着近乎无穷的寿命,修炼时间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但是如果你能够在短短数百年内成为地仙级的强者,那为什么要耗费十几倍的时间去慢慢熬炼呢?”

    殷血歌看着那三块玉片·倾听着太平公主的话,然后毕恭毕敬的向她稽首一礼。

    “还请公主前辈多多指教!”

    太平公主骤然蹙起眉头,很是不快的向殷血歌瞪了一眼:“前辈?我很老么?”

    殷血歌呆了呆,他琢磨了一下太平公主的这个问题,想起了她是从末法时代之前就存活至今的事实。然后他又想起了乌木前些日无聊时,向他提起的‘关于女人的若干禁忌,之类的话题。

    于是殷血歌从善如流的向着太平公主深深的稽首行了一礼·恭恭敬敬的笑道:“还请公主姐姐多多指教!血歌如今的修行,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太平公主听得‘公主姐姐,这四个字·顿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满意的连连点头·向殷血歌比划了一个赞许的手势:“孺可教,可惜本宫这里只是一具分身,给不了你太多的赏赐。如果本宫本体在此,免不得赏赐你一件仙器。”

    轻笑了几声,太平公主端正了面色,将一番关于血妖一族修炼的秘诀娓娓道来!

    一直以来,哪怕是在上界·也就是世人俗称的仙界或者天界·哪怕是一些大罗金仙级的强者都有这样的认识误区——血妖一族寿命漫长,能够吞噬他人精血获取力量,故而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吞噬强者精血,肆无忌惮的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但是只有血妖一族真正的皇族一脉的强者,当年繁衍出血妖一族的那位始祖的真正嫡系血脉的继承人才知道,血妖一族固然可以用这样吞噬强者精血的方式不断的提升实力,但是这样的做法就落了下乘。

    就算是血妖·在修炼上也讲究的是循序渐进,讲究对天道法则的领悟和掌控。

    按照东方修炼界最传统的说法,修道最重要的是‘法,,是

    ‘道,,也就是所谓的‘道行,。

    而法力,这只是‘术,,只是‘技,,只是旁枝末节的东西。

    固然‘术,和‘技,能够抵挡灾劫·能够安身立命,能够翻江倒海、摘星拿月·但是如果陷入了对力量的狂热追求,这就走入了歧途。

    血妖一族,哪怕他们能够不断的吞噬精血提升自己的**和妖力,但是这种提升带来的是体内越来越多的杂质,是妖力数量惊人的驳杂气息。

    和正教那些千锤百炼苦苦修炼的修士相比,血妖一族如果单纯依靠吞噬精血来提升力量,他们就和普通的妖兽、妖禽那样的低等生物没什么两样。相同境界下,那些法力精纯、**精炼的正教修士,足以越级挑战甚至是诛杀一个法力不纯、体内杂质过多的血妖。

    而对‘法,、‘道,的领悟不足,也就是‘道行,太低带来的最致命的影响,就是疯狂吞噬精血的血妖们,他们的神通术法的威力都不会很强大。利用相同的法力,他们施展出的妖法的威力,起码要比正教修士的威力弱小一半左右。

    “如果是低阶血妖,充当杂役童、巡山小卒之类的小人物,他们随意吞噬精血,提升到金丹、元婴等境界,也足够使用了。至于他们未来是否能突破境界甚至修炼成仙,这与我等何干?”

    “但是对于你这样的拥有日行者天赋的稚,你的天赋就算是在皇族嫡系也是少见。”太平公主缓缓笑道:“所以,我不能让你这么一块良材美质就此毁掉,趁着你体内还没结成真正的血妖血丹,赐你仙蝠秘法淬炼肉身和精血,淬炼体内妖力,将自身所有杂质全部排出,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听到这些话,殷血歌骤然想起了殷天绝等殷族的元老们。他急忙向太平公主提出了这个问题,追问殷天绝他们是否还能利用这种方法淬炼掉体内的杂质。

    太平公主的眉头微微皱起,她欣然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我血妖一族虽然被视为妖孽,但是最重血脉骨肉之情,你能时刻不忘家族长辈,这一点是极好的。”

    “你的那几位曾祖,就是你母亲凰舞丫头身边的那几个糟老头儿吧?”

    沉吟片刻·太平公主微微抿嘴一笑,眉目间一阵清气流转,巧笑嫣然的她此刻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血妖一族的仙人级别的巨妖,反而像是邻家姐姐般亲切可爱。

    轻轻的拍了拍手掌,太平公主柔声道:“你的那几位曾祖,他们出身正统修炼世族·他们有正统的仙法传承,所以他们身上的问题·并不严重!他们的根基是扎得极稳妥的。”

    指了指三块玉片·太平公主淡然道:“将这仙蝠秘法传给他们,虽然不能让他们彻底解决体内的隐患,但是起码也能让他们的修炼速度提升数倍。但是这也仅仅是你殷家的那些族人有这样的好处,至于说你母亲带来的其他那些血脉不纯的血妖后裔么!”

    摊开双手,太平公主淡:“那些黄头发绿眼睛的混血儿,没救了。他们自幼疯榧吸取外来精血,体内杂质过多·体质基本上已经定型·他们就算修炼仙蝠秘法,此刻也来不及了。”

    很古怪的抿嘴一笑,太平公主突然轻声道:“尤其是,他们也没有资格修炼仙蝠秘法呢。除非他们也是和你一般的日行者的资质,否则他们休想碰触我血妖皇族一脉的秘传仙法!”

    冉冉站起身,太平公主威严的看着殷血歌告诫道:“记住,在血妖一族·不,在仙界万族,地位最卑贱的,就是那些黄发绿眼的混血后裔。

    他们只能做杂兵,他们无权接触任何的高阶修炼秘法。”

    “不仅你不能将仙蝠秘法传授给他们,反而你一旦发现他们接触了正统的高阶的修炼仙法,就必须将他们彻底斩杀!”太平公主眸里血光大盛,她面色阴冷的笑道:“切切记住·这是仙界禁律,违逆者死!”

    凝如实质的杀气扑面而来·殷血歌眼前一黑,浑身一阵冰冷,他耳边听到一声声尖锐的蝙蝠鸣叫,眼前看到了一头硕大无朋的血色蝙蝠缓缓飞过。他的脖上微微一凉,太平公主已经冲到了他身前,纤细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了他的喉咙。

    大片冷汗冒出,然后迅速被衣物吸走。

    殷血歌惊恐的看着太平公主,就见她凝重的看着殷血歌:“西方修炼界所有血妖家族,不管他们自封什么传承圣族之类,他们在血妖一族的地位只是奴隶。运气好,他们碰到个心软的主人,他们还能过得轻松一些。运气不好么,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太平公主尖声尖气的笑了起来,这时候她身上再无那华风流的温和气息,她的气息变得阴寒而锋利,就好像一片寒冰凝成的火焰在急速的跳动,差点刺瞎了殷血歌的眼睛。

    “血歌,明白了!”殷血歌浑身**的,他很想询问太平公主为何会有这样古怪的禁令,但是想想这或许是仙界的某些禁忌,所以殷血歌只能闭上了嘴,对此不再多问一句。

    看着殷血歌清澈的大眼睛,太平公主突然伸出手狠狠的在他面颊上捏了一把。

    “哎呀呀,凰舞那丫头,她怎么就有了这么乖巧可爱的儿?而且她运气最好的就是,这么一个乖儿还是凭空掉下来的,没有那种名之为‘丈夫,、或者‘夫君,的讨厌混蛋碍眼,居然就有这么乖巧的儿,她运气可真不错啊!”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太平公主抬起头来,看着青天喃喃自语道:“什么时候,本宫也能这么平白无故的掉一个乖儿出来,从小养着玩,那就太有趣了!但是一定不要男人,坚决不要男人,一定不能要那种臭烘烘的臭男人啊!”

    殷血歌的手脚一阵痉挛,差点没摔倒在地。

    他哆哆嗦嗦的看着神游天外的太平公主,半晌说不出话来。

    在办正经事之余的太平公主,她显然是一个脑有点问题的秀逗女人。她夹七夹八的抓着殷血歌问了很多乱七八糟让殷血歌面红耳赤的话,还差点把殷血歌扒光了以方便研究男人和女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好容易殷血歌才亡命般掏出了御鹤擒龙殿,一路仓皇的逃回了暂居的邙山鬼府。

    跑去殷凰舞的行辕向自己母亲问了一个安,殷血歌返回了自己的房间,吩咐三尸和乌木守住了自己寝殿的殿门。

    端端正正的盘坐在了修炼用的蒲团上,殷血歌将三块玉片展开,仔细的揣摩起上面复杂的妖。

    倒挂在天花板上的血鹦鹉懒洋洋的飞了下来,他趴在殷血歌的脑袋上,向着三块玉片望了一眼,然后尖锐的吹了一声口哨:“那老妖婆就这么放你回来了?唉哟,仙蝠秘法万劫血神经!这可是血妖一族最机密最核心的淬体功法,这老妖婆还真舍得下本钱呀?”

    “她一定是血妖皇族的嫡系核心人物,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那仙蝠秘法万劫血神经送人?普通的皇族弟,他们根本没这么大的胆!”

    幽泉也凑了过来,她静静的向那三块玉片望了一阵,然后皱着眉头仔细的思忖了起来。

    殷血歌诧异的看了幽泉一眼,这丫头认识太古妖么?

    摇摇头,殷血歌正准备按照这上面的秘法开始修炼的时候,幽泉突然拉住了殷血歌的手。

    “尊主,这万劫血神经,只是没有完成的版本。不仅仅是功法品阶不够高,而且这里也只有全部十八篇的前三篇而已。”

    “幽泉这里,记得一部《万劫不坏转鸿蒙血神道》,这才是万劫血神经的完整版本。修炼这部道法,以血妖之躯,可以缔结类似佛门不坏佛陀法体,万劫不移,金刚不坏,是真正巅峰的魔法妖功!”

    殷血歌和血鹦鹉大眼小眼的瞪向了幽泉。

    过了许久,殷血歌才一脸茫然的问她:“这功法,你从何而来?”

    血鹦鹉更是浑身的血色羽毛都一根根的竖了起来,一丝口水‘滴滴答答,的不断从嘴角滑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