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五章 神意降临(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七十五章 神意降临(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人类联盟,伦敦超级城邦。

    黑压压的乌鸦在高空盘旋飞舞,几座哥特式的教堂顶部的十字架反射着阳光,疾飞过去的乌鸦在教堂的屋顶投下了一掠而过的黑影。

    每一个城邦的大执政官都有着不同的脾气和个性,掌控伦敦超级城邦的大执政官,在西方修炼界赫赫有名的‘雷霆之王,哈姆莱特,就是一个疯狂的古典主义者和神秘化爱好者。

    所以总人口接近五亿的伦敦超级城邦极度复古,到处都矗立着造型怪异的塔楼和教堂,而在神秘主义化有着各种丰蕴意的乌鸦们,则是在这座庞大的城邦内繁殖到了近乎泛滥的状态。

    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年男站在车马如龙的大街旁,黑色的长发整整齐齐的披在身后,额前一缕长长的刘海,遮挡住了他眉心一枚细小的暗红色晶珠。他手持一柄手杖,精巧的黑木手杖上用比蚂蚁头还要细小数倍的字迹密密麻麻的雕刻了一篇经,这种字极其复杂,每一个字都透着一股神圣庄严的味道。

    黑色的眸里,点点鬼火一样的厉芒闪烁,男突然定睛看向了马路对面一名身穿长礼服的美貌少妇。

    肤如白雪,发似黄金,双眸是无比诱人的蔚蓝色,加上那张红润的、菱角似的小嘴儿,这是一位极其美丽、对异性充满诱惑力的女人。

    黑衣男笑了,他无视大街上奔驰的车流慢的一步步的横跨马路,来到了那少妇面前。

    欠身向少妇行了一礼,黑衣男很雍容的轻声问道:“美丽的夫人,我能有这样的荣幸,亲手脱去您身上华美却无用的衣物,享受您美丽而娇嫩的身体么?”

    少妇不可置信的看着黑衣男她无法想象,光天化日之下一名衣冠笔挺、看起来出身高贵的绅士居然会说出这样无耻加无聊的话来。她惊恐的退后了一步,然后大叫了一声‘杰克,!

    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迅速靠了过来,干净利落的一个上勾拳打在了黑衣男的下巴上。

    ‘啪,的一声脆响,黑衣男的身体纹丝不动,而那青年却是嘶声惨嚎起来,他的拳头炸开,碎骨和碎肉喷了满地都是大量鲜血正犹如泉水一样带着‘咝咝,声喷出来。

    美貌的少妇丢下手上的丝绸手绢瞪大了美丽的眼睛,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白色的碎骨,红色的碎肉,以及泉水一样喷出的鲜血,这一切造成的视觉冲击力让她很想昏厥过去,但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死死地抓住了她的心脏,让她不敢昏过去。

    “您无情的拒绝连累了很多无辜的人!”黑衣男看着美貌的少妇,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原本,您和您身边的这些人,都是安全的,但是现在,我必须改变我的初衷了!”

    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石质法球飞起,这颗打磨光洁的石球表面,同样用扭曲的细小的复杂字雕刻了一篇长长的经。黑衣男手指在石球上轻轻一点,他轻声说道:“以这个女人为心周围十二个街区内的所有人,全部带走!”

    高空数百条大型浮空飞艇慢慢的飞来,无数身穿黑色制服和作战甲胄的伦敦城邦士兵面无表情的顺着街道闯了过来。他们挥动着兵器,大声的咆哮着,将附近的街区逐渐封锁,严禁任何人出入。

    美貌少妇已经顾不上那个叫做杰克的男,她看着黑衣男,惊慌失措的尖叫着:“你是什么人?你想要做什么?神啊,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几名身穿紧身劲装的士兵快步跑了过来,他们挥动金属警棍,狠狠的对着少妇的额头就是一棍敲了下去。少妇甚至没能哼出一声就被暴力打晕,然后这些士兵宛如拖拽尸体一样,拎着她美丽的金色长发,将她拖向了正缓缓驶来的一辆重型车辆。

    “我说过,您牵连了很多无辜的人!”黑衣男把玩着面前悬浮的石球,冷漠无情的笑着:“本来,被我挑的是另外几个街区的平民,但是因为您的无情,因为您伤害了我脆弱的感情,所以,您身边十二个街区超过两百万平民的命运,就彻底的被改变了。”

    用力的抽了抽鼻,黑衣男用手杖打碎了杰克的头颅,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的阴冷而无情。

    “卑贱的人类!”黑衣男低沉的笑着:“我有权力对你们做任何事情,因为我是你们**和灵魂的主宰者,我是伦敦城邦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我是雷霆之王哈姆莱特,你们的**和灵魂,都必须在我的脚下颤抖!”

    “我能庇护你们,我就能降祸给你们!”

    三个小时后,当夜色降临的时候,伦敦超级城邦西侧城墙外的山岭,一座诡异的祭坛高高耸立!

    两百万个刚刚砍下来的人类头颅,堆砌成了这座四四方方的祭坛。无数老人、青年、孩童的头颅血肉模糊的堆砌在一起,他们狼藉的面孔上依旧可以看到浓浓的绝望和迷茫。

    哈姆莱特以下,伦敦超级城邦二十五名大执政官,以及来自西方修炼界其他数十个大型城邦的数百名大执政官,带着数万名身穿各色长袍的青年男女-恭敬敬的跪在了祭坛的四周。

    山岭之间的平原上开凿出了手掌宽的沟渠,里面注满了散发出浓烈血腥味的血浆。从高空俯瞰下来,这些沟渠勾勒出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法阵,那祭坛镶嵌在法阵正,就好像一个椭圆形的眼睛里镶嵌了一颗四四方方的眸,整个法阵就透着一股诡异狰狞的邪恶感。

    哈姆莱特双手捧着一颗黑色的石球,不透明的石球宛如水波一样轻轻荡漾着·不时有扭曲的鬼脸从石球内冲出来,发出让人浑身发冷的诅咒和咆哮声。这石球内承装了两百万刚刚被诛杀的平民的灵魂,他们的死状凄惨,以至于他们的灵魂散发出了惊人的戾气。

    夜色笼罩大地,璀璨的银河横贯虚空。

    哈姆莱特缓缓站起身,他走到了那座祭坛前·将黑色石球放在了祭坛上,然后念诵起了古老的咒语。高亢有力、铿锵悦耳的咒语声·黑色的石球急速的扩大·最终化为一个直径百米的黑色光团悬浮在了祭坛上。

    数百名大执政官级别的强者联同数万青年男女同时咬破舌尖,将一道心血喷了出去。

    黑色光团释放出强大的吸力,将数万人喷出的心血一口吞下。无数冤魂的凄厉叫声传遍四野,一条又一条暗红色的冤魂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不断的从黑色光球飞出。

    这些冤魂的身体在扭曲、在溶解,他们的魂体好似没有凝固的水泥一样被随意的揉捏着形状。渐渐的这些冤魂被无形的力量强行揉搓成了一团,然后从这一团冤魂的聚合体·抽出了一个拇指粗细的长条儿向着天空急速射去。

    鲜血灌注的法阵喷出刺目的血光·哈姆莱特以下的众多大执政官纷纷倾尽全力的,将自己的力量注入了法阵。地水火风、雷霆冰霜,各种自然力量在奔涌,哈姆莱特他们狂热的同时念诵咒语,他们的力量聚集在一起,引得四周虚空都在摇摇晃晃。

    那一条细细的冤魂体急速射向天空,渐渐的射出了数百里高。最终他穿透了虚空·直接消失在虚空。银河数十个星座同时亮起了夺目的光芒,一个由亿万点繁星勾勒成的巨型人影出现在半空。

    这人影双手一点星光闪亮,整个世界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冤魂体突然熊熊燃烧起来,一点点的星光急速顺着那冤魂体抽出的细长条儿降落,笔直的落在了祭坛上。

    “请神体!”哈姆莱特厉声尖叫。

    几个身穿古式金属甲胄的壮汉扛着一口沉重的金属棺椁大步走到了祭坛前,他们双手托住棺椁,单膝跪倒在了地上。哈姆莱特急忙走到了棺椁边·无比谨慎的将厚重的棺材盖掀开。

    棺椁内是一具干瘪腐臭的尸体,棺椁内还有着大量粘稠污秽的绿色液汁·这些液体轻轻的晃动着,散发出让人忍不住想要呕吐的古怪气味。

    四周法阵内的鲜血冲天飞起,化为一道道血泉不断注入棺木。绿色的液汁被冲洗得干干净净,那具干尸的每一寸肌肤都在贪婪的吞噬着涌来的血泉,他干瘪的身体急速变得饱满而丰盈,黑漆漆的皮肤也逐渐变得白皙、红润,充满了生命气息。

    一道若有若无的银色人影就顺着那冤魂集合体抽出的小细条儿,顺着漫天星光凝聚的洪流笔直的落下。他迫不及待的张开双手,向着那具正在急速恢复生命气息的尸体扑了上去。

    一声满意的轻吟声响起,那干尸突然笔直的坐了起来,然后他很快就直起身,让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下。他倨傲的昂着头,无比自恋的慢慢的抚摸了一下自己头上茂密的紫色长发。

    这是一个紫发紫眸,身材高大魁伟,身躯壮硕完美宛如雕像的青年男。他的容貌英俊得近乎邪异,或许只有用‘妖孽,这个词,才能更好的形容他的容貌和气质。

    但是和东方修炼界常规意义上的妖孽不同,这个青年的气质神圣而威严,他站在那肮脏不堪的棺木内,却好像是坐在云端的宝座上,正在用不屑的目光俯瞰四周的大执政官以及他们的随从们。

    缓缓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常年没有运动的身体内传来了沉闷的骨骼撞击声。

    青年轻轻的哼哼了一声,然后张口吐出了一块黑色的淤血块。他不满的抚摸了一下自己雄壮的胸部肌肉,低声的抱怨了起来:“你们对这具珍贵的神体,保管得不是很用心么?”

    哈姆莱特和在场的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他们的额头紧紧的贴着地面,甚至不敢抬头看这青年一眼。哈姆莱特恭谨的说道:“尊贵的圣使啊·我们怎敢不用心呢?但是,储存神体的圣器是如此的尊贵,无数年来,我们根本不敢有丝毫的靠近啊!”

    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的身体被一团银色的星光围绕,下一瞬间他就来到了一名出身巴黎城邦的女性大执政官的面前。赤身露体的他用一种猛虎发现了小白兔的目光扫视着大执政官凹凸有致的身躯·最终无比欣赏的看向了她头上宛如火焰一样殷红的长发。

    “我喜欢红头发的女人,尤其是·当她们的头发被汗水弄湿的时候!看上去就好像半凝固的血浆!这种感觉,让我沉醉!”青!年蹲下身体,双手慢慢的抚摸在了红发大执政官的脸上,然后将她美丽雍容、线条柔和的面孔轻轻的托了起来。

    “做我的女人,如果你的表现能够让我满意,我可以让你成为我的第八十位妃!”青年眯着眼看着身体微微有点颤抖的红发美妇,

    ‘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和她们一样·都有着美丽的红色长发!”

    跪在那红发美妇身边的一名身材高大·有着一脸络腮胡的俊朗男惊怒交加的抬起了头,他嘶声喝道:“尊贵的圣使啊,米连达是我的爱人,她是我的妻!”

    青年眯了眯眼睛,他笑着向那俊朗男望了一眼,然后一掌按在了他的眉心。

    ‘砰,的一声,俊朗男的头颅炸开·随后他的整个身体炸开,紧接着他炸开的身躯碎片不断绵绵爆炸,很快他的身体就炸成了一片飞灰。漫天星光下,俊朗男的身体内浮现了一条半透明的灵魂,而他痛苦的面容扭曲的灵魂也一寸寸的炸开,最终炸得灰飞烟灭没留下任何东西。

    “好了,现在亲爱的米连达,你不是任何人的妻了!你自由了!你完全可以主宰你自己的命运了!”青年的双手直接按在了红发美妇丰腴挺拔的胸部上·他微笑着看着目瞪口呆浑身战栗的红发美妇,柔声问道:“这个血脉卑贱的下等杂种后裔·他已经无法阻止你追求幸福了!”

    “亲爱的米连达,你愿意成为我的第八十个妃么?”青年笑得很灿烂、很温和:“你一定愿意的,是不是?因为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会杀死所有和你有血缘关系的男人,然后强暴所以和你有血缘关系的女人!”

    哈姆莱特抬起头,他语气森冷僵硬的冷笑着:“米连达,愚蠢的女人,你还要考虑多久?圣使大人的恩宠,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到的机会?你,还要想多久?”

    米连达的身体剧烈的战栗着,她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灰飞烟灭的位置。

    “你,拒绝我?”青年紫色的眸里闪过一抹无情的寒光,他慢的说道:“那么,我只能祈祷,你的女性亲属,有美貌和你相当的女人了。可不能让我失望,你说呢?亲爱的,米连达?”

    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米连达哆哆嗦嗦的开口了:“不,不,尊敬的圣使大人!”

    艰难的喘了一口气,米连达看着青年,很是谄媚的妩媚一笑:“我,非常荣幸成为您的女人!”

    “多可爱、多知情识趣的人啊!”青年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一掌按在了米连达的头顶,又是‘砰,的一声,米连达就和她的丈夫一样炸得粉身碎骨,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来。

    四周所有的执政官和他们的随从们,一个个吓得浑身哆哆嗦嗦的不敢开口。青年缓缓站起身,很是苦恼的双手抱住了头,向着天空愤怒的尖啸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这个女人就连一点贞洁的观念都没有?她为什么不反抗?她为什么要屈服?她为什么不奋起反抗?为什么不刺杀我这个杀死了她丈夫的仇敌?”

    “这样无情的、灵魂肮脏的女人,她怎么配得上高贵而圣洁的我?”

    青年愤怒的尖啸了几声,最终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随手拉起了原本跪在米连达身后的一名金发少女。右手紧握住少女的酥胸揉捏了几把,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在我降临的这些日你,由你来满足我的一切需求吧!如果你做得好,我会让你成为我的第八十名妃!”

    甚至没有正眼看少女的面孔一眼,青年一边揉搓着她高耸的丰腴的胸脯,一边转向了哈姆莱特。

    “卑贱的杂种们,血脉低劣的下等后裔,我带来了至高无上的王神圣的意志。

    “末法时代即将结束,周天界门即将开启!被你们称之为东方修道士的那些小蝼蚁,他们在蠢蠢欲动。至高无上的王知道他们得到了我们死敌的某些指点,还有你们凡间几个月的时间,荧惑大冲即将到来,荧惑星和‘鸿蒙大陆,之间的距离最近的时候,他们将去开启荧惑道场!”

    “不能让他们成功,不管你们付出多大的代价,破坏他们的一切行动!”

    “在鸿蒙大陆附近,不能再出现一个有着大罗金仙坐镇的仙人道场,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青年目光森严的扫过了哈姆莱特等人,看着噤若寒蝉的他们,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我相信你们会不惜代价去完成至高无上的王的神圣意志。”

    “而你们的辛苦和牺牲,不会白费,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些你们梦寐以求,甚至你们在梦都无法得到的珍贵物品!”

    “如果你们能够找到足够多、足够美丽的处-女来取悦我的话,或许,我会将这些宝物赏赐给你们哦?”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