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四章 两清(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七十四章 两清(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邙山鬼府核心处,白骨塔外几位邪骨道金丹长老同时哀嚎出声。

    邪骨道的嫡传弟,全身上下尽是骨架,没有一丝皮肉,自然也没有半点儿血水。受到再大的创伤,他们也无法喷血,但是他们身上的骨骼却会碎裂。

    这几位金丹长老此刻就是浑身骨节寸寸碎裂,刺耳的骨头爆鸣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两位长老最重要的头盖骨都裂开了好几条细细的纹路。他们同时惊呼,大袖一甩,平地里一道阴风卷起了四周门人弟就朝远处遁去。

    在他们身后,五大仙族的众多修士同时大喝一声,青色的书页放出绵绵仙光,无数仙符箓缠绕其,将白骨塔附近的防御大阵轰得支离破碎。

    伴随着凄厉的鬼啸声,可以看到无数零碎的鬼影在黑烟狼狈逃窜开,邪骨道最重要的藏经阁再也没有丝毫的防御力量。领队的第一大寒、梅姥姥等五大仙族的金丹修士同时欢笑一声,带着数十名实力最强的门人弟就朝白骨塔的入口飞去。

    邪骨道,藏经阁,五大仙族这样的名门正派也是眼热多时了。

    毕竟是末法时代之前,东方邪魔外道的巨擘之一,无数年的传承,邪骨道藏经阁内无数的邪门典籍和上古秘典,对任何一个修士势力而言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此番袭击邪骨道,除开要灭掉邪骨道锻造飞天法宝的可能,名门正派的修士们,也未尝没有趁火打劫,灭掉邪骨道传承,掠夺邪骨道底蕴的打算。

    第一大寒手持双锏,头顶一块造型古朴的玉珏放出青、红、黄三色仙光护住全身,脚踏一片玉质片,同样喷出白、黑、红三色仙光托住全身,周身荡起道道香风瑞气,当先闯到了白骨塔前。

    “赫赫天龙,给我开!”双锏重重对撞了一击,一声雷鸣响起,数十条刺目的金光从双锏撞击处**出来,第一大寒怒目看着白骨塔的门户,双臂肌肉坟起,倾尽全力一击轰在了白骨质地的塔门上。

    双锏带起一声龙吟撞在塔门上,偌大的白骨塔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塔门震荡,大片骨灰从塔门上溅落。惨白的塔门上一张扭曲的鬼脸浮现,朝着第一大寒喷出了一道阴寒恶臭的鬼气。第一大寒头顶玉珏微微晃动,三色仙光向着鬼气一卷,顿时将他化为一片青烟。

    梅姥姥手持龙头杖,不等第一大寒再次出手,厉声高呼,龙头杖重重的向地上一杵,龙头杖的龙眼睁开,两条银色毫光喷出,带着刺耳啸声落在了塔门上。

    无数扭曲的黑色鬼在塔门上涌出,龙头杖上的银光宛如利剑刺进鬼,伴随着让人心酸头痛的鬼哭声,鬼急速的旋转蠕动着,在塔门上汇成了一个硕大的黑色漩涡。但是随着梅姥姥的倾力施为,鬼被银光一层层的削去,再也无法抵消银光的威力。

    两声巨响传来,白色的塔门被银光破开了两个细小的窟窿。

    第一大寒手持双锏,朝着塔门上的窟窿狠狠一击,塔门顿时化为无数碎片向内飞去。就见无数如烟如雾的鬼火鬼气从白骨塔内喷出,第一层白骨塔内,居然就摆满了无数用白骨制成的书架、书台、书案等,上面摆放着无数厚薄不等的道籍道书。

    第一大寒和梅姥姥的眼睛同时亮起两团精光,他们不由得齐声高呼:“冲进去,灭绝邪骨道传承,建立无上功德,就在今日!”

    说是灭绝邪骨道的传承,但是双眼碧绿的第一大寒和梅姥姥,以及另外几家的长老们,他们可是纷纷操起了容量超大的储物锦囊,以一种山贼入村的彪悍架势,一溜烟的闯入了邪骨道的藏经阁。

    大袖一挥,锦囊内仙光喷出,第一大寒和梅姥姥等人同时施为,书架上的众多道籍道书纷纷化为光影飞入锦囊。他们这哪里是来覆灭邪骨道衣钵传承的?分明是来劫掠邪骨道道法典籍的。

    白骨塔第一层的道籍道书也就是万多本的样,几位金丹大能同时出手,这些道籍道书也就是三五个呼吸就被抢得干干净净。第一大寒厉声喝道:“去最高层,邪骨道最紧要的传承,尽在那一层!”

    梅姥姥急忙开口提醒众人:“只能顺着阶梯上去,不能动用任何法术,否则定然会被妖塔反噬。”

    话音未落,佛门大阵已经被那血蝙蝠一击粉碎,数千正教门人被拍得粉身碎骨,十几位佛门高僧、众多仙门的金丹大能纷纷吐血坠地。巨大的血色蝠翼将偌大一座佛门降魔大阵打得稀烂后,荡起一道飓风将这些正教修士吹飞了十几里地,这才慢的抬了起来。

    殷血歌艰难的握住自己母亲的双手,带着颤音的尖叫着:“母亲,全吐了,不要再掐了。”

    殷凰舞不怎么放心的拎着殷血歌的双脚抖动了一番,确定他嘴里再也没有一滴鲜血流出,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将殷血歌的身体放正,殷凰舞轻轻的抚摸着殷血歌的脑袋。

    “乖儿,我这是为了你好!”眯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殷凰舞淡然道:“这是一个雄奇瑰丽的不可思议的世界,对娘而言,对你而言,我们现处的世界太小太小,我们未来要去的地方,太大太大。你必须打下一个好的基础,这些日,你不能再胡乱吸血了。”

    头顶的血蝙蝠低下头,深深的望了殷血歌一眼。

    殷血歌只觉浑身冰冷,他骇然抬起头,和那血蝙蝠对视了一记。那般巨大,那么狰狞,一击击杀数千正教修士的血蝙蝠低头看着殷血歌,突然他嘴角微微勾起,向殷血歌很和善的笑了笑。

    一个轻柔的声音在殷血歌脑海响起:“很不错的小家伙,用不了多久,当这个世界的一切法则恢复正常的时候,我希望在我的宫殿,我能亲眼见到你。”

    这声音清脆而柔美,显然是一个女的声音。但是她的声音同样的威严而肃穆,有一种灵魂层面的威压直接作用在殷血歌身上。殷血歌眼前一花,他似乎看到了一位生得威严而美丽,身穿帝王袍服的女,正站在高高的帝阶上俯瞰自己。

    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右掌的掌心紧贴心脏部位,殷血歌向这朦胧的血蝙蝠虚影行了一个血妖一族最古老最传统的觐见礼仪。这是一位了不起的存在,超脱了凡人想象的存在!

    而这样的人,居然被自己的母亲召唤了出来。

    白骨塔内的第一大寒、梅姥姥等人同时震惊的抬起头,向着远处的血蝙蝠望了一眼。

    他们刚才忙着调集五大仙族的力量破解邪骨道藏经阁的防御大阵,他们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这次突袭邪骨道有着明确的分工,五大仙族负责破坏邪骨道的传承典籍,而大仙门的正教修士,则是负责狙击那些邪骨道的鬼修。

    以他们对邪骨道的了解,万邪骨王他们不可能打败金佛寺为首的众多正教修士啊!

    湍急的阴风卷着浓密的鬼雾从高空笔直的落下,万邪骨王带着众多邪骨道的金丹长老赶回了邙山鬼府。眼看着第一大寒他们已经闯入了自家的藏经阁,万邪骨王立刻发出了如丧考妣的干嚎声:“敌人闯入了宗门重地,诸位同门,死战啊!”

    按照万邪骨王和殷凰舞事先编好的剧本,事情演绎到这个时候,殷凰舞已经显身,敌人也已经闯入了藏经阁,也就是说,敌人已经彻底破坏了藏经阁他们想要破坏的东西。

    这时候就应该是‘同仇敌忾’的邪骨道修士,连同闻讯来援的西方盟友以及生死尸魔宗和瘟煞教的道友们,对侵入邪骨道的修士们迎头重击,顺利的铲除他们绝大部分的人手,只要留下三五个小猫小狗让他们回去报信就是!

    但是现在,第一大寒他们的确闯入了藏经阁,可是他们显然并没有来得及破坏藏金阁内的物件。

    而殷凰舞已经带着一头巨大的血蝙蝠冲了出来,而且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众多正教修士的尸体。

    眼前的场景,似乎和事先编排的剧本不符了啊?

    干嚎了几嗓,万邪骨王也演不下去了。他直愣愣的看着第一大寒,有点扭捏的笑了笑:“这个,大寒先生,你没有来得及毁掉我邪骨道的那些飞天法宝的炼制方法啊?”

    指骨用力的在面颊骨上抓了抓,万邪骨王有点不知所措的干笑了起来。

    “这个,发生什么事了?殷血帝,你不该这个时候出现啊?你应该在正教修士们顺利的破坏了那些所谓的飞天法宝的炼制方法之后,等他们逃窜的时候,再来突袭他们!”

    殷凰舞轻轻的拍打着殷血歌的脑袋,根本懒得回答这个问题。

    殷血歌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自己母亲,然后朝着万邪骨王笑了笑。

    “骨王前辈,非常抱歉,似乎我破坏了您和我母亲的计划?事情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你们的计划,我直接闯入了战场,这些正教修士说我是妖孽,联手攻击我,所以我母亲就忍不住出手了。”

    殷血歌和万邪骨王在这里一问一答,那些仙族门人都不是傻,他们瞬间理清了前因后果——这些邪魔外道给他们设下了陷阱,他们故意让正教修士闯入邙山鬼府,就是为了让正教修士误认为他们确实破坏了邪骨道锻造飞天法器的可能!

    邪道修士们剑指荧惑道场,显然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但是这都是后面才要计较的问题,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显然陷入了陷阱的正教门人,他们该如何脱身!

    第一大寒和梅姥姥对视了一眼,两人用力的点了点头,第一大寒二话不说直接冲出了白骨塔。双锏狠狠的向自己的额头劈了一下,鲜血四溅,第一大寒额头上的皮肉被打得四处飞溅,露出了他白惨惨的额骨上一颗拳头大小的金色宝珠。

    这颗宝珠绝大部分体积都陷入了第一大寒的颅骨,只有一小片珠体露在外面。

    飞溅的血肉被宝珠吸入,宝珠就好像水银一样蠕动起来。第一大寒痛得浑身哆哆嗦嗦的,却死死的咬着牙齿喃喃的念诵着咒语。只听一声龙吟凤鸣之声从宝珠内传来,蠕动的宝珠化为一滩金水裹住了第一大寒,迅速凝成了一件龙飞凤舞、遍体霞光笼罩的明光甲胄。

    “儿郎们,扶起受伤的道友,随本座冲出去!”

    第一大寒厉声高呼,挥动金光四射的双锏架起一朵淡云离地飞起。头顶玉珏,脚下玉,两件防御力极强的法宝放出色光华笼罩第一大寒周身,宛如一团正在熊熊**的烟花般向着万邪骨王撞了过去。

    庞大的血蝙蝠眯起了眼睛,很是愤懑的嘀咕了一句。

    “区区金丹期修士,丹成不过转,居然就能驱动半步地仙器?所以,本宫最讨厌那些正教仙人,一点底线都没有!金丹修士就能身怀仙器,你们想干什么?你们真有钱到了这种程度?”

    殷血歌震惊的看着第一大寒身上的金色甲胄,半步地仙器?

    这该死的甲胄,殷血歌倒不是震惊于这甲胄的威力,而是震惊于幽冥十八禁囵塔的骚动,这座鬼狱又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他向殷血歌传递了微弱但是很清晰的**——他想要吞噬这件铠甲,最好连带着第一大寒一并吞下去那是最好不过了。

    抬起头看了一眼血蝙蝠,殷血歌强行按捺下了幽冥十八禁囵塔的冲动。

    数千五大仙族的弟纷纷掏出补充法力的丹药塞进嘴里,然后他们一言不发的扶起那些被血蝙蝠一翅膀重创的正教修士,整齐划一的架起遁光紧随在第一大寒身后。虽然是在逃命,但是这些正教弟依旧是有条不紊。他们看向邪骨道弟和血妖们的目光,并不见太多的惊慌和恐惧,反而充满了深深的厌恶和仇恨。

    殷血歌目光扫过那些五大仙族的门人弟,他突然向殷凰舞说道:“母亲大人,我和姜脱尘前辈签订了盟约,我不能主动的伤害他们的门人弟。这是灵魂契约,今日这些正教弟,有不少人是姜家族人。”

    殷凰舞的脸色骤然一寒,她很是担忧的向殷血歌皱眉瞪了一眼,然后咬破舌尖,将一大口血喷向了头顶的宝印。血蝙蝠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一爪抓住了光芒大盛的宝印,狠狠的向第一大寒投掷了过去。

    宝印划出一道刺目的妖光,带着森森妖气撞在了第一大寒身上。

    时间一时凝固,邙山鬼府的气息彻底凝滞。

    邙山鬼府内没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动静,但是距离邙山鬼府千里外的数百座大小山头突然在一阵惊天巨响化为灰烬。

    第一大寒浑身血流如注,他的皮肤全部裂开,就好像被千刀万剐一般浑身尽是伤口。他身上被血蝙蝠称之为半步地仙器的金色甲胄已经在撞击化为一缕飞灰。完好无损的宝印悬浮在他面前不到一尺远的地方,滴溜溜的打着转儿,不断**出道道寒光。

    所有正教弟惊恐的看着第一大寒,这是他们闯出邙山鬼府的最大依仗,居然被人轻轻一击如此重创?

    “本宫,最讨厌你们这些名门正派的家伙。处处施恩,分明是花最小的本钱投大注,却美其名曰——扶植后进,关怀后辈!如果真的是扶植后进,关怀后辈,你们还签什么契约?”

    血蝙蝠扑打着翅膀,慢的笑着。

    “本宫也不废话了,出来个姓姜的,自己动手和这小家伙解除那契约就是。作为交换,本宫可以让你们活着的人安全离开!”

    血蝙蝠的声音响彻全场,无比绝望的第一大寒和众多正教修士同时不敢相信的看向了她。

    “本宫说话算话,赶紧的,不要啰嗦,否则本宫豁出去牺牲一缕精魂,趁着你们的老祖宗还没注意这里的时候,直接将你们什么五大仙族、大仙门的苗裔全部诛杀!”

    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血蝙蝠趾高气扬的昂起了头。

    “那些老家伙,成天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哪里有本宫的算计来得痛快?末法时代之前,本宫就将一道分身留在了这万界枢纽之。虽然千万年来被削弱了无数,可是本宫却是占足了先机,本宫的英明睿智,本宫的玉雪聪明,本宫的如花貌美,这世间还有哪个男儿配得上呢?”

    良久的沉默后,姜超凡笑呵呵的从众多正教门人当走了出来。

    他托着一份淡金色的卷轴,一步步的走到了殷血歌的面前,然后深深的向殷血歌打了个稽首。

    “如此,一日别后,小友和我姜家,则是生死仇敌了。”

    殷血歌沉吟了片刻,他想起了当日姜入圣对殷天绝说过的话。

    “你们只是救我一个,而我却放了你们这么多人。所以,你们姜家,不,你们整个五大仙族,欠我一个人情!所以,你们以后要还我这个人情!”

    姜超凡呆呆的看了殷血歌好一阵,然后他大笑着将那金色卷轴一把捏碎。

    “好,我们五大仙族,欠小友一个人情!”

    “我代表五大仙族所有门人弟许诺,日后不管在哪里,哪怕是在荧惑道场,小友落在我等手,定然留下小友一命,以偿还今日恩德!”

    淡淡金霞笼罩殷血歌,他感觉心头的一丝奇异感触悄然融解。

    血蝙蝠不眨眼的向殷血歌打量了一阵,然后眉开眼笑的挥了挥翅膀。

    “好了,你们都赶紧给本宫滚!以后你们老祖若是降临,想要找人报复,告诉他们直接去找血曌太平就是。”(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