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三章 凰舞魔威(第三更,求月票)(书号:13584

第七十三章 凰舞魔威(第三更,求月票)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殷血歌惊喜回头,就看到方圆里许的一团血炎从后方一!氤氲喷薄而出。

    殷凰舞换去了身上那一套西方式样的宫廷服饰,穿上了一套东方韵味极浓的宫裙,凤冠霞帔,周身绫罗,串串璎珞点缀周身,通体珠光宝气,配上她绝美而冷肃的面容,真个犹如真仙菩萨临凡。

    就见她眉目间冷芒四射,周身杀气升腾,凛凛冷意让人不敢正视,殷凰舞头顶悬浮着一枚巴掌大的精巧宝印,放出一道蒙蒙血光照耀周身,怒气冲冲的一个闪身就到了殷血歌身边。

    数不胜数的飞剑法宝向着殷血歌当头砸下,更有众多佛门高僧打出的佛光、神雷宛如雨点一般落了下来。殷血歌浑身僵硬,正待大吼一声让殷凰舞赶紧带着自己退走的时候,殷凰舞已经双手插在腰间,仰面放声大笑起来。

    “一群毛都不知道长齐了没有的蠢货,也敢招惹老娘的乖儿?”

    一点殷红的鲜血从指间喷出,这点闪耀着淡淡精光的鲜血笔直飞起,融入了头顶那一枚淡淡的红色宝印。就听得一声恐怖的狂雷声平地里响起,四面八方天地一阵摇动,数不胜数的雷火碎屑从天空降落,一头翼展超过三百米的巨型血蝙蝠的虚影从那宝印显了出来。

    这血蝙蝠的身形朦朦胧胧的,看上去好似淡淡的雾气组成,但是他散发出来的气息犹如一座大山当头砸下,殷血歌只觉心头一震·眼前一黑,浑身血管的血液流速骤然加快了数倍,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差点将满肚皮的血一口喷了出来。

    幸好殷凰舞一把按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这头血蝙蝠释放出的恐怖威压这才没有对殷血歌造成持续的伤害。但是站在殷血歌身边的那些人,可都倒了大霉。

    实力接近狼王境界·已经有了血妖一族千年公爵实力的乌木惨嚎一声,化身为狼人形象的他浑身银毛寸寸碎裂·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头光溜溜的大狼。

    张口喷出一道血箭·乌木浑身骨骼发出可怕的碎裂声,惨号着从高空笔直坠落,宛如一片纸片一样紧紧贴在了地上。

    金尸、火尸、土尸三尸的**力量强横无比,她们更修出了本命神通,自身资质潜力强大惊人。但是面对这头血蝙蝠虚影释放出的恐怖威压,三尸的身体也是一阵摇晃,周身尸火尸气犹如潮水一样冲上天空·依旧被那威压震得七窍淌出粘稠的尸血·宛如陨石一样坠落地面。

    但是比起乌木,三尸的模样就好看了许多。她们稳稳的站在了地上,双脚陷入地下足足有两尺多深。她们虽然被那可怕的威压震慑得无法挺直腰身,但是起码她们没有摔倒在地。

    倒是血鹦鹉和幽泉若无其事的抬起头看着那头血蝙蝠。

    幽泉深邃的眸里幽光闪烁,她低声咕哝道:“血妖一族,皇族血裔。本体实力不详,但是这一道投影分身·真的不弱呵。嗯,血妖一族的始祖,那头旷世大妖,叫做什么来着?”

    血鹦鹉则是贪婪的看着那头血蝙蝠的虚影,粘稠的口水不断从喙边缘滑落。眸里血光闪烁,血鹦鹉低声的**着:“好肥,好嫩,好诱人!真想吃了她呀·可惜老爹不在,不然一定将她本体真身直接跨界擒拿·然后一口吞了呀!”

    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血鹦鹉骇然瞪大了眼睛:“老爹?老爹是谁?我有爹么?”

    殷血歌身边的一众人吐血的吐血,陷地的陷地,两个来自幽冥界的异类又都是那样的古怪,这也都算了,真正倒霉的,却是那些当面冲来的正教门人!

    这头来历莫测的血蝙蝠虚影慢慢的挥动翅膀,轻轻的挥动了一下,邙山鬼府第十二重黄泉内的所有阴风鬼气顿时同时鼓动起来。无数旋风呼啸着平地而起,黑漆漆的鬼气在旋风挣扎扭动,发出刺耳的裂空声。也不知道有多少游魂野鬼被旋风卷了进去,将他们搅成了粉碎。

    将整个e阝山鬼府搅得风起云涌,这头血蝙蝠张开嘴,朝着那些正教门人的飞剑法宝就是一口血雾喷了出去。一时间天地之间呼啸声大作,血雾化为无数粘稠的血色雨点向着满天乱飞的飞剑法宝迎了上去。

    就好像恶臭的阴沟水滴在了烧红的铁板上,密集的、刺耳的‘嗤嗤,声,血色雨点碰到了那些飞剑法宝,然后立刻溅起了五颜色的各色雾气。

    精光四射、灵气十足的飞剑法宝剧烈的震荡起来,他们的表面出现了无数斑驳难看的焦黑痕迹,一些品质稍微差点的飞剑和血色雨点刚刚接触,就‘咔擦,一声炸成了细小的碎铁片。

    那些品级极高的飞剑法宝,尤其是那些佛门高僧驾驭的佛门斩妖剑、降魔杵之类的法器,对于各种阴邪之物的抵抗力格外的不凡。尤其是在佛光的庇护下,这些飞剑法宝更有着近乎‘万邪不侵,的特殊神通。

    但是这些血色的粘稠雨点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密密麻麻的雨点呼啸着打在了这些飞剑法宝上,直打得这些飞剑法宝表面的光芒迅速黯淡,然后同样在他们身上留下了焦黑难看的痕迹。

    就听得漫天‘啪啪,爆炸声不绝于耳,就好像有一场盛大的焰火晚会正在召开,无数飞剑法宝连绵炸开,无数团各色光点炸得漫天都是。

    与此遥相呼应的,就是正教瓣士的大阵,大片大片的修士纷纷口吐鲜血,更有人本命宝被血雨腐蚀摧毁,他们更是翻着白眼,差点将五脏腑都一并吐了出来。

    殷凰舞厉声尖笑,她只是耗费了一滴微不足道的精血,却让在场的过万正教门人付出了何止百万倍的代价?尤其是一些修为较弱的正教晚辈他们的修为孱弱,一身实力都在自家祭炼的法宝上。

    如今法宝被摧毁,他们的灵魂无疑等同于被重重的砍了一刀。对于实力高深的大能修士而言,这点灵魂上的伤势可能微不足道,但是对于这些还没有接触到灵魂修炼层面的年轻修士而言,这一击差点就要了他们的小命。

    一时间正教门人大阵哀鸿遍野上万人同时吐血,这种壮观的场面在上古时代的斗法都极其罕见。更有十几名压阵的金丹修士看着那头血蝙蝠的虚影厉声高呼他们面色惊疑不定的看着那巨大的蝙蝠血影不知道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孽。

    “母亲,您这是什么力量?”殷血歌瞠目结舌的看着殷凰舞,他完全无法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殷凰舞能够一击重创这么多正教修士。

    殷凰舞美丽的凤眼微微眯着,左手搭在殷血歌的肩膀上,仰天发出尖锐的‘呵呵,笑声。浑身璎珞、珠翠等诸般宝物剧烈的晃动着荡起了一圈圈瑰丽的光纹。好容易她才止住了笑声得意洋洋的看向了那些阵脚大乱的正教修士。

    “什么力量?”殷凰舞高傲而骄狂的昂起了头:“老娘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闯入血妖一族无数年来没人敢进入的禁地,死一生好容易才得到的仙府奇珍。

    眸里一圈圈血光闪烁,殷凰舞压低了声音,咬牙冷笑道:“血妖一族这么多昂然男儿,无数年来无人敢闯入的禁地,老娘我既然进去了

    当然要有相符的收获才行!”

    用力的拍打着殷血歌的肩膀,殷凰舞厉声喝道:“乖儿,记住了,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天上掉下来的好处。你想要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代价!所以母亲虽然担心你的小命,依旧送你来邪骨道,闯小幽冥境就是这个道理!”

    双手结成一个古怪的法印,咬破舌尖将一道血雾喷到了那枚小小的宝印上殷凰舞的声音响彻整个邙山道场:“乖儿,一定记住,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得吃得苦苦,就得冒丧命的风险!你老娘我,不要娇生惯养的公哥儿!”

    殷血歌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然后深深的点了点头,将殷凰舞的这番话牢牢地记载了心底!

    那枚小小的,表面浮现出无数上古妖以及扭曲法的宝印急速旋转起来,高空悬浮着的血蝙蝠虚影更是发出了一声声尖锐的鸣叫声。四周阴风鬼气一阵奔涌,数以万计的血妖从阴风冲了出来,结成了诡异的阵型向着正教门人的大阵冲杀了过去。

    宝印表面的无数妖法密集的闪烁着,每一次闪烁都有一枚长有持续,形如犬牙的血光从宝印内激射而出,无声无息的撕开空气,射进正教门人的队列。

    这些血光飞行的速度快得惊人,喷射的频率更是高得惊人。就听得正教门人无数修士齐声惨嚎,他们或者眉心被洞穿魂飞魄散,或者心脏被击碎命丧当场,或者四肢要害被命,一个个躺在那一片金光祥云痛哭流涕。

    眨眼间数千道血光激射而出,超过两千名名门正派的年轻弟陨落,千多人重伤倒地,再也没有了半点儿还手之力。

    组成的队列同样犹如一枚枚锋利的犬牙,发出尖锐的啸声掠空袭去的血妖们闯入了正教门人的队列。没有了佛门降魔大阵的庇护,那些刚刚灵魂受创的名门正教的弟们再也无力祭起各色法宝护身,哪怕他们法宝囊内还有数量繁多的各种异宝,但是他们就是无法运用。

    就看到道道血箭冲天飞起,殷凰舞带来的血妖们在一众亲王级强者的带领下,发出尖锐的让人无法集注意力的惊魂魔音,闯入了正教门人的大阵,挥动血淋淋的爪不断击杀那些没有了反抗之力的倒霉蛋。

    更有一些凶残成性的血妖强者抓住敌人的身体,带着他们的身体冲上高空,当着过万修士的面将他们的犬牙插进这些修士的脖颈,贪婪的吮吸他们的鲜血。

    那些被当场吞噬血液的修士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们嘶声哀嚎惨叫

    却没有人能顾得上救援他们。而这些血妖更是性格恶劣的,将自己的一滴精血注入了这些修士的身体,开始强行将他们转化为血妖之躯。

    几个金佛寺的老僧放出道道佛光,勉强护住了身边的百多个年轻修士。他们看着高空被不断吸血的年轻修士,不断厉声高呼佛号,口口声声不离‘妖孽,一词。

    殷血歌眸里泛着淡淡的血光他望着那些老僧,轻轻的摇了摇

    “妖孽?只有敌我没有正邪!对我而言想要将我抽筋扒皮,想要让我魂飞魄散,想要让我永世不得超生,你们何尝不是妖孽?”眸里血光骤然浓郁,殷血歌本命蝠翼全力张开,他卷起了一团方圆十几米的滚滚血雾,化为一道血光向着正道门人们冲了过去。

    “妖孽在此谁来超度?”殷血歌放声大笑!他心头块垒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觉浑身血气奔涌犹如长江河,周身雄浑的血气之力刺激得他仰天长啸。滚滚血妖妖力弥漫四方,血灵剑发出高亢如云的剑鸣声,带起一道长有数米的剑光向着那些正教门人扫了过去。

    殷家祖传飞云剑录的诸般控剑、御剑的心法源源不断的流过心头,殷血歌识海明光大盛,在这一刻·他隐隐有了一种顿悟的快畅感觉。

    血灵剑宛如一条蛟龙,摇头摆尾的向着那些正教门人射了过去,随着殷血歌一口血气喷出,原本只有一道的剑光突然一声**,‘铿锵,声剑光分化成了条,带起数十片血色云霭向着那些正教门人当头劈下。

    “妖孽,焉敢如此?”几个年道人御剑冲起,他们驾驭剑光和殷血歌的剑光打成了一团。

    但是殷凰舞在殷血歌的身后放声大笑·那枚宝印不断放出道道血光激射而出,这些血光准确的击打在了这些年道人的剑光上·三两下就把他们身剑合一的剑光打得稀烂。

    年道人们同时吐血飞退,他们同时回收,各种小钟、小伞、宝塔、宝印等护身法宝同时喷出。大片祥光裹住了这些年道人的身体,可是殷凰舞宝印的血光宛如雨点一样袭来,爆炸声不绝于耳,穿透力极强的血光将这些年道人的护身宝光打得稀烂,震得他们不断的口吐鲜血。

    血灵剑所化剑光带着刺耳的破空声落下,宛如条毒蛇在仰天尖嘶,血光几个年道人齐齐呐喊一声,他们的身体顿时四分五裂,被剑光劈成了数十块碎片漫天乱撒。

    殷血歌拍打着本命蝠翼冲了过去,将这些年道人留下的储物锦囊一把抓在了手。

    ‘呼啦,一声巨响,宽达数米的本命蝠翼狠狠一震,殷血歌蝠翼上的薄薄皮肤裂开了无数细小的伤口,点点鲜血从伤口内喷出,随着殷血歌一声尖啸,这些血滴同时化为无数拇指大小的血色飞刀漫天乱射。

    ‘噗嗤,声不绝于耳,一个又一个的正教门人被殷血歌的血色飞刀洞穿要害惨嚎倒地。

    殷血歌此刻的实力已经近乎亲王,那是金丹大成至金丹巅峰级的实力。相对于这些还处于先天炼气期,甚至还在后天熬炼身体,只是在奠定血肉根基的年轻修士而言,金丹期的实力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

    大片大片的正教门人被近乎无影无踪的血色飞刀打得倒地不起,这些薄如蝉翼、快若闪电的飞刀满天乱飞,裹挟着吞噬而来的血气不断返回殷血歌的身体。

    血妖一族最恐怖的战斗特性在殷血歌身上发挥到淋漓尽致,他连续耗费巨大的血妖妖力催动大威力的术法神通攻击敌人,但是随着这些血色飞刀的返回,他的妖力不仅没有任何消耗,反而正在急速的增强。

    周身妖力翻滚犹如海啸,殷血歌的身形都被撑得隐隐有点变形了。

    殷凰舞头顶那头巨大的血蝙蝠虚影遥遥的看了殷血歌一眼,然后低头向殷凰舞轻轻的笑了一声。

    “凰舞丫头,这娃娃就是你的儿?很好的一个坯,而且,居然是日行者之躯?就算是在我族皇族血脉,这也是不常见的资质啊!让他回来罢,单纯依靠血妖天赋消化这些外来的血气,对他未来的修炼可没有好处。”

    微微一顿,这巨大的血蝙蝠虚影轻轻柔柔的说道:“本宫手上,可没有第二份始祖圣血为他洗筋伐髓,消去外来血气带来的各种杂质了。趁着他的修为还低,赶紧让他停下手来。”

    “如此资质的娃娃,未来还是要走正经的修炼道途,可不能像那些低级血蝠道兵一般四处随意的吞噬精血。”血蝙蝠虚影咧开嘴‘嗤嗤,笑着,然后很有点纳闷的向殷血歌头顶的那血鹦鹉扫了一眼。

    殷凰舞点了点头,红润的嘴唇微微一翘,当即发出了一声尖啸。

    尖啸声震得殷血歌的身形摇摇欲坠,他急忙回头向自己母亲望了一眼,就看到殷凰舞正招手让他回去。

    殷血歌愣了愣,他急忙张开翅膀向着殷凰舞身边急速飞回。

    殷凰舞微微一笑,她向着那血蝙蝠虚影发出几声尖锐的鸣叫,那血蝙蝠微微一点头,双翼突然膨胀到千米大小,然后重重的一翅膀向着正教修士的大阵拍了下去。

    偌大的e阝山道场一阵乱晃,数千正教修士被这血蝙蝠的虚影一击拍飞,其大半人被拍得粉身碎骨。

    几个金佛寺的老僧一边吐血,一边声嘶力竭的哀嚎连连。

    “此妖并非凡间之物,他一定是上界妖孽呀!”

    殷凰舞红唇微微一撇,讥嘲的轻声笑着。

    “倒是说对了,可惜没奖励!乖儿,快过来,把刚才吞下去的那些脏血,给老娘全部吐出来!”

    殷血歌被殷凰舞一把掐住了脖,然后他被倒着拎了起来,殷凰舞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肚皮,强迫他大口大口的喷出了大量的血浆。殷血歌被折腾得生不如死,浑身气血逆行的他一时间好似身在地狱,自家的老娘,就好像那地狱的恶鬼头目一般狰狞恐怖。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