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七十一章 双杀(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七十一章 双杀(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金蟾和尚茫然的看着殷血歌,体内大量精血的失去,他却好似完全没有感受到这种急速失血的痛苦。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殷血歌,感受着一滴阴寒刺骨同时又灼热万分的邪恶血液侵入了他的身体,正不断的侵入他身体最细小的组织内。

    每一块肌肉,每一寸血管,每一条经络,每一处内脏,骨骼、骨髓、血细胞、身体的最细小的细胞微粒,这一滴数量微不足道的血妖邪血正在吞噬他体内的血液能能量,不断的迅速滋生。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金蟾和尚体内的血妖邪血已经增长了十倍、百倍、千倍,很快的他的身体内就喷出了淡淡的血色雾气,他的后背两块肥硕的皮肉正在急速蠕动,一对本命蝠翼正在他的身体内酝酿,随时可能突破他的皮肤生长出来。

    金蟾和尚本身就是金丹大成的佛门大能,他的实力极其雄厚。一旦转化为血妖,那就是亲王级的强者。但是金蟾和尚是金佛寺的监寺,如果他化身血妖,这对金佛寺而言,无疑是一桶黑狗血泼在了他山门的匾额上,整个金佛寺都无脸见人了。

    殷血歌大口吞咽,几个呼吸间就吞掉了金蟾和尚体内一多半的血液。

    气喘吁吁的拔出自己的犬牙,感受着精纯的佛门金血在体内散发出的高温,殷血歌用袖擦了擦嘴角溜下来的大片血迹,然后闪身向后急退。

    带起几条残影退后了百多米的距离,殷血歌张开蝠翼悬浮在半空,双眸血光隐隐怒视着金蟾和尚。少年人的心性本来就容易激动,金蟾和尚的话让殷血歌肚里憋了一肚皮的火气。

    咬着牙看着金蟾和尚,殷血歌一个字一个字的冷笑连连。

    “老贼秃,感受到你身体的变化了么?你马上就要变成和我一样的血妖了!我是妖孽?那么你是什么?”

    金蟾和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身上不断冒出红色的血雾,体内灼热的痛苦让他说不出话来。他感到心头有极其迫切的饥渴**涌出,他想要吸血,他迫切的渴望新鲜血液的滋润。他的血液被殷血歌吸走了大半,他的身体就好像干涸的沙漠,迫不及待的需要新鲜的血浆。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金蟾和尚双手握住脖上被殷血歌咬出来的狰狞伤口,身体沉甸甸的向下一塌,重重的坠落在地,盘膝坐在了地上。

    他眸里的神光变得极其微弱,他缓缓的从袖里掏出了一根金色木鱼锤,慢慢的举起木鱼锤瞄准了自己的脑门。“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降妖除魔,乃我佛门修士之天职!”

    殷血歌双手握拳,血灵剑在他身边一阵盘旋飞舞,他厉声怒吼道:“哪怕我从来没伤天害理过,哪怕我曾经尽力救助过那些柔弱无力的凡人,我依旧是妖孽么?”

    金蟾和尚讥嘲的看着殷血歌,他的背后一对儿淡淡的金红色蝠翼缓缓张开,他冷声说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你生下来是妖孽,你就是妖孽!不管你行正道,做善事,念佛茹素,你依旧是妖孽!只要是妖孽,就必须死!天地之间,黑白不可混淆,正邪不能两立!”

    金色的木鱼锤带起一道淡淡的佛光,重重的砸在了金蟾和尚的脑门上。

    ‘当啷’巨响,金蟾和尚的脑门溅起一片火星。木鱼锤只是砸得他额骨凹陷,淡淡的血水不断渗了出来,却没能将他击杀。但是一颗拳头大小,通体莹白如玉的舍利已经从粉碎的额骨下方飞起,半透明的舍利内,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寸许高的金蟾和尚盘膝而坐。

    “哪位道友,助我解脱?”金蟾和尚朗声长啸。

    正在和万邪骨王争斗的银河道人长啸一声,他手上小小的香炉脱手飞出,大片紫气挡住了宛如疯虎一样不断向自己亡命进攻的万邪骨王,自己带起一道长有数米的白色剑光飞扑了下来。

    三条清气朦胧宛如水波的剑光绕着金蟾和尚一卷,金蟾和尚的身体顿时被斩成了四段。他硕大的光头高高飞起,肥大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丝解脱和感激的笑容。

    ‘咚’的一声响,金蟾和尚的头颅沉甸甸的落在了地上。他的舍利绕着自己的法体急速绕了三圈,然后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梵唱声,这颗舍利急速向着西方飞去。舍利化佛光而遁,飞行的速度快得惊人,比起金丹修士驾驭剑光飞行的速度起码快了一倍有余。

    但是舍利飞得再快,也没有血鹦鹉嘴里吐出的黑红二气的速度快。一道亮晶晶的黑红二色气流呼啸着跨越虚空,眨眼间就飞出数里地,牢牢地罩住了金蟾和尚的舍利。

    “乖乖,进来我的肚皮吧,真饿了!”血鹦鹉欢快的张开了翅膀,血色鸟嘴张开,只是朝着那颗舍利一吞,金蟾和尚的舍利就不受控制的打着旋儿飞进了血鹦鹉的嘴里。‘咔擦’一声,血鹦鹉一嘴将那颗比琉璃宝石还要坚固许多的舍利咬得粉碎,然后一口吞了下去。

    “南无阿弥陀佛,我佛那个慈悲咧,进了鸟爷的肚皮,再不受轮回之苦,是为大解脱,大寂灭。善了那个哉的,鸟爷我功德无量啊,今天可是超度了一红尘受苦受难之人!”

    血鹦鹉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一颗金丹大成级别的佛门高僧的舍利下了肚皮,他的皮毛颜色都变得鲜艳了不少。他的精气神一下就抖了起来,乐滋滋的站在殷血歌头顶上仰天长啸了三声。

    银河道人的身体一阵哆嗦,他呆呆的看着血鹦鹉将金蟾和尚的舍利一口吞下,那里面可是寄托着金蟾和尚的灵魂,这一下金蟾和尚就连转世重修的机会都彻底没有了。

    道人的眼珠瞬间就变成了血色,他哆哆嗦嗦的从袖里掏出了一张银光夺目的灵符,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金蟾大师,可怜你功德无量,苦修数百载,今日却一朝丧尽。尔等妖孽,简直是丧心病狂,你们罪孽滔天,今日道爷一定要降妖除魔,将你们杀个干干净净!”

    银色灵符熊熊燃烧起来,银光四射,一柄三尺长通体密布着银色鳞片的奇形飞蛇剑从火焰喷了出来。这柄飞蛇剑灵动犹如鱼儿一般绕着银河道人一阵盘旋,银河道人狠狠的咬破舌尖向着飞蛇剑喷了一口心血,然后狠狠的朝着殷血歌一指!

    “宝贝如意,降妖除魔,就在近日!”

    飞蛇剑发出一声轻鸣,骤然带起一道长有二十几米的巴掌宽银亮亮的刺目剑光,快若闪电般向着殷血歌激射而来。殷血歌甚至看不清这剑光飞刺的轨迹,他只是近乎本能的身体向着远处一闪,血影术发动,身体化为一道血色阴影向着数十米外扑了过去。

    剧痛穿心,银色剑光贯穿了殷血歌的左肩,一道长有数米的血箭从洞穿的伤口喷出。殷血歌痛得惨嚎一声,这一剑凌厉异常,剑光上附着了一丝狠戾锋利的庚金之气,直接损伤了殷血歌的本源血气。

    随着这一剑喷出的血水瞬间生机丧尽,殷血歌再也无法将这些血水吸回体内。他的脸色一阵阵发白,狼狈的拍动本命蝠翼向着高空笔直的窜去。

    这柄飞蛇剑的威力简直大得吓人,殷血歌想不到自己有什么宝贝可以抵挡他的攻击,只能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万邪骨王挥动攒心鬼头锤,喷出大片鬼火阴风将那香炉砸得摇摇欲坠,大片紫气紫烟被彻底粉碎,他浑身裹在黑色的鬼火,大吼连连的冲杀而出。他将那鬼头锤脱手飞出,狠狠的向着银河道人砸了过去,厉声喝道:“银河!你也是东方修炼界赫赫有名的高手名宿,你好意思伤损一小辈?”

    攒心鬼头锤迎风一晃,瞬间膨胀到数米大小,颗鬼头龇牙咧嘴发出尖锐的鬼啸声,带着一股恶风就朝银河道人的头顶砸了下去。这一击如果能砸在实处,就是一座小山也被砸成粉碎了。

    银河道人甚至都没有抬头向那鬼头锤多看一眼,他只是掏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金色剑丸随手向空一丢。他怒声喝道:“小辈?他杀了金蟾大师,万邪骨王,你还有脸说他是一个小辈?”

    万邪骨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从年级和辈分上来说,殷血歌的确是一个小辈。但是从实力上而言,这小已经有了血妖亲王级的战斗力,这放在东方修炼界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他实在是算不上小辈了啊!

    ‘嗖嗖嗖’的破空声不绝于耳,那颗金色剑丸化为无数道金色雨点向着鬼头锤打了过去,每一枚光点穿梭飞行,带起的力道都有一千斤上下。这点力道对于那鬼头锤的万钧巨力而言不算什么,但是架不住这剑丸所化的金光数量太多,数千数万点金光宛如流星飞坠呼啸打在鬼头锤上,打得锤头火星四溅,根本无法落下来。

    万邪骨王怒极,他双手一搓,就是十几颗邪骨道秘密炼制的鬼道阴雷脱手飞出。在那栲栳大小的惨绿色雷火,万邪骨王阴损无比的将三根丧门白骨箭一并打了出去。

    银河道人只是连连冷笑,他的目光丝毫不离向上飞逃的殷血歌,左手随意挥动,打出了一柄白色玉如意喷出大片紫星金光挡在了那十几颗鬼道阴雷面前。阴雷绵绵爆炸,沉闷的雷光喷出能有数十米远,每一次爆炸都能将大片紫星金光炸得粉碎,但是紫星金光绵绵不绝,十几颗阴雷只是不断迫近银河道人的身体,却始终无法真正伤损他的身体。

    说时迟那时快,银河道人的手一指,那柄已经瞬息间飞出了数里外的飞蛇剑突然一个转向,带起一道冷飕飕的银光向着殷血歌就追了上去。

    这飞蛇剑也不知道是什么法宝,只看到剑光一闪,瞬息间就到了殷血歌的身后。

    殷血歌闷哼一声,剑光从他的脊椎骨下部刺进,从他的小腹处钻了出来。如果换成了任何一个正统的修道士,丹田被毁、金丹被洞穿,那就是散功身死的下场。

    幸好殷血歌是血妖之体,他的全部力量都储存在体内血液,丹田并无金丹、元婴之类的玩意儿。所以飞蛇剑的银光只是在他身上多穿出了一个透明的伤口,带出了大量的血水,再次让殷血歌损失了几分元气。

    殷血歌痛得咝咝的直抽冷气,差点一头从空栽了下来。体内血气再次伤损了几分,他的脸色越发的惨白。幸好体内还有大量刚刚吞噬的金蟾和尚的精血,他只是深吸一口气,这些精血迅速消化,他的伤口急速愈合,体内精气神又一次高涨飙升。

    就在这一瞬间,殷血歌被第二次重创,目露凶光的银河道人则同时惨嚎一声,脸色骤然变得惨败一片,从人穴的位置一道黑气直冲眉心,瞬间整个白净如银盆的面孔变得漆黑一片。

    三支丧门白骨箭深深的扎进了银河道人的手臂,可怜这太白宗香炉峰的首座只注意到了万邪骨王放出的阴雷,却没有发现阴雷隐藏的三枚小小的白骨箭。

    这白骨箭是万邪骨王用自身肋骨炼制而成,威力歹毒霸道,是邪门外道有数的恶毒法宝。银河道人被三支三门白骨箭同时命,邪毒侵入体内,他只觉身体一阵阵的麻木,就好像被雷霆命了一般,身体再也提不起半点儿力气。更要命的是,他体内金丹真元的运转都停滞了。

    就在这要命的关头,乌木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啸声,他化身为身高三米开外的狼人,浑身银色的长毛宛如水波一样起伏着,挥动烈焰焚天戟冲到了银河道人身前,长戟对着他的心口就是狠狠一刺。

    乌木浑身肌肉暴突,双眸绿光闪烁的他这一击用出了全部的力量,这一击的力道足以将好几座小山整个掀起来。

    狼人不修神通,不懂法术,他们的全部力量都在强悍无比的**上。他们就堪比东方修炼界的体修,却比东方修炼界的体修更加的纯粹,更加的极端,更加的霸道狠戾。

    这一击轰碎了空气,带起了宛如风暴雷音的恐怖巨响,长戟前方甚至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白色气爆。

    银河道人被丧门白骨箭命,正是最虚弱的时刻,他这时候连自己的本命飞剑都无法控制了,哪里还能回过气来抵挡乌木的这一击?

    幸好作为太白宗的长老,银河道人身上的法宝哪里是万邪骨王这样的邪魔穷酸能比的?

    就见银河道人身穿的白色道袍主动的放出一道白光,道袍背后一个绚丽的金色先天八卦图浮出,急速旋转着向外扩大。乌木的这一击狠狠的轰在了那金色的先天八卦上,就听得一声巨响,先天八卦粉碎,好好的一件防御性的法宝被打得支离破碎,但是乌木也被反震之力轰出了数十米外。

    但是乌木刚刚被炸飞,金尸、火尸、土尸就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冲到了银河道人身前。

    金尸的双臂化为两柄金刀,带起无数道寒芒向着银河道人劈砍了过去。

    火尸的身体被一层浓郁的暗红色尸火包裹,她干脆团身向着银河道人张开了怀抱。

    而土尸的攻击则是最为干脆,她抽取了附近的大地山川之力,在头顶凝聚了一座高有数丈的小山,抱起那小山朝着银河道人的脑袋就是一通乱砸。

    银河道人怒啸了一声,他胸前挂着的一枚青铜八卦镜突然喷出十四道清巍巍的光芒,组成一片八卦印护住了周身。

    金尸的双臂劈砍在八卦印上,被震得连连倒退而回。火尸的尸火缠绕着银河道人,烧得八卦印光芒急速颤抖。土尸的大山则是砸得八卦印发出沉闷巨响,震得银河道人的七窍都不断喷出黑色的血浆。

    然后谁都忽视了的幽泉悄无声息的逼近了银河道人,她的身体被一层宛如水波的粘稠幽冥气息包裹着,水至柔而无孔不入,她就这么阴柔顺溜的滑进了八卦印的防御圈,直接出现在银河道人的身后。

    纤细白净,被一层细碎的黑色冰晶包裹的小手温柔的按在了银河道人的后心处,幽泉轻轻的唱起了一首长阴柔的歌谣,在她的歌声,众人好似看到了一条不知道有多长,不知道有多宽,平静犹如明镜,没有丝毫波纹的河流慢慢的从无垠大地上缓缓流淌而过。

    宛如海啸的刺骨寒气呼啸着轰进了银河道人的身体,被丧门白骨箭邪毒入侵,体内金丹近乎冻结的银河道人绝望的悲鸣了一声,他的身体内发出‘咔擦’脆响,很快除了脖颈和血脉的鲜血,他的肌肉、骨骼、骨髓,都被冻成了冰块。

    幽泉抬起头,深邃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殷血歌。

    “尊主,血,还是热的。”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一眼幽泉,他本命蝠翼一晃,瞬间来到了银河道人身边,锋利的犬齿深深的没入了银河道人的脖颈动脉。

    “他的金丹,鸟爷就不客气了!”血鹦鹉贪婪的大叫着,他飞身而起,一爪向着银河道人的小腹抓了下去。

    远近传来好几声愤怒的咆哮,好几个出身大仙门的金丹大能同时丢开自己的对手,怒气冲冲的杀了过来。(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