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九章 金蟾寻仇(第二更)(书号:13584

第六十九章 金蟾寻仇(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满场死寂,万邪骨王、一众邪骨道长老、无数邪骨道弟,都犹如见鬼一般望着胡娇娇。

    殷血歌只是‘呵呵’冷笑,双手抱在胸前,意味深长的看着万邪骨王。他真没想到,在邪骨道还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胡娇娇可真是聪明,真是伶俐,真个是‘血浓于水、姐妹亲情让人感动’!

    万邪骨王没有脸,如果他有一张脸的话,此刻他的表情肯定很精彩。饶是如此,他眼眶里的鬼火也已经变了颜色,从惨绿色变成了暴怒状态下才有的赤红色。

    幽幽鬼火深深的向胡娇娇望了一眼,万邪骨王‘咯咯’笑了起来。

    “真是本王的好弟,真是胡家的好女儿!”慢慢的点了点头,万邪骨王轻轻叹了一口气:“胡娇娇,你说的那些话,就不要说了。这些宝贝,都是胡媚媚找到的,因为她的锦囊太小,所以才委托给殷血歌殿下帮忙保存!”

    鬼火森森向在场的长老、弟扫了一眼,万邪骨王冷笑道:“谁有意见?”

    所有人都相互望了一眼,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管殷血歌出于什么目的这么做,总而言之,他这么做了。以他身后的靠山,以万邪骨王的偏袒,这件事情就是定局!

    胡媚媚身怀阴鬼脉之躯,未来定然是邪骨道顶尖的强者一流。任何人现在揭破殷血歌的话,一个得罪了殷血歌,二个得罪了胡媚媚,这些邪魔外道的妖魔鬼怪们,一个个奸猾得好死油里泥鳅,谁会莫名其妙的做这种得不偿失的蠢事?

    除开一个胡娇娇,大家都默认了这件事情。

    胡媚媚侧过身,轻盈的向殷血歌行了一礼。她没吭声,她当然知道怎么做才能给自己换取最大的利益。殷血歌的好意,她无法拒绝,也不愿意拒绝,她只能将今天的事情记在心底。

    她又向自家的姐姐望了一眼,对于胡娇娇方才的那句话,她同样深深的记在心里。

    看着面色惨白不知所措的胡娇娇,胡媚媚朝着她嫣然一笑,却没有说任何话。

    堆积如山的幽冥晶石、各色矿石、灵药灵草等,随着万邪骨王一声令下,这些宝物都被收进了邪骨道的库房。那些现在就能发挥强大功效的鬼器,也被邪骨道一众长老和高手名宿瓜分。

    事情刚刚处置妥当,邙山鬼府就骤然轻轻一荡,头顶的岩层‘哗啦啦’的掉下了大大小小无数的石块。死寂的幽冥黄泉水也荡起了小小的涟漪,有外力正在攻打邙山鬼府。

    “桀桀,真来了!”万邪骨王放声怪笑,他举着幽冥万鬼幡晃了晃,荡起了一道漆黑如墨的鬼气护住了全身,然后厉声呵斥起来:“所有长老、将领,随本王迎敌。所有门人弟,按照平日操演,守住各方大阵。将‘刀山’、‘火海’、‘血池’、‘骨磨’四座护山大阵填充幽冥晶石,随时待命!”

    一道鬼气冲天而起,万邪骨王带着数千道鬼气阴风,迅速向着邙山鬼府的上层飞去。

    胡公抽了个空,一个闪身到了胡娇娇身边。他二话不说的一耳光重重的抽在了胡娇娇的脸蛋上,抽得她惨叫一声翻身倒地,又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无知蠢货’,这才匆匆的架起阴风向上飞起。

    远处一声狼啸声直冲云霄,浑身银光闪闪的乌木拖着沉重的烈火焚天戟向着这边狂奔过来。他一边奔走,一边厉声喝道:“公,老板,有人袭击这鬼地方?唉哟?这鸟是哪里来的?还有这小丫头生得这么水嫩,您从哪里拐骗来的?”

    幽泉只是冷冷的看着乌木,依旧是一言不发,但是她很谨慎的向殷血歌靠近了一步,身体几乎都贴住了殷血歌的后背。

    血鹦鹉则是张开嘴,口水四溅的朝着乌木大吼起来:“鸟?什么鸟?你才是鸟!你qun家都是鸟!这条白毛狗是哪里冒出来的?会说人话么?他就不知道叫我一声鸟爷?”

    硕大的双翼拍打着,血鹦鹉恶意满满的看着越来越近的乌木,蓄势待发的他准备狠狠的给乌木一个好看。

    殷血歌可不敢让乌木被血鹦鹉偷袭一把,这条大鸟的攻击力,他在万鬼灵殿已经见过了。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血鹦鹉的爪,殷血歌沉声道:“少废话,这是我在小幽冥境收服的妖宠,你叫他血鹦鹉就是。这个丫头是幽泉,同样是我在小幽冥境收服的,嗯,侍女!”

    乌木‘嗷嗷’怪笑着冲到了殷血歌面前,他甚至顾不上和殷血歌行礼,就挑衅的瞪大了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血鹦鹉上下打量。血鹦鹉的爪被殷血歌扣住了,他无法动弹,也就瞪大了血光四射的双眸和乌木对视着。

    一狼人、一鹦鹉,两个非人的家伙大眼瞪小眼的一动不动,气氛变得格外的古怪。

    三道遁光远远的冲了过来,金尸、火尸、土尸一言不发的来到了殷血歌身前,然后深深的向他礼拜了下去。在黄泉水吞噬了这么久的幽冥之气,三尸的气息变得格外的雄浑浩大,隐隐有一种突破现有瓶颈的味道。

    殷血歌也不知道生死尸魔宗的护法夜叉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只是向三尸望了一眼,然后就下令让她们随侍在自己身边。三尸恭谨的站在了他身后,但是有意无意的,甚至三尸自己都没发现,她们很谨慎的,出自于本能的和幽泉保持了相当的距离。

    幽泉则是漫不经心的向三尸望了一眼,皱皱眉头,抽了抽鼻,然后低声咕哝了起来。

    “尸族,未脱出五行,未跳出轮回,后天生成之物,但是融入了一丝先天尸帝精气,潜力,不坏呀?”幽泉红润的小嘴微微蠕动着,轻轻柔柔的评点了三尸一句。

    幽泉自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认出这三具夜叉的,反正这些记忆就铭刻在她的灵魂深处,她只是看见三尸,就自然浮现出了她们的一切资料。甚至连她们体内隐藏的,生死尸魔宗的高层都不知晓的那一丝先天尸帝的精气原主是谁,她也已经从那精气的气息找出了答案。

    “你们应该算是夑焒的后人了,如果能凑齐五行属性,成就不小哩。”

    自言自语的声音极其轻微,殷血歌的注意力也没放在幽泉身上,所以所有人都忽视了幽泉的话。

    幽泉也不再开口,她只是警惕的望了一眼绿油油的目光透着一丝贪婪的乌木,小心翼翼的跟在殷血歌身边。

    邙山鬼府的颤抖越来越剧烈,上空岩层掉下来的石块越来越多,四面八方无数的鬼怪放声尖叫怒嚎,数以十亿计的亡灵阴魂纷纷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卷起了滔天的鬼雾鬼气翻滚着向邙山鬼府的各处护山大阵冲了过去。

    盘算了一番自己如今的实力,再看看身边实力堪比金丹大成修士的乌木等人,殷血歌轻喝了一声‘走’,张开本命蝠翼就化为一道血光冲上了高空。乌木等人急忙跟上,让殷血歌没想到的就是,胡媚媚居然也架着一道黯淡的灰蒙蒙剑光跟了上来。

    “你跟上来做什么?送死么?”

    殷血歌不解的看了一眼胡媚媚,随手一掌向下方按了过去。蝠翼上一道妖闪过,凛冽狂风呼啸而起,压着胡媚媚就将她迫回了地面。胡媚媚踉跄着落在地上,气得她小脸蛋一阵发青,忍不住狠狠的跺了跺脚。

    “胡媚媚,怎么?你刚刚狐媚勾搭上的小情人,不搭理你了?”

    胡娇娇凑到了胡媚媚身边,无比嫉妒、无比刻毒的讥嘲起自己的妹妹。

    冷然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胡媚媚迅速堆起了笑容向着胡娇娇行了一礼:“姐姐说得什么话?血歌公是什么样的人?我胡媚媚出身小门小户的,怎么配得上他?勾搭什么的话,姐姐以后再也不要说起,省得给胡家招灾惹祸,给姐姐您自己招惹天大的麻烦。”

    胡娇娇的脸色骤然一变,她愤然的看着胡媚媚,却真个再也不敢开口了。

    地面上,邙山鬼府的入口处,万邪骨王坐在一张黄金、白银、青铜、赤铁、黑锡等五色金属铸造的百鬼宝座上,统辖着数千邪骨道修士,正和万余名正教修士对峙。

    一重万鬼夺灵大阵所化的灰色雾气遮挡住了邙山鬼府的入口,挡住了那些周身笼罩着剑光、宝光的正教修士。一团方圆里许的金色佛光悬浮在灰色雾气上空,正不断坠落雨点一样形如金刚杵的金色光华,打得万鬼夺灵大阵一阵阵摇晃,连带着整个邙山鬼府都剧烈的颤抖着。

    殷血歌冲出邙山鬼府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这等场景。

    万余正教修士结成大阵,雨点一样的飞剑法宝不断轰下,而那座金色禅光的佛门降魔大阵更是威力绝大,每一道金色金刚杵状佛光坠落,都在万鬼夺灵大阵上轰出了一个硕大的窟窿。

    ‘咔擦’一声巨响,一道金光几乎是擦着刚刚飞出的殷血歌落下,笔直的坠落在附近的一座小山上。那座本来生得灵秀过人的小山高不过三五百米,这道金光落在小山之巅,就听得一声巨响,那座小山在金光化为一片飞灰飘散,露出了山峰下面一座深深的地窟。

    地窟内一座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墓露了出来,黑漆漆的尸气翻滚而出,古墓的墓顶被金光破开,一阵愤怒的咆哮声从墓穴翻滚着传了出来。

    “大胆逆贼,焉敢破坏本帝的地宫?尔等大逆不道,本帝定然将你们族夷灭,满门抄斩!”

    随着这咆哮声,一名身穿明黄色龙袍,头戴逍遥无忧冠,皮肤呈青黑色牢牢地贴在骨骼上的僵尸皇帝呼啸着从那裂开的古墓内冲天飞起。

    随着这僵尸帝皇的飞出,三枚大小不一的印玺带着道道祥光同样飞出,其一枚玉玺赫然有龙缠绕,祥光瑞气可以隐约见到亿万民虔诚膜拜的身影。

    万邪骨王和一众邪骨道的长老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僵尸帝皇。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在自家邙山鬼府的出口附近,居然还隐藏了这么一座古墓?这没道理啊,邙山鬼府附近的大小山峰,他们都搜索了多少次了?没道理他们没有发现这座古墓!

    如此说来,只能说明这古墓外的禁制实在是太过于玄妙,以至于邪骨道的历代先祖都没有突破禁制,找到这座古墓的所在方位。

    气势汹汹的僵尸帝皇一飞冲天,他身上龙袍炸开,身后一对白骨嶙峋的骨翅‘哗啦啦’的一声张开。滔天尸气翻滚而出,半边天空顿时变成了一片漆黑。

    正教修士也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显然来历不凡的僵尸皇帝弄得手脚大乱。他们知道邪骨道如今的修士实力不是很强大,但是他们更加知道,邙山深处无数古墓,一些上古古墓沉睡的老怪物们,那可是真正的金仙下界都拿他们没办法的恐怖存在!

    但是让所有人差点把下巴都给弄脱臼的事情发生了,这尊僵尸帝皇刚刚飞起数百丈高,他背后的骨翅就‘哗啦’一声碎裂成了无数的碎片。他的身体一阵摇晃,周身尸气突然消散无形,恐怖的气息也直线降落到了微不足道的,只相当于刚刚结成金丹的普通修士的水准。

    “本帝的力量?怎么回事?本帝劫散仙的力量!”僵尸帝皇不知所措的悬浮在半空放声大吼。

    “道友,道友,请听本王一言!”

    万邪骨王哭笑不得的看着那尊不知所措的僵尸帝皇厉声喝道:“道友可知‘末法’一词?千百年来,天地法则消散,天地灵脉崩解,这天地间的修士,实力都在不断削弱。道友自上古沉睡至今,还能留有性命,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事情。这实力么,嘿嘿!”

    万邪骨王只是嘿嘿冷笑,笑声尽是各种得意和幸灾乐祸。

    这僵尸帝皇虽然实力只有金丹初期的水准,但是他毕竟也是一尊金丹强者,而且这种沉睡了很多年的老鬼物,他们的脑筋一贯不会很灵活。正教门人来袭,正好将他推出去做炮灰啊!

    “末法?”僵尸帝皇的身体微微晃了晃,低声咕哝道:“莫非当年国师预言的末法时代,真的发生了?但是末法时代,要在本帝死后一百七十二元的时间后才会发生!本帝到底沉睡了多久?”

    一百七十二元?一元可就是十二万千百年!这老僵尸沉睡了多久?

    大阵外正在疯狂攻击万鬼夺灵大阵的正教修士也被吓了一大跳,一百七十二元以前的老僵尸?那是什么时代的老怪物么?末法时代,在修炼界的操控下,删删改改后的人类历史,人类有字记载的历史也不过五千年而已。和这一百七十二元的漫长时间相比,这根本无法想象那是多么古老的岁月!

    “努力攻破大阵,趁着这老怪没有回复实力,一鼓作气将他消灭!”

    第一大寒双手紧握重锏冲出阵列,朝着那些金佛寺和尚组成的佛门降魔大阵厉声咆哮起来:“秃们,你们当心些,这邙山处处古墓,不要再把这些老怪物释放出来了!”

    佛门诸僧也是一阵心惊胆战,这僵尸帝皇,原本居然拥有劫散仙的实力?那岂不是堪比天仙的存在?幸好末法时代极大的削弱了他的力量,否则今日的事情,势必演化成滔天的祸事!

    当今修炼界,金丹修士就是顶级强者,你突然蹦一个劫散仙出来,这完全就是破坏平衡的么!

    金蟾和尚阴沉着脸窜了出来,他向着众多门人弟一招手,诸多金佛寺高僧的佛力同时向着金蟾和尚汇聚了过去。一声惊天动地的佛号声响起,金蟾和尚再也不做任何保留,他左手托着的紫金钵盂突然腾空飞起,两头硕大无比的赑屃从钵盂内飞出,长达里许的身躯重重的向着万鬼夺灵大阵砸下。

    一声巨响,两尊佛门的山门镇守神兽轻松的击溃了万鬼夺灵大阵,笔直的砸向了邙山鬼府的入口。

    万邪骨王的注意力被那僵尸帝皇吸引,根本没来得及组织门人弟应付金蟾和尚的这一重击。

    措手不及的邪骨道门人弟被两尊硕大的神兽打得苦苦哀嚎,起码有三五百骨架和阴魂被两头神兽喷出的炽热水流命,眨眼间就消融成了一团团黑色的鬼气四处飘散。

    邪骨道弟组成的阵势一片混乱,混在人群的殷血歌当即暴露了出来,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高空突然响起,采薇小和尚站在一片金色祥云上,指着殷血歌大声尖叫起来:“金蟾师伯,打伤木鱼师叔的就是这来自西方的血妖!”

    “我佛慈悲!”金蟾和尚拍了拍肥硕的大肚皮,看都不看一眼殷血歌身边数以千计的邪骨道修士,径直带起一道恢弘壮大的佛光向着殷血歌冲了过来。他脚下浮现了一座白玉莲台,放出七彩佛光笼罩全身,然后佛光一卷,将殷血歌也卷了进去。

    殷血歌只觉浑身犹如火烧,皮肤上当即出现了斑斑点点的焦黑。

    血灵剑‘铿锵’一声飞出,殷血歌紧握剑柄,向着金蟾和尚笑了起来:“大和尚,你是为木鱼老和尚报仇来的?你就不怕你这一身精血,全都成了我的战利品?”

    四周邪骨道鬼修齐声惊呼,眼看着殷血歌被那多白玉莲台放出的佛光卷了进去,他们同时出手向金蟾和尚发动了进攻。他们都知道了殷血歌的身份,他们更知道如果殷血歌在邪骨道有了任何意外,他们都将受到西方血妖一族的全力报复——殷血歌的母亲殷凰舞,如今可是有一统西方修炼界的势头啊!

    金蟾和尚双手合十,目光森冷的锁死了殷血歌的身形。

    “我佛慈悲,今日贫僧就是特意降妖除魔而来!殷血歌,你罪孽深重,当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贫僧今日先超度了你,然后再去西方,将你老巢犁庭扫穴,所有血妖一律处死!”

    殷血歌张开本命蝠翼,大上古妖在蝠翼上闪烁出刺目的光芒。

    冷眼看着金蟾和尚,殷血歌只是点了点头:“那么,来吧!佛门修士的血,味道最是醇美不过呢。”(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