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七章 鹦鹉和萝莉(第三更)(书号:13584

第六十七章 鹦鹉和萝莉(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一片黑色烟云从祭坛上升起,氤氲鬼火笼罩了整个大殿

    殷血歌面前出现了一片茫茫无际的天地,黑漆漆的天空,黑漆漆的大地,惨白色的山峰,惨绿色的河流。茫茫大地上无数面容憔悴、身形枯朽的亡魂组成浩浩荡荡的洪流,漫无边际的游走。

    天空有无数色泽各异的幽魂急速飞舞,他们在黑色的云霭穿梭往来,半透明的身躯内隐隐可见大量狰狞的鬼脸。这些幽魂不断的向着地面俯冲,袭击那些在大地上游走的亡魂。

    更有数不胜数的凶猛怪物在天地之间往来纵横,无论是亡魂还是幽魂落到他们手,就被打得支离破碎,化为浓郁的鬼雾四处飘散。

    无数魂灵怪物在相互厮杀,相互屠戮,这是一个凶险无比的世界,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这是一个毫无秩序可言的世界。殷血歌感受着这一片世界充斥的恐怖蛮荒气息,不由得浑身一阵阵的发

    这里就是幽冥界,这里就是轮回界,这里就是天地亿万生灵死后要去的世界!

    “修道之人如果见到这个世界,他们肯定都不愿意死去!”殷血歌苦涩的笑着。

    “是啊,谁愿意陨落呢?”小幽冥境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低声咕哝着:“老主人也不愿意,但是大劫降临,鸿蒙世界都被打得崩坏,万界枢纽,也就是这一方世界都和其他周天世界彻底断绝了联系,闻所未闻的末法时代降临。”

    长叹一声·过了许久,小幽冥境才苦恼的问道:“世间,真有恒古永存之人?”

    殷血歌听了这话,他的心情很沉重。但是毕竟是年轻人,又是寿命漫长的血妖之躯,殷血歌对生死之间的大恐惧只是略微浮现·就迅速消泯。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长声说道:“这些话题·距离我太远。说点更加实在的吧·这祭坛如何开启?”

    小幽冥境沉声道:“已经开启了,唔,祭坛储存的力量,恰好够一次传送,来,试试运气。”

    簇拥着祭坛的大飞天厉鬼同时发出尖锐的长啸声,他们的嘴里喷出一道黑色的浓烟·隐约可见一枚拳头大小的绿色鬼珠在浓烟急速翻滚。强大绝伦的跨界之力发动·一**强劲强韧的空间波动向着殷血歌急速袭来,逼得他向后连连倒退,无法再靠近祭坛。

    万鬼灵殿上空的幽冥通道内传来尖锐的鬼啸声,隐约可见几只硕大的质地犹如金属的鬼怪手臂穿透了一重重阴云,想要突破到小幽冥境内。但是那些封印鬼不断闪出刺目的光芒,将这些手臂打得支离破碎,逼得他们纷纷遁回了幽冥通道的最深处。

    一道浩浩荡荡的绿色鬼光从幽冥通道内直射出来·笔直的落在了万鬼灵殿上。

    伴随着无数阴鬼幽魂凄厉的惨嚎声,祭坛上一阵阵强光急速闪烁,随后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传来。小幽冥境突然低沉的怪叫了一声:“糟糕,万鬼灵殿的灵禁怎么会受损了这么多阵基?这随着被召唤物一并过来的,是什么东西?”

    一道强光冲天而起,恐怖的爆鸣声震得殷血歌五脏腑一阵激荡,七窍不断喷出粘稠金血。他隐隐看到一枚被十八尊狰狞鬼王伸出无数条手臂抱在核心的黑色印玺当头落下,向着祭坛上一条扭曲的身影急速砸了下去。

    那条白色的身影发出尖锐的鸣叫声·他的头顶一颗黑色的宝珠放出无数道宛如璎珞的明光一重重飞起,好似伞盖一样迎向了当头砸下的印玺。

    黑漆漆的印玺一击落下·无数重明光伞盖纷纷爆裂。

    殷血歌吐血飞退,巨大的力量轰在他身上,他的眼前一片鲜红,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印象就是祭坛上那一条白色的身影发出尖锐而不甘的鸣叫声。

    幽冥祭坛上闪烁出无数道复杂的幽冥鬼,邪恶的幽冥诅咒之力化为肉眼可见的细细密密的绿色光线,一重重的向着祭坛上出现的人影笼罩了过去。小幽冥境的声音变得无比威严而肃杀,他低声的喝斥着,调动了整个小幽冥境的力量向万鬼灵殿笼罩了过来。

    “不管你是什么来历,这里不是幽冥界,这里是小幽冥境!就算你身份再了不得,也得给我乖乖屈服!”小幽冥境厉声喝道:“屈服,或者陨落,彻底覆灭,自己挑选吧!”

    万鬼灵殿内,无数恶鬼纷纷现身,他们盘坐在黑色鬼气凝聚的莲台上,口诵一首简短但是威力绝大的降魔咒。听那咒的蕴意,这原本是道门正儿八经的请动上界仙佛的降魔真言,却被人用大神通、**力改造成了邪气淋漓的鬼道神通。

    无数绿色的细丝向着祭坛笼罩了上去,祭坛的白色人影不断尖啸怒喝,用幽冥界的鬼语大声呼喝。但是小幽冥境就好像没听到他的呼喊声一样,只是循着幽冥道人当年制定下来的小幽冥境的自身规则,对这白色人影发动了一波又一波恐怖的攻击。

    整个小幽冥境剧烈的震荡着,天地灵脉重新聚集数十年以来积蓄的能量一点不剩的催动,全力向那白色人影发动了疯狂的进击。

    一重重明光伞盖不断腾空而起,抵挡着万鬼灵殿亿万恶鬼的攻击,不断爆发出一片片刺目的光影,发出洪亮的爆炸声。白色人影在那密集的火光挣扎怒吼,头顶黑色宝珠喷出的光芒越刺目。

    黑色的印玺突破一重重明光伞盖,重重砸在了白色人影的头顶。

    这白色人影发出一道不甘心的尖啸,身上白色罗衣膨胀开来,化为一张内外重由八十一头狰狞神魔护持的‘周天轮转生死图,护住了周身。这周天轮转生死图,据传是幽冥界某些极其古老的存在′参悟天地轮回至理而描绘的生灵轮回图样,有着转生为死、化死为生的无上威力。

    生死图一出,砸在白色人影头顶的黑色印玺顿时一阵旋转,很诡异的被弹飞了数里开外。白色人影张口吐出一道黑色雾气,身体微微一晃,生死图裹住了他的身体·化身一道绿色鬼火就要冲向万鬼灵殿大门。

    但是小幽冥境一声沉沉冷哼,万鬼灵殿的天花板上一片鬼火亮起·一副方圆百里的三界轮转沉沦生死图突然涌现。虽然同是演绎生死的生死图·这一幅幽冥道人布置的生死图远比白色人影祭出的生死图强大百倍,在对轮回天道的演绎上,更是精深了何止千万倍?

    白色人影身上生死图所化鬼火轰然粉碎,万鬼灵殿天花板上那巨大的生死图喷出两道粘稠的鬼气,一黑一红宛如太极图一般急速旋转着,狠狠的打在了那白色人影的身上。

    “生死轮转,永生沉沦!”小幽冥境的声音幽幽响起:“是你自己倒霉·须怪不得我!这万鬼灵殿·你幽冥界的生灵闯入了,也就只能怪自己运道不好吧!”

    “干你,娘亲!”一声轻轻的诅咒从那黑红二色的鬼气传来,然后一声凄厉的鸣叫声响彻云霄。

    小幽冥境的恐怖力量发动,一抹无形的力量撕开殷血歌眉心,从他眉心内取出了两滴拇指大小的粘稠精血。伴随着亿万鬼怪的咒语声,两滴精血蠕动着化为两颗复杂的幽冥符印·迅速没入了祭坛上空的扭曲阴云。

    过了不知道多久,小幽冥境内奔涌的鬼力和幽冥之气逐渐消散,殷血歌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睁开双眼,缓缓苏醒。周身剧痛,幸好骨骼内脏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好容易睁开了沉重的眼帘,殷血歌慢慢的撑起了身体·向着祭坛望了过去。

    两道清晰的灵魂联系从祭坛上传来,小幽冥境的意识涌入了殷血歌的识海。

    “小道友运气不坏呀!这一次·居然从幽冥界召唤来了两具刚刚出生的幽冥幼体。唔,那只鸟,就是一只鸟。但是那小娃娃么,倒是有点神异,小道友好好培养,未来当有大用!”

    慢慢的一步步的走到祭坛边,殷血歌好奇的看向了躺在祭坛上的那一对儿小家伙,然后他不由得咧咧嘴,苦恼的抓了抓脑袋。一如小幽冥境所言,那只鸟,就是一只鸟,但是那小娃娃么,殷血歌怎么才能好好的培养她?

    “你说,她刚出生?是个幼体?”殷血歌茫然的看着祭坛上那个看起来刚刚十岁出头,生得柔美俏丽,一头宛如瀑布一样浓密的长发一直垂到了脚踝处,明眸皓齿望之可喜的小姑娘。

    生得如此美丽的少女正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殷血歌。她明亮的眼眸深邃而宁静,宛如夏夜的天空,神秘而不可测。殷血歌只是和她对视了一眼,就有一种她的眼眸是一个漩涡,很快就要将他的灵魂抽取的怪异感觉。

    急忙扭过头用力的摇晃了一下,摆脱了那种灵魂层面的眩晕感,殷血歌沉声道:“她有肉身?她出身幽冥界,她怎么可能有肉身?”

    小幽冥境的声音充满了无奈。

    “谁说幽冥界内的生灵就全部是鬼物?当年开辟幽冥界的时候,也是使用了一大块鸿蒙之根,幽冥界内自然诞生了三千百先天神灵,自然也有三亿千万先天种族衍生。他们可都实实在在的拥有肉身啊!”

    “幽冥界虽然如今号称鬼界或者轮回界,无数鬼魅横行,那也是因为幽冥界被开辟后,就被强行扭转了天地法则,将其化为幽冥之地。那幽冥界内的先天种族,虽然被扑杀了大半,但是依旧有些许余孽幸存,他们可都是有肉身的强横种族。”

    幽冥界是被开辟的?

    幽冥界内诞生了先天神灵?

    幽冥界内有三亿千万先天种族诞生?

    幽冥界内的先天种族被击杀了大半,只有少许‘余孽,幸存?

    但从‘余孽,这个词就知道,开辟幽冥界的大能们对那些幽冥界土著种族的态度是什么。殷血歌不由得惊呼道:“你说的这些事情,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幽冥境沉默了一阵·然后突然笑了起来:“总之,幽冥界内有**的生灵多了去了,这小姑娘,她的来历是毫无问题的。想要知道三界的故事,等你起码有了金仙的修为再去打探吧。那些太古秘闻,不是你这样的小小修士能触摸的。”

    微微一顿·小幽冥境沉声道:“刚才,出了一点小纰漏。我这些年储存的所有力量都消耗一空·过不了多久就要送你们所有人离开!告诉邪骨道的那群骨架·下一次开启,当在一甲之后了!不要来烦扰我,否则我对他们不客气。”

    随后,小幽冥境又严肃的对殷血歌告诫道:“记住,没有起码金仙的修为,绝对不要向任何人询问有关于三界的问题。这,绝对不是你这样妁修士能够掺合的。”

    “按照我的感应·天地灵脉的重聚·以及天地法则的重生,远比预料的速度快得多。有大能在背后推动界门重启,三界将重新和这周天枢纽、鸿蒙根源联系起来。到时候周天神圣仙佛将重新出现,远古的宗门、家族也将重新降临。小道友,你得小心了!”

    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小幽冥境的声音变得极其的哀婉。

    “不要学我的老主人,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去掺合那三界的大事。结果他老人家被人当做炮灰,轻轻松松一掌推出去送死,差点连这最后的衣钵传承之地都没能保存下来。前车之鉴,小道友,切记切记,没有足够的实力,绝不要掺合进三界的争端内去。”

    “那是老主人都没彻底明了的事情,那是老主人稍微接触就魂飞魄散的大恐怖!不可不知·不可不察!”

    殷血歌缓缓点头,他仲出手·向那跪坐在祭坛上的少女招了招手。

    “你叫什么名字?嗯,愿意跟我走么?”

    少女眨巴了一下眼睛,她的声音宛如甜美的泉水一样潺潺流出。

    “尊主,奴婢幽泉,见过尊主。奴婢是尊主的仆役,尊主去哪里,幽泉自然去哪里。敢问尊主,这是何方世界?为何这里的气息如此古怪,奴婢有点透不过起来。”

    “透不过气来,那就是对了。”小幽冥境的声音突然响彻整个万鬼灵殿:“小幽冥境只是模仿幽冥界而生,毕竟沾染了一些红尘纯阳气息。幽泉是幽冥之种,红尘阳气对她而言,犹如人在水,自然会有一些不适应。”

    “但是幽冥界毕竟是用鸿蒙之根开辟,幽冥之种和三界都有冥冥的联系。再过一段时间,她自然会适应外界的环境,这是不用担心的。”

    抬头看了看万鬼灵殿的天花板,殷血歌翻了个白眼,然后仔细的打量起幽泉。

    细腻白净宛如羊脂玉的皮肤在鬼火的照耀下,隐隐透着一丝诡异的绿色。幽泉的神色恬静柔美,气质凝静沉肃,虽然是刚刚出生的幼体,但是她的气韵居然堪比邪骨道的某些宗门长老,隐隐透着一股大家风范。

    “你的父母是谁?你知道你是哪一个种族的么?”殷血歌对于幽冥界,很是好奇。刚才小幽冥境的那些话,实在引起了殷血歌的好奇心。

    “父母?那是什么?”幽泉皱着眉头,叼着一根手指,含糊不清的问殷血歌。她的皮肤下隐隐有华丽的淡银色花纹闪耀,好似忍冬花藤一样的图案覆盖了她全身,需要仔细的观察才能看到这些花纹。

    “种族?那又是什么?”幽泉继续反问殷血歌,很显然,她对这些毫无概念。

    好吧,这是一个脑里空白简单宛如一片白纸的少女,殷血歌放弃了从她那里得到任何有用信息的努力。在千机麒麟臂内找了一阵,殷血歌翻出了一件自己的长袍,帮幽泉裹在了身上。

    一旁传来了翅膀拍击声,那支硕大的,通体血色的大鸟艰难的摇摇摆摆的站起身来。

    这是一头站在地上身高超过两尺的血鹦鹉,他华丽的羽毛,头顶的羽冠,锋利的爪和喙,乃至他的眼珠都是刺目的血色。妖异的、邪恶的血色覆盖了大鸟全身,让他看上去就好似从地狱血池走出的妖物,那样的诡异,那样的狰狞。

    “大爷我是怎么了?我脑里,一片空白。该死的,大爷我怎么回事?我,我头晕?”

    血色大鹦鹉摇摇摆摆的在地上走了几步,他好似喝醉了酒一般原地转了几圈,最终不耐烦的挥动翅膀,冲着幽冥祭坛就是狠狠一击。

    ‘嘭,的一声巨响,血鹦鹉的这一翅膀宛如重锤一般落在了幽冥祭坛上。殷血歌的脸剧烈的抽了抽,他听出这一击的力量绝对不会少于三万斤!

    就算是金丹境的大修士,他们的**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这血鹦鹉只是一只幼体?那他成年了会有多强的力量?这又是从幽冥界的哪一个角落冒出来的妖孽?

    狠狠的拍了一下幽冥祭坛,血鹦鹉翻着白眼向殷血歌张望了一阵,然后冷笑了起来。

    “好吧,似乎,你是我的主人?那么,主人就主人吧,反正小命在你手上捏着呢。”

    “只不过,你可不能委屈了大爷我,这吃香的喝辣的是肯定的,唔,那些金银珠宝什么的,也得让大爷我满足才行!对了,先给大爷三五百斤黄金造个鸟窝怎么样?”

    殷血歌茫然,这血鹦鹉居然是如此一个贪财鬼?刚刚出生的他,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性格?

    相比起来,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幽泉,居然是如此的可爱!

    就在这时候,小幽冥境突然冷哼了一声:“好了,我的力量不多了,你们都给我出去吧!”

    不容殷血歌开口,四周一阵天旋地转,阴风卷起无量风沙扑面而来,逼得他紧紧闭上了眼睛。

    等得殷血歌睁开眼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小幽冥境的入口处。

    四百十名进入小幽冥境的年轻修士,只有两百四十几人回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