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二章 狱主(求月票,第四更)(书号:13584

第六十二章 狱主(求月票,第四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第四章更新完成!今天算是等爆发一下!

    继续求月票支持!

    巅峰金仙?殷血歌脑一阵眩晕,不想去琢磨这些让他暂时无法理解的存在。

    但是,神灵?

    “神灵,那是什么?”殷血歌想起了大柏林城邦内,那些自诩为神灵后裔的人类强者。比如说珐茵岚,她不就自诩是火神的后裔,拥有了掌控火焰的神秘力量么?

    包括艾伦在内,这些能够自由控制自然元素力量的人类,他们在各个城邦内掌握了高层的力量,他们占据了高位,掌控了巨大的权力,主管着所有资源的分配。普通人类对他们而言,就和血仆、血奴对血妖一族一样。

    小幽冥境的回复很清晰,但是也很简单。

    所谓神灵,就是这个天地开辟的时候,天地间出现的最古老最原始的生命体。他们生而就有巨大的力量,他们秉承天地法则而生,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能引动天地距离的追随。这些生命体聚居在一起,他们繁衍后代,他们生下的嗣,也是神灵。

    鬼狱镇压了五位神灵,他们都有着巅峰金仙的实力。

    随着这么多年的镇压,他们的力量都被削减到了极限。尤其是末法时代的原因,五位神灵和鬼狱一般,自身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但是神灵毕竟是神灵,他们体内自成世界,他们受到的损伤和鬼狱相比还是轻微得多。

    所以鬼狱陷入了天人五衰的绝境除非殷血歌祭炼鬼狱,否则用不了多少时间,鬼狱即将崩解。

    而这五位被镇压的神灵,他们虽然同样衰弱到了极点,可是只要鬼狱崩解,他们就能立刻脱身。以他们的天赋和能力他们一旦回归到天地灵气充沛的外界世界,失去幽冥力量的镇压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回复全部的力量。而那时候就是小幽冥境的末日。

    “祭炼鬼狱,或者,被我毁灭!”

    小幽冥境的威胁很直接,十八颗水缸大小的球形闪电悬浮在殷血歌的头顶。恐怖的威压当头落下,逼得殷血歌好难才能站直了身体。按照小幽冥境反馈的信息,这十八颗球形闪电,任何一颗都能轻松抹杀一位天仙!

    殷血歌如今连血妖亲王的水准都没达到小幽冥境用诛杀天仙的手段来对付他说是用牛刀杀鸡都是太看得起他了。这些闪电球,足够将外界的邙山鬼府彻底扫平,将邪骨道所有的门人弟全部诛杀。

    “我,可以成为鬼狱的主人!”殷血歌皱着眉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但是你要保证,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有陨落的危险。如果这威胁到我的生命我宁可和你同归于尽。”

    “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只是需要你用自身元气维持鬼狱现在的状态,并且逐渐的温养修复他。”小幽冥境的回复很干脆:“鬼狱只需要一个主人,他现在的状态就不会继续恶化,鬼狱的五位神灵,就再也没有脱困的机会。”

    “好,我可以成为鬼狱的主人。”殷血歌长叹了一声:“但是你要给我足够的补偿。我想,不管你如何的对我保证我成为天人五衰状态的鬼狱的主人,我依旧会受到某些不好的影响吧?”

    一阵沉默后小幽冥境给出了自己的承诺。

    负面影响,是肯定有的。

    但是小幽冥境发誓,他会尽力的补偿殷血歌,尽力将这种坏的影响降低到极限。同时,小幽冥境勒令殷血歌发誓——他绝对不会和那五位神灵达成任何的默契,当殷血歌拥有足够的实力后,他必须消灭这五位神灵,绝对不允许将他们释放出鬼狱。

    “我没有选择,所以,我可以用我的灵魂发誓,我一定会消灭他们。”殷血歌无奈的咕哝着。面对头顶十八颗可以轻轻松松将自己抹杀数百万次的球形闪电,殷血歌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他大步走进了幽冥十八禁囵塔的第一层,用血灵剑划破了自己的腕脉,将精血一滴滴的滴进了墓碑上那十八个扭曲狰狞的祭炼符。随着一点点的精血不断滴入,偌大的鬼狱十八重塔身开始轻微的颤抖,墓碑上的符开始有淡淡的血光释放出来,鬼狱内隐隐传来了无数鬼怪轻松的长叹声。

    那是一种面临绝境的人突然发现一线生机而发出的轻松感慨,殷血歌感到有无数阴冷、凶狠、暴戾、无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身体。但是随着他的精血不断的滴进这座墓碑,这些目光都逐渐变得温顺而服从,宛如一群忠实的老猎狗碰到了自己的主人一般温顺。

    ‘咔咔,声不绝于耳,黑色的塔身内壁有无数生得狰狞丑恶的鬼影慢慢的浮现。

    这些鬼影身躯凝实宛如实质,他们通体黝黑,看上去就好像金属铸造而成的雕像。他们面容狰狞,双眸隐隐有各色鬼火闪烁,每一具鬼影都散发出让殷血歌浑身僵硬的恐怖气息,他们的数量是如此的巨大,密密麻麻的鬼影簇在一起,殷血歌一时间都分不清他们到底有多少

    这一次不是小幽冥境的意识,而是鬼狱自身的塔灵有气无力的,奄奄一息的给殷血歌传来了一段信息。

    幽冥十八禁囵塔,这是小幽冥境的主人‘幽冥道人,从踏上修炼之道时,就开始以本命精气祭炼的本命法宝之一。最初始,幽冥十八禁囵塔只座普通的法器,伴随着幽冥道人游走诸天,杀戮了无数妁敌!人,这塔内除了十八尊镇狱官外,还积蓄了无数被镇杀的敌人转化而成的狱卒。

    这些狱卒,实力最强的,俨然是巅峰金仙的实力;而实力最弱的·却连后天练体期的鬼怪都有。反正在鬼狱,这些鬼怪不死不灭,只要鬼狱本体还存在,他们就永恒不死。

    殷血歌祭炼鬼狱后,他就能驱动鬼狱的狱卒为他所用。但是鬼狱凶耗的力量极其巨大,殷血歌修炼的又不是鬼道功法·他能够提供给鬼狱的力量有限。他每一次能够驱动的狱卒,就要看殷血歌自身的实力如何了。

    比如说殷血歌如今接近金丹大成的实力·他应该能够驱动三名金丹境的狱卒为他所用。

    除非等到殷血歌某一日有了幽冥道人生前的实力·并且将鬼狱重新炼制一番,将鬼狱的性质全面转化过后,殷血歌才能一次性的将鬼狱无数的狱卒全部释放出来为他杀敌。

    “一个大麻烦,不过多少有点用!”殷血歌缓缓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他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十八枚祭炼符一枚接着一枚的全部转化为血色,不断放出湛湛血光。殷血歌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的气息衰弱了许多。血妖一族很大一部分的力量都储存在血液·殷血歌为了填满这十八枚祭炼符,他起码要消耗体内一半的精血,这对他的力量毫无疑问是一次巨大的削弱。

    幸好他体内还有血圣精血顶着,还有来自木鱼老和尚的本命精血在那里撑着,这消耗虽然巨大,但是用不了多久,也就全部补充回来了。

    当十八枚祭炼符全部化为血色后·殷血歌脑里一阵乱响,无数道诡异的幽冥鬼窜入了他的识海,一篇篇奇异的幽冥鬼道修炼法门融入了他的灵魂。这是小幽冥境的主人‘幽冥道人,生前主修的大罗道果《大罗浮生幽冥道》,一篇直指大罗金仙无上境界的金光大道。

    “大罗道果?”殷血歌只觉灵魂好似被无数的雷霆劈了一遍又一遍,他的眼珠差点没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他很想放声叫骂几声,指天画地的问候幽冥道人一番。

    小幽冥金的信息总是来得这么及时,他坦诚的告诉殷血歌,《大罗浮生幽冥道》·的确是一篇大罗道果。

    凡人修炼,千人之一可入仙道·是为地仙。

    万名地仙,有大毅力,唯有一人可为天仙。

    百万天仙,领悟天地道痕,度过三灾五劫,三五人等可为金仙。

    而亿万金仙,凝聚天地法则,万劫不侵,万法不染,断绝一切因果束缚,得大解脱、大圆满,亿万人,方可有一人有望晋升大罗!

    在那上界,地仙为蝼蚁,天仙似走兽,金仙方可称为‘仙人,,只有大罗金仙,方可开辟道场,掌控一方,称为一方教主、祖师。唯有大罗金仙以本命大罗元气凝聚的修炼法门,方可称之为大罗道果。

    如果一普通仙人,他苦修无数年,不见得有机会晋升更高境界。但是如果有大罗道果随身,哪怕他没有那机缘成就大罗仙业,但是一个不朽金仙的成就,那是绝对逃不掉的。

    和阴公主、万邪骨王这些东方修炼界的老邪魔混了一阵,殷血歌多少也知道,所谓大罗道果是什么样的概念。不要说在人间修炼界,就算是在传说神圣仙佛居住的上界,都会引起无数的腥风血雨。甚至那些已经跻身大罗金仙境的恐怖存在,他们也不会介意亲自出手夺取一份大罗道果,起到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借鉴作用。

    “你想害死我?”殷血歌愤然怒吼。

    小幽冥境慢的轻叹了一声:“若是死了,正好修炼大罗浮生幽冥道。道友此刻还是活物,而活物,是无法修炼鬼道功法的。要不,道友手上那柄宝剑看上去很是锋利,只要道友对着自己的脖重重一剑,小幽冥境可以奉道友为主,日后道友继承幽冥道主的衣钵,成就大罗道果,岂不是快活?”

    快活?殷血歌很想骂脏话。他不觉得修炼鬼道功法有什么快活,他绝对不愿意将自己转化为什么幽魂阴鬼或者什么骷髅架,甚至他不愿意把自己转化为僵尸。虽然他是血妖之躯,也算是妖孽一类,但是妖孽起码是活人,他还有心跳、有血流,知道喜怒哀乐,他不愿意变成鬼

    “闭嘴·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殷血歌绝对不愿意将自己转化为鬼物,他绝对不可能修炼这该死的大罗浮生幽冥道!除非他遭遇某些意外,否则殷血歌觉得,他是不可能修炼这该死的功法的!

    “如您所愿!”小幽冥境倒也不强求,修炼一途就是这般·有缘自然会入你门来,无缘的话·就算是道祖也是强求不得的。

    无数幽冥鬼在殷血歌识海急速盘旋·渐渐的幽冥鬼转化为一种殷血歌根本辨识不得的奇异字。这些黑金色的字古朴玄奥,每一个字都仿佛直指天道至理,充满了玄而又玄的气息。

    这些奇异字慢慢的纠缠在一起,最终化为一个巴掌大小的鬼脸玉盘悬浮在了殷血歌的识海内。这一黑漆漆的鬼脸玉盘慢慢的吸收着外界的幽冥气息,将其转化为一丝丝让殷血歌的灵魂无比享受的阴寒之气,反哺殷血歌的灵魂,的灵魂每时每刻都变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精纯。

    “如果道友无法引刀成一快的话·未来有缘,为我家道主找一衣钵传人吧!幽冥一脉,永感于怀!”小幽冥境慢的说道:“道友乃血妖之躯,寿命绵长堪比散仙,这事情随缘就好,倒也不必强求。

    当然,若是哪一天道友大彻大悟·想要投奔我幽冥门下,只要随手一剑,小幽冥境当接引道友来此!”

    殷血歌气的眼珠发绿,他没好气的咆哮着:“我怎会想不通自尽?”

    小幽冥境以一种大彻大悟、见惯了红尘风雨的口吻慢吞吞的说道:“谁说得准呢?或许道友痛失双亲?或者道友心爱的女人上了其他男的床榻?又或者道友师门大劫却又无力报复?天道无情,但凡修炼者,谁不会碰到几件心丧如死的灾劫?若是到了那等时刻,道友只需记得给自己的脖上来一剑,幽冥一脉随时欢迎道友的加入。”

    “外面有四百八十名鬼道修士!”殷血歌慢慢的向着第二层鬼狱走去·他一边走,一边冷笑道:“你为何不去挑选他们做幽冥一脉的传人?”

    “他们?没这个机缘!”小幽冥境玄而又玄的说道:“道友来了·道友能收服幽冥十八禁囵塔,这就是道友的机缘!那些年轻修士,他们当有几人资质的确不凡,但是还没有不凡到继承大罗浮生幽冥道的程度。挑选他们成为小幽冥境的继承人,这是害了他们,也害了我自己。”

    “机缘这种东西,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小幽冥境淡然道:“道友不愿入我幽冥一脉,我幽冥一脉未来的传人,就定然在道友身上。”

    殷血歌只是不断冷笑,他一步步的走上了第二层鬼狱,同样看到一座黑漆漆的坟茔矗立在鬼狱正。

    无数鬼怪从塔身上显出身来,他们纷纷向殷血歌跪拜行礼,‘唧唧,鬼声宛如暴风雨一样袭来,众多邪鬼龇牙咧嘴的或者笑、或者哭,阴风鬼火令得整个鬼狱阴测测的好不人。

    如此殷血歌一直来到了最高一层的塔顶,他终于见到了被囚禁在这里的五位囚徒。

    第十八层鬼狱,这里是一片方圆千里的幽冥空间。正一座格外硕大的坟茔飘浮在茫茫鬼雾,鬼狱的十八尊镇狱官盘坐在坟头上,生得狰狞恐怖,周身宛如金属铸成,赤身露体手持各色兵器的镇狱官们龇牙咧嘴的念诵着幽冥鬼话,不断的放出道道鬼火灼烧这里的五位囚徒。

    三男二女,一共五名生得高大魁伟、英俊俏丽的囚徒被囚禁在五尊鬼棺内,五脏腑和周身要害都分别有一根尖锐的鬼刺深深的陷入他们的身体,不断抽取他们体内的精血。

    这五位囚徒身高都在十米上下,他们的身躯全部隐藏在黑漆漆的鬼棺,只有头颅露在外面。

    体积巨大的,用个恶鬼头颅装饰的金属棺木上密密麻麻的贴上了无数的鬼道符,更有一重重的铁链捆在棺木上。五位囚徒露在外面的头颅更是惊人,他们七窍都有黑色的锁链钻了出来,那些镇狱官喷出的鬼火,就是顺着这些锁链不断窜入他们的头颅,灼烧他们的脑浆。

    感应到了有活物进来,一名生得蓝发银眸,容貌俏媚绝伦的女神缓缓睁大眼,向着殷血歌柔声笑了起来:“多少年了?这鬼地方终于有活物进来?我是冰霜之女艾斯喀,将我们释放出去,我们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条件!权力,财富,美女,无数的民,你想要什么,我们都能给你什么。”

    小幽冥境的声音直接在这一层鬼狱响起。

    “好了,你们这五个该死的东西!这位道友,是幽冥十八禁囵塔的新狱主。他虽然没有继承我幽冥一脉道主的衣钵,但是他确实是这鬼狱的新主人。”

    “你们期待的,因为天地法则的崩解,鬼狱自行崩解,让你们脱身的契机已经彻底消泯。”

    “你们的命运将不可扭转,你们的身体将化为虚无,你们的灵魂将永远被禁锢在鬼狱,成为新狱主永世驱策的奴仆。”

    冷笑了几声,小幽冥境淡然道:“道友,这是你的又一份机缘了!数十年前,我感应到天地法则重现,天地灵脉重聚,这五位囚徒已经恢复了些许力量。道友居然是血妖之躯,道友居然在小幽冥境再次开启的时候踏入此地,这就是天意。”

    “还请道友尽可能的吞噬他们的本命精血,尽可能的削弱他们的力量。”

    小幽冥境淡然道:“忙完这一切后,我将指引道友前往小幽冥境的几处妙地,收取一些对道友有用的灵物。”

    艾斯喀的脸色骤然一变,她怨毒的看向了殷血歌:“你是那死鬼的传人?你们这些该死的修炼者,这天地,终究要由我等掌控,你们固然一时得逞,但是本性卑劣的你们,永远不可能侥幸。”

    一道鬼火铺天盖地的从那些镇狱官手喷出,烧得艾斯喀俏丽的容颜瞬间变得和厉鬼一般。

    殷血歌沉吟片刻,他闪身到了艾斯喀身边,张开嘴狠狠的咬向了她细嫩柔美的脖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