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二章 塔狱(求月票,第三更!)(书号:13584

第六十二章 塔狱(求月票,第三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小幽冥境入口,千万张鬼脸凑成的大门缓缓关闭。

    万邪骨王向着那些门人弟和附庸小势力的人挥了挥手,不耐烦的咆哮了一声:“滚,该干嘛干嘛去!本王亲自在这里守着,有人出来了,自然会告知尔等!都给本王滚,少在这里碍眼!”

    一时间阴风滚滚、鬼雾漫天,在场的数万邪道鬼修纷纷滚远,再无一人敢停留下来。

    一声冷笑从阴风传来,身穿大猩猩红斗篷,周身笼罩着一层血雾的殷凰舞在几名实力最强大、资格最老的血妖亲王的簇拥下,从一片浓郁的阴云走了出来。

    凤眼微微眯着,狭长的眼眸透出一缕凶狠的血光,殷凰舞冷声喝道:“刚才敢对姑奶奶的乖儿动心思的,先不要杀,实在是浪费资源!全部囚禁起来吧,等血歌从这破烂地方出来了,拿他们心头热血当补药喝。”

    万邪骨王吧嗒了一下嘴,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一如殷血帝所愿,将他们投入恶鬼狱罢。”

    怪笑了几声,万邪骨王摇了摇头:“殷血帝,您的这位殿下,脾气可真不怎的。本王这里可聚集了无数幽魂阴鬼,他居然在这里祭出了罗汉舍利,若不是本王反应快,这邙山鬼府可就毁了。”

    殷凰舞冷哼一声,轻轻的摆了摆手:“不是他们招惹血歌,怎么会惹出这些事情来?废话少说,小幽冥境已经开启,那些人应该也要来了吧?万邪骨王强行开启小幽冥境,元气大伤,实力只剩下巅峰时期的三成不到,这消息,应该也放出去了?”

    眸里两团鬼火闪烁,万邪骨王‘桀桀’怪笑了起来。他双手紧紧握拳,指缝一丝丝鬼火闪烁,一股滔天鬼气冲天而起。此刻的万邪骨王周身鬼气充沛,精元饱满的他哪里像是元气大伤的模样?

    “多谢血歌殿下,为我们创造了这么一个好借口!嘿嘿,为了不让血歌殿下对邙山鬼府造成更大的破坏,本王被逼无奈,强行提前开启小幽冥境,从而元气大伤!”万邪骨王的声音里透着十万分的怨毒和凶狠:“这些吃里扒外的鬼东西,他们居然勾结那些正道门人,出卖本王!”

    狠狠的跺了跺脚,万邪骨王狞笑道:“他们也不想想,他们就算卖了本王,卖了邪骨道,他们依旧是鬼修!他们是鬼修,那些正道门人就不可能接纳他们!一群蠢货,蠢不可及。哼,等这次本王将那些来袭的正道门人杀一个人头滚滚,到时候看他们怎么交代!”

    殷凰舞冷哼了一声,她昂起头,眸里一抹凶狠的血光一闪而逝。

    “少废话,先把人手安排妥当。我这次带来了四大狼人王族狼王级强者三十二人,十三传承古族亲王级强者十四人。这就是十名金丹境的强者,不管那些东方正道修士来多少,都要让他们有去无回!”殷凰舞讥嘲的冷笑道:“他们四处狙杀我们派出去收集材料的下属还不算,居然还想要直捣黄龙,毁掉邙山鬼府?这是他们找死。”

    ‘嗤嗤’阴笑声传来,阴公主扭着小腰,巧笑嫣然的从阴风出现。

    “可不是么?我们派出去收集锻造浮光星舟所需材料的两百多支队伍,前后有一大半遇袭。在‘荧惑大冲’之日到来之前,在荧惑星和我等所居地星距离达到最近之前,这些正道门人,是绝对不会让我们搜集到所有的浮光星舟所需的材料的。”

    得意洋洋的笑了几声,阴公主眯着眼阴冷无比的说道:“可惜,可惜,真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已经有了现成的浮光星舟,我们根本不需要搜集那些材料!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麻痹这些正道门人,正好借机诛杀他们的高手罢了。”

    一口黑漆漆的石棺轻盈的落在了地上,喪婆婆沙哑难听的声音悄然响起。

    “好了,布置了这么久,也该见见血了。这里多杀一个正道修士,在荧惑道场,我们的阻力就越小一份。妙就妙在,骨王和血歌殿下回来的路上,毁掉了木鱼老贼秃大半道基,这些正道门人怎么肯吃这样的亏?他们一定会大力报复,我们正好杀他们一个血流成河。”

    阴风滚滚,鬼雾缠绕,血炎升腾,毒气弥漫,更有数千条灰白色的僵尸身影在阴风、鬼雾、血炎、毒气若隐若现,殷凰舞为首的邪道巨擘聚集在这里,这股阴邪的气焰,令得整个邙山鬼府都隐隐颤抖起来。

    就连殷血歌都没想到,他母亲,居然带着西方修炼界大批高手,就这么一路尾随着自己,直接来到了东方。

    小幽冥境内,殷血歌小心翼翼的拍打着本命蝠翼向前飞行。他飞行的速度不敢太快,而且也不敢越过那些高山和流水,而是顺着山水之间的交界处,顺着天然形成的河谷向前飞行。

    这里是小幽冥境,上古鬼道金仙的道场,在这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殷血歌可不愿意自己出任何的意外。乌木和三尸都不在身边,他们的年龄超过了三十岁,他们不可能踏入小幽冥境半步,殷血歌也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在这小幽冥境内寻求机缘。

    一路向前飞了小半天的功夫,顺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的山脚绕了好大一个圈,前方一片蒙蒙绿光照耀过来,殷血歌看到前方大山脚下的一块儿山洼内,一处阴气凝聚的地穴上,一座十八层黑石塔正矗立在那里,通体不断有绿色的鬼火和磷光**出来。

    这座黑石塔的造型古朴而厚重,是简单的四方塔的造型。但是宝塔表面雕刻了无数扭曲的古怪花纹,装饰着大量的乌云、烈焰、熔岩河流和刀山血海的图案。在这些装饰图案,无数神魔正在和无数厉鬼列阵对战,神魔和厉鬼陨落如雨,从那乌云、烈焰之上,不断坠落在熔岩河流和刀山血海上。

    这似乎是上古某次大战的场景,但是上古之时的神魔大战说不出有多少场,谁也不知道这座高塔上记载的大战具体发生在什么时候,交战的双方又是谁。

    反正看这些图案的神魔也好,厉鬼也罢,他们的品种都极其罕见。比如说那些形如夜叉,但是背后生了双翼,脚踝处更有一对小小骨翅生出,显得格外轻盈矫健的厉鬼,殷血歌就从未听说过这种奇异的厉鬼种群,甚至《幽冥万灵录》都没有记载相关的资料。

    殷血歌小心翼翼的向这座高塔飞近,按照邪骨道的典籍记载,小幽冥境内的每一座建筑,都有着巨大的价值。而且这些建筑并非每次开启的时候都会出现在人前,比如说一座高塔,很可能数万次开启都不见踪影,但是某一次小幽冥境开启时,有缘人进入这里,这座高塔就突然出现了。

    每一次小幽冥境开启时,出现的建筑和遗迹都和上一次大有不同。

    每一次踏入小幽冥境,邪骨道的门人都可能获得前所未有的发现。

    正因为这样,每一次进入小幽冥境的人碰到的风险和禁制都和前辈迥异,是生是死,是碰到大机缘还是碰到大风险,这都要看各人的运道如何了。

    殷血歌向着高塔飞近的时候,突然有飞剑飞刺声传来。殷血歌定睛看去,正好看到两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一前一后的急速飞行,同时用飞剑相互刺击着,向着高塔的入口疾驰而去。

    “柳无恙,这座宝塔是小爷先发现的,你休想占任何便宜!”

    “崋天疡,你少废话,宝物有德者居之,谁能得宝贝,这还的看自家气运!你崋家最近三百年来气运淡薄,就连一位金丹老祖都没出现,在邪骨道附庸宗门排名已经沦落到三流之外,你还有胆量和公我竞争?你不怕我柳家的报复么?”

    殷血歌本命蝠翼一晃,一道恶风卷起他的身体,倏忽间就到了宝塔的正门前。他站在宝塔门前的阶台阶上,笑盈盈的向着距离宝塔还有百多丈的两个年轻修士抱拳行了一礼。

    “两位师兄,小弟殷血歌此番有礼了!这宝塔是我先发现的,所以,你们休想占任何便宜!又所谓宝物有德者居之,毫无疑问,我殷血歌才是那有德之人,你们还是原地转身,该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血灵剑化为一道淋淋血光盘绕身周,殷血歌冷声道:“莫非,两位还想和我争一争?”

    柳无恙和崋天疡两人同时按下剑光,目瞪口呆的看着殷血歌作声不得。他们同时想起了在小幽冥境门口被万邪骨王诛杀,还连累了家族的倒霉蛋,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向着殷血歌抱拳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就走。

    驾驭着剑光用最快的速度向前飞了百多丈,然后两人一左一右,用最快的速度分道扬镳,分别认准了一个方向疾飞了出去。

    殷血歌望着远去的两人,确定他们走得远了,这才转过身仔细端详起这座黑漆漆的十八重黑石塔。

    宝塔的塔门是用塔身同样材质的黑色石料制成,黑漆漆的散发出淡淡的寒意。塔门上一左一右的雕刻了两尊面容狰狞的鬼王雕像,这两尊鬼王犹如活物,双眸粼粼喷出绿色鬼火,照耀得殷血歌浑身都成了绿色。

    在塔门的上面,一块黑色石质匾额上,分明刻着一个硕大的幽冥鬼——狱!

    为了进入小幽冥境,殷血歌在前来东方修炼界的路上,很是进修了一番鬼道修士最常用的幽冥字。这些幽冥大能使用的幽冥鬼常用的只有八千余字,这一路上殷血歌已经将所有的单字全部记在了心里。

    这个幽冥鬼的‘狱’字,和凡人使用的字还大有不同。这个鬼‘狱’字,还代表了镇压、震慑、抽取力量、削弱生命的蕴意。确切的说,这个字代表的更多是一种封印的力量。

    望着这座通体阴邪的宝塔,感受着宝塔内散发出的恐怖气息,殷血歌沉吟了一阵,然后一脚踹在了塔门上。背后巨大的本命蝠翼张开,殷血歌随时做好了见机不对就立刻远遁的准备。

    塔门缓缓开启,露出了里面方圆百丈的第一层塔内空间。

    一座黑漆漆的坟茔矗立在宝塔第一层的正,坟茔前挺立着一尊高有三丈的墓碑,上面用血色字迹刻下了一篇简短的铭。站在塔门外,殷血歌依旧能清楚看到那墓碑上的幽冥鬼。

    这是一篇对这座黑石塔简短的说明,同时也是一篇简单的祭炼口诀。

    这座黑塔,是一件鬼器,威力绝伦的鬼器,名之为‘幽冥十八禁囵塔’,或者干脆被称之为‘鬼狱’。这塔内每一层都有一座坟茔,其沉睡了一尊塔灵鬼王。这些塔灵鬼王每一尊的实力都达到了金仙境,他们是这鬼狱的镇狱官,负责镇压这鬼狱的囚徒。

    殷血歌的心脏一阵乱跳,邪骨道的先祖肯定弄错了,这小幽冥境的开辟者,绝对不仅仅是金仙位阶!

    这鬼狱内的塔灵都是十八尊金仙,这小幽冥境的开辟者,怎么可能仅仅是一尊金仙?但是以殷血歌的见识和阅历,他也判断不出这小幽冥境的主人到底达到了什么层次,反正那不是他能妄自揣测的人物。

    在这墓碑上,铭刻了十八个形如鬼怪面孔,扭曲狰狞的祭炼符。

    只要殷血歌将自己的精血滴进这些祭炼符,让这些光芒黯淡的祭炼符彻底转化为血色,他就能彻底掌控鬼狱,成为鬼狱的主人。按照墓碑上的记载,为了填满这十八枚祭炼符,所需的精血数量,大致相当于十八个成年壮汉体内的所有血液数量。

    对于正常修士而言,他们不可能拥有这么充沛的精血,流血过多的话,就算是金丹修士也必死无疑。

    但是殷血歌却恰好满足这个需求,他可是一介血妖,而且是实力近乎亲王的血妖。对血妖一族而言,他们的血气远比常人充沛百倍,填满这十八枚祭炼符,对殷血歌而言最多是伤损一些元气,还无法动摇他的根基。

    殷血歌刚刚想到这里,这墓碑上突然一团惨绿色的鬼火熊熊燃烧起来,一道清晰的意志蛮横的灌输进了殷血歌的识海。

    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但是殷血歌已经明白了这座鬼狱出现在这里,并且殷血歌来到这里的缘故!

    小幽冥境感受到了殷血歌的进入,而且小幽冥境判断出,殷血歌是这一次进入的所有年轻修士,唯一能够完全祭炼鬼狱的修士——其他修士的精血不足以祭炼鬼狱,他们如果尝试着祭炼的唯一下场就是被吸成干尸。

    因为末法时代的缘故,小幽冥境也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影响,天地法则的崩解,直接影响到了小幽冥境自身的运转和维持。千百年来,小幽冥境耗费了浪费了无数资源,好容易才将自身维持完整。

    但是小幽冥境为了维护自身的完整,他就无法再向鬼狱提供丝毫的帮助。鬼狱这件威能绝大的鬼器,此刻已经陷入了天人五衰的绝境,如果再没有人对其进行温养、祭炼,帮他回复的话,这尊小幽冥境的开辟者亲手铸造的幽冥十八禁囵塔,用不了多久就会土崩瓦解。

    作为一件人造的鬼器,当他陷入天人五衰绝境的时候,只有修炼者才能挽回他的衰败,这一点是小幽冥境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的。

    对小幽冥境自身而言,单纯鬼狱的崩解,与他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但是如果鬼狱崩解的话,至今还镇压在鬼狱当的几位上古囚徒势必破禁而出。

    这些囚徒虽然被囚禁在鬼狱,在末法时代同样因为天地法则崩解、天地灵脉散碎的关系受到了极其严重的伤害。但是他们毕竟是生命体,和鬼狱这样的人造物品不同,这些囚徒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就能自行的吞吐天地灵气恢复如初!

    对小幽冥境而言,这些囚徒一旦恢复,那就是不折不扣的灾难。

    那些囚徒为了发泄无数年来被镇压的怨气,他们肯定会毁灭小幽冥境!

    所以殷血歌一踏入小幽冥境,感受到殷血歌体内充沛的精血气息,以及殷血歌还能用那样变态的速度吞吐幽冥之气,他完全符合小幽冥境为鬼狱设定的主人条款。所以小幽冥境迅速释放镇压在小幽冥境深处的鬼蜮,让他出现在距离殷血歌最近的高山后方。

    并且他主动的联系殷血歌,希望他能够祭炼鬼狱,然后将鬼狱带离小幽冥境,跑得越远越好,以后最好不要再靠近小幽冥境方圆百万里之内。

    “这样说,似乎对我有好处?”殷血歌若有所思的看着那块鬼火熊熊的墓碑。

    清晰的意念反馈了回来,这对殷血歌绝对有天大的好处。鬼狱在小幽冥境内保留的诸般鬼器,排名绝对可以踏入前十之列,只要殷血歌将他逐渐的修复完成,未来就算是普通金仙,也能轻松的囚禁镇压,并且抽取囚徒的生命精华为自己所用!

    尤其美妙的就是,凡是被鬼狱抽干了生命精华而死的囚徒,他们的元神都将被炼制成镇塔狱卒,永生永世受到殷血歌的驱使。虽然这些狱卒死后的实力比不上他们活着的时候,但是这功能也非常可怕不是么?

    沉吟了片刻,殷血歌沉声问道:“鬼狱内镇压了谁?他们会对我造成危害么?”

    小幽冥境反馈的信息,让殷血歌差点转身就走。

    如今鬼狱内镇压的囚徒只剩下了寥寥数人,他们分别是雷神、风神、冰神、火神、光神,他们在被镇压前,都是实力堪比巅峰金仙的大能!

    殷血歌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突然觉得,眼前这座透着森森鬼气的宝塔,怎么看都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陷阱。他唯恐自己一步踏错,就会立刻粉身碎骨。

    但是小幽冥境的回应强逼着殷血歌留在了原地。

    “如果你愿意带走幽冥十八禁囵塔,我可以给你足够的利益。”

    “如果你不愿意带走他,如果我有可能被毁灭,我就先毁了你!”

    随着小幽冥境的威胁,一个巨大的云涡突然在殷血歌头顶浮现,十八团巨大的球形闪电在云涡急速成型。(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