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六十章 幽冥盛会(今日第一更!)(书号:13584

第六十章 幽冥盛会(今日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r></ble>

    “你是?”殷血歌眯着眼看着这宛如一朵水莲花一样娇的白衣少女。这两天被他用《千机秘术》祭炼法器的秘法强行祭炼,已经勉强能发能收的朱雀印早就握在了手。

    一寸见方的朱雀印捏在手里暖洋洋的,但是殷血歌自己知道,一旦激发,这枚印玺就能带起滔天火焰,将面前的一切烧成灰烬。

    但是他唯恐这少女是什么厉害的鬼道魔头所化,毕竟鬼道诡谲,殷血歌也把握不住他们有什么稀奇古怪的邪门玩意儿。所以除了朱雀印备用之外,那枚他还完全没有半点儿头绪,根本无法把握的罗汉舍利也已经蓄势待发。

    罗汉舍利一旦放出,方圆百里被佛门降魔禅光笼罩,万邪骨王那样的邪魔巨擘都会狼狈不堪,殷血歌不信在这邙山鬼府,还有人能够抵挡罗汉舍利的攻击?

    “奴家胡媚媚,见过公!”白衣少女向殷血歌嫣然一笑,然后指着那绿裙少女柔声道:“那是奴家姊姊胡娇娇,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公恕罪。”

    乌木浑身肌肉虬结,身高三米开外的他挥动着禅杖,放肆大笑大吼着向前一步步的逼近。丧门剑、灭门刀之类的鬼道法器被他一禅杖大飞老远,偶尔他一爪抓出去,就有一柄法器被他抓得烟火黯淡,不断发出尖锐的鸣叫声狼狈逃远。

    绿裙少女胡娇娇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那口大钟不断向乌木当头落下

    但是乌木只是随意一击,就打得大钟哀鸣飞起。沉重的钟鸣声震得胡娇娇和那些护花使者一个个面容惨淡,巨大的声浪逼得他们不断向后退却。

    乌木一边吐着涎水,一边向这群青年男女逼近:“来啊,想要抢劫乌木大人的蠢货们,来吧!这宝贝虽然乌木大人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落入了乌木大人手,那就是乌木大人的私人财产!你们敢对乌木大人下手你们就要有死或者比死更惨的觉悟!”

    “你姐姐?”殷血歌冷眼看着胡媚媚,冷声道:“真不是太聪明。嗯,你们姓胡?我听说,在东方修炼界,姓胡的女修都是狐狸精?你有尾巴么?”

    胡媚媚的脸蛋一阵抽搐,很明显被殷血歌的这番五雷轰顶一般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俏丽的小脸蛋抽搐了好一阵,胡媚媚才苦笑着看向了殷血歌:“公您开玩笑这姓胡的不见得就是狐狸精吧?我胡家始祖,乃邪骨道一位外门长老,我胡家如今世代是邪骨道的附庸。”

    “附庸家族?”殷血歌上下打量着胡媚媚。刚刚年满十二岁的他,对俏丽的女孩只是感到很养眼,倒是没有其他的什么念头。

    上下打量了一阵,他才冷声道:“也就是说,你们是来参加这次小幽冥境开辟盛会的?”

    胡媚媚急忙赔笑道:“公明鉴我胡家在邪骨道下属各宗门和家族,也算小有脸面,故而奴家姐妹,此番都有资格踏入小幽冥境!不仅仅是奴家姐妹,还有家姊身边的那几位世兄,他们分别出身三阴宗、兰若宗、鬼禅寺等,也是这次进入小幽冥境的人选!”

    殷血歌沉吟了片刻,他向小心翼翼赔着笑脸的胡媚媚望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你,认识我?”

    胡媚媚急忙笑道:“奴家不认识公但是家姊和贵属在这里争斗了这么久,不见邪骨道的诸位大人出面制止,反而只见公您在高空观望。奴家哪怕再愚钝,也知道家姊是没有这么大脸面让邪骨道的诸位大人不敢出面的,所以,只能是公有意施为了。”

    可怜兮兮的赔着笑,胡媚媚轻柔的说道:“胡家小门小户,当不得邪骨道的滔天怒火,还请公网开一面,原谅家姊的冒犯才是。”

    沉默片刻,殷血歌指着那些护花使者冷笑了几声:“原谅你姐姐,那么那些家伙呢?”

    胡媚媚轻轻柔柔的一笑,悄然说道:“他们不知道死活,为了家姊美色,就敢冒犯公贵属,就算是牵连宗门,那也是他们活该。奴家也知道进退之道,能够获取公对家姊的原谅,也就心满意足了。”

    看着这娇美却又伶俐的小姑娘,殷血歌回头看了看跟在身后的几具画皮侍女,不由得摇头笑了起来:“好,有趣。胡媚媚是吧?我记住你了!唔,我在邪骨道的这些日,你充当我的侍女的话,我就饶了你姐姐。”

    胡媚媚修长的双眉微微一挑,心情愉悦的捂着小嘴轻轻一笑,乖乖的向殷血歌福了一福。

    殷血歌也没兴趣再继续观望下去,他盯着下方那些正徒劳无功的攻击乌木的护花使者们,张开嘴咬破了自己的指尖,逼出了几滴粘稠的深银色略带淡金的鲜血。本命蝠翼上代表了‘速,和‘利,太古妖闪过一抹精光,殷血歌念诵咒语,几点鲜血迅速凝成了几柄轻巧纤薄的飞刀。

    右手指着飞刀轻轻一挥,就听得尖锐的破空声骤然响起,好似强弓硬弩暴起,几道极细的银光撕开虚空,那几个正被乌木逼得节节后退的青年惨嚎一声,同时翻身倒地。

    他们都是右侧肩膀刀,锋利的血刀穿透他们的大半截身躯,从他们的右臀部肌肉处窜了出来。血刀洞穿他们的身体,吸走了他们三成的精血,给他们造成了极其沉重的伤害。

    如今殷血歌妁力突飞猛进,在吸收了木鱼老和尚的精血,催化吸收了娜分血圣精血后,他的实力已经逐渐逼近亲王级的存在。到了这个程度,他的血液凝成的飞刀已经能发能收,近乎法器一般。

    几柄飞刀带着淋淋血光急速飞回,瞬间没入了殷血歌的身体。每一柄飞刀上都携带着从目标体内抽取的三成精血殷血歌只觉体内血气一阵翻滚,自身实力又微微提升了一截。

    这些青年虽然实力不高,但是他们毕竟出身邪骨道的附庸宗门和家族,他们的**自幼就有长辈利用各种灵药汤剂为他们强壮筋骨,打下了坚定的修炼基础。故而他们的三成精血,堪比过百名强壮青年的全身血液蕴藏的血气能量几个青年的精血加起来,对殷血歌也是大有补益。

    刀的青年纷纷倒地他们甚至没看清殷血歌射出的飞刀就已经丧失了三成精血,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大声惨嚎。飞刀撕开了他们的身体,在他们的一部分内脏上留下了贯穿伤,这等剧痛让让他们痛不欲生,有两个从小没吃过苦头的青年,更是活活痛得昏厥了过去。

    身穿绿裙的胡娇娇眼看这些对自己奉承巴结的护花使者突然倒地,那里还不知道有厉害的修士到场了?她惊慌失措的将那口白色的大钟召回放出一道白茫茫的鬼气护住了全身然后嘶声惊呼道:“哪位前辈当面?请恕晚辈无礼,冒犯了尊颜。”

    本命蝠翼轻轻一挥,殷血歌带起一道阴风,卷起了胡媚媚降落在了平地上。

    正得意大笑的乌木呆了呆,然后放下禅杖,恢复了人形,光着膀大步走到了殷血歌身前向殷血歌点头行了一礼:“嘿嘿,您不需要出手,这些小白脸,我准备啃了他们的骨头。这小姑娘么,我正准备带回去暖被窝呢,何必您出手呢?”

    绿油油的大眼珠一转,乌木突然盯住了身材娇小柔美的胡媚媚,他咧开嘴大笑道:“我正犯愁只有一个小美人儿不好分配少爷您自己找到了一个小妞儿?正好,咱们正好同床竞技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男汉!哈哈哈,乌木大人当年在银狼一族的篝火大会上,一次干翻了十二个强壮的狼人女汉,那可是银狼一族的传奇啊!”

    胡媚媚的小脸蛋变得一片酡红,很是恼怒又有点害羞的跺了跺脚,悄然退到了殷血歌身后。

    胡娇娇则是愤怒的大叫起来:“你这狼妖好生无礼!你可知道姑娘的祖父是谁?你,你,我一定要让祖父将你抽筋扒皮,将你的狼皮做成褥!”

    “乌木大人一定要弄大你的肚,让你为我生下起码十头小狼崽!”乌木穷形恶状的朝着胡娇娇比划了一根指,恶狠狠的大声咆哮着:“女人,伟大的乌木大人从来不做空头的威胁,我一定会弄大你的肚!等着当母亲吧,这是世界上最尊贵的职业!”

    胡娇娇被乌木凶狠残暴的模样弄得脸色一阵阵发白,她很是不知所措的看向了躲在殷血歌身后的胡媚媚。

    显然比胡娇娇聪明机灵十倍不止的胡媚媚可怜巴巴的拉住了殷血歌的袖:“这位公,家姊只是无意冒犯,还请贵属饶了家姊的罪过吧?”

    “喂,小妞儿,虽然你勾搭上了乌木大人的老板,但是你也没有那个权力,破坏乌木大人的幸福生活!”乌木立刻扯着嗓大吼起来:“不管这个女人是谁,我要睡了她,而且要弄大她的肚!喂,我亲爱的血歌少爷,你有了女人,可不能不管我们这些跑腿的人的死活啊!”

    乌木用力的拍打着自己强壮的腹部肌肉,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可怜我在血狱被关了二十几年,我有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这些日我跟着您忙得团团转,我只是想要弄个冒犯了我尊严的女人,难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么?”

    胡娇娇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那些护花使者痛苦的呻吟哀嚎着,胡媚媚可怜巴巴的看着殷血歌,不断的摇晃着他的袖柔声求饶。而乌木那高亢如云的狼啸声,更好比魔音灌耳,震得殷血歌脑浆一阵剧痛。

    不知所措的殷血歌看着这混乱的场面,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他毕竟太嫩了一些,经验完全不足以应付这复杂的局面。

    就在这时候,添乱的人来了。

    一大群如狼似虎的邪道鬼修怒气冲天的向着这边赶了过来,他们乱杂杂的架起各色驳杂的灰白色剑光,驾驭着阴风鬼气怒吼连连的直杀了过来。领队的,赫然是一位头发胡须乱糟糟的,黑白二色的胡须头发混杂在一起,周身鬼气冲天的老人。

    胡娇娇一见到这老者,顿时惊喜的大叫了起来:“爷爷,救我!这里的登徒想要凌辱娇娇!”

    ‘登徒,?对东方的古老典籍所知不多的殷血歌还在琢磨这‘登徒,是什么蕴意,就见到那老人手一指一团黑漆漆的阴风卷着一头高有两米左右的骷髅架向着殷血歌当面扑了下来。

    “何方小辈焉敢欺辱我胡家嫡女?可听说过,鸩盘山胡公的威名?”这自称胡公的老人下手狠辣无比,除开那具实力隐隐堪比金丹期修士的骷髅架,他还双手一搓,放出了两道惨绿色带着刺鼻腥味的剑光向殷血歌!当劈了下来。

    其他数十位邪道鬼修也纷纷出手,各色剑光、刀光、毒气、阴风宛如潮水一样当头落下。

    站在殷血歌身后,附身在画皮侍女身上的邪骨道长老还没来得急开口制止这些本门的附庸·殷血歌已经一不做二不休的掏出了从采薇小和尚手上敲诈过来的罗汉舍利·解开了百鬼夜行符,将这枚威力巨大的舍利随手丢上了天空。

    殷血歌不会佛门功法,也不懂佛门经,但是罗汉舍利何等威力?灵性充沛的舍利感受到外界浓郁的死气、邪气,当即放射出一团氤氲金光,佛门梵唱声震得整个邙山鬼府剧烈的震荡着,黄泉水上掀起了百丈巨浪·茫茫佛光照耀方圆百里之地,一时间无数鬼物齐声哀鸣,不知道多少刚刚成型的游魂幽鬼在佛光化为一缕黑烟飘散。

    一时间邙山鬼府内哀鸿遍野,无数实力低微的鬼修狼狈的向自己的巢穴逃去。

    胡公为首的一众邪道鬼修惨嚎一声,饶是胡公已经结成了金丹,依旧被那佛光冲得浑身黑烟大盛。数十名穷凶极恶的鬼修惨号着趴在了地上,浑身不断冒出黑烟死气,就好像抽了筋的蛇一样在地上不断的抽搐跳动。

    殷血歌身后的几位画皮侍女哀嚎一声·迅速化为一卷薄薄的人皮遁入地下。胡媚媚、胡娇娇姐妹两更是不堪,被那佛光一照·就好像被千斤重锤当面拍了一锤,哼都没哼一声就昏厥倒地。

    “老那个阿弥陀佛、豆腐萝卜!血歌殿下,你是要拆了本王的鬼府么?”万邪骨王的声音终于响起,宛如一阵雷鸣翻滚着扫过了整个邙山鬼府:“混蛋啊,你们这群蠢货,没事招惹那个疯婆的儿做什么?本王都不敢招惹的人,你们吃了疯狗胆,去惹他做什么?”

    随着万邪骨王声嘶力竭、恼羞成怒的咆哮声,邙山鬼府的无数座防御鬼阵纷纷发动,一座用十八万具凶兽头颅骨串成的罗刹万凶骨幢冉冉飞起,放出无数道鬼气鬼火笼罩四方,堪堪将那罗汉舍利释放出的佛光包裹了起来,不让他继续对那些可怜的鬼物造成持续的伤害。

    “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本王一一说来!”

    身穿帝皇冠冕,坐在黄金宝座上,万邪骨王怒气冲冲的在那万凶骨幢下方出现。

    殷血歌沉沉的咳嗽了一声,然后慢的将他所见所闻一一说来。万邪骨王眼眶内鬼火缠绕,他分明已经是从邪骨道的轮值长老那里得知了这里的详细经过,他怒气冲冲的冷哼了一声,用力的拍了拍手。

    “好了,好了,本王知道了!这事情么,双方都有错,谁也怪不得谁!大家都吃亏了,各自回去休养就是。唔,罢了,罢了,这小幽冥境,原本还有数日才能自行开启,但是为了夜长梦多,本王就催动鬼府秘阵,催动黄泉之气灌输小幽冥境,让他提前开启吧!”

    几位邪骨道的长老同时在万邪骨王身边窜了出来,他们同时抚掌大笑道:“如此甚好,甚好啊!要进入小幽冥境的门人弟都已经到齐,与其让他们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赶紧让他们进去小幽冥境寻找机缘。这是大好事啊,法王,我们一并施法!”

    殷血歌无奈的抬起头,向着万邪骨王望了一眼!

    他怎么觉得,万邪骨王是要想办法把自己尽可能的赶出邙山道场呢?自己有这么恐怖么?

    万邪骨王则是脸色有点难看的向殷血歌偷瞥了一眼——殷血歌的胆大妄为,他算是见到了!在邙山鬼府的深处,在数亿邪鬼聚集的幽冥黄泉之地放出了罗汉舍利?这小家伙想要干什么?覆灭整个邪骨道么?

    还好殷血歌是殷凰舞的儿,这一点万邪骨王是万分确定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真会怀疑殷血歌是金佛寺的奸细,专门就是来祸害他邪骨道的!

    刚才罗汉舍利腾空,过百万游魂幽鬼瞬间魂飞魄散,过百万啊!万邪骨王得知这数字的时候,心痛得差点没晕了过去。他怎么敢,他怎么情愿让殷血歌继续留在自家府邸里?

    这分明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么?

    所以,哪怕小幽冥境还有几天才能自行开启,哪怕强行催动秘阵会让自己元气大伤,万邪骨王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算是看出来了,殷血歌和乌木就是一祸害坯,留他们在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急匆匆的决定了就要即刻开启小幽冥境,还不等那些邪骨道的附庸势力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邙山鬼府已经一阵天旋地转,地面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一股浓郁的,黑漆漆宛如实质的幽冥之气从邙山鬼府的深处喷薄而出,万邪骨王的声音响彻整个鬼府。

    “幽冥盛会,即刻开始。所有获准进入的门人弟,即刻在小幽冥境前集合。”

    “此番进入小幽冥境,机缘自寻,福祸莫怨!”

    “丑话说在前面,这小幽冥境,千百年了无人进入,是死是活,你们自己求老天保佑吧!”

    万邪骨王放声狂笑,震得整个鬼府都在颤抖。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